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七六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12

三七六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12


  金蛇狂舞,船队右方那黑水鬼舟,眨眼就要盾破船毁,其上却忽然传出一声暴怒的大喝,五头数丈粗的黝黑怪龙腾跃而起,扎入上空那翻滚的金云中,三两下就将之搅得七零八落!

  雷霆收敛,黑水鬼舟的护盾重新变得凝厚黝黑!上空五头怪龙,一头折返向下,一个盘旋,把护盾上附着的金色太阳真火吞噬得干干净净,另外四头则腾身朝火域遗舟扑来,目中尽是冰冷死寂!

  流风老怪面色一沉,挥手打出一道青翠碧芒,拦下两头怪龙缠斗!方缨与何复也是先后出手,一人御使色泽沉黯的短戈,一人祭起赤红夺目的飞剑,各自拦下一头!

  左方那黑水鬼舟,也是忽然发难,护盾中悄然射出一柄万千冤魂缠绕的骨剑,围着护盾一绕,就往巨鲸舟劈来!包裹在它周围的白色霞光,半点阻碍作用不起,就被骨剑斩得溃散开来!

  巨鲸舟中也飞出一枚白木簪,通体白光缭绕,与那骨剑斗作一团!

  看似僵持,其实没了那白色霞光阻挠,这黑水鬼舟上的灵炮又自轰鸣不断,连带那源源不绝射出的黑色剑气,轻易就能击毁两三百丈的广翼船!且只看声势,就知两艘黑水鬼舟上出手的,必定是虚境老怪!船队之中,不少修士又生退意,己方的虚境也就两人,对上黑凤盗,并不能占得便宜!

  正当人心浮动,左方那黑水鬼舟忽然朝远离船队的方向避走,海面之上金光大作,一艘遍体金鳞的梭形巨舟破浪而出,几乎挨着黑水鬼舟窜入高空!

  “金鳞渡海舟!”

  “是流风前辈的金鳞渡海舟!”

  船队之中,好些修士大喊起来,个个中气十足,哪里还有之前的畏缩!

  那金鳞渡海舟,也不知什么材料铸就,坚固异常,窜入高空的瞬间,就被一旁那黑水鬼舟上的灵炮击中了百余记,却都是金光一闪,便恢复了原状!

  这金舟上似乎并未安装灵炮,争斗的方式,就是凭借皮糙肉厚,以蛮力撞击!腾空数百丈,就掉转船头,对准那黑水鬼舟坠下,带起一阵峰峦崩塌般的隆隆巨响,气势惊人!

  被这等蛮横的对手盯住,黑水鬼州哪里还顾得上发射灵炮剑气攻打广翼船,硕大的身躯在海面上左右转折,狼狈地躲避金鳞渡海舟冲撞!那正与白霞老怪缠斗的骨剑,也化作千丈灰黑剑光,往横冲直撞的金舟斩去,破空之际,阴气森森,鬼啸连连!

  白霞老怪得了空闲,又是使出那白色霞光,不过却换了对手,把船队右方那黑水鬼舟罩住!黑水鬼舟上的灵炮立时就没了声息!剩余那头怪龙挣开霞光束缚,又被白霞老怪祭出白木簪缠住!

  众修见状,士气大振,纷纷掉转炮口,对准左方的黑水鬼州轰击!尽管无人调度指挥,却依旧隐隐显出些章法来,各船连环发炮,玄黑光束连绵不绝,一刻不停地击在黑水鬼舟的护盾之上,让它闪避之际更见狼狈!

  许听潮和夏静白正自凝神观看,方缨忽然传音道:“许师兄,此时正好有空档,还请乘坐旗鱼舰潜水绕行,先一步赶去那黑凤岛!鬼仙门和白霞老儿的门人也会一同前去,还请师兄多多包涵!”许听潮抬眼看去,只见方缨正看着这边,面带微笑,也就微微点头。()方缨见了,大喜过望,又传音道:“多谢师兄体谅!”

  不等许听潮回话,夏静白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许兄,黑凤盗不止这点本事,留在此地恐怕不妥,是否叫上朱道友一起?”他显然也是接到了方缨的传音。

  许听潮也不相信黑凤盗会这样就被压制住,便回头对朱玲说:“朱姑娘,可否将令兄请来?”

  听到夏静白说话,朱玲就面色微变,此刻哪里还会犹豫,应了一声,身上红光一闪,遁至竹枝号上。

  许听潮又嘱咐了君幕席和顾安一次,两人也是匆忙回转长风号报讯。

  朱致很是干脆,片刻就安排妥当,把船只托给明阳谷修士照料,带了一干下属来到旗鱼舰上。那顾长风却颇有顾虑,他以为许听潮是要人手帮忙操持舰船,便与君幕席一道,亲自带了顾安和三十多个精干的修士过来,那秃顶灰衫的老者冉扉,却被留在长风号上镇守。

  这等偷袭黑凤岛的事情,许听潮也不好说明,暗示顾长风将所有人都带来,这老儿却装作不懂,许听潮便不再多言,下令沉入水中,离船队而去。

  顾长风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变了脸色!许听潮却不理会他,只催促赶紧行舟,赶去与另外两艘旗鱼舰汇合。

  有乔二傻这“内贼”领路,三艘旗鱼舰一路前行,只大半日功夫,就来到黑凤岛十里之外!

  黑凤岛这名字,听来很了不得,其实和普通岛屿并无两样,都是一般的青山绿水,峰峦湖泊。

  乔二傻满面急迫,口中直呼“绣娘”,想要回到岛上,奈何满船修士都只听许听潮号令,已然停了舰船。鬼仙门操持的那艘旗鱼舰上,悄然遁出六七十个修士,各持一杆阴气森森的小幡,四下散开,片刻就布下一座无形大阵,将黑凤岛整个困住!

  许听潮见状,也就下令开船,乔二傻早已等得不耐,架了旗鱼舰七拐八弯,直往黑凤岛行去,不知避开了多少禁制陷阱!另两艘旗鱼舰记下路线,也赶紧跟了进来,只是没有乔二傻那般高超的操船术,逐渐被落下!

  黑凤盗为祸西海数百年,不知积攒了多少财货,这等剿灭其老巢的好事,如何能落于人后?鬼仙门人和白霞弟干脆不再隐藏,架了旗鱼舰冲出海面,径直往岸边驶去!

  原本还风平浪静的水面,霎时间变得漆黑一片!天空阴云密布,暗红色的雷火相互激荡,海面之上更是凭空卷起滔天大浪,不知多少修罗恶鬼隐在浪中,往两艘旗鱼舰涌去!

  水面之下也不平静,潜流翻涌,恶鬼利啸!周围生出的变故,乔二傻却恍若未觉,只架了舰船歪歪扭扭地前行,一路上潜流让道,恶鬼退避,在这般险恶的环境中,竟似毫无影响!许听潮和夏静白倒还好,朱致等人无不面色紧张,身上光华流转,法宝也扣在了手中,随时都能祭出伤敌!

  他们这番戒备,却是多余,片刻之后,旗鱼舰就有惊无险地停靠在一座空无一人的码头上。乔二傻像是被狗撵了一般,跌跌撞撞地从舵仓中奔出,口中高呼“绣娘”不止,把护盾撞出个大洞,飞也似的从连接码头的土路上跑了!

  许听潮夏静白等一干元神也连忙遁至半空,夏静白领了几人追踪乔二傻而去,许听潮却一挥手,五色清光闪动,将旗鱼舰连同其上的炼气境修士收进了体内小葫芦中!

  冷眼看了看后方风云变色的海面,许听潮脚下云头一起,倏忽消失在原地!

  方才赶上夏静白等人,就见一个御空而来的凶悍盗匪胸前爆开一朵血花,满脸不敢置信地捂住伤口,一头栽下半空!

  夏静白面无表情地收回手指,不紧不慢地跟在乔二傻身后半空。

  或许是这痴儿的呼唤起了作用,土路转折处,忽然窜出个脸罩纱巾,小腹微微隆起的曼妙人影。

  这女一眼就见到满面焦急迎面奔来的乔二傻,一声“小石头”就喊出了口,似乎觉出有些不对,猛然抬头,面色瞬间变得煞白!

  “绣娘,我想你了!”

  不知何时,乔二傻面上的焦急已然变作欣喜,一个熊抱,将那曼妙女揽入怀中!

  这绣娘,顾不得与乔二傻亲昵,挣扎着朝虚立半空的许听潮等人颤声道:“各位上,上仙,石头他,他不懂事,到船上掌舵也,也是迫于无奈,从来都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还请上仙饶了他!小女愿以性命抵偿!”

  许听潮等人尽皆愣住,这女,只是个丝毫修为也无的凡人,且已然有了身孕,身姿虽然曼妙,纱巾之下,却是一张丑陋不堪的脸,似乎是被烈焰灼烧过,看来极其骇人!朱玲毕竟是女,面上露出不忍的神色,柔声道:“这位妹妹放心,此番我等能进入黑凤岛,多亏了乔道友领路,又怎会加害于他?”

  绣娘闻言,尽管不敢全信,却还是长长松了口气。乔二傻旁若无人地抱住她痴痴地笑,这女一张肌肉纠结脸上,顿时浮起一层红晕。

  许听潮忽然两眼一凝,挥手弹出四道剑气,射向正自亲昵的两人!乔二傻倒是无所谓,绣娘面色却又陡然变得煞白!

  噗嗤声连响,两人周身数丈处,凭空溢出嫣红的鲜血,四个修士踉跄跌出,一声不吭地伏倒在地!

  夏静白等人也是齐齐动手,法术法宝四下飞舞,虚空中顿时传出接连不断地惨呼!

  一道漆黑的弯刃激射而至,直取地上相拥的乔二傻和绣娘两人,乔二傻双目一瞪,转身将绣娘护在身后!绣娘惊声尖叫,却只见那弯刃被一道五色光芒击中,溃散成一团黑气!却是许听潮出手救援!

  不等她反应过来,许听潮便挥手打出五色清光,将两人收进黄皮小葫芦中,再屈指弹出数道剑气,前方千丈处,虚空一阵晃动,一个手捧黑珠的白发血眼老者现了身形,赫然是个元神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