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二四 诸天星辰飞梭来,弃王任术大道宗 20

三二四 诸天星辰飞梭来,弃王任术大道宗 20


  足足大半日后,那团眩目五色才缩小至数尺大,六个老怪才彻底松了口气,头顶悬剑的感觉终于不复存在。

  凶险过去,众老怪纷纷恢复了原本修为,看向那依旧逐渐缩小的五彩,人人眼神灼热!但这团接引仙光依旧数量极多,不是他们拾掇得下的。

  “三位道友,且请罢手!”

  这话听来客气,奈何谭恭面上并无半分敬意。

  空瓿奇哈哈一笑:“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此刻凶险依然还在,我等怎好半途而废?”

  “翟某亦是此意!”

  这三个大道宗修士,胁迫旁人出手相助,度过了危险,就要过河拆桥,不愿分润好处,空瓿奇夫妇和翟瞑怎会愿意,嘴上说话,暗中却已催动真气,动起手脚来。

  沈长河讥讽一笑,三人手中的玉符忽然爆散开来,化作三蓬齑粉飞散!

  空瓿奇三人顿时变了脸色!如今修为尽复,可尽情施展,他们的打算,本就是想借助玉符中的法术与谭恭相连,一举将之拿下!如今玉符破碎,那收摄法术自然溃散掉,诸般算计已然成空!

  尽管心中恼怒至极,这三个域外老怪也并无太好的办法。少了接引仙光的威胁,谭恭三人已能放开手脚,加之先前吃了大亏,此刻必定更加谨慎,就算出手,也不见得能讨了好去。且那接引仙光再消耗一些,就能被完全掌控,这光芒乃是一件珍惜异常的物事,与其立即就和这三人闹翻,不如静心等待,觑准时机,一举将其夺下!

  翟瞑神色阴沉,右手扣住那惨碧古镜,左手笼在大袖中,握住个浑身惨碧符文微微闪烁的人偶。这人偶身材窈窕,眉目纤秀,分明就是那黑衣黑裙女的遗蜕!

  空瓿奇夙沙奿夫妇也是浑身气息交融,继续施展之前被迫中断那秘法!魔湖翻云斗,斑驳铜锣,万千白芒护在夫妇两人周身,风雨不透!

  三个域外老怪的打算,谭恭三人如何不知。奈何谭恭还要疏导头顶接引仙光,不敢轻易分心,沈长河祭出碎玉钩,在三人周围盘旋游弋,方圆数十丈内,细密的各色裂纹密布!柏暹罗更是轻轻晃动驱山铃,数不尽的拳头大土黄山峰好似镜中花水中月,密密麻麻地浮现在三人周围,将三人身形逐渐掩去!

  沈长河的碎玉钩也就罢了,可算一件杀伐锐器,却并不擅长防守护身。柏暹罗手中的驱山铃,委实是一件攻守兼备的宝物,这回唤出的山峰,分明就自带须弥芥神通,各自半隐于一处小乾坤之内!这般法术,与太虚神通幻化的诸方小世界极为相似,只不过简陋了许多。

  即便如此,也让翟瞑和空瓿奇夫妇面色凝重。

  眼见那接引仙光径不盈尺,翟瞑忍耐不住,把手中古镜一抛,惨碧的镜面上浮现十数个晦涩符文,一道碗口粗的光束从镜面射出,其上符文缭绕,径直破入那重重叠叠的土黄山峰群中!

  合道老怪酝酿这许久的一击,岂同儿戏?光束所过之处,那看来玄妙莫测的山峰,连带其周围的芥空间,尽数破灭开来,暴乱的土行灵气将碎裂虚空搅成一团乱麻!

  翟瞑都出手了,空瓿奇夫妇也不再犹豫。这对夫妇各自伸出一只手掌,轻描淡写地往前一推,一道十余丈长的白色迷蒙弯刃轻飘飘地激射而出,也是直奔那土黄群峰而去!

  这般法术,看来声势也不算小,出自两个虚境老怪联手,却未免有些名不符实。但此刃掠过被翟瞑射出那符文碧芒搅碎的虚空,竟似乎将毁坏得不成样的虚空顷刻修复,委实奇异至极!

  如此看法,也只仙府中许听潮四人,翟瞑和峰群中的三个大道宗老怪,却齐齐面色剧变!这白色光刃哪里“毫不起眼”,分明是将所过之处的虚空尽数搅作尘埃一般的碎屑,才会给人以迷蒙之感!

  这般强横的法术,谁个愿意硬接?

  谭恭面色数变,飞快与沈长河柏暹罗交换了个眼神,便一咬牙,行险破开虚空,带了头顶那已然缩至玉盘大的接引仙光挪移而走!沈柏二人自是纷纷跟上!

  翟瞑的符文碧芒却只突进群峰的一半,见三个老怪挪移遁走,根本不能出手阻拦,也是抽身遁入虚空,追踪而去!

  这老怪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空瓿奇夫妇两人。这对夫妻径直朝那迷蒙白刃一点指,此刃便不去理会周围纷纷破灭的芥乾坤和内中巨峰,也悄然没入虚空,往大道宗三人绞杀而去!如此,空瓿奇夫妇才不慌不忙地迈步遁入虚空。

  数亿里之外,某处虚空中忽然传出一声惨呼,一个星袍羽冠的修士踉跄跌出,左臂连同肩胛消失不见,嫣红的鲜血汩汩流淌!看面目,赫然就是那柏暹罗!此刻他满头冷汗,脸色煞白,浑身几分隐有细密的血色裂纹闪现,他却依旧强忍痛楚,接连往断臂处打出几道紫光,骇人的伤口才止了血,创口肉(蟹)芽蠕蠕而动,不旋踵,便又长出一条崭新的臂膀来!断臂复生,他紧皱的眉头才稍稍疏解,身上长袍一阵星光流转,破损处自动修补延伸,顷刻化作一件完整的衣衫。

  “柏师弟,可还支持得住?”

  谭恭沈长河相继从附近虚空中遁出,闪身来到柏暹罗身旁。谭恭头顶,那五色接引仙光又缩小了一圈,此刻看来,只有成人拳头大。

  柏暹罗见到两位师兄,才稍稍安心了些,苦笑一声:“只怕不成,那空瓿奇夫妇下手歹毒,师弟这具法身,几乎毁坏殆尽,不堪再战!”

  听得此言,谭恭沈长河不禁变了脸色。他们不虞柏暹罗欺骗,此事稍稍查看便知。

  片刻犹疑也无,谭恭甩手就抛来一个紫金乾坤袋,肃然道:“师弟将飞梭残片送回门中,请沈师叔出手修补!那三头域外妖魔,觊觎为兄头顶这仙光,定然不会前去追你!”

  柏暹罗知晓以自身的情形,留下也只是个累赘,因此半点不拖沓,接过那乾坤袋,拱手道:“两位师兄保重,小弟先走一步!”

  “速去!”

  一道紫芒亮起,旋即破入虚空不见。

  柏暹罗正自全速遁行,忽然身躯微微一滞,翻手将那乾坤袋取出,面色不然变得凝重……

  “谭师兄,飞梭碎片多有不妥,为何还要让柏师弟护送?”

  谭恭传音给柏暹罗,并未瞒着沈长河,因此这老怪也已知晓,方才诸天星辰银河飞梭的碎片在偷偷吸纳接引仙光。身为沈家弟,他对此梭的了解远在谭恭之上,便是这飞梭完好无损时,也无如此神妙,更何况如今破损不堪?

  “与眼前凶险相比,飞梭残骸的古怪不过癣疥之患!”

  言下竟有几分背水一战的悲壮,沈长河不禁面色微变!

  谭恭话音未落,两人后方数十里外的虚空一阵晃动,空瓿奇夫妇从容走出。这对夫妻妖魔,现身后半句话不说,径直使出法术,来摄拿谭恭头顶的接引仙光!

  沈长河祭出碎玉钩,将这道法术绞散。谭恭却把百里破神锥化作数千飞蚁,往空瓿奇夫妇打去!

  空瓿奇却只冷冷一笑,丝毫没有之前惧怕的神色,伸出手掌蚁群一拍,一只足有数千丈粗壮的巨足轰然踏下!

  这夫妇两人,施展秘术后,竟然会有如此强横的实力!谭恭脸上阴沉似水,只一招手,蚁群便折而向下飞遁!

  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巨足凝滞半空,仿佛踩到实地,震得方圆数百万里的虚空一阵晃动。足下数千飞蚁齐齐哀鸣,最上方的数百只经受不住这般巨力,哀鸣一声,化作星星点点的紫光溃散掉!

  本命法宝部分器灵溃散,谭恭不禁面色一白,忙不迭地将剩余飞蚁收回!

  空瓿奇夫妇却并未理会他,只齐齐伸手,四道收摄法术破空而至,将这老儿头顶那拳头大的接引仙光摄住!

  沈长河顾不得救援,他正驾御碎玉钩,使出一套剑诀,将随后赶至的翟瞑挡住!见得接引仙光被摄住,顿时面色大变,顾不得再与翟瞑纠缠,碎玉钩破空而至,轻轻一旋,便将四道法术斩断!

  空瓿奇嘿然一笑,往身侧魔湖翻云斗一指,便有股滚魔云汹涌而出,把碎玉钩裹住!手中锣槌晃动,瞬息在那斑驳铜锣上敲击了数百下,道道清晰可见的透明波纹四下散开,谭恭和沈长河固然身形凝滞,翟瞑也是头昏脑胀,几乎站立不稳!

  夙沙奿早已接连出手,将那接引仙光摄住,小心翼翼地拉回!空瓿奇也出手相助,只瞬息间,接引仙光就到了夫妇二人面前!

  毕竟是合道老怪,三人片刻就从锣声中醒来,见到仙光近乎落于人手,个个惊怒交集!

  “空瓿奇,当真以为你夫妇可为所欲为么!”

  翟瞑受了波及,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手中古镜一照,惨碧的光芒激射而出,直指空瓿奇眉心!

  谭恭一言不发地祭起百里破神锥,往空瓿奇和夙沙奿激射!沈长河也掐动法诀,将碎玉钩从魔云中脱出,往这对妖魔夫妻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