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七五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11

三七五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11


  不似广翼船毫无章法,黑凤盗五艘舰船分作三队,三艘旗鱼舰联合一起,舰上灵炮每次都对准一艘广翼船,三两次攻击,便能轰碎对手!两艘黑水鬼舟各自未战,但灵炮威能极大,每一次发射,都能将一艘广翼船炸成碎片!

  如此这般,方缨纠集的船队虽然数量众多,却一时被压在下风,不过片刻,就损失了二十多艘!见黑凤盗如此凶悍,幸存修士都慌了神,原本还算齐整的船队瞬间大乱,除去最前方逃脱无望拼死抵抗的,无不脱离船队,四散而逃!甚至有好几艘慌不择路,一头撞到旁的船上,引来暴跳如雷的喝骂,更有甚者,为争夺逃离的机会,开炮轰击旁人!

  许听潮和夏静白对视一眼,如此一群乌合之众,怎敌得过黑凤盗这等积年海匪?也不知方缨会如何应对。

  方缨的火域遗舟,被大乱的船队挡住,一时靠不上前来。但方缨面上却只一片冷肃,丝毫没有焦急的迹象。火域遗舟长驱而前,来不及的避让的舰船,都被它径直撞开,等到了合适的位置,船上灵炮才对准那艘风帆上纹了个无常鬼的旗鱼舰,轰然发射!

  三百余道赤红光束破空激射,瞬息就射至那旗鱼舰近前!舰上海匪操舟躲避,奈何赤红光束覆盖范围极广,不等它逃离,便齐齐爆开,化作一片赤红火海,笼罩了方圆数里,连另外两艘旗鱼舰都受了波及,玄黑护盾滋滋作响,只霎那就薄弱小半!

  海上火焰缓缓敛去,火海中心的旗鱼舰,早已不见了踪影,只余几根青烟袅袅的焦黑残木在浪中浮沉!

  火域遗舟一击,威能竟然强横至斯!混乱的船队似乎又找回了主心骨,纷纷朝剩余的两艘旗鱼舰发炮!就这片刻,火域遗舟上的灵炮又齐齐发射,这回却均匀分作两半,各自对准一艘旗鱼舰!

  这两艘幸存的旗鱼舰,风帆上各自纹了牛头马面的图案,见得同伴的下场,哪里还敢怠慢,也顾不得轰击广翼船,舰上灵炮纷纷对准赤色光束射来!舰船本身也分散避走,想要逃离赤色光束的笼罩!舰上盗匪更是祭出法宝法器,对准赤色光柱打来!

  两艘黑水鬼舟却不救援,船上灵炮兀自连环轰击,将广翼船一艘艘击毁!

  火域遗舟上安装的火行灵炮,威能堪比虚境老怪的法术,尽管两艘旗鱼舰全力应对,也还是支持不住,赤色光束爆裂,将方圆十余里尽数化作冲天火海!

  这一合,黑凤盗多少有了准备,尽管舰船损毁,还是有四五个元神修士从火海中冲出!一干广翼船顿时有了新的目标,灵炮掉转,对准这几个盗匪轰出!每个盗匪,竟然有数十道玄黑光束围剿!

  本就在火海中受创不轻,这些盗匪如何能够抵挡,甚至来不及自爆修为,就被炸得灰飞烟灭,连元神都不曾逃出!

  白霞老怪嘿嘿冷笑,竹节鞭,白木簪现出脱手,射入海水之中,片刻之后,海中接连传来几声闷响,却是潜入海水中遁逃的盗匪被斩杀!

  与这老怪一同出手的修士,不在少数,因此尽管潜入海中的盗匪数量不少,却照样顷刻就被斩杀殆尽,竟没有一人逃脱!

  黑凤盗极其凶残,但凡被其抢劫的修士,鲜有能逃得性命的,更何况修炼了吞噬旁人元神的歹毒功法,落得这般魂飞魄散的下场,也不冤枉。让人寒心的是,方缨将众多广翼船当做诱饵,吸引黑凤盗攻打,却丝毫没有让火域遗舟救援的举动!击毁三艘旗鱼舰这片刻,就又有十来艘广翼船毁在两艘黑水鬼舟灵炮之下,陨落修士足有数百!

  察觉到许听潮的心思,夏静白轻声道:“这世上,始终都是草民居多,在‘大人物’眼中,草民的命不值钱,许兄又何须如此?再者,匆忙间聚集起这许多船只,指挥甚是不便,就算那方三公有心护持,也照样会死人,且数量也不会少多少,区别不过早死或者晚死而已。这般全力攻击,尽快绞杀黑凤盗,反倒能让更多的人活命。”

  许听潮默然,夏静白说得半点不错,旁的赞其不提,自己还不是没有什么举动?并非没有这本事,而是如此情形下出手,风险极大,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黑水鬼舟要走了!”

  夏静白淡漠的声音传来,许听潮举目一看,果然见到两艘黑水鬼舟已然掉转船头,一左一右分散开来,不即不离地黏住船队,灵炮轰鸣不断,将船队外围的广翼船逐一击毁!

  方缨的火域遗舟坐镇中心,也是不住发射灵炮,对准左方那艘黑水鬼舟轰击!

  黑水鬼舟护盾坚韧,远非旗鱼舰可比,即便火域遗舟上的灵炮,也只能在它的护盾上打出丝丝涟漪!

  如此还手无力,只能挨打,剩余的五六十搜广翼船再度慌乱,纷纷掉头远离,不敢置身黑水鬼舟的炮口之下!

  这一回,方缨也并不打算藏拙,火域遗舟上的赤色火焰忽然就转为金色,灵炮轰响不绝,射出的光束也成了赤金巨柱一般,轰在黑水鬼舟护盾上爆开,便化作金色火焰四下蔓延,霎时间就之变作两团金球!

  许听潮心中大凛,抬头一看,视线所及,阳光已被无形巨力扭曲,尽数投到火域遗舟之上!这火焰巨舟,显然是开启了某种阵法,收敛太阳精气,化作太阳真火!太阳真火至阳至刚,正是阴邪鬼物的克星,金焰罩体的瞬间,黑水鬼舟上的炮火顿时削弱三分!众修哪里不知便宜,又纷纷掉转船头,驱动灵炮轰击!

  如此做派,委实让人无奈,炮火威能不够,炮击又杂乱无章,遭遇挫折就溃散而逃,想要依靠他们绞杀黑凤盗,完全没有可能。这些船只,也只适合在战局顺利时,稍微出些力气。

  火域遗舟上灵炮轰鸣三轮之后,黑水鬼舟终于有了应对。左方那艘一直被灵炮轰击,忽然就射出数之不尽的黑色剑气,最外围几艘百丈来长的广翼船猝不及防,片刻就被剑气攻破护盾,斩作片片碎屑!右方那艘则传出啾啾鬼啸,铺天盖地的阴魂鬼物冲出护盾,尽管被护盾上附着的太阳真火灭去不少,还是片刻就将方圆百里的天空充斥!这些鬼物,个个张嘴嘶嚎,争先恐后地往船队扑来!

  众修骇然变色,灵炮对准漫天鬼物轰击,船上修士也祭出宝物,将靠近的鬼物斩杀!

  白霞老怪面色也有些难看,几记法术将身周数十丈清空,返身遁回巨鲸舟上,片刻之后,一道白色霞光四面八方迸射而出,阴魂鬼物丝毫不受影响,那黑色剑气却陡然削弱,眨眼便化作阴气溃散掉!一同受创的,还有众修士祭出的宝物,除去那修为深厚的,大都忽然灵性尽失,跌入海水之中!

  片刻之后,白色霞光敛去,众修赶紧掐动法诀,召回自家宝物,定睛看时,只见船队左方那黑水鬼舟,已然被一团明亮的白光罩住,隐约可见黑色剑气和漆黑光束从护盾中激射而出,却顷刻就在白光中化作阴气消散!白光吸纳了阴气,也幻化出一模一样的剑气和光束,对准包围中的黑水鬼舟激射!

  这老怪修炼的白光,竟然有如此妙用!

  船队之中,阴魂依旧在肆虐,尽管单个的修为极差,但仗了数量众多,悍不畏死地扑来,依旧挠得各船护盾晃动不止!

  许听潮忽然遁入半空,使出法术一摄,海面上漂浮的破碎木料尽数灵光闪烁,眨眼变作皮甲持戈的兵卒,往空中阴魂杀去!只因变化的木料大小不一,年份也有深浅,所以这些兵卒的修为也是高低不一,有那强横的,随手一击就能灭杀数个阴魂,弱小的则轻易就被阴魂抓得形体溃散,重新化作破碎灵木燃烧成灰烬!

  “许师兄竟还有这般妙法,却不用小弟献丑了!”方缨惊喜的声音从火域遗舟上传来,“各位同道,快将船上的灵木交给许师兄,无论价值几何,都由方某支付!”

  “方少此言差矣!几根不值钱的灵木而已,如何能让方少破费?剿灭黑凤盗,实乃造福一方的善事,我等出些财货,也是应当的!许道友,请接好了!”

  也不知是哪个马屁精带头,霎那间,各船上都腾起大小不一的灵木,大都裁成了两三尺长,手臂粗细!能存活到此刻,这些修士中精明之辈多有,方才见得许听潮施法,就已觉出灵木大小、品质对幻化甲士的影响!

  许听潮伸手连点,不过片刻,半空就出现数万各色甲士,与漫天阴魂战作一团!

  此举却惹恼了右方那黑水鬼舟上的盗匪,足有五十余门灵炮对准这边轰来!

  许听潮背脊生寒,一个挪移,自半空消失不见!

  火域遗舟上,方缨大笑一声,那黑水鬼舟上空,立时就凝出一朵方圆数里的金色雷云,翻滚之间,千余道金灿灿的雷霆落下,把它的护盾劈得剧烈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