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二九六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9

二九六 东极青帝称道祖,四方来客贺纷纷 9


  是日,天清气朗,宾客咸集。

  方圆百万里之内的五大妖王,大小宗派,青帝盟上下,齐齐为贺。

  那参天巨树周围,有形如阴阳爻的白云布成六十四卦,云上置青玉长案,山珍海味,鲜果灵酿错落案上,四方宾客据案而坐。

  一朵白云环树而生,略略高出周围六十四卦。青帝一袭崭新青袍,坐于巨树之南的云端,十四弟按长幼分两排端坐其后,许听潮和敖珊略略靠前,并排坐于青帝左后侧。

  数千美貌的妙龄女修往来穿梭,添酒加菜,好不热闹!

  六十四卦缓缓而动,每一卦与青帝正面相对,其上修士必定起身,献祝词贺礼,青帝皆一一回应。

  如此纷纷攘攘,一直闹到正午,四方宾客方才尽数献礼毕。青帝十四个弟离案,并排站于前,青一献上阴灵花三株,青二献乙木灵髓一盒,两人回列,便轮到青三。

  青三手捧装帧精美华丽的檀木宝盒,上前祝道:“弟青三,祝恩师大道长存,千秋鼎盛,特进献玄冥真水一瓶!”

  “好!”

  青帝状甚欢愉,伸手来接青三捧上的檀木宝盒,眼看就要手指就要触到,却忽然方向一变,捉住青三手腕。

  “老三,这千多年来,青帝盟大小事务皆由你一手处置,说一句劳苦功高亦不为过,为师时刻铭记于心,庆筵之后,必有厚赐!”

  被捉住手腕的瞬间,青三就变了脸色!原来一道强横的真气自青帝手心传出,瞬息钻入自己丹田,顷刻就将自身真气尽数镇压!知晓事败,青帝却不欲在庆筵上闹开,青三犹自惨笑,手中檀木宝盒轰然爆开!一道炽白利芒往青帝当胸刺去!

  巨响才起,数万宾客便即大乱!

  “逆徒,竟敢阴谋弑师,今日留你不得!”

  青帝颜面扫地,亦是怒喝一声,浑身真气凶猛灌入,顷刻便将青三震得肉躯尽碎,爆成一团血雾,连元神都不曾逃出!刺向他胸膛的白芒,也被一面青色古镜轻易挡下!

  “青帝老贼残暴无道,我等戮力同心,必将其斩于此地,否则永无宁日矣!”

  剩余十三弟中,有五人同时祭出法宝,齐往青帝击去!

  “七妹!”

  “七姐?”

  “青十四!”

  “六哥!”

  这五人中,青一的道侣青七赫然在列!青一青四青五青十三猝不及防,惊呼出声!

  五人祭出的法宝,其中一件锯齿剪陡然转向,将先前喊话那人拦腰剪作两截!

  逢此大变,愤而出手的四人无不悲愤怒喝!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青七面色惨然,收回法宝,往青十四当头罩去,赫然是一枚青碧光芒闪烁的玉环!此环已化作丈许大小,通体符文闪烁,呜呜旋转不止,竟是要将青十四套住!

  “七姐,虚境高人的神通,非是你等所能想象!休说你们几人加上五头老妖,便是百十个化神其上,覆灭也只在师尊反掌之间!”

  青七面露绝望,只因另外两人的法宝早已被青帝轻描淡写地捉住,捏成两团碎末!这两人正是与青三交好的青八和青十一,本命法宝损毁,心神立时重创,齐齐喷出一口粘稠的精血来!

  青帝随手两指将二人点倒,寒声道:“拿下!”

  立即有如狼似虎的青帝盟门人上前,将两人用缚仙绳绑了!

  青七却不曾停手,接连喷出几大口鲜血,浇在那碧玉环上!此环立时光芒大作,一个模糊消失在原地,瞬间出现在青十四身周,猛地向内收紧!

  眼看就要被此环勒作两段,青十四面上却分毫焦急也无,身上浮现出一片青叶的虚影,转瞬间凝成实质!玉环收束,只将那青叶搅得粉碎,青十四却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数丈之外!

  青七顿时面若死灰!

  自青二猝然发难,至青十四临阵倒戈,青八,青十一成擒,青七攻势落空,不过眨眼之间!

  火蛟王汲熠和其余四头元神老妖方才遁至近前,青三一系便覆灭殆尽,只余青七这位意想不到的“外援”!

  见青帝森寒的目光看来,五头老妖不禁汗毛直竖!然事已至此,早没了回头路!

  火蛟王须发皆张,仰头发出一声震天价的龙吟,瞬间现了百丈真身,正是一头鳞片赤红,爪牙锋锐,顶生犄角的水缸粗蛟龙!

  其余四头老妖也不甘落后,各自现了本体妖身!

  一头十丈长短,浑身毛发金灿灿的大貂;一头青毛绿睛的铁背苍狼;一头凌空激浪的血色狂鲨;一头小山般的深海玄龟,四面八方往青帝撞来!

  “诸位兄长,还不快快动手,护持师尊周全!”

  青十四一声大喝,祭出那锯齿剪,往赤蛟拦腰剪去!

  “吼——”

  五头大妖本就恼恨这人倒戈相向,败坏大计,见他还敢主动来攻,如何不怒?火蛟王长尾一甩,将锯齿剪抽飞,伸出双爪往他当头挠来!

  金貂身形忽然变得模糊,好似利箭离弦,也对准他激射!

  玄龟,血鲨和青狼则依旧攻向青帝!

  被两头元神大妖夹击,青十四哪里抵挡得住,眼看就要殒命当场,青帝却一声冷哼,面前那青色古镜一照,便有一道刺目青光激射而出,表面玄青色雷霆盘旋环绕,声势惊人!

  赤蛟金貂本已接近,眼看就要将青十四毙于爪下,却不得不腾身闪躲,避开这骇人雷光!

  青帝面色阴沉地一点指,古镜微侧,镜面中射出的光束,顿时从那金貂身上掠过!

  这金貂也是元神大妖,被青色雷光射中,却半点声息不曾发出,就被切成两片,继而在肆虐的雷霆中灰飞烟灭!

  青狼,血鲨,玄龟,以及那侥幸逃得一命的赤蛟,跟本来不及惊骇,就被青一青二等截住,斗得异常激烈!青七也被回过神来的青十四御起法宝一阵猛攻,自顾不暇!

  宾客中原本有好些蠢蠢欲动,此刻却忽然安分下来,尖叫奔走的侍女,也都逐渐恢复了平静,却依旧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惊疑不定地远远观看。

  青帝面色这才好了些,转身对依旧坐在玉案之后的许听潮和敖珊拱手道:“门人忤逆,让两位小友见笑了!”

  许听潮放下手中玉杯,面露戏谑:“青道友延寿有方,然手段毒辣,呼一声老贼可也!门下弟如何不会生出别样心思?”

  青帝闻言,面色一变,沉声道:“你天妖殿当真要与老夫为敌?”

  许听潮哂然:“天妖殿何物,怎能与我太清门相提并论!”

  “既如此,你也去死吧!”

  尽管听口气,眼前这小辈竟然根本不把天妖殿放在眼里,但青帝一方枭雄,怎会将这等真假不辨的大话当真?既然两人不是天妖殿之人,且对自己抱有极大敌意,便起了杀心!面前古镜一闪,一道玄青雷霆环绕的光束射出!

  敖珊抬手轻挥,一面玄黑色的小旗从袖中飞出,瞬间变作数丈大,将两人护住!

  那玄青雷光射来,轻易就被旗面上生出的玄黑水莲挡住!

  这黑旗究竟是何等宝物,竟能挡下自己本命法宝?青帝吃惊之余,便是狂喜,只要将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斩杀,此旗立成囊中之物!

  两眼火热一闪,青帝身旁虚空一阵抖动,就要施展虚空挪移之术!

  许听潮亦是冷笑,心念一动,身躯内的仙府轻微震动,钧天仙雷大阵瞬间展开,将方圆数十丈尽数笼罩!

  青帝只觉一道莫名巨力生出,自家挪移法术便被打断,再运起真气尝试,虚空竟纹丝不动,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能这般轻易就禁锢虚空,眼前这小辈莫非是哪个合道老怪假扮?

  “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狂笑声忽然传来,只见百丈外,一团五色氤氲的清光中站出个乌发钢髭的大汉,浑身明黄光芒闪耀,眨眼变作千丈高下,大喝一声,双手握住树干,向上便拔!

  在旁人看来,这巨人修为不过化神中期,不知为何竟修成这般强横的神通,能化身千丈巨人!他身旁十余丈内,虚空一阵不堪重负地颤动,不时裂开各色缝隙!巨树如何经得起他巨力,只瞬间,树根就周围隆起数十丈高的土丘,宽大的裂缝纵横交错,延伸出十余里外!

  青帝惊怒交集,手中古镜迅速变大,对准那巨人射出一道合抱粗的玄青雷光!

  此光方才喷出镜面,便触到一缕纤细的赤色雷电,青帝心中一凛,却也不甚在意,哪知那赤色电芒瞬间长作儿臂粗,一个盘旋绞杀,便将玄青雷光击得溃散开来!其体型威能却半点不减,直往镜面蔓延!

  青帝顿时如遭蛇噬,往窜来的赤色雷霆抛出三枚灵光闪闪的青叶,顺手将古镜收回,浑身光芒一起,往侧面遁走!

  赤雷瞬息卷上三枚青叶,一声并不响亮的噼啪之后,青叶化作齑粉!

  青帝满面骇然,心有余悸地四下扫视,只见方圆数十丈内偶尔有或白或黑或青或黄或红的纤细雷电闪过,无不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可怕气息!这才知晓,自家已经陷入某座极其厉害的五行雷阵之中!

  许听潮却面有憾色,若非自己不能掌控钧天仙雷大阵,只方才那道赤色雷电,便足以让青帝命丧当场!

  将仙府中除了敖琲,卜青和王远山之外的所有人尽数送出,许听潮才把全副心神集中到青帝身上。之前对阵虚境老怪,都是倚仗和光同尘之术周旋,此事难得遇到个晋阶不久的,正好拿来一试,看自身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许听潮一出手,形势便即逆转!

  汲熠等幸存的四妖虽被安期扬化身的千丈巨人吓得不轻,却比青一等惊骇欲绝好得多!四妖得了臂助,士气大增,以少对多,竟然将青一等人迫得连连后退!

  前来参与庆筵的宾客,哪里还看不清形势?纷纷掀翻玉案,祭出法宝法器,对周围的青帝盟门人痛下杀手!更有那浑水摸鱼的,四处捡拾陨落修士的宝物和乾坤袋,抑或下手擒捉四下奔逃的美貌侍女!更有甚至,也不顾四周乱成一团,当众就欲行那猥亵之事!

  焦璐钟离晚秋等女修见状,无不勃然大怒,也不去管正与四头老妖同战青一等人的同门友人,架了剑光纵横来往,但凡敢向侍女下手的,无不直接斩杀当场!这些女修功法玄妙,宝物卓绝,巨人界贫瘠积弱良久,哪里来找一合之敌?

  有个元神境的老头掳了几个侍女,放出一艘淡黄飞舟,打算遁逃而走,却不想被许恋碟驾驭鹰王铁翼追上,用阴阳二气钟摄住,径直震作一团糜烂血肉!

  在此界修士看来,许恋碟修为顶多初入元婴境,却硬生生将一化神老怪打杀,一时间惊得三魂没了七魄!这些个突然钻出来的修士,怎的个个都凶悍至斯?

  当下哪里还有人敢作怪,纷纷闷头斩杀起青帝盟修士来,那心中有鬼的,悄悄往战场周围移去,架了遁光逃之夭夭!将近十万修士混战,仙府众人怎能尽数照应过来,若非出手掳人,或者胡乱杀戮的,索性不管。

  正斗得激烈,被许听潮困住的青帝却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引得众修纷纷侧目!

  只见那巨树已被一大两小三个浑身黄光闪烁的巨人连根拔起,树干上还有百余男女老少形象各异的灰色人脸仰头狂笑!青帝一口鲜血喷出老远,浑身气势陡然大降,从虚境跌回元神境!

  许听潮眉头一皱,面上露出一丝失望,当下不再留手,八道清光剑气向内绞杀,顷刻将青帝斩做七八段!一个浑身青光闪闪,神色慌乱的婴儿从残尸中窜出,手捧一面玄青古镜,就要破空遁走!许听潮取出玄元斩魂刀,劈出几道灰蒙蒙的刀芒,将此婴斩得分崩离析!

  “青帝老贼已然伏诛,尔等还不快快住手!”

  陶万淳吐气开声,残存的七八万修士不敢不遵,纷纷停下手来。青帝盟门人垂头丧气,心有余悸,来贺宾客则无不扬眉吐气,心怀大畅!修士斗法,凶险异常,就这么不到一刻功夫,十万修士便陨落两成左右,此刻却并无多少人面露哀凄,为逝者悲伤!

  伤亡的尽是低阶修士,青一等元神境中人,只有那青十四着实可恨,一开始就被众人围攻陨落,余者顶多就是受了沉重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