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九一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4

二九一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4


  许听潮神游天外,那卜青却紧张至极,只为站出来接了一句话,就将自己弄到这般有进无退的境地!若这前辈不答应,自己有身怀巨宝的嫌疑,更试图叛门而出,攀附高枝,如何下场,可以想见!

  敖珊也看出了卜青的窘境,眼珠转了几转,便又轻轻推了许听潮一下。

  许听潮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卜青道:“也罢,此事因我而起,理当自我而终!你愿入我门下做个杂役,那便来吧!”

  “谢过前辈!”

  卜青闻言,如何不喜,当即大礼参拜!

  许听潮却打出一道真气,将他扶起。

  “你也不须灰心,想当年,我也不过一丹器房执役弟。修行之事,重在自身!”

  “卜青受教了!”

  这修士,此刻可说是心花怒放,先前诸般哀求,不过为求保住性命,但听这前辈的说法,似乎还大有机会得修大道!于是双手捧了那飞剑,御器缓缓上前,又行了一礼,才恭敬地站到两人身后。

  且不说这卜青,元阳宗众人,哪个不是心生羡慕?早知如此,自己也投到这位前辈门下做个杂役了!

  “请前辈收留!大恩大德,小的必肝脑涂地,粉身以报!”

  还当真就有人凌空屈膝跪了下来,神色之哀切,仿佛只要许听潮不答应,便活不下去了一般!此人还是个金丹修士!

  “求前辈垂怜!”

  “前辈慈悲啊!”

  霎时间,半空乌压压地跪倒一片,磕头如捣蒜!

  张文博和他身边那青年,顿时面色铁青!就这么一小会儿,元阳宗大半弟都跪在半空,个个神色悲戚,更有甚者,径直痛哭流涕!就算还在站立的,也大都极为意动,只是放不下面皮,跪地哀求罢了。身为元阳宗掌门长老,两人羞臊愤怒,可想而知!

  休说这二人与元阳宗息息相关,便是许听潮和敖珊,心中怒火也是噌噌噌直往上窜!

  “哼!你等当本人是开善堂的么?”

  但凡跪倒的修士,无不如遭重击,齐齐喷出一口血来,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非只身受重创,大半都是被吓得冷汗直冒!

  “寡廉鲜耻,见利忘义!本人要你等何用,养虎为患么?赶紧滚!”

  这些个跪地哀求的修士,本就惊惧至极,听得一个“滚”字,顿时如蒙大赦,纷纷起身,御器四散遁走!他们却不知,方才听得一声冷哼,本源早已受损,从此之后,修为想要再进一步,除非寻得无上灵药,否则便是奢望!

  片刻之后,元阳宗连同张文博,他身旁那青年,以及卜青,只剩下聊聊十余人!许听潮和敖珊兀自愤怒,元阳宗众人却个个羞愧无地,心若死灰!

  “多谢前辈为元阳宗除此大患!”

  张文博略略振作精神,恭敬地向许听潮一礼。

  “你不恨我?”

  许听潮目光灼灼,片刻不离张文博双眼。

  张文博面色黯淡,却也不避让,径直和许听潮对视,凄然道:“小老儿有心重振元阳宗,奈何门人不肖。前辈之言,不啻当头棒喝,若当真想要依靠他们……”

  此老看了看在天边惶惶如丧家之犬,正自四散消逝的遁光,回过头来,满面黯然嘲弄:“就算元阳宗当真能振兴,也不过镜花水月一场,分崩离析只在顷刻!”

  “前辈所为,实乃一剂猛药,于本宗有莫大恩德!请受小老儿一拜!”

  “请前辈受我等一拜!”

  余者也跟随张文博拜倒,两人身后的卜青也不例外。

  姑且不论这些人有多少是真心诚意,这般做法,倒是让许听潮和血妖心中悲愤痛恨减轻的少许,此界修士,也不见得尽数都堕落成那般模样,未尝没有解救。

  血妖得了此界孕育的神魔躯壳,又被那躯壳的执念遁入元神,早将此界视为生身之母,是以才有之前见得元阳宗众修人伦道德败坏,心中怒火冲霄,此刻见得有人良知犹存,尚且顾及礼义廉耻,不免生出欣慰之感。许听潮与他本是一人,见得眼前元阳宗修士如此,神色也柔和大半。

  “你等也不必谢我,重病不宜用猛药,你元阳宗此刻,早已元气大伤!”许听潮声音犹自冷淡,张文博想要说什么,却被他一瞪,生生咽回肚里。

  “你元阳宗既有振奋之心,这五部法诀,就算做本人的补偿吧!你等若是敢以此为非作歹,本人定当亲自前来收回!”

  言罢,许听潮屈指连弹,白黑青红黄五个拇指大的光团接连飞出,半点反应时间也不给张文博留,就接连飞入他眉心泥丸宫!

  此老一怔,继而喜得须眉颤抖,只因脑中当真多了五部法诀,正好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分别名为金玄内甲功,小长春诀,春风化雨诀,离火策,坤壤诀,皆可修炼至化神境!且精微玄妙之处,半点不在顶阶功法之下!

  元阳宗不过一小小的落魄宗门,张文博又如何知晓?却是他元阳宗,数千年前也为一绝顶大派,门中元阳大(蟹)法,便是正儿八经的顶阶功法。奈何世易时移,元阳宗衰落,此法也逐渐变得残缺不全。张文博修炼的便是这法门,因此五部法诀才入手,这老儿便觉出其价值,如何不心花怒放?

  如今顶阶法诀在手,加之天地剧变,比起从前,修行容易了不知多少倍,何愁不能重现宗门昔日辉煌?之前的心灰意懒一扫而空,张文博只觉浑身似有使不完的力气,恨不能立时便大展身手一场!

  其余元阳宗弟,不知掌门为何这般模样,但想来定是天大的好事。当下无不庆幸自己方才的抉择,老掌门得了好处,无论如何也会想到门下弟!

  “前辈……”

  张文博总算清醒过来,就要向正与卜青说话的许听潮大礼参拜,却被一道无形大力挡住。

  许听潮赠予的五部法诀,不过这数十年来四处游荡,从陨落在他手上的修士手中所得,根本算不上多高深玄妙。虽然张文博视之为至宝,许听潮却不愿受他大礼,只对卜青道:“你可想清楚了?”

  卜青片刻不曾犹豫,答道:“前辈于元阳宗有大恩,晚辈留下服侍,也属应当!”

  许听潮本想劝他回去元阳宗,闻言也不再多说,反正仙府中多他一人也无妨,区区一个筑基修士,便是敖琲也能轻松胜之,倒也无须太过担心。

  此间事了,抖手将卜青收入仙府,许听潮便携了敖珊,打算遁入虚空,继续赶路。

  张文博见状,赶紧呼道:“前辈且慢!”

  “你还有何事?”

  许听潮收了法术,侧头皱眉道。

  “此处往西,便是青帝盟所辖。月前天地异变,那青帝借机突破化神境,成了炼虚修士,自号青木道祖!其门下十四弟正四处张罗贺礼庆筵……”

  张文博看了看敖珊,才继续道:“还请前辈多多留心!”

  尽管没有明言,两人怎不知这老者的意思?许听潮冷哼一声:“区区炼虚,就敢自称道祖,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道友好意,许某心领了,告辞!”

  言罢,径直遁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

  “潮哥哥,你当真不怕小妹被那青木道祖的徒儿掳了去?”

  “这青帝盟并非什么好东西,它若敢乱来,须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潮哥哥好威风!莫不是要做廓清环宇,整顿纲常这等扭转乾坤的大事?”

  “我若不为,岂非不当人?”

  “咯咯……小妹就给你个机会,换了摩云翅带我飞遁吧!”

  “甚好!”

  虚空中话音才落,一团五色氤氲的清光云团便即浮现,许听潮携了敖珊静立其上,放慢遁速,大摇大摆地往西方而去。

  仙府中,众人被血妖忽然发怒弄得莫名其妙,一番询问,知晓了因由,不禁各自感叹。是以卜青才入得仙府,就被一只清光闪闪的大手捉住,带到阴阳五行池边!

  陡然见得这许多修为高深莫测的“前辈”,卜青心中惊骇尚未平息,便又掀起狂澜!战战兢兢地躬身施礼,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走到血妖身后站立,只在心中奇怪,前辈怎么忽然换了装束,连身上气息也变得这般阴冷,那美貌女妖又去了何处?

  “你且过来!”

  焦璐双眉一扬,冷声喝道。

  卜青看了看血妖,只得了个冷脸:“焦师叔唤你,还不快去!”

  这女竟然还是前辈的师叔,那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卜青哪里还敢怠慢,恭敬地走到焦璐面前站好,不及施礼,就觉得脑中一阵眩晕!

  原来焦璐不放心他的品性,径直对其施展了问心术!

  半晌之后,焦璐才略一点头,收了法术,闭目不语。

  卜青自然知晓方才经历了何事,尽管心中惊怒,却不敢半点表现出来,恭敬施礼过后,就要退回许听潮身边。

  “小别走!”

  卜青心头一跳,转身看去,却是个方面环眼,身材壮硕的汉!这汉一身修为亦是深不可测,正对自己灼灼注视,好像见了什么稀奇至极的物事!

  “前辈……”

  疾步走到这汉面前,卜青从脸上挤出个笑容。

  “你且说说,男怎生在肚里修出个婴儿来!”

  “噗——”

  仙府中,众人笑成一片,卜青却满脸哭丧,我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连金丹都不曾凝成,又怎知如何结婴?

  ……

  许听潮和敖珊一路缓缓飞遁,只大半日,依旧行进了十余万里。一路上遇见的修士,丹田中有元婴的少,金丹稍多,数量最庞大的,还是筑基,炼气两境修士。

  他们两人身上气息强横,旁的修士见了,也只慌不迭的避让,倒没有遇上被拦路打劫的事情,但一路行来,亲眼见到的修士间互相杀戮,争夺财货的事情,却足有数起!

  正是因此,虽然路上处处山明水秀,许听潮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临近黄昏,两人终于来到一座庞大的城池之前。只见城中央竖了一杆数百丈高的青色幡旗,上书:“东极青帝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