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七三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9

三七三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9


  即便方缨不说,许听潮也会找上他换取那蓝焰。

  许听潮炼化的灵焰,多为火行,敖瑞老龙赠与的金刚神焰可算金土二行,那得自白马样域外天魔的白色火焰五行属金,太阴真火和太阳真火勉强能归入水火二行,却有些似是而非,而太上空灵火则根本不在五行之列,如此,还缺了纯正的水木土三行。

  即便五行灵火真经残篇早已被血海老妖与太虚秘录,太虚衍光录,灵狐心经糅合为一,总还是大有关碍,五行不全,未免不美,方缨拿出的这朵冥山焰,正是纯正的水行灵焰!

  正是自家缺乏的东西,许听潮自然不会放过,也是抬起右手,掌心中燃起一朵紫青色的火焰,方缨,流风,白霞各自变色,惊呼道:“紫青兜率火?!”其余诸人,无论宾客侍女,都是满脸震惊艳羡的样,那白霞门人,更满脸涨红,喉头耸动,心中贪念大炽,却极力压制,不敢表现出来!

  方缨三人,要么出身名门,要么修为高深,都是见识非凡之辈,认得紫青兜率火,并不奇怪,是以许听潮面不改色,淡然道:“无功不受禄,许某就以此焰作为交换!”

  方缨压下心中欢喜,正色道:“许师兄,你可知此火的珍贵?”

  “自是知晓。”紫青兜率火并非凡物,许听潮早已知道,否则当年血海老妖怎会刻意逼迫那南海青雀献出心头真火?但究竟宝贵到何种程度,却并不如何清楚,看这几人的表现,只怕此火的价值远在想象之上!但既然已经拿出来了,也不打算再反悔。

  许听潮如此说话,也只凭了本心行事,不使外物窒碍了自家修行,落在方缨耳中,却成了另外一番味道——这位许师兄,既然肯以如此珍贵的灵焰相赠,定是对明阳谷抱有极大的好感!能得到紫青兜率火的人物,岂会简单?此事大善!

  想到此节,方缨满面笑容:“既如此,小弟却之不恭了!不过这冥山焰虽然难得,却及不上师兄紫青兜率火万一!小弟曾蒙门中长辈赐下九霄纯阳仙火,这百年来日夜祭炼,尚且剩余小半,与冥山焰一道,堪可及得上师兄的紫青兜率火了!”

  说话间,方缨掌心又多出一琉璃灯盏,一豆五色火焰虚浮其上,凝立不动,好似一枚五色宝石。这明阳谷高足,用真气将两件物事托了,缓缓向许听潮推来,引得数十道灼热的目光注视!

  许听潮不曾料到还有如此好事,这九霄纯阳仙火,一看就知品质不在紫青兜率火之下!就连那盛放此火的琉璃盏,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价值之大,与那冥山焰在伯仲之间!方缨这一出手,当真大方得紧,笼络之意,尽显无遗!

  身处异地他乡,正当势单力孤,这等事情,许听潮并不排斥,但却不想占方缨的便宜,掌心瞬间又多出两朵赤红火焰:“这两朵火焰,分别得自一元神大圆满的妖牛和朱离神木,方兄万勿推辞!”

  言罢,也是用真气托了,推向方缨,顺手将冥山焰和琉璃盏收起,淡漠的脸上也露出些微喜色。

  “师兄厚赠,小弟愧领了!”

  方缨大笑着接下三朵火焰,见到许听潮真气的颜色,目中又多了些东西。暗道这位许师兄修行的功法,果真不止五行灵火真经一部!来头只怕还要大些……

  正自思量,许听潮又开口了:“方兄,不知可曾凝练出太阴真火?”

  五行灵火真经的全册,许听潮也是才得到不久,其中记载了三种顶阶灵焰的祭炼法门,正是太阳真火、太阴真火和星辰真火。许听潮修习的残篇中,已经了太阳真火的凝练之法,太阴真火又从敖瑞老龙处得来,只余星辰真火没有着落,虽然可以自行从头吸纳星辰精气凝练,却耗时良久,如今有机会得到现成的,自然不肯放过。

  此言一出,方缨却面露诧异,知晓这位许师兄先前怕说只学到了五行灵火真经的皮毛,怕是不假,但他也不揭破,只笑道:“自然是有的,请师兄收好!”

  一朵星光熠熠的火焰从方缨指尖溢出,顷刻涨作拳头大小,往许听潮徐徐飘来。

  许听潮收了这星火,掌中飞出一只拳头大的赤红凤凰,向方缨展翅飞去:“这是凤凰真焰,便作为交换吧!”此火也是自凤凰界南海一头凤凰身上得来,虽说是虚境老妖凝出的灵焰,但并非似紫青兜率火一般,乃是妖修最本源的一点,因此也算不得多珍贵,价值与星辰真火相当。

  见得面前飞舞盘旋的赤红凤凰,方缨却是暗自苦笑,这位许师兄,当真刻板得很。不过这般人物,才是可以交心之人。尽管自己已经炼化了同类火焰,还是谢过收了。

  许听潮略略点头,又道:“许某前几日还遭遇过一艘旗鱼舰,其上盗匪多有逃脱之辈,此事还需方兄多多费心!个中情由,顾道友三位最是清楚。许某暂且告辞了,到得黑凤岛,再来效力!”

  这小起身一拱手,便迈步走向厅门,一旁站立的侍女赶紧跟着去了。

  方缨变了脸色,道声“师兄慢走”,才将目光移向顾老道三人:“顾道友,还请将当日事情细细道来!”流风老怪也是一脸肃穆,两眼直直看着三人。

  顾长风心中大凛,他只知方缨邀请自己三人共同图谋黑凤盗,但连流风老怪都这般做派,此事只怕不那么简单!心中有了猜测,哪里还敢隐瞒,将当天遭遇黑凤盗,许听潮出手相救的事情细细说了……

  许听潮得了三种全新的火焰,便不肯浪费时间,起身出了客厅,由侍女引路,来到一处精舍之前。他也不需旁人服侍,随手赠送了一件法器,挥退那侍女,便进入精舍中祭炼起来。

  如此数日后,流风老怪忽然来访。修行被人打扰,许听潮心中颇为不悦,但这流风并非那白霞一般的货色,不好轻慢,便现身相见。

  “老夫冒昧前来,还请小友不要见怪。”

  流风温和地笑笑。

  许听潮淡然道:“无妨!不知前辈有何赐教?”

  这老怪人老成精,如何看不出许听潮只不过随口敷衍,却并不生气,径直道:“老夫欲向小友求一朵紫青兜率火,不知可否?”

  话音未落,手中已接连飞出数个玉盒,在半空排成一列,均都灵气逼人,符箓层叠,内中盛放的物事,定然不是凡物!

  许听潮身上宝物不缺,也不如何心动,想了想,才问道:“前辈可有九阴真水,或者九转玄阴莲?”

  流风面上神色一滞:“小友莫不是说笑,这两件物事,哪样不是稀奇至极,老夫到何处去寻?”

  许听潮本就不抱多大希望,闻言还是不禁有些失望,又道:“可有线索下落?”

  “没有!”

  流风有些吹胡瞪眼了,这两件东西非极阴之地不能出产,西海之西就是冥海,传说冥海深处就有,但毕竟是传说而已,谁也不曾见过,怎好用这东西来糊弄小辈?不过冥海极大,依此界的丰饶,十有**也会出产,空穴来风的事情,总有其缘由。流风只当许听潮早已听过这些传闻,所以也没有多说,只道:“换是不换,小友痛快给句话!”

  “前辈所请,敢不从命?”

  许听潮凝出一朵拳头大的青紫火焰,推向流风老怪,挥袖将几个玉盒收了。

  流风老怪面上一阵抽搐,他本来只打算用其中一部分来换的,哪知这小辈如此“直爽”,但见得面前的火焰分量十足,且品质极高,也只好强忍心痛,冷哼一声,拂袖走了。

  许听潮愕然,旋即反应过来,平淡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意,状甚畅快。闭门坐定,取出那九霄纯阳仙火,正要继续祭炼,朱致朱玲兄妹又上门拜访。反正已经耽搁了,许听潮对这兄妹两人也颇多好感,便耐着性起身。

  一番客套,朱致见许听潮面上有些不耐,便直接说了来意:“朱某此来,却是有求于许兄!明阳谷方道友打算派人操持许兄缴获的两艘旗鱼舰,也好在攻打黑凤盗时多添些火力。朱某厚颜,请许兄允我兄妹和竹枝号上百余道友前来效力,也好避开那白霞老儿的威凌。”

  朱致面色微红,似乎不大习惯这般套近乎,朱玲也是满面紧张。

  许听潮恍然,招惹上那老儿,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儿,当下点头道:“此事大半因我而起,两位道友只管前来!”

  “多谢许兄了!”

  朱致兄妹大喜过望,知晓许听潮不愿被人打扰,便匆匆告辞离去,安排诸般事宜。

  这对兄妹前脚才走,顾长风三人又找上门来,所谈的事情,大致和朱致兄妹差不多,也是因为得罪了白霞老怪,来寻求庇护了。

  顾长风是个商人,处事圆滑,当初许听潮从黑凤盗手中将他们一船人救下,这老儿虽然拿出了丰厚的谢礼,但并不能改变许听潮对他的印象。玉虚的记名弟王诚入门前是个挑担小贩,定胡城道魔大战,更显长袖善舞的本事,与顾长风颇多相似之处,正是因此,许听潮才不愿与他交往。

  不过这老道言辞凄切,旗鱼舰上也确实需要人手,许听潮便答应下来,三人这才欢天喜地去了。

  方才关好大门盘膝坐定,门上又传来笃笃地敲击声,许听潮竟然不曾事先察觉!能这般悄然走到门前的人物,定非等闲之辈!

  奈何他早已不耐,心头火起,沉声道:“许某闭关修行,不方便见客,道友请回吧!”

  “哦?既如此,我明日再来吧!”

  门外传来戏谑的声音,许听潮闻言,却露出欢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