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九二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5

二九二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5


  “东极?”

  许听潮停下云头,敖珊眨眨眼睛,忽然一撇嘴。***

  可不是么,她和许听潮从那雷霆绝域赶来,接连不断地挪移虚空,也足足行了一个多月,大致算来,怕不下亿里路程!且那雷霆绝域也不是此界最东方,再往东而去,还有不知多广大的天地!而此处竟号称东极,未免好笑。

  两人这般明目张胆地停在此城之前,自然早引得城中修士关注,奈何敖珊身上妖族特征太过明显,许听潮又赫然是“化神”修士,职守修士也不敢贸然上前招呼,正踟躇间,城中忽然遁来一道数十丈的青碧光芒!

  这遁光瞬息来到许听潮和敖珊云头之前,露出个光头的胖大青袍中年人来。这大胖光头满脸堆笑,拱手道:“两位道友面生得紧,不知从何处而来,欲往何处去?”

  敖珊奇怪地看了此人的光头几眼,一本正经道:“自来处来,往去处去。大师拦下我二人,不知意欲何为?”

  这胖光头干笑一声,伸手摸了摸油光水滑的脑袋:“道友误会了耶,在下青十三,也算道门弟,并非佛门秃驴,忝为这胭脂城城主。两位道友大驾光临,却是不能不亲自前来迎接!道友姿容绝俗,正合在蔽城小憩!”

  敖珊闻言,不禁眼睛一亮,忽然掩嘴笑道:“道友做这胭脂城城主,却是不大妥当!”

  “妥当,妥当!”青十三笑得好似一尊慈眉善目的弥勒佛,“道友却是不知,十三做了千多年城主,把个胭脂城整治得好生兴旺!两位道友,请到舍下小坐,十三自有薄礼奉上!”

  “哼!”

  这青十三只顾着与敖珊说话,许听潮早已心生不悦,闻言不禁冷哼一声,青十三顿时面色一白,旋即恢复常色,继续笑脸相迎。

  “潮哥哥,咱们就去这胭脂城看看,好不好嘛?”

  敖珊装模作样地撒娇,许听潮也顺势收敛了面上冰寒,但依旧对那青十三没有好脸色,鼻孔一抬,哼出两个字来:“带路!”

  “请!请!”

  青十三却好似半点不生气,面上笑容更盛,伸手肃客。

  许听潮暗暗冷笑,收了云头,携着敖珊往城中落去,青十三从何处纵起遁光,他早已看得清楚,也不要人家“带路”了。

  那青十三随后赶至,却被敖珊拦住:“你这宅院不错,暂且借给我和潮哥哥歇息,道友请另寻去处,恕不远送了!”

  敖珊巧笑嫣然,说出的话却蛮不讲理,青十三依旧不生气,连道:“应该的,应该的。”当真喜滋滋地转身去了。

  “这人脸皮真厚,只怕也是一头笑面虎!”敖珊这才眉头大皱,对许听潮道,“会不会是那青帝的第十三个徒弟?”

  “十有**!”

  “潮哥哥莫非还在扮吃醋,那人都已经走了……”

  “珊妹无须逗我开心,这一路所见,你叫我如何笑得出来?”

  敖珊这才收起一副俏皮的样,柔声安慰道:“谁也不想过这般日日提心吊胆,此界灵气陡增十余倍,诸般灵物渐次丰富,修行环境大好,想来风气也会渐渐好转……此事急不来。”

  许听潮点点头,敖珊高兴道:“陪我去买些胭脂水粉吧!”

  “你将青十三的宅要来,怎的一刻不停,就要离开?”

  “等累了再回来也不迟!快些走,此城难得,我要给姐姐,鲤妹,沂儿,瑶琴玉箫,秦烟三位妹妹,还有几位长辈都准备些!”

  许听潮被敖珊拉动,鼻间尽是各种脂粉香气萦绕,不禁啧啧称奇,此城当真不虚“胭脂”之名!

  城中货物远比许听潮想象的丰富,除了胭脂水粉,还有唇彩,贴额,眉笔,珠钗,耳环,镯,指环,链饰,衣裙,甚至还有修剪指甲的奇形小刀,涂抹指甲的彩色油脂,补气养颜的丹药,膳食,灵酿,以及专替女打扮的妆楼……林林总总,千奇百怪,且店中尽是些长相俊美的男女修士在经营,看得许听潮眼花缭乱头晕目眩,敖珊却神采奕奕双目放光!

  一开始,两人并不知晓此间货物都需要晶石来购买,只好拿出许听潮随手炼制的法器丹药来换,但往往随便出手一件,就能将人家整个小店盘下,店主舍不得这般豪阔的金主,又不敢当真吞没他们的宝物,便指点两人前往城中大商号,将宝物兑换成晶石。

  两人行径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自然尽数落入那青十三眼里。每回听得禀报,这光头胖面上总要心花怒放地笑上几声,却把报讯之人吓得半死!

  如此两日后,青十三终于取出四枚灵气逼人的青叶,一一捏碎……

  “十三郎,究竟有何重要的事情,非得把哥哥们叫来?你不知大庆在即,哥哥们都忙得不可开交吗?哪个像你这般清闲!”

  说话之人自称兄长,却是个高不及五尺的矮,身材瘦瘦小小,怕是青十三的肚皮都能将他装下。

  即便体型上大占上风,青十三却不敢有丝毫不敬,弓腰驼背,深施一礼,亮晃晃的脑门凑到这矮面前:“十三见过五哥,若非有天大的事情,小弟也不敢劳动诸位兄长!大哥,四哥,五哥,七姐,请坐,且听小弟慢慢道来……”

  “元婴大圆满的美貌妖蛟女,身具冰龙冰凤两种真灵血脉,且精纯得不可思议,此话当真?”

  那被青十三称作大哥的,是个危服高冠,大袖飘飘的三十许男人,名字唤作青一,听得青十三说完,便抢在那矮老五之前说话,甚至激动得站起身来!

  “十三怎敢欺瞒兄长?此瓶中便是小弟这数日收集的那妖女气息!”

  青十三取出一个寒气蒙蒙的白色玉瓶,抛向青一。

  “大哥,快快查验一番!”矮老五急得抓耳挠腮,连连催促。

  青一顾不得理他,伸手接住玉瓶,又取出个符文密布的青碧灵盘,从瓶中摄出一团翻涌的白雾!

  这白雾方才脱离瓶口,就化作一对交缠的龙凤,隐隐发出龙吟凤鸣,各自口喷寒气,顷刻让青一手上结满冰霜!并趁青一动作凝滞的片刻,双双往门口飞遁!

  “竟然当真这般精纯!”

  除去青十三,其余三男一女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眼见那白色龙凤就要遁出门口,青一冷哼一声,手中青色法盘上陡然射出一道翠碧光华,将两兽摄住,顷刻扯回盘中!此法盘顿时碧色光华大作,不旋踵便咔嚓一声破碎掉,只余龙凤盘旋翱翔!

  宝物被毁,青一不怒反笑,挥手将龙凤重新收入玉瓶,才对青十三赞道:“好好好!此次师尊晋阶炼虚,我等献上的贺礼,必为第一!此事十三郎当居首功!”

  青十三赶紧推辞:“若无诸位兄长赶来相助,十三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二妖离去,顶多就是通风报信,如何好居首功?”

  此话听得青一等人心情大畅,当下也不再多说,只凝重道:“与这妖女在一起那化神妖修当真如此厉害?”

  青十三尴尬一笑,摸摸亮晃晃的光头:“实不相瞒,十三被那老妖瞪了一眼,便通体发寒,半点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只好拼命地笑,免得惹怒于他,落个呜呼哀哉的下场,嘿嘿……”

  “十三郎当真好没出息!”矮老五面露不屑,“师尊如今晋阶炼虚,方圆百万里的元神老妖,哪个不是俯首臣称,乖乖送来族中美貌女修,供师尊享用?区区一个化神境的妖修,还敢动你不成?”

  “五哥教训得是!”青十三有些哭丧,“那老妖还真就是不知从哪个旮旯蹦出来的愣头青,居然连购买胭脂水粉须得花费晶石都不知晓!若发起疯来,十三这二百来斤,说不定就要交待在他手里!”

  “十三,在那妖修面前,你当真半点反抗的心思也生不出?”

  五人中唯一的女秀美微蹙,面露关切。

  “七姐,十三是个要面的人,若非在诸位兄长面前,怎肯将这等丑事说出?”青十三一副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央求道,“可千万别把这事儿说出去……”

  “放心吧,三位兄长和七姐定会替你保密!”

  青七嗔怪地瞪了青十三一眼,才侧头对身侧的青一道:“夫君,你看该如何处置?”

  青一捻须沉吟一阵,方才缓缓开口:“十三郎修为并不逊色我等多少,他都觉得那妖修极其危险,不如直接将此事上报师尊,请他人家定夺。虽说功劳会少些,但胜在稳妥。四弟五弟,十三郎,你们觉得如何?”

  “就按大哥说的办!”青十三点头不迭,那矮老五也大为赞同,“我等好不容易修炼至化神,如今天地异变,灵气大增,可说寿元无穷无尽,且师尊也晋阶炼虚,正有享不尽的福分,委实不用冒这等凶险!”

  青四生性沉默寡言,此刻也跟着点了点头。

  “既如此,为兄这就给师尊传讯!”

  言罢,青一取出一枚青叶,形制大小与之前青十三取出的一般无二,只是其上灵气更加惊人!

  ……

  青十三府邸中,许听潮闭目盘膝而坐,似乎正自炼气,却忽然面露冷笑。

  钧天仙府,阴阳五行池上的图像好似海市蜃楼,众人围坐,将青一五人的商议一字不落地听在耳中。

  敖珊等女修面色不悦,安期扬等却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立时就冲将出去,与青帝盟大战一场!这莽汉瞥见焦璐正神色不善地瞪视自己,赶紧干笑一声,道:“为这等人置气,委实不值……珊丫头,你不是说买了不少好东西么,赶紧拿出来给师叔看!”

  “东西是有,可惜都不是师叔能用的。”敖珊嘻嘻一笑,接连往外掏出零零碎碎的胭脂水粉,珠玉环佩诸多物事,尽是女儿家使用的东西。安期扬顿时闹了个脸红脖粗,趁众女满面欣喜,叽叽喳喳地分配时,悄悄溜掉了……

  “晦气!这丫头当真可恶,莫不是专程来消遣我这老实巴交的师叔?”

  “安期老儿,你也不动脑想想,那丫头早说过外面这座大成名唤胭脂,又能有什么好货?”

  “好个郭朝明,怎不早些提点我?”

  “老夫为何要跟你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