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零五 诸天星辰飞梭来,弃王任术大道宗 1

三零五 诸天星辰飞梭来,弃王任术大道宗 1


  “也没甚大事,就宰了几个想要谋夺某家宝物的太玄殿和木仙庵元神!”

  此言一出,休说那太玄老道面色铁青,便是许听潮四人也嘴角抽搐,面色各异。即便在凤凰界,元神境修士也可开宗立派,自成一门,更休提贫瘠多年的巨人界。元神修士在太玄殿和木仙庵这等顶级大派中,也并无多少,如今轻易就被安期扬斩杀了几人,可谓伤筋动骨,元气大伤!

  “小友,朱师弟等纵然有错,也不至于下这般狠手,使其身死道消,千余年苦修毁于一旦……”

  “太玄老儿,休要在此摇尾乞怜!”安期扬呵呵直笑,也不顾这老道面色忽然变得阴沉,“我且问你,若有人设下绝阵,欲取你性命,夺你宝物功法,当如何?莫非还要与这些人理论一番仁义道德?”

  “哼!”

  “我遇到的修士,多有薄情寡义之辈,这等人物,若任其活在世上,修为越高,祸害越大。不来招惹也就罢了,既然敢将主意打到我安期头上,就休要怪我辣手无情!”

  “师弟所言不错,这等无耻之辈,杀了也就杀了,还能怎的!”

  一道青碧雷光,一抹血芒自北方激射而来,正是焦璐和血妖!之前听那自称少陵野老的木凤述说少陵之事,血妖就怒不可遏,停了祭炼那神魔躯壳,如今接连有两个虚境老怪到来,安期扬还被其中一人追杀,怎不赶来查看个究竟?

  “小丫头口出狂言,接老道一着!”

  太玄老道正被安期扬挤兑得下不了台,焦璐再这般说话,更是让他怒火中烧,挥手射出一道白色剑芒!这老道也有算计,眼前两个化神小辈都有不可测的大神通在手,那遁来的血芒也让他隐隐觉得心悸,唯独这青碧雷光稍次,正好拿来立威!

  眼见这老道出手,无论安期扬,还是许听潮四人,都没有露出半点忧虑,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

  太玄老道顿时心中一凛,但既然已经出手,就没了回头路,且照之前的试探来看,这些化神小辈纵然有些威能极大的神通宝物,却还不足以伤到自己,当下暗暗催动真气,那剑芒光芒大小不曾变化,威能却大了数倍不止!

  “哼!”

  焦璐恼恨这老道无耻,也不用自家本命飞剑与他硬拼,翻手取出一面洁白羽扇,用力扇出一道赤红旋风!

  这赤风从扇面吹出,所过之处虚空扭曲融化,轻易就将那白色剑芒吞没,直往太玄老道刮去!

  见这恶风如此威能,且五行属火,正好克制自家金行神通,太玄老道惊得三魂丢了七魄,慌不迭地遁入虚空躲避!同时心中惊骇不已,这些化神后辈究竟是从何处冒出来,怎的一个个不是异宝傍身,就是修炼了不可思议的大威能神通?

  正心有余悸地在虚空中穿行,这老道只觉身躯忽然被一股无形巨力摄住,半点动弹不得,脑中一阵眩晕,再出现时,又回到了那参天巨峰之前!除掉之前几个小辈,还多了个满面皱纹的老道,一个带了九个孩儿的荆钗布裙少妇!

  “见过师兄/伯,栾师姐/伯!”

  “师尊!”

  焦璐安期扬等只是躬身行礼,孟言却双目含泪,带了许沂和瑶琴飞身上前,凌空跪倒在太虚面前!

  这十一人,正是太虚和栾凌真一家子!

  “言儿……”

  太虚一声轻唤,众人心中不自禁地生出一股悲意。太玄老道已然面若死灰,他能觉出太虚依旧是虚境中人,奈何一身修为渊深难测,自己在他面前,竟生出渺小之感!早知如此,又何必追逐那后生,落得生死操于人手的境地!自己晋阶虚境方才十余年,难道就要陨落此地?这般念头一起,太玄老道悔恨交加,连忽然冒出如此可怖的一家门派,将会对太玄殿产生何等影响,也暂时不及思虑!

  “好!好!好!起来吧!”

  太虚看了看跪在阮清身后的瑶琴和许沂,面上隐约露出几分笑意,大袖一拂,三人就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孟言欣喜异常,眼中还带了些孺慕,瑶琴和许沂却双颊晕红,双双垂着头不说话。

  “焦师妹,为何与这位道友起了争执?”

  “禀师兄,师妹也不甚清楚,此事还需安期师弟来说。”

  在太虚面前,安期扬不敢似之前那般张扬无忌,正了正神色,才将太玄殿木仙庵总共五个元神谋算自己的事情说了。

  太虚听罢,缓声道:“恶已除,此事就此作罢,太玄道友可有异议?”

  太玄老道只觉身上陡然一松,已然恢复了自由,哪里还敢提什么异议,只得颇为恭敬地拱手道:“门人行止不端,落得这般下场,也是咎由自取,安期道友能放过蔽师弟三人魂魄转世,已然手下留情了!”

  “如此便好。”

  太虚这话出口,太玄老道才完全放了心,奈何脸面丢尽,无颜多留,正想拱手告辞,却又被叫住。

  这老道面色微变,还是只得依言站住,神色冷淡,也不说话。

  太虚神色淡然地看着他,缓声道:“贫道太虚,这位是栾凌真道友,有一事请道友相助。”

  太玄老道神色古怪,似是不曾想到两人的道号这般接近,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拱手道:“太虚道友请讲!”

  “老道听闻此界有太玄殿,木仙庵,昭华宫,净火宗,拜月神教,阴魔宗六大宗门,十余年前天地异变,都有道友晋阶虚境,此为幸事。老道所求,便是请道友代为传话,请诸位到此地以北数千里的南国陈郡清雨泽妙真观一聚,有大事相商!”

  太玄老道面色一变,寒声道:“太虚道友并非出身我巨人界?”

  “正是!老道忝为凤凰界太清门掌门,我门弟子此番越界而来,一为接引贫道转世的徒儿,二则意欲在此界建一别府,其三,也为相助诸位度过一场劫难!”

  “还请道友详细告知!”

  太玄老道听了二三两个理由,不禁又是面色大变,不复之前镇定。

  “十余年前此界天地异变,非只诸位受益,也引得此间诸天五百三十七界之天道界中那大道宗觊觎,大道宗已派出一艘诸天星辰银河飞梭,搭载数位虚境跨界而来,此界东方天妖殿,年前已被大道宗修士攻破,妖族道友陨落无算,其中虚境便足有十一位之多!”

  “此话当真?!”

  太玄老道悚然动容,不自禁地反问出声!

  “贫道何须欺瞒于你。若非此事与我太清门有些关联,也不会前来与诸位携手抗敌!”

  太玄面色数变,才向太虚施了一礼:“多谢道友高义,贫道必定召集四方道友,不日赶至贵门,共商大计!告辞!”

  陡然听闻这般噩耗,非只太玄老道焦急,许听潮等更深知那大道宗的可怖,人人面有忧色。

  “无须忧虑,诸天星辰银河飞梭这等无上至宝,大道宗能有一件,已是侥天之幸,只须将来人一网打尽,便可安定数千年。老道或可趁机晋阶合道,也不会惧怕于他!”

  众人这才稍稍安心,但如何将此番前来的大道宗修士尽数斩杀,实在是个不小的难题。能斩杀天妖殿十一个虚境老怪,足见其实力强横以及!

  “你们这些娃娃,担心此事作甚?”一直不曾开口的栾凌真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你们太虚师伯早将鬼车界和巨人界相连处打通,鬼车界那些个老怪物,只怕早就偷偷跟着过来,八成已和大道宗打成了一团!大道宗击溃天妖殿,也不是分毫代价没有,带来的元神弟子折损大半,虚境老怪也陨落了一个,余者个个带伤,如今再被鬼车界修士袭击,指不定还要损伤多少!”

  “栾师姐,大道宗不会与鬼车界讲和?”焦璐皱眉询问,众人也都面露关切。这驱虎吞狼之策虽妙,委实不怎么保险。

  “焦师妹大可放心,那大道宗高傲得很,视异族修士为牲畜,肆意加以杀戮,用来制器炼丹,便是对我等人族修士,也鼻孔翘上了天去!这回在天妖殿吃了大亏,再遇上鬼车界那几个鬼物成道的老怪,还不直接杀了了事?”

  一番话,听得几人面面相觑,这大道宗,未免太过蛮横霸道!难不成那天道界为一混元境人族修士殒身所化,只钟于人族,使得界中人族修士养成这等目空一切的脾性?

  “许家弟弟,你在巨人界十余年,得了多少好处?快快分润些给你家姐姐!”

  许听潮和血妖顿时面色抽搐,血妖翻手自仙府中取出一头色作玄黑的雷灵子,用真气缚住,推到她身前。

  “这等妖灵倒也罕见,正合你这些个侄子侄女儿豢养,还有没有多余的?”

  “栾姐姐又不是不知那雷霆绝域已然毁去,其中诞出的雷灵子,统共就这些,小弟还能拿出这么一头,已经极不容易了。”

  “原来如此,五行雷灵子中也只水行与姐姐相合。”栾凌真遗憾地点点头,忽然语气一变,腻声道,“雷灵子没有,雷域得来的水行宝物总有些吧?”

  “……”

  情节早就构思好了,坐到电脑前愣是写不出来,脑袋里浆糊一团,动不动就走神……以前不这样的呀,明天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