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四七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

三四七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


  方才遁入内莽苍数百里,就又有三道强横的神念纠缠而来,在遁光周围徘徊不去。血妖心生恼怒,祭出血焰砂,将炼入这宝物中的红莲业火放出,往三道神念灼去,只听呲呲轻响,已是将之焚烧一空!

  内外莽苍交界处,血妖遁入的地方,虚空一阵晃动,先后走出三个星袍羽冠的老者来,其中一人手持长槊,衣衫上绣了一副太乙图录,却是出自太乙门。

  这老儿眉头大皱,问道:“此功法诡异,竟修得如此邪门的妖火,如今又遁入莽荒,两位道友可还要追赶?”

  “这小辈与邬某有杀之仇,断然不可放过!”邬正豪满面恨意,拱手道:“还请沈师兄、白道友助我!”

  “沈某那不成器的儿,也在这小辈手中吃了大亏,沈某倒也很想见识见识此究竟何方英杰!”

  说话这人名唤沈皋,正是被敖珊整治得只剩半条命那沈蟢的老!

  之前那手持长槊的老者闻言,只好说道:“既如此,白某舍命相陪便是!”

  此话半点不算夸张,便是虚境老怪,进入内莽苍也需要勇气。那邬正豪若非害怕独自进入不大保险,怕是早就径直追踪而去了!

  血妖遁速奇快,三个老怪匆匆说完,便又各自分开,朝三个方向堵截。

  此举却是多余了,许听潮既然以血妖之身进入此地,就断然不会轻易离去。躲避三个老怪追杀只是其次,找寻那九玄根,才是重中之重。

  感应到后方三个老怪顿了一阵又再追踪而来,却越拉越远,血妖又是嘿嘿一笑,忽然收了惊空遁法,只驾驭摩云翅缓缓而行,既不让后方三个老怪靠近,也不刻意拉开距离,自身神念却尽数放开,四处查探。

  越是往北方遁行,内莽苍的景致便越是迥异,逐渐变得和那祖巫殿中有**分相似。小半个时辰之后,血妖忽然面现喜色,把云头一折,往左前方飘去,不旋踵,便来到一株高耸入云的数十丈粗大树之下!

  此树枝干黝黑,叶片却赤红似火,枝叶中筑有千余赤红的鸟巢,大大小小的火羽巨鸟往来如织,极为繁盛!

  这些巨鸟的性似乎极其火爆,远远看见血妖的云头,便发出阵阵凶戾的鸣叫,成群结队地汹涌而来!

  血妖把云头一降,落到下方的灌木之中。数百巨鸟顷刻飞至,各自振翅,密密麻麻的大小火球接连落下,瞬间将血妖落足的灌木焚成灰烬!

  一只数丈大的赤羽巨鸟从熊熊火焰中飞出,一边振翅,一边对上空盘旋的“同类”厉声尖鸣,听来甚为凄切!

  漫空赤鸟尽皆眼露疑惑,审慎地目光在这冲天而起的“同类”身上流转,却始终不曾发现什么不妥!

  一只体型远超余者的巨鸟飞上前来,拦在那巨鸟跟前,张开长喙,长短急促地鸣叫了几声,便用凌厉的目光瞪视眼前这“同类”!

  此鸟自然是血妖施展千机变法幻化而来,虽然披了一身鸟毛,但哪里懂得什么鸟语,只一愣神间,头顶巨鸟便勃然大怒,张嘴喷出一枚数丈大的赤红火球!

  图谋不成,反倒露了破绽,血妖直叫晦气,来不及变回本身,径直一振双翅,斜刺里冲出,往西北方奔逃!

  群鸟早已躁动,纷纷振翅张喙,弄出铺天盖地的火球砸来,均被血妖躲过。哪知这些赤羽巨鸟不肯善罢干休,簇拥着之前那鸟头头振翅追来!

  血妖感应到后方三个老怪已然追近,索性保持鸟身,带了群鸟飞奔。此处巨树甚多,鸟群也并非只有身后数百!如此一路飞行,接连掠过三四十株大树附近,顿时又有万余只赤羽巨鸟加入进来,叽叽喳喳,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好不惊人!

  邬正豪三个老怪自虚空走出,见到的就是这般场景!他们早已认出群鸟前方那赤羽大鸟有异,各自祭出法宝来打!

  邬老怪还是使用那玉盘,盘中生出密密麻麻的紫色雷珠,对准那赤羽鸟儿砸下!沈皋翻手取出一杆紫色长幡,轻轻一摇,便有熊熊紫火生出,化作一道紫色匹练,对准那大鸟激射!最后那姓白的老怪,则径直将手中长槊一抛!

  虚境老怪出手,便是惊天动地的威能!不知多少赤羽巨鸟被雷珠,紫焰和长槊击杀,霎时间有无数羽毛零落,凄厉的鸟鸣响彻天际!

  这些赤羽巨鸟本就性暴烈,被如此屠戮,怎能甘心,忽然舍了血妖,悍不畏死地往三个老怪扑来!尚未靠近,便喷吐出硕大的火球,铺天盖地地砸下!

  沈皋把手中紫幡一晃,顿时将漫天火球尽数收了,再轻轻一抖,紫色火焰涌出,惊涛骇浪一般撞进鸟群中,瞬息就将群鸟烧成灰烬!继而浑身遁光一起,往西北方追踪而去!邬正豪和白老怪也自收起法宝,架了遁光跟上!

  早在三个老怪出手的瞬间,血妖就御动摩云翅,片刻便远去数千里!他将摩云翅幻化成羽翼,附在所变化鸟身的翅膀之上,一路上懵懂的鸟儿,哪里看得出来,被他惊世骇俗地飞行速度吓得叽喳乱叫,却根本不曾挺身阻拦!

  后方三个老怪却没有如此好的待遇!这一路上,尽是那般高峻的巨树,树上栖息的赤羽巨鸟以亿万计,这些大鸟见得异类入侵,也是悍不畏死地振翅迎上!

  邬正豪三个老怪想要追赶,难免被巨鸟拦截,虽说这些赤鸟修为不值一提,挥挥手就能灭杀无数,但毕竟也算有血有肉的生灵,便是他三人再冷酷无情,也杀得手软。索性各自放出护体罡气,任由这些妖禽凝聚火球来打,只顾往前飞遁。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大鸟被遁光撞得粉身碎骨!

  这般追逃数个时辰,四人早已深入巨树林深处,四周的赤羽巨鸟,体型普遍大了数倍,源源不绝地撞来,便是三个虚境老怪也觉得颇为吃力!

  这三个老儿对视一眼,忽然施展虚空挪移之术,消失得无影无踪!

  群鸟失了目标,顿时将视线集中在血妖身上!

  血妖此刻虽然也是鸟身,奈何体型太小,置身这般高大的“同类”之中,无异于鸡立鹤群!

  陡然被这许多“同类”盯上,饶是血妖狂放无忌,也自心里发怵,不敢现出原身,只硬着头皮,使出惊空遁,配合摩云翅没命飞遁,丝毫不愿停留!他心中却懊恼已极,不该这般轻率地算计那三个老怪。虚境中人,有几个是简单的角色?只怕自己方才变作鸟身,三个老怪就已然猜到,之所以还闯入鸟群,不过将计就计而已!

  正如此想,一声高亢的鸟鸣自远方传来,周围赤羽巨鸟顿时如奉纶音,纷纷振翅飞入高空,一阵穿梭,竟然排成了玄妙的阵势!

  血妖心中大凛,只觉眼前一花,巨树大鸟不见,入眼尽是赤红火海!翻滚的烈焰灼来,浑身血气隐隐生出沸腾之感!

  这般大的鸟群中,自然有头领存在,血妖哪里料到这鸟王竟还有如此本事?

  内莽苍之中的凶险,怕是远在估计之上!

  面色微微变幻,血妖遁光周围顿时浮起一层血色火焰,正是血妖通天大(蟹)法修出的血河真焰!此火性属阴寒,虽然没有血海老妖使出来那般威能,但抵御四周火浪侵袭,却是足够了!

  此刻要提防的,却是那召集群鸟,发动如此阵法的鸟王!钧天仙府不能动用,血妖与府中许听潮稍稍沟通,手中便多出一柄尺许长的灰扑扑小刀!

  一只硕大的翅膀忽然出现在头顶,泰山压顶般地扇下,周围火焰好似不堪重负,齐齐伏低数十丈!

  血妖连忙将血焰砂祭出,密密麻麻地散布在头顶,自身也赶紧往下一沉!

  雨打芭蕉的噼啪声中,隐隐传来一声闷哼,显是那出手偷袭的鸟王吃了个大亏!血焰砂之中炼入了取自虚境老怪的红莲业火,这老鸟竟敢直接拿翅膀来拍,岂非自找苦吃?

  血妖却来不及高兴,赶紧取出血焰钵,将强弓劲弩一般激射下来的血焰砂收拢,稍一查探,发现竟然损失了好几千粒,不禁一阵心疼!

  左思右想,若不动用符剑术,似乎并无什么合适的手段破开这阵势,一旦那鸟王炼化了沾在身上的红莲业火,免不得又是一阵苦战!便是这老鸟不惧业火缠身,血妖也还心疼自家法宝!当下把心一狠,屈指弹出一道血芒!血芒激射向前,化作一个浑身血红的人影,嘴中发出桀桀怪笑,轰然爆裂开来!

  方圆十余里的火焰瞬息消散,数千只赤羽巨鸟粉身碎骨!

  血妖乘机落向地面,还在半空,身躯就扭曲变形,化作一只尺许大的金毛鼠,甫一落地,四爪便亮起橙黄光芒,带起一阵阵残影,往地面飞速挖掘!

  眨眼之间,肥硕的身躯便没入地面,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黝黑洞穴!

  一只数丈大的鸟爪从天而降,正正抓在洞口,将地面轰出个数十丈大的巨坑!待得尘埃落定,却是连洞穴的影都不曾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