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八五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7

二八五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7


  “你那太乙神雷塔竟能挡得住混沌寂灭神雷?”许听潮的语气略微有些惊讶,“可是月前碎掉那座?把碎片拿来我看!”

  “上仙谬赞了。请上仙收好。”

  这位仙人开口就讨要法宝碎片,未免有些突兀,戴德却只是稍稍疑惑,就将七八块指头大小的太乙神雷塔碎片尽数取出,打出一道真气托住,往仙府中送去。反正此宝已经损毁,还不如遂了眼前这人的心意,试想人家堂堂仙界真仙,且有如此一座玄妙的仙府,便是地上铺路的玉石,也不见得比炼制此塔的灵材逊色,怎还会看上自己的东西?他倒是巴不得府中仙人能看上眼,到时承了这人情,随便赐下点东西,也够自己受用不尽。

  一只灰蒙蒙的大手从门缝中探出,把太乙神雷塔碎片抓住,便缩回府中。

  见仙府大门依旧没有打开,戴德不禁有些黯然,府中仙人定是不欲与自己相见。想想也是,这仙人区区一记玄门一气大擒拿,都带了些许混元的影,只怕并非普通的天仙,是太乙玄仙,还是大罗金仙?戴德心中愈发火热。

  许听潮将八块碎片摄入仙府,原本灰蒙蒙的大手就变得清光闪闪,五色氤氲。大手上的混元气息,其实是他分出部分和光同尘的威能叠加其上,也幸好戴德早已认定使出法术摄住自己的乃仙界仙人,心中诸多盘算,并不曾留意身旁灰色光束的细微变化。

  “师伯请看。”

  许听潮收了法术,将八块碎片放到陶万淳面前。这老道赶紧拿到手中观看起来。

  “太乙元金,雷泽神砂,雷纹晶,和元玉,啧啧,好大的手笔!可惜,炼制手法也就马马虎虎!”

  许听潮闻言,便沉声斥道:“你这宝物炼制得粗陋不堪,白白浪费如此多下界顶阶灵材,当真暴殄天物!”

  戴德一听,顿时苦笑连连,恭敬道:“上仙说笑了,我等下界修士的手段,如何比得上您一般的仙界真仙?”

  “哼!”许听潮故作不满地冷哼一声,把戴德吓了一跳,他却忽然慢条斯理地说道:“本人颇善炼器,倒是在仙界见过炼制手法一般无二的宝物。”

  戴德闻言大喜:“想来定是小道师门长辈,不知上仙可知晓……”

  “本人只承接委托炼器,怎会去留心旁人!你那长辈姓甚名谁,长相如何,又关本人何事?”

  戴德一听,好不失望,这层关系却是攀扯不上了,正自黯然,府中仙人忽然又开口了。

  “也罢,相逢即是有缘,本人可将这太乙神雷塔修复,不过却需损耗你小半修为,你可愿意?”

  “敢问上仙,可会跌落到元神境?”

  戴德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惧怕。他倒也没说什么拒绝的话,其实就算说了又怎样,那诡异的法术至今还连在自己身上,不同意恐怕也照样被抽!

  许听潮稍稍思索,知晓不落虚境已是他的底线,便斩钉截铁地道:“不会!”

  “如此有劳上仙了!”

  “你也无须高兴,本人只是见不得这等宝物被如此浪费,蒙尘晦暗,光华不显!趁这时候,把你出身的天道界,大道宗说与我听听!”

  “上仙……”

  “这等玩物一般的东西,莫非你还担心本人出错!”

  “小道不敢!”戴德惊慌施礼,察觉自家修为正被长鲸吸水一般地抽走,不禁有些心惊肉跳,但想到太乙神雷塔被上仙重新炼过的好处,又满腔兴奋,当下赶紧定了定神,把自己出身和盘托出……

  自打许听潮开始扮演“上仙”,仙府中众人就面色古怪,敖珊甚至忍耐不住,咯咯咯地娇笑起来,片刻后就抱住墨鲤,直不起腰来!许听潮一本正经的样,确实惹人发噱,有敖珊带头,众女修顷刻笑成一片,旁人倒也还算矜持,郭雄狮的铁黑虎却裂开大嘴,嘿嘿嘿地笑得很是难看!

  但戴德一说起天道界大道宗的事情,众人便再也笑不出来。原来那天道界,为这方世界诸天五百三十七界之最,乃是一位混元境的人族前辈殒身所化,其灵气灵材,诸般宝物,只比仙界差一丝!这等优越的环境,界中自然宗门林立,强者如云。大道宗只算得中上之流,门中却有数位合道境的老祖坐镇!戴德还特意提到,他宗门禁地中,还有天仙隐修!

  “此人留不得!”

  安期扬神色凶狠,恍若一头欲择人而噬的上古恶兽!

  陶万淳等不说话,但脸上也是一般的表情,此刻已将这人得罪得狠了,就算想办法摆脱,谁能保证他永远被困于此处?众人必定还要在此界多作停留,一个不甚,被其查知了根脚,合凤凰一界之力,也挡不住一个合道老怪!以此人性情观之,多少也可推测出那大道宗的做派,八成是个冷血无情,手段狠辣的宗门!

  戴德就戮,一了百了,他若不死,只怕凤凰界就要遭受灭顶之灾!尽管此事不过万一的可能,但修行之人寿元极其漫长,这个万一很有可能成真,所以众人不敢去赌自己的运道福缘!

  许听潮点头,强压下心中惊骇,装出一副饶有兴趣的语调:“早就听说下界中好些界面并不逊色仙界多少,不想此刻就遇到一个,却是不得不前往一游!”

  “上仙若肯莅临,还请屈就蔽宗,小道定会尽快赶回,禀报宗门上下,倾力款待!”

  “唔……”

  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仙府中就没了声息,戴德却喜得满面晕红,坐立不是……

  许听潮说能将太乙神雷塔修复,倒也不是诳人。他曾进过龙族储藏功法的密库,还给龙族和神碑门杨锦当过传声筒,入密库有敖珊这个“内奸”,做传声筒,敖宏和杨锦两个虚境老怪之间地交流,也让他获益匪浅。修复损毁法宝的法,就是他在龙族密库中学得,还专门请教过敖宏和杨锦,可说掌握得异常娴熟。

  此法乃龙族某位有收藏癖的前辈真龙所创,简单来说,就是利用所有者和宝物之间的契合,损耗所有者修为,将损毁宝物重新黏合祭炼。此法与损耗修为祭炼宝物的法门十分相似,许听潮做起来也算轻车熟路。

  陶万淳本来还想以身代之,奈何知晓施展此术,竟需要一枚龙珠辅助,只好黯然作罢。许听潮是有龙珠的。当年他将自冰魄苑中猎得的鼍龙龙珠送给敖珊,敖珊也将自己祭炼多年的龙珠还赠给他。此珠鹅蛋大小,晶莹剔透,气息阴寒,好似万载坚冰,乃是一枚冰龙龙珠。

  好在这太乙神雷塔炼制材料中有和元玉,不拘哪种五行灵气,都能化为所用,龙珠什么属性,并不会产生影响。且修补此宝的修为,九成九都是自戴德身上抽取而来,许听潮仅仅只须调来些许真气作为引导。

  旁人却不像陶万淳和许听潮那般,得知府外道人的来历背景如此吓人,还有心情炼器修宝,但慌乱一阵,才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戴德已被许听潮以和光同尘之术摄住,无论如何也跑不掉。这法术的强横,他们大都在承天城一战中看得清楚,好些个儒门元神,径直被抽成了凡人!

  安定下来之后,众人便也和陶万淳一般,围坐在旁边,观看许听潮如何修补宝物。

  这事儿看来也并无多少稀奇,就是八块碎片被拼接好后,许听潮手中不断弹出紫色的光芒,好似浆糊一般,在塔身大大小小的裂缝中流转不息,裂缝逐渐缩小弥合,最终消失不见。

  陶万淳炼器成痴,眼光自非寻常,却是看出了不少门道。原来塔身上裂口两旁的材质,在紫光荡涤下逐渐软化,彼此融合,若有可能,还将其中裂开的阵法符文重新续接。只可惜阵法尚好,大多数符文碎裂后,就径直崩溃掉了,没有半分续接的可能,因此将宝物粘合后,还要重新往其中添加诸般符文,若损毁太过严重,甚至还需重新布置阵法!

  “许师侄,最后这一步,就由师伯来做,如何?”

  许听潮自是欣喜,道:“求之不得!”

  陶万淳闻言,老怀大慰,片刻都不愿等待,将自家真气弹出,往塔中四下查探。

  宝物炼制,许多地方都要用到重复的阵法符文,这老道如此做法,正是打算从完好的地方寻得缺失的符文,以图将此宝弥补完美。虽说陡然见到一个符文,可能不知道画法,但琢磨一番,总会有结果……

  仙府之外,戴德见自家修为一点点跌落,已然接近元神和炼虚的界限,却半点停留的意思也没有,不禁又忐忑起来。惴惴往仙府中躬身一礼:“上仙……”

  “安心便是,你这太乙神雷塔立时就好,定然不会让你跌破虚境!”

  许听潮语气笃定,戴德顿时安心不少,片刻后,修为流失速度减慢,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大半。

  修为流失的速度就这般一点点减慢,最后已然微不可查,在戴德心惊胆战中,堪堪停在虚境门槛上。此时他的修为,好比那方才炼神返虚的新晋修士!

  戴德这才完全放了心,府中仙人这般做,恐怕也有惩戒的意思,否则哪里会如此巧合,修好太乙神雷塔,刚好将自己修为抽到虚境底谷。

  这种惩罚,当真让人又恨又爱!

  忽然,原本停止跌落的修为恍若决堤洪水,凶猛无匹地顺着连在身上的灰光流去!虚境修为,霎那间就跌落至元神,那灰色光束却好似贪婪的蚂蟥,兀自毫不停歇地汩汩吸噬!

  戴德面色瞬间变得惨白,悲愤地大叫一声,翻手取出那白色羽扇,对准摄在身上的灰色光束扇动!

  白黑青红黄五色灵风呼啸而出,却不及之前小半威能!虽然刮得灰芒连连抖动,其实并未损伤其半分!

  “好贼,安敢如此欺我!”

  此时醒悟上当,却已然来不及了!戴德连声咆哮,想要聚拢真气,自爆伤敌,却发现真气早被莫名法术压制,根本就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