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八四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6

二八四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6


  许听潮打算动手,但这道人精修雷法,钧天仙雷大阵对他似乎并无多少作用,想要一击而成,委实太过艰难。(_

  与陶万淳等商议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再等待些时日,好让这道人完全放下戒备,全副身心都用来吸噬两头玄武身上的灵力。反正有钧天仙雷大阵时刻吸纳雷霆,五道五行灵脉散逸灵气,以及阴阳五行池本身产出,消耗个一年半载,丝毫没有问题。

  计议已定,许听潮便不再理会府外那道人,转而观看起众人的伤势来。除去一干元神,此刻还能站立的,就只有许恋碟,敖珊,踏浪,郭雄狮,韩元遂五人。

  许恋碟正心疼地抱着敖琲,运转真气,替他梳理经脉,身旁盘坐的,正是许沂,还不时将目光投向褚逸夫,眼露关切。敖珊自然是担忧地守在敖瑚身旁。踏浪则懊恼地盘坐在正自闭目调息的墨鲤对面,满脸的怜惜。郭雄狮不耐烦地为他的棋道老师疗伤。韩元遂则选了个恰当角落,一眼就能将众人的情形看得清楚。众元神则前后奔走,不时运起灵目神通,查探一干晚辈的气息伤势,有正在恶化的,立即出手帮忙炼化药力,稳定伤情。

  那混沌寂灭神雷当真可怕至极,仅仅麻线粗的一道,只仙府这虚空摄影,观瞧左右的法术引来些许气息,就让如此多炼气修士身受重伤!许听潮大感凛然!若没有仙府阻隔九成九的气势威能,只怕在场众人立即就要陨落大半!且便是他自己,也不敢说能在这混沌寂灭神雷的气势下护得自身周全,更不用说旁人,一众元神,只怕也要落得个重伤的下场!

  这雷电之所以生成,八成是因为玄武反击,将那道土行黄风打入了混沌灵气中,才引发的异变。血海老妖曾经说过许多有关混沌的事情,但从来不曾提起混沌灵气竟然这般娇贵暴躁,丝毫不能招惹!

  方才那地方也不甚广大,顶多就百余里方圆,混沌灵气算不得太多,若当真在鸿蒙混沌中,只怕时时都有这等混沌神雷生出,且声势必定更加浩大!

  混元境的修士能自由出入混沌,想来定然有轻松应对这等雷霆的手段。之前,许听潮只知混元乃是修行的极境,混元修士究竟有多大能耐,却是没有半点印象,如今见得混沌寂灭神雷,心中多少有了些底。这等大能,只怕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将自己轻易抹杀!想到自家尚未炼神返虚,就招惹了一个叫做何不归的混元,怎不头皮发麻?

  好在此人似乎不能本身降临此界,只每隔数万年,才会派人前来夺取钧天仙府。如此看来,在混元大能眼中,钧天仙府虽然珍奇,但也算不得多顶尖的宝物,自己也还有数万年时间修行,准备应对之策。

  将心中烦恼压下,许听潮又思索起当下情形来。仙府外那道人至今仍然不知自己等人的存在,只须耐心等待,八成会有出手的机会,且这道人被仙府载出,却对那处混沌焦急不舍,其中必定有了不得的重宝!等到解决了此人,定要前往一探!

  ……

  一月后,众人伤势先后痊愈,许沂知晓了许听潮的打算,不禁焦急起来,数天内就接连催促了好几回,让许听潮赶紧了结此间事情,赶到阮清转劫的人家,好将他接回来!

  着急的不止许沂一人,瑶琴也是整日里魂不守舍。

  “你这个丫头,即便此刻就出现在那小面前,他也只是个不到一岁的奶娃娃,这般乳臭未干,如何做得情郎?嘿嘿……咳咳……”

  安期扬促狭地调笑,许沂面皮羞红,瑶琴脸色难看,焦璐看不过去,出声喝止,让这莽汉颇为讪讪,灰溜溜地找郭朝明和王肆饮酒去了。

  “听潮,那道士只怕不会散去护体灵风,这般拖延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直接出手吧!”

  焦璐此话,钟离晚秋亦是赞同。

  “诸位道友以为如何?”

  “就如此吧。”陶万淳也凝重点头,“许师侄,有几成把握?”

  “七成!”

  许听潮此话,让众人齐都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还需师伯,姐姐,珊妹,踏浪墨鲤,还有褚师兄相助!”

  这几人一听,顿时明白了许听潮的意思,他们都通晓那符剑之术!跨界而来如此长时间,许恋碟,以及褚逸夫,踏浪墨鲤三个初学者,都在许听潮指点下将此术掌握得颇为娴熟。而陶万淳则是和许听潮一同寻得这法门,虽说依旧是按照那落日熔金剑的法门运使,但数十年来也参悟颇多,再与许听潮交流,顿时突飞猛进,使出符剑术来,远在许恋碟等四人之上!

  仙府外那青袍道人的羽扇法宝太过强横,若众人祭出宝物袭击,一不小心就会损毁,符剑术却是以特殊法门把一道真气祭炼成极其强横的剑气,即便被毁了,也只消耗一道真气而已,正好与许听潮配合。

  稍稍布置,陶万淳六人,连同许听潮和血妖,齐齐祭出各色符剑,往仙府外那道人激射而去!

  他们却是不知,就在几人议定出手的时候,青袍道人眼中再次闪过一丝警惕,旋即消失不见,还是那般全神贯注地驱动青色灵风,吸噬两头玄武身上的灵气,仿佛什么都不曾察觉!

  想当年定胡城道魔一战,许听潮驱使的落日熔金剑,其速何等之快?如今七(八?)人同时出手,也只瞬息间,二十多道剑气便斩至青袍道人身旁!其中八道五色氤氲、清光闪闪,八道嫣红如血,剩余六道,一晶莹似坚冰,一炽白刺目,一赤红如火,一呈金红白三色,最后两道则玄黑如墨!

  青袍道人虽然早有预料,但陡然被如此多威能极大的剑气斩中,身旁五色灵风也瞬间溃散大半!当下哪里还顾得上吸噬玄武体内的灵气,慌忙将羽扇抓到手中,连连扇动!

  但见玄黑阴风刮上赤红,三色两道剑气,先后将其消磨殆尽!火红神风则卷住炽白剑气,火焰舔舐,狂风嘶吼,炽白剑气竟好似熔炉中的金铁,化作一滩赤红金液,顷刻被扯得粉碎!更有三道橙黄飓风分别迎上晶莹,玄黑三道剑气,以土克水,眨眼便即击溃!

  至于清光五色,嫣红如血各八道剑气,早已布成剑阵,吸引了羽扇扇出的八成五行神风!奈何风乃无形无质的物事,虽说于防御上另辟蹊径,却终究做不到万无一失,被两座剑阵接连绞杀,顷刻就变得千疮百孔!

  青袍道人击溃了其余五道剑气,便冷哼一声,全副身心都用在对抗剑阵之上!即便如此,羽扇扇出的灵风,依旧跟不上剑阵绞杀的速度,片刻之后,身旁的空隙反而越发大了!

  光是剑气就如此锋锐了得,这道人哪里料想布成剑阵后,竟威能大涨十余倍?一着不慎,尽落下风!脸上神色连变,道人运起真气一催,身上的紫色长袍化作一道雷霆大网,往四面八方扫荡!

  这雷网威能甚大,且变化多端,极其难缠,许听潮和血妖先后催动剑阵往内收束,只听轰隆轰隆接连两声震天价的巨响,盖过周围噼里啪啦的雷霆劈击声!却是两座剑阵接连爆开,将雷网和五行神风撕扯得七零八落!一道灰蒙蒙的光束从仙府中歪歪扭扭地射出,穿过兀自暴乱地风雷剑气,落到青袍道人身上,将他一身修为汩汩抽取!

  “混元法术!”

  这道人顿时骇然失色,颤声道:“哪位上仙在府中?小道天道界大道宗戴德,给上仙见礼了!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上仙多多海涵!”

  青袍道人战战兢兢地躬身长揖,许听潮却面现古怪,众人也无不诧异。堂堂虚境老怪,竟然只凭一道法术,就将许听潮这元神晚辈认做“上仙”,天道界大道宗又是何等所在。

  “且与他虚与委蛇!”

  许听潮一点头,放缓了吸噬速度,沉声道:“天道界,大道宗,好大的口气!本人修行数十万载,也不敢以‘道’自诩,你等却用‘天道’,‘大道’为名,当真狂妄!怪不得敢出手擒捉仙府,打扰本人清修!再引动混沌寂灭神雷,害得府中仙童重伤!你该当何罪!”

  戴德一听,却并不觉得惶恐。府中“上仙”语气虽厉,吸噬自家修为的速度却放缓了大半,且根本不提之前被自己扔到雷域中魂飞魄散那儒修,恐怕并无多少怪罪之意。当下恭声道:“上仙息怒!晚辈也是被困此处数千年不得而出,见到贵府竟能在此绝境中岿然不动,进退自如,才生出借助的心思。若早知上仙在府中清修,便是给小道天大的胆,也不敢如此放肆!”

  “也有些道理。”许听潮故作沉吟,忽然说,“你这道人修为稀松平常,却能进入这等绝域,想来也有些本事!”

  “启禀上仙,小道修行的功法正擅长驾驭雷电,且炼得一座太乙神雷塔,才能侥幸深入此间。不想误入那处混沌,引动混沌神雷,小道拼尽全力挡下,本命法宝却损毁九成,不堪大用,又无法修补,才无奈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