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九四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7

二九四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7


  “两位小友远道而来,老夫不曾远迎,赎罪,赎罪!”

  来者共有四人,说话这青袍男自称老夫,看皮相却年轻得紧,大概二十五六岁,身穿一袭微光闪烁的青袍,剑眉星目,赫然是个风(蟹)流佳公!

  许听潮上下打量了此人一阵,才忽然轻笑一声:“可是青木道祖当面?”

  “旁人吹捧之词,若真个当真,岂非贻笑于方家?小友看得起老夫,呼一声‘青兄’便可!”

  这人正是那自封为青木道祖的东极青帝,也不知为何,竟对许听潮和敖珊这般客气,连两人故意轻视傲慢,也半点不生气。***如此一来,许听潮和敖珊反倒不好借机发作。

  青帝说完,见两人还是没有反应,便又笑道:“老夫已备下薄酒,两位小友旅途劳顿,何不同去小酌一杯,以解困乏?”

  “不必了!”许听潮毫不客气地拒绝,“但有片瓦遮顶,许某与珊妹便感激不尽!”

  此话一出,青帝还没什么,他身后两男一女却齐齐变色!这三人,其一宽袍大袖,正是那青一,另一个男,乃是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最后那女身着青色宫装,眉目间颇具威仪,正是青帝的另外两个弟,青三和青二!

  “既如此,老夫便不打扰两位休息。”青帝回头瞪了三个弟一眼,才柔声道,“老三,带两位小友前往迎宾楼!”

  “是!”

  尽管面上神色万般不甘,青三还是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对许听潮和敖珊道:“两位,请!”

  许听潮略一点头,携了敖珊,与这老者去了,再也不曾正视青帝一眼。

  青一和青二气得浑身发抖,青帝却面带微笑,直到三人落下遁光,身影隐没在那参天巨树下的阁楼群中。

  “师尊,弟不解!”

  “何止是你不解,为师也弄不懂啊……”青帝忽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老大,你可知东极以东,都是什么地方?”

  “我东极不过是人族生存繁衍的最东方罢了,弟曾在典籍上看过,再往东方,便是灵气匮乏至极的群山荒原,其广阔只怕不下几千万里!但如今天地异变,这些地方却尽成了修行宝地,灵脉处处可见,品质上上的也不在少数!”

  “也难为你了。”青帝赞许地看了青一一眼,面上神情逐渐变得恍惚,缓声道,“东极往东亿里之外,有一处广阔无际的雷霆绝域,将此界一分两半!”

  青一和青二闻言,不禁骇然失色!

  “此域凶险至极,便是以为师此刻的修为,贸然闯入,也只陨落一个下场!故老相传,这绝地东方,乃是妖族的天下,群妖皆归天妖殿统属,其中多有天地真灵神兽。妖族性命悠长,天妖殿中不知有多少积年老怪隐修,借此次天地剧变,突破晋升虚境的不知凡几……”

  青帝将话说得如此明显,青一和青二如何还不明白,齐齐惊呼道:“师尊可是怀疑方才那两人……自天妖殿而来?”

  “若非如此,那蛟龙女修如何会有这般纯净的真灵血脉?只是就算那雷域消失,他们又如何这般快就到得东极?想不通,想不通……”

  青一和青二面面相觑,如果方才那两人当真自天妖殿而来,事情就绝对不简单!试问一化神老妖带了个元婴大圆满的妖女,都能如此快地赶到,更何况虚境大妖?就算这等妖族老怪是方才晋阶,须得稳固境界,只怕大举来犯也为时不远!自家师尊晋阶后,不就只闭关了月许么?

  “老大,老二,你们可知为何为师只以数字为你等取名?”

  青一青二陡然听闻此言,无不面色煞白,各自眼神闪烁,却最终什么举动也无。

  “为师也不瞒你们,在你二人之前,尚有十七个青一,十七个青二,他们与我名为师徒,实则无异于培炼的延寿灵药,每当寿元将近,为师便会摄取其一,虽然不过能得其寿数的十之三四,也足以苟延残喘数万年。”

  “为师其实很怕死,怕得要命,所以才会行此恶毒手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都说虎毒不食,为师却生生吞吃了自家上百个孩儿……”

  青帝说到此处,已是浑身瑟瑟发抖,面色也不比青一青二两人好多少,原本挺直的脊梁也颓然坍塌,仿佛瞬间苍老了二十岁!

  青一青二面面相觑,只见青帝背在背后的双手使劲绞缠,暗红的血液汩汩流下,浸湿了他的衣衫!风中也有水珠飘落,在阳光下闪烁,往地面坠去。

  “……这数万年来,为师根本不敢一刻安睡,倘若入梦,便会见到他们携带满身怨毒前来讨债!”

  “为师累了……”

  说到此处,青一青二身躯中陡然飞出两道生机勃勃的青蒙蒙光团,没入青帝背心!

  “再也不会做这等歹毒之事!”

  言罢,背后手指轻弹,两片青叶飘出,停在青一青二面前。青帝身躯却忽然溃散,顷刻消失不见。

  青一面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一把将那青叶捉在手中,沉入神念查探,旋即面露惊喜!正细细研读叶中记载的法门,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压抑的抽泣。

  “二妹……”

  此话才出口,青一面色就变得极其复杂,蓦然长叹一声:“你我斗了两千年,这便罢手吧!”

  “大哥,呜……”

  青二一声呼唤,便忍不住嚎啕大哭,缓缓蹲下身,双手抱膝,满头青丝凌乱,哪里还有方才铁娘的威仪样?

  青一默默陪伴在旁,只轻轻递过去一方锦帕……

  良久之后,哭声止歇,青二站起身来,背过身整理了仪容,才转过身来,双目泛红地问道:“大哥,你说师……他当真悔悟了么?”

  “或许吧。”青一侧头看了看远处那参天巨树,只见其上仿佛有数不尽的冤魂嘶吼咆哮,“如今天地灵气陡增数十倍,我等化神修士尚且寿元无尽,更休提师尊已然晋阶炼虚,实在不必再对我等起歹心。且天妖殿可能来犯,师尊也需足够的人手相助……”

  青一忽然摇摇头,苦笑道:“二妹,此事你怎会不知,又何必来问我?”

  “我也累了……”青二伸手轻捋额前乱发,“此间事了,小妹与他便两不相欠,打算寻个山清水秀的好去处,隐居不出!大哥,你呢?”

  “为兄纵然有心,只怕师尊也不会答应……”青一才说出口,便岔开话题,“还是十三郎看得明白啊,这千多年来一直装疯卖傻,流连花丛……罢了罢了,还说他做什么?二妹,你若有此心,还需早做准备!”

  青二闻言,默然不语,片刻后才勉强笑道:“多谢大哥提点,小妹省得。”

  “二妹还是姓不过为兄。”青一面露苦笑,“若二妹当真达成心愿,老九,老十,十二弟,为兄自会代为照拂,若他们也生出隐逸之心,为兄也定代为奔走谋划!”

  “如此,多谢大哥了!”

  青二裣衽一礼,这回倒是真心诚意。

  “你我兄妹,何须如此多礼。”青一伸手虚扶,忽然又是一叹,“只可惜了三弟……”

  青二闻言,亦是默不作声。

  ……

  青三愣着一张脸,带了许听潮和敖珊,在鳞次栉比的阁楼群中穿梭。

  敖珊好奇地左右打量一阵,便不屑地撇撇嘴,悄声对许听潮道:“那青帝老儿怎的如此夹着尾巴做人?害得我们想找机会发作都不成!对了,明天庆筵,他来敬酒的时候,我拿杯泼他一脸如何!”

  许听潮看看两眼放光盯着自己的敖珊,又瞥了前方似乎毫无察觉的青三一眼,嘴角忽然一翘:“珊妹此计大妙!青帝既然自称道祖,唾面自干这等事情,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敖珊得了赞叹,顿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恨不得太阳赶紧落山,明日早些到来!

  “前面便是迎宾楼,两位自便,告辞!”

  青三忽然停住脚步,伸手一指前方影影绰绰的阁楼群,便一甩袖袍,转身而去。

  许听潮和敖珊也不生气,相视一笑,携手而前,随便寻了一处看得顺眼的阁楼住下。

  一转眼便是黄昏。

  又有五个气势不凡的男女被那青三领至此处。

  这一回,青三却不曾径直离去,而是带了五人,往许听潮和敖珊住下阁楼而来。

  方才走近,阁楼大门便自行打开,六人对视一眼,个个面露喜色,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鱼贯步入门中。

  许听潮和敖珊早已坐在大堂主位,也不起身相迎,只神色淡然地看着几人。

  六人中那赤衫老者见得许听潮身旁的敖珊,脸上瞬间布满骇然惊喜,上前恭敬施礼道:“小蛟汲熠,见过真龙大人!”

  敖珊满脸古怪地打量了老者几眼,才皱眉道:“你本体为火蛟,怎会姓汲?”

  听得此言,老者面上神色已然尽数转为狂喜,恭声道:“启禀大人,小蛟祖上曾与炎氏联姻,传承数万年,族中便有许多蛟龙传承了火蛟血脉。”

  “原来如此!”敖珊恍然,又道,“你等到此,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