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七七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7

二七七 盟誓空许轮回去,假道幽冥跨界来 17


  “栾师姐,你莫不是得了失……嘿嘿,我想说,我们深入鬼车界,还是不要那般张扬的好。)呵呵,呵呵呵……”

  安期扬闻言,首先反应便是栾凌真在挖坑给自己跳,不自禁地把话说了一半,才惊觉这女看来随和,实际却是和太虚师兄一般的虚境老怪,不能得罪。

  栾凌真倒也不生气,白了安期扬一眼,没好气道:“你当我骗你不成?镜中那些白玉柱,是否有些眼熟?”

  众人顺势一看,果然都觉似曾相识。

  “这东西便是许家弟弟送给那吴家妹的紫薇星曜钦天四化白玉柱所化!”

  “啥?!”

  安期扬差点把眼珠瞪出来,那白玉柱旁边有几个不起眼的光点,正是几个架了遁光的九界修士,与此柱相比,不啻尘埃之于合抱大树!休看这些修士离巨柱很近,其实怕不下几千万里!

  “你个败家!如此好的宝贝,怎的也不送给你家安期师叔?”

  这莽汉一声呼喝,才将旁人从震惊中唤醒,人人摇头惋惜不已。虽然当时就知晓那吴霏虹得了紫薇星曜钦天四化白玉柱,可为术数一道的开山祖师,奈何谁曾料想,此物运使出来,竟有这般演化周天星斗的威能?

  休说安期扬埋怨,便是敖珊许恋碟,也都向许听潮怒目而视。许沂被安期扬怒喝惊醒,听了墨鲤解说,也不禁楚楚可怜地看着许听潮。

  便是栾家兄妹,敖皎月敖明月这对真龙姐妹,也都为许听潮的“大方”不值。

  栾凌真看了一阵好戏,才咯咯娇笑起来:“你们这些个娃娃,忒也小心眼儿!那术数法器,放到你等手里,不过废物一件,有甚好妒忌的?”

  见众人大都面露不以为然,栾凌真怎不知他们的打算,当下叹息道:“休看吴霏虹得了一件宝物便可与虚境比肩,其实似他们这类术数修士,每次卜算斗法,都要大耗元气,并非持久之道。我等修士,所求不过超脱生死轮回,长存天地之间,是以术数成道,乃下下之策,一个不甚,就会伤及本源,轻则修为大减,重则就此殒身!否则,你们以为那吴家为何要隐居世外,轻易不肯出手,还怕欠人恩情?”

  “原来竟是这般!天下间果然没有捷径,想要逍遥,还得苦苦修行!多谢栾姐姐,小妹受教了!”

  这次说话的,却是那浑身英气的焦璐。

  “修行一事,本就做不得半点假。”栾凌真轻轻点头,继而笑道,“不过你们也不须灰心,等许家弟弟修为深厚,打开这钧天仙府的库藏,指不定能拿出多少仙界真仙使用的仙丹宝物,一人只须讨要一件,区区紫薇星曜钦天四化白玉柱,何足道哉?”

  众人闻言,不禁心头大动,栾凌真忽然又幽幽叹气:“只可惜此府性属五行,只怕不曾存有适合我这做姐姐的宝贝。太虚师兄,你们太清门偌大基业,竟连小妹看得上的物事都拿不出来,此番和你来这鬼车界,当真亏到家了!”

  眼看这少妇语气转为愤愤,众人不免满腔古怪,堂堂虚境高人还如此性情,倒也蔚为奇观!

  太虚闻言,面上不为所动,心中却不免有些惭愧,此行凶险极大,太清门却并未给出合适的报酬,委实有些说不过去。如此情形,栾凌真还愿意同来,足见其心意。

  许听潮嘴角抽搐几下,忽然伸指凝出个玄黑光团,向栾凌真弹去:“姐姐请看这部法诀,可足以当做此行的酬劳?”

  栾凌真眼睛一亮,将光团抓到手中,只瞬间,原本颇有些懒散的神情不见,身躯都微微颤抖起来!

  “好弟弟,你送姐姐一条天仙大道,姐姐便在此起誓,有生之年,永不负你!”

  安期扬一听,乖乖不得了,究竟是什么东西,连虚境老怪得了都高兴成这般样?这小身上好东西似乎多得很啦,还需多多亲近……一时间,看向许听潮的目光都火热了七八分!见许听潮侧头看来,赶紧干咳一声,扭头看着自家两个徒儿,越看越觉得顺眼!这两个小旁的本事没有,交朋友的眼光却是一流!

  这莽汉瞬间转了如此多心思,旁人也不见得更好,看向许听潮的眼光也都变了……

  太虚目光落到许听潮身上,若有深意,许听潮只装作不曾看见。

  敖珊早把纤纤玉指搭在许听潮身上,只为栾凌真那句“永不负你”,委实太过暧昧!

  栾家兄妹与母亲同炼那九鬼母玄冥阴煞大(蟹)法,心意相通,早知母亲得到的乃是一部唤作“冥府玉册”的无上鬼修法诀,直指天仙大道,一时间都觉许听潮此人大好,就连他陡然高了自己一辈的积怨,也顷刻消散大半。

  他们却是不知,冥府玉册被血海老妖这仙界大罗都称赞过,其中法诀何止天仙,只怕直入混元都有可能!奈何许听潮修为低微,能看到的部分,就只到天仙境。且就算当真能全部看到,他也不会将所有法诀一同赠予。栾凌真虽然对他表现出极大的善意,但毕竟不似敖珊和嫡亲姐姐一般亲近,可引为一大助力,却不可全然信任。

  “许师侄,快快打开仙府放师叔出去,将那毒龙拿下!”

  郭朝明不知是否被刺激得热血沸腾,尽管认为自己的话不如安期扬“好使”,仍旧开了口。

  许听潮一点头,郭朝明就被五色氤氲的清光裹住,瞬间出现在伊莼鲈和范青梅身边!这老儿半个招呼不打,大吼一声,祭出一根赤红长棍,就往后方追来的毒龙打去!

  毒龙大惊失色,身躯一扭,自龙头上消失!前脚才走,虚空中立时就有一道数尺粗的赤红棍影击出,正正打在龙头上,发出震天价一声巨响!

  伊莼鲈已被无荼和血妖掌控,此刻也不由自主地停了遁光!

  “凤凰街修士!”

  在九脉阴龙炼尸大阵中驻守了千年,范青梅如何认不出郭朝明身上的气息,差不多与毒龙同时惊呼出声,面色瞬间就变得煞白,满脸不敢置信!这女顷刻便反应过来,想要挣开裹住自己的血光,奈何方才动弹,就觉得此光软绵绵地毫不受力,粘性又是极大,根本挣脱不得!

  “伊道友,你何时与此人搅和一起?”

  伊莼鲈却不答话,而是面现痛楚,不旋踵,眉心中便遁出一黑一红两道光芒,正是血妖和无荼二人!范青梅面色一沉,两柄血斧已然握在手中!

  两人遁出泥丸宫,伊莼鲈便完全清醒过来,面上羞愤交替,忽然一甩袖,浑身血光大盛,就要往远处遁走!

  “哟,小家伙年纪不大,脾气却不小!”

  附近虚空一阵晃动,栾凌真带了九个孩儿走出,屈指轻轻一弹,伊莼鲈便浑身光芒尽敛,静静立在半空。

  这少妇也不理会他满面悲愤,而是笑盈盈地看向范青梅:“丫头,可愿拜我为师?”

  她说话的同时,血妖身边光芒连连闪动,除去太虚真人和兀自祭炼那阴阳二气钟的陶万淳,仙府中众人都一一自光芒中现身,或四下打量,或目视范伊两人,或抬头观看郭朝明和毒龙斗法,个个面露好奇。

  范青梅面色更白了几分,语带颤抖地施礼道:“多谢前辈厚爱,奈何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鬼车界看来也无甚奇特,就是阴气重了些……”

  安期扬小声说了一句,便被栾凌真一瞪,讪讪闭上嘴巴。

  “且先不忙着推辞,你二人与我等惹上关系,只怕已无法在此界立足,何不另寻一条通天大道?”

  被点出心中忧虑,范青梅顿时面现恐慌,不自禁地扭头,看向伊莼鲈,可惜这书生哪来往日的儒雅,早已满面铁青!正自失望,伊莼鲈却忽然深吸一口气,面上神色逐渐收敛,沉声问道:“敢问前辈,诸位前来我鬼车界,可是似数万年前那般肆意入侵?”

  “你这娃娃倒也有趣,若当真如此,老身岂会有此闲心与你二人说话?”栾凌真饶有兴致地看着伊莼鲈,“我们只是借过而已。”

  “若被界中几位大能得知,只怕您与另一位前辈也讨不得好去!”伊莼鲈已然信了,这般说话,只不过存心试探。

  栾凌真面上兴致更高,颇为赞赏地看着伊莼鲈:“如此说来,本也不错。可惜我们既然敢在此处现身,自然有所倚仗。你鬼车界那幽冥真君和玄阴老祖,已被困在天罡地煞封魔大阵之中,没个三年五载,休想破阵而出。少了这两位,此界中剩余几个来怪齐来,不用太虚师兄出手,老身也半点不惧!”

  “太虚真人?!此话当真?”

  伊莼鲈和范青梅齐齐骇然!

  “哼!老身岂会谎言诓骗你们两个小辈!休说区区幽冥真君和玄阴老祖,便是魔獍界的天煞魔尸,玉骨魔君,紫烟琥珀界那琥珀仙,也都在阵中苦苦支撑,能否逃得性命也是两说!”

  范伊两人闻言,顿时面若死灰,如此一来,九界联盟岂非又要实力大损?若自己两人与凤凰界虚境老怪纠缠不清的消息走漏,只怕立时便要被界中老怪击杀泄愤!

  “弟范青梅见过师尊!”范青梅不再犹豫,凌空拜倒,行完大礼,才咬牙说道,“徒儿有三事,还请师傅答允!”

  唔,比昨天提前了些,明天……应该是今天,肯定能按时码出6000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