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五七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1

三五七 鬼神莫测血中妖,苍黄翻覆闹洪荒 11


  一排,一排,又一排,还有一排……

  视线中每多出一排这般憨厚大汉,血妖心中就被无形大手狠狠攥一下!

  他正往前方飞遁,非为其它,长离万妖谷那位便宜伏师伯正与一身穿碧裙的清秀女,恭敬地跟在缓缓踱步而来的白发青衫老者身后。(_这老儿,赫然是个虚境老怪,身上的气息,血妖熟悉得很,乃是一正儿八经的龙族前辈!

  万妖谷什么时候与这些个洪荒遗族搅和一起了?

  血妖来不及思虑过多。这龙族老怪来得很快,已然站在面前,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

  “小血妖,见过老祖,见过伏师伯,见过这位师叔!”

  其实血妖不知便宜伏师伯和那翠裙女谁大谁小,但女修爱美,这般呼唤,九成九不会错。哪知两人都是一脸困惑。

  “咦?”白发老龙也面露诧异,“你不是那许听潮?”

  血妖心中一跳,自家的事情,想来伏师伯已经和这老怪说了,但自身都这副打扮,也不知他是怎生认出的?明白在合道高人面前,自家的秘密怕是没那般容易隐瞒,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装下去。

  “禀老祖,晚辈与舍弟乃是从同一元胎中孕育而出,同根同源,旁人见之,常常生出误会!”

  这小,不声不响地占了另一个自己的便宜,仙府中许听潮冷哼一声,敖珊也是老大不满,只那无荼面露古怪。血妖却顾不得计较,自己区区一元神小辈,这老龙还亲自来接,想来必有大事!念头一转,便猜出了几分,仙府中,许听潮和敖珊的面色也不禁有些阴沉。

  “竟还有这等事情?”白毛老龙愈发好奇,也顾不得来意,颇有些急切地问道,“你且说说,那元胎是何等模样?”

  老龙身后的伏老怪和翠裙女修,也是一副急不可赖的样!

  血妖并不意外,非如此,怎能让这些个积年人精把注意力从自家身上移开?当下就把融入仙府那混沌元胎的样,改换些样貌说了,自己“兄弟两人”的经历也变得面目全非,成了在胎中长大,某一天被挪移了出来,到达这方世界,只各自带了一缕混有元胎气息的混沌灵气。

  如此离奇的事情,把三个老怪听得六眼精光闪闪!血妖为了取信于人,还当真取出一丝混沌灵气,分作一大两小三分,大的送了老龙,小的自然是给便宜伏师伯和那翠裙女修,说是感谢三位前辈对自家胞弟弟妹的照料。

  得了这般宝物,三个老怪掩饰得很好,血妖还是感觉出他们的激跃,不禁心中一凛!在凤凰界之时,一干老怪见了混沌灵气,尽管也是心动无比,但远远达不到这般程度!主动暴露了身怀此物的信息,怕是个极大的祸患!

  然事已至此,后悔也是无益,血妖便装作什么都不曾察觉,一脸恭敬聆听教诲的样。

  白毛老龙最先恢复过来,目光越发慈和,挥手布下禁制,对血妖连道三声“好”,才肃然道:“血妖小友,你可知这混沌灵气的用处?”

  “请老祖教诲!”

  血妖正想弄清楚其中缘由,见这老龙愿意说,自是求之不得!这老怪倒也坦荡,是个可交之人。

  “此物乃修行至宝,我等凡界修士得之,有说不尽的好处!然在我天道界,此事却并非最为紧要。上古之时,我界有一大派,名唤混元,其中多有大能之辈修成真仙,最惊才绝艳几人,甚至在此界就修成了大罗金仙!”

  伏老怪和翠裙女修显然早知这般典故,闻言也不禁面露憧憬!血妖却是被骇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天道界,原本就是几乎等同于仙界的存在,有这等人物横空出世,委实算不得奇怪,于是收摄心神,侧耳倾听。

  白毛老龙吊足了胃口,才续道:“我天道界物华天宝,地灵人杰,但毕竟是一下界,供养不得这般多的仙人,是以混元派前辈施展大(蟹)法,携了门人弟举派飞升,只留下昔日门派驻地,造福后人!而想要进入混元旧地,必得一缕混沌灵气!”

  血妖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不经意间,就送了这三个老怪如此一个天大的机缘!

  “小友,听老朽一言,你身怀此等至宝,万不可再让旁人知晓!”

  这老龙神色郑重,说话之时,身上有强横的气势散出,血妖倒是无所谓,便宜伏师伯和翠裙女修却额头见汗,面色煞白!

  “弟伏宁泰,以心魔起誓,若泄露此事一言半语,便教雷劫临身,魂飞魄散!”

  “弟饶筱疏,以心魔起誓,若他日泄露此间隐秘,终身大道无望,神魂必定永堕九幽,日日受那冥火焚身之苦!”

  心魔大誓加身,除非两人想要自毁修行,否则决计不会违背,血妖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白毛老龙满意至极,但并未出声安慰,挥手撤去禁制,笑道:“老夫姓敖名瑞,隐修北方苍龙泽,此番前来,却是为了收你那弟妹作衣钵传人。不成想正主儿没有见着,反倒碰上你这作兄长的!小友,可有兴致拜入老夫门下?”

  血妖再次恍然,原来这便宜伏师伯支使三人往北方而来,正是为了将敖珊送到这老龙门下!片刻相处,血妖已知敖瑞也算一位端方长者,敖珊拜入他门下,乃是天大的好事!需知师傅与衣钵传人,并非纯粹的师徒那般简单!修行之人,哪个没有三灾六劫?若是哪天落了难,还指望同门弟解救。就好比当年齐艳,裴疏桐,郑沱三位师叔转世,若非自己适逢其会,便该三人的弟护持接引!

  满上露出欢喜之色,血妖赶紧朝敖瑞一拜:“老祖大恩,晚辈替舍弟弟妹谢过!舍弟与弟妹前往他处采摘九玄根,不日便会赶来相聚!只可惜晚辈已有传承,不便改换门庭,还望老祖见谅!”言罢,一副遗憾的样。

  “原来如此!”敖瑞似乎也是极为惋惜,却半字不提那九玄根,似乎只不过无足轻重的物事一般,只安慰道,“老夫观小友一身血道功法玄妙至极,好生修行,大道可望,若是有何不懂,尽管来问。”

  “多谢老祖!”

  敖瑞哈哈一笑:“来来来!见过老夫这些夸父族好友!”

  原来这些巨人竟是这等传闻中的洪荒大族!夸父追日的传说,哪个不知,谁人不晓?如今亲眼见得,震撼过后,血妖不免大感好奇!这些大汉,个个修为不凡,远超一般虚境,却又及不上合道老怪的境界,委实奇怪。只可惜双方言语不通,敖瑞说夸父一族的言语关乎修行根本,不能轻传,是以血妖只能向这老龙介绍的大汉一一行礼。

  这些大汉见得血妖,憨笑回礼之后,就一阵交头接耳,声若洪钟地“窃窃私语”起来……确实一副压低嗓音的样,但声音竟带动天地灵气一阵紊乱,演化地水火风,好不玄妙!

  敖瑞也是大奇,听了半晌,才惊疑不定地对血妖道:“小友,可否现出本相,让老夫一观?”

  血妖又自微微一惊,除了神魔躯壳,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洪荒遗族动容?远远见到巨人的霎那,血妖便觉出他们身上的荒古气息,与神魔躯壳上散发的鸿蒙混沌气息何其相似?

  敖瑞未曾认出,并非血妖刻意掩饰,而是在大荒玄蛇体内修行了数年,得到的好处极大,磅礴的血道真气自然而然地将神魔之躯的气息盖过。

  这老龙当面提了出来,血妖知晓躲不过去,索性大大方方地将自身真气收敛,躯壳便完全展现出来!数千夸父族大汉猛然起身,四面围拢,直愣愣地瞪着血妖!片刻之后,面上神色陡然丰富起来,或勃然大怒,或捶胸顿足,或欢喜不尽,或手足无措……

  敖瑞也是瞠目结舌,指着血妖,半晌说不出话来!

  血妖莫名其妙,一干夸父大汉身躯如此庞大,在土地上奔跑,竟连树木都不曾摇晃一下,只是吼声奇大,震得他浑身气血沸腾,天地灵气紊乱!血妖赶紧不动声色地催动手中血幡,将混乱的地说火凤挡住。

  “老祖,可是晚辈这身躯有何不妥?”

  敖瑞一阵吹胡瞪眼:“老夫早就该想到,你这小怪物既是混沌元胎孕育而出,便该当为洪荒遗种!却不知从何处学来一部妖族功法,把自身气息掩去!”

  这老龙看似愤怒,血妖却总觉得他甚是得意,只不好在面上表现出来罢了!

  敖瑞见血妖的目光在一众大汉和自己身上溜来溜去,赶紧传音道:“老夫这些好友传你东西,尽管用心学来,若邀你加入部族,万万不可答应!”

  血妖一看,这老龙还是一副惊疑的样,哪晓得竟还会来这一手,不禁眨眨眼,换得他一个闪逝的笑容。若非血妖一直盯着,定然察觉不出。

  正自腹诽这老龙不够光明,一个大汉忽然就将大脸凑过来,一阵轰隆隆咆哮!

  老龙的话还真有先见之明,如此快就应验了,看这大汉满脸急切,血妖便将他的意思猜了七七八八!只是面上还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只暗暗猜测,这些夸父族人淳朴得很,八成被敖瑞老龙撺掇干了不少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