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八六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8

二八六 混沌元胎孕神种,天造地化却非人 8


  戴德跌破虚境后,就是元神大圆满,临门一脚,个中差别却是云泥!

  直至此时,许听潮才松了口气。元神大圆满而已,自己拼尽全力,倒也勉强能压制大半,更何况过不了片刻,他便不是了!

  如此谋算一个无怨无仇的道门中人,许听潮心中怎会没有异样?但做了便是做了,此刻后悔也是无用,强行将纷杂的念头压下,全心祭炼起手中那太乙神雷塔来。

  仙府之外,戴德羞愤交加,怨气冲天,肆无忌惮地运使那羽扇,状若疯癫,许听潮竟有些压制不住,好几次险些被他冲出钧天仙雷大阵!

  如此有惊无险折腾半天,戴德一身修为逐渐减弱,羽扇扇出的五行神风,也一次比一次黯淡衰弱,早已不能让虚空抖动,但从阴阳五行池上方的图像看来,其威能却依旧恐怖!

  直到修为跌落至炼气境,戴德才被许听潮完全压制,浑身真气被禁锢,面若死灰地跌坐在地,任由残余修为被抽走!

  于炼气之人来说,一身修为就是全部,如今却被人生生剥夺,其中痛楚,几人能知?仙府中,好些人不忍再看,扭开了头去。此时不比幽冥血海众老怪环伺,也不像承天城中,满腔愤恨,过了谋算最初的提心吊胆,许听潮这才仔细看得修士修为被一点点抽干,究竟是个什么样!脑中数次冒出留手的念头,却被他生生压下。

  “许大哥……”

  “听潮,你这是怎么呢?”

  尽管许听潮面色平静,敖珊和许恋碟还是察觉到他内心的纷乱,不禁担忧地出声询问。

  许听潮猛然惊醒,知晓这是心境不稳的遗患发作,当下对二女一笑,身上逐渐亮起纯金光芒,若有若无的梵唱响起,顿觉心神宁定。非只是他,就连仙府中众人,也都觉得心头蓦然一松,仿佛什么重物忽然被移去。

  “没事了。”

  挥手将阴阳五行池上方的图像散去,许听潮平静地开口。

  “没事?”焦璐冷哼一声,“你这混小莫不是把这许多长辈同门亲友当做三岁娃娃来哄?说!你方才为何会心境动荡,差点走火入魔!”

  “许师侄,修行遇到什么碍难,赶紧说出来,好让师伯师叔们给你参详参详。”

  安期扬也是一本正经,丝毫轻佻也无。

  许听潮心中感动,张了张嘴,却忽然发现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这孩,在场的都不是外人,何必这般吞吞吐吐。”

  钟离晚秋见许恋碟又是满脸焦急担忧,不禁轻叹一声,也出声劝慰。

  “可是你修行太快,致使根基不稳?”

  陶万淳此话,倒说出众人大半的心思,相比同时入门的师兄弟姐妹,许听潮修行确实快得离谱,有这般后患,倒也不奇怪。只是众人想不到,许听潮隐隐被誉为四代弟中的第一天才,一向沉着冷酷,福缘惊天,竟会有这般困扰!如今亲眼得见,多少有些惊讶,且不免暗暗忧心。

  “我来说吧……”

  敖珊感受到许听潮心情涌动,与他交换了个眼神,便将当初(蟹)血海老妖与仇敌何归处争斗,许听潮介入其间,吸取何归处修为,祭炼仙府和诸般宝物的事情说了。强行摄取旁人修为的贻害,自然是重点阐述。

  众人听了,不禁默然,当时这般凶险,若不如此做,只怕许听潮敖珊也要与血海老妖和血海老仙一同陨落,遑论得到仙府?正所谓有得必有失,仔细算来,许听潮也不算吃亏,不过多花费些修行的时日而已。

  知晓了自家弟弟心境不稳的因由,许恋碟这才放下心来,等许听潮将太乙神雷塔修补完全,让给陶万淳祭炼,才把他拉到旁边,板起脸好一阵训斥!许听潮只有连连应是,鼓动笨拙的唇舌,好不容易才将姐姐哄得开怀,得以脱身。

  正觉轻松,又被焦璐叫了去,挨了一顿教训,再听得元神修行的心得体会,才被放走。之后就是安期扬,敖氏姐妹,钟离晚秋等三派元神,不过除了听得满脑修行经验,倒是再未被斥责。

  许听潮知晓这些元神,大都是借此机会示好,但也欣然受了。同门好友的问候自然也不会少,许听潮向来都是天煞孤星一般的人物,从未经历过这般事情,心中温暖的同时,也不禁暗暗觉得奇异。

  仙府中,众人纷纷攘攘,却不知府外那戴德,早被抽成了一个凡人。血妖悄然弹出剑气将其斩杀,又用红莲业火将他的魂魄灼烧,抹去全部记忆,才敢放走。

  清理掉遗蜕,将那白色羽扇和一枚紫色镯摄入手中半晌,才有人问起。血妖轻描淡写地答了,又惹得一阵默然。

  从那混沌中逃出已然月余,那混沌应当恢复平静。许听潮架了仙府,往来路缓缓飘去。不片刻,就来到雷域与混沌的交接处。

  月前戴德一道土行灵风就搅得混沌失调,生出混沌寂灭神雷来,这边缘处骇人的雷霆日夜劈打,却半点事情没有,委实让人大惑不解。在边缘停留一阵,见并无凶险,许听潮才将钧天仙雷大阵收敛,贴到仙府数丈之内,之后小心翼翼地御动仙府,滑入懒散翻涌的混沌灵气中。

  静待了小半个时辰,除去背后电闪雷鸣,混沌中依旧一片平静,灰色灵气好似山间轻岚淡霭,哪里像是能生出混沌寂灭神雷的稀罕物事?

  暗笑自个儿小心过了头,只要在这混沌灵气中安分守己,就不会惹出凶险来,甚至就算用雷霆劈击,也不会有事。否则那戴德如何被困此处数千年,依旧生龙活虎,且还敢用那紫色雷网束住仙府,径直拖入这混沌中?至于为何那土黄色灵风会引动混沌雷霆,八成是因为此风的威能足以撼动虚空!

  有了底气,许听潮便驾驭仙府往混沌深处飘去,行出三四十里,就见灰蒙蒙的灵气,隐约有个十余丈的圆球悬浮,阵阵荒古晦涩的气息从中溢出!

  这般感觉,许听潮和敖珊半点不陌生!当初进入那祖巫殿,可不就是如此?只不过眼前这东西的气息远比祖巫殿悠远纯正!仅仅仙府虚空摄影来的些许气息,就能让人感受得这般清晰,若此物当面,也不知是个什么光景!不拘如何,此物必定是了不得的宝贝!许听潮,敖珊和血妖目不转睛地注视阴阳五行池上方的图像,浑身真气都不自禁地加速运转!

  “许师侄,你们认得此物?”

  三人的异象,自然被陶万淳等看在眼里。

  “此乃洪荒至宝!”

  众人闻言,不禁大失所望,还用得着说么,这圆滚滚的物事上散发的荒古悠远气息,人人都感受到了。

  敖珊有些尴尬,许听潮和血妖却没空理会他们,对视一眼,血妖便凝重点头,接过许听潮抛来的“镇府灵碑”,飞身遁出仙府!

  这般举动,显然是要收取眼前的宝物了。但戴德那老怪都不能将其收入囊中,许听潮又有何办法?当然也可能是此宝还欠火候,被戴德放置在此处温养。

  “小心些!”

  焦璐和许恋碟几乎同时叮嘱。

  “这般重宝当前,拼一回也值得!”

  许听潮此话,众人大是赞同,这等奇珍,谁不垂涎?安期扬咂咂嘴,若非仙府不是自己的,行动不自由,只怕早已扑出去看个究竟了。不能亲身前往探宝,未免有些遗憾,这莽汉只好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图像中缓缓向那圆球靠近的血妖。

  血妖已然化作一团血雾,血雾之外则是一层灰蒙蒙的烟气,与混沌灵气交融,似乎甚是融洽,不分彼此。

  这般蚂蚁挪步般地行动,只让安期扬等心痒难搔,余者无不神色凝重。

  好似过了数十年一般,血妖终于碰触到那圆滚滚的球面,许听潮挥手将图像又放大数倍,众人只见那圆球已被挤得凹陷了进去,混沌灵气翻涌,偶尔可见圆球表面透亮如温玉,内有密密麻麻的经络样灰色纹路!

  这东西竟好似生灵的肌肤一般,莫非是什么活物?

  众人不禁大为骇然,许恋碟和敖珊已然连呼许听潮小心!血妖与他本为一人,对他说话,血妖定然也能立时知晓。

  许听潮却面露古怪,只道无妨。

  与此同时,血妖所化的血色雾气顺球面扩散,将整个圆球包裹,继而齐齐往下方收缩,顷刻不见了踪影,连气息也消散得干干净净!若非许听潮面无异色,众人还以为血妖已被那东西给吞了!

  正当这时,阴阳五行池上方的图像蓦然一变,众人定睛一看,只见血妖已然化作人形,满脸愕然地立在一处灰暗的狭窄虚空,他面前是一个一丝不挂的模糊人影,身高八尺,看不出男女。

  这人影不似那圆球气势宏大,静静站立虚空,不言不动,好似半点气势也无,但偏生就能吸引目光。就这片刻,众人视线都从血妖身上移走,落到它身上!

  “好个巨人界,此物定是那混沌元胎!”陶万淳说出这话,神色蓦然平静了大半,“可惜先天不足,成就有限。许师侄,你正好没有身躯,何不暂时将这神魔躯壳取来驱使?”

  听得此话,众人也都冷静下来,知晓这东西断然落不到自己手中,也就绝了念想。

  似这等混沌元胎孕育的东西,必定根基浑厚,潜力巨大,奈何好就比鸿蒙初辟时诞生的生灵,个个强横无匹,但如今再看,又有几个存活下来。至少凤凰界中,就早已绝迹!大道之下,生灵尽为蝼蚁,只那合于道者才能生存繁衍。

  尽管如此,这神魔躯壳也是了不得的至宝!若能将其祭炼成分身或者傀儡,必定可让自身实力大涨,便是与虚境老怪比肩,只怕也不逊色分毫!

  许听潮闻言,也不推辞,心念动处,血妖化作一道血芒,往那人影的眉心遁去!眼看就要得手,人影身上蓦地亮起一层灰光,生生将血妖挡住!

  血妖也不觉得奇怪,将自身收缩成头发丝一般,用和光同尘之术裹了,再往前一窜,轻而易举就遁入人影泥丸宫!

  众人还以为要大生波折,不想竟这般容易,不免诧异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