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五六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0

三五六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0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觉内莽荒中潜伏了如此一头可怖的怪物,人族修士如何还能保持镇定?

  天道界异常广大,但短短年余时间,人族宗门依旧纠结了如此强横的一股势力,前来处置这头大麻烦!

  此界的人族修士,似乎有些自大过了头,作为事主的大道宗和太乙门尤其如此,血妖将那鲍俎耆搜魂,并未得到半点妖族参与的信息。但妖族肯定来了,而且就在这大荒玄蛇体外某处观望。若出了如此大事,万妖谷都不知晓,血妖就要怀疑自己新傍上的靠山是否值得信赖。

  不过血妖并不打算立时出去与这些个便宜长辈见面,靠山嘛,把来狐假虎威一番足矣,关乎自家修为宝物和仇怨的事情,还是自行动手来得妥当畅快。

  主意既定,也不去管仙府中某两个几乎笑断了气的无良之人,血妖把手中血幡一晃,不旋踵就来到之前那团星光附近数万里处,静静等待。

  争斗比预想更快见了分晓,血妖摇身变作鲍俎耆的模样,把都天血灵幡藏在掌中,挥手挪移而走,往某个凄惨败退的虚境血魔迎去。其实依照搜魂得来的信息,变作钟姬这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更易成事,但血妖实在不愿再体味一次之前那般感受!再者,鲍俎耆血肉和魔相都成了都天血灵幡的补品,装扮起来更惟妙惟肖,也算一桩极大的便利。

  那血魔早已察觉了血妖靠近,但有“同道”前来接应,反倒让他安心了许多,却不想方才见面,这同袍便一挥手,偌大吸噬之力生出,将自身躯壳元神,连同苦苦修炼出来的魔相一同吞了!来不及喝骂,已是神智全失!

  炼得一头虚境血煞妖,血妖不禁哈哈狂笑,看也不看后方追来的两个陌生人族老怪,挥手挪移而走!

  尚在虚空,便又改换身形,以新得血煞妖为本,化作这凄惨血魔模样,往另外一头逃窜的“同族”追去。

  这一回,却是个连身躯都丢失大半,只将元神附在魔相之上的老怪。趁这血魔不备,挥手将之收了,血妖老大不满意,在后方追踪的人族老怪赶到之前,又是挪移而走。

  再次现出身来,已在最后一个侥幸逃生的血魔之前。血妖除了本尊,还将新得血蛇魔相和元神放在身旁,因此并未引起多少警惕,就在那血魔庆幸同族前来支援的时候,血妖又是出手,轻松将之拿下!

  三个漏网之鱼尽数得手,血妖几乎都成了一头血魔,与大荒玄蛇精血的契合,甚至还在虚境血魔之上!这小强抑兴奋,掩去了身形,悄然往回遁来。那邬正豪元气大伤,正在沈皋和另一个老怪陪同下,缓缓跟在众老怪之后!这老儿伙追得自己上天入地,不落井下石一番,怎能甘心?

  沈皋和另一个老怪正将护体罡气连成片,护住正自闭目疗伤的邬正豪,血妖潜在血河之中,暴起发难,三个老怪猝不及防,瞬间就被卷进血灵幡中!

  沈皋面色剧变,挥动驱火幡,放出无尽紫火,挡住汹涌挤压而来的血色浪涛!另一个老怪挥手抛出三枚玉牌,化作三个与他面目一般无二的老者,各自运使法术,敌住围拢来的两头虚境、四百余头元神境血煞妖!邬正豪也中断吐纳,祭起那白玉瓷盘,凝出粒粒雷球相助!只瞬息,竟然有十余头元神境血煞妖被打得神形俱灭!

  血妖暗恨,心念动处,五头血蛇魔相化作筷粗细突然袭击,蛮横撞破三人的护体罡气,从邬正豪胸腹要害穿过!这老怪凄厉惨嚎,伤口处不见半点血液流出,反倒有血色光芒四下侵蚀,只片刻就将他脖颈之下的身躯染成一片血红!

  躯壳算是毁了,邬正豪满面惊惧怨毒,在另外两个老怪的焦急催促下,元神从头顶天灵破出,躲入沈皋袖袍!元神方才离体,躯壳头颅便也被血光侵蚀,也成了殷红一片!

  沈皋和另一个老怪不敢再行停留,全力催动宝物,接连施展数种大威能法术,往外界冲去!血煞妖,血蛇魔相,血色浪涛拼力阻拦,依旧挡不住三个老怪联手外冲的势头!眼看三人就要破幡而出,邬正豪躯壳忽然抬手,往沈皋背心挠去!

  “沈道友当心!”

  另一个老怪正自与诸多血煞妖争斗,来不及救援,只好高声示警!邬正豪元神从沈皋袖中钻出,面色狰狞,却控制不得自家身躯,赶紧将那白玉瓷盘祭出,挡在自家师兄背后,盘中粒粒饱满的雷珠噼啪滚动!

  沈皋只来得及在周身布下一层紫色火焰,就被邬正豪那白玉瓷盘打中背心,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这老怪喉头一甜,喷出一口暗红的瘀血来!

  却是邬正豪躯壳化爪为拳,打在白玉瓷盘之上,又带了玉盘往前,击中沈皋背脊!饶是如此,沈皋依旧承受不住这般重击,负伤呕血!但也正是得了此拳的巨力,三人才快一步遁出血灵幡,挡住血妖劈出的灰色刀刃,冲破血色落魂砂及数种火焰阻隔,最终逃之夭夭!

  血妖却不追赶,挥手破开虚空遁走,正好避开前来救援的五六个老怪!

  此次袭击,虽然并未斩杀其中任何一人,但毁了邬正豪的法身,击伤沈皋,放眼同阶,绝对是极为了不得的事情!至于与这两个大道宗在一起的老怪,血妖从始至终都只让两头虚境血煞妖缠住,在他对自己狠下辣手之前,不会主动招惹。有大道宗和太乙门两个仇敌,已然够了,血妖不想弄得与整个人族为敌,否则纵然本事再大,也难有立锥之地!

  三个老怪逃了,邬正豪的躯壳却留了下来。被五头魔相透体而过的时候,这般结局就已注定。血蛇魔相本就强横,又被血妖以秘法祭炼,更显威能,随便一头,都有与虚境抗衡的本事,五头齐出,休说邬正豪正值元气大损,重伤在身,便是全盛之时,也难以抵挡!因此身躯轻易就被五头魔相渡入的真气侵蚀,血妖暗中催动真气祭炼,这躯壳除了没有元神主持,其余与血煞妖早已一般无二!因此一击之下,沈皋负伤而逃!

  遁出数百万里,血妖便重又隐匿了身形,取出之前擒获那身躯损毁的血魔元神,打入邬正豪躯壳中,瞬间成就了一头血煞妖!这血煞妖虽然有虚境修为,奈何身躯与都天血灵幡不合,元神躯壳之间也颇多冲突,实力远远及不上另外两头。若是没有将那鲍俎耆的身躯当做养料喂了血灵幡多好?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后悔的,血妖不打算花费时间精力祭炼,想了一想,就将这头血煞妖扔进仙府,留给无荼处置。之前争斗,这天魔出力不少,此物权且当做奖赏了。

  做完此事,血妖便一刻不停地往下一处战场遁去,足足遁行了小半日功夫,才勉强赶上,一番浑水摸鱼,又得了两头虚境血煞妖!哪知这般举动,惹怒了一头潜伏观战的合道境血魔,血妖足足奔逃了数个时辰,才勉强摆脱这老魔的追踪!如此这般,固然因为他千机变之法玄妙异常,且幡中收了七头血蛇魔相,四头虚境血煞妖,合力之下,挪移之术不比合道老怪逊色,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因为战况激烈,这老魔不敢离开太远,免得办砸了事情,触怒蛇君大人!

  吃一堑长一智,今后行动,血妖谨慎了许多,然数年游荡,却只让他再得了十一头血煞妖,斩杀了一个陌生的大道宗老怪。收获如此“微薄”,只因这般行径早早触怒了两方的合道老怪,时时防备。好在大荒玄蛇体内不是人族老怪的主场,便是被盯上,凭借了遁法玄妙,往往能从容逃脱;血魔一方的老怪前来追赶,血妖并不如何惧怕,勉强能与之斗上几合。尽管如此,坚持到现在,血妖也感觉无从下手,且两方争斗数年,谁也奈何不得谁,冲突已然少了大半,很有和谈的架势。再呆下去,就极为不妙了!

  算起来,这数年也算赚得盆满钵满,血妖很是识趣,摆脱了最后的追兵之后,就往大荒玄蛇体外遁去。临走还不忘唤出无荼,一同催动血灵幡,将这巨蛇的血液肆意抽取,直到两幡再也装不下,才恋恋不舍地遁走。

  见得天清气朗的莽荒,血妖心怀大畅。说到底,他本身也属人族,还是喜欢这般山清水秀,天空地阔的环境。

  下方就是大荒玄蛇蛰伏修行的地点,血妖也不多作停留,径直御动血灵幡,往北方挪移而去。身处外界,此宝不可接住地利,便不怎么好用,一次挪移,最多不过十余万里,且威能也是大降不少。血妖却并不气馁,只须花费数十年苦功,将幡中十八头血蛇魔相炼化归一,完善诸般细节,此宝必定威能大涨!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脱离这是非之地,寻得九玄根,远遁西海,找那夏静白打听九阴癸水和九转玄阴莲的事情。

  这般施施然遁行不到百万里,血妖忽然僵住!

  他看到了一排数百个席地而坐的憨厚大汉。

  确实很大,安期扬师叔全力施展法天相地巨灵神,怕是勉强能赶上这些个朴实汉坐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