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三八七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23

三八七 望海族人魂魄奇,共参九泉悟玄机 23


  状态奇差,磨蹭良久,字数也不多,已修改,抱歉!)

  藏玄镜,照三生!

  知晓这般秘闻,许听潮已是狂喜!

  “如此说来,那藏玄镜竟有提升心境修为的奇效?”

  “远不止此!”

  许听潮两手蓦然握紧!似这般,只须去那藏镜阁走上一遭,困扰自己数十年的心境窒碍,岂非转眼即去?若能如愿,今后修行,除去纯化修为,已是畅通无阻!这藏镜引,当初一共抢下四枚,即便送出其一,身上依旧还有三枚,足敷使用了!

  “没见识的黄毛丫头,哪个告诉你藏镜阁中是这般模样?”

  摩陀老道嘿嘿直笑,许听潮心中不禁咯噔一跳,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哦?还请前辈赐教!”

  夏静白却不如何惊慌,面露喜色,对摩陀老道深施一礼。

  “也罢,今儿个老道兴致高,便与你们说道说道!”

  “那藏镜阁,确实藏有一面宝镜,但非大机缘大毅力之人不能见得……”

  这老怪不知怎的忽然改了脾性,竟是忽然伸手捋须,卖起关来。夏静白恰到好处地面露好奇:“这又是为何?”

  “其实世人口中的藏镜阁,不过是一座仙府的废墟而已,只因其中镜极多,才得了这名字。”摩陀老道若有深意地瞟了许听潮一眼,才续道,“藏镜阁中,一面镜便是一方世界。使用镜引入得其中,谁知你会落到哪里?若是运道好,说不定一准儿落在那藏玄镜之前,若不能,只好一面面地寻找过去。可惜,古往今来,能做到此事的,少之又少!”

  这老道的举动,让许听潮很是一凛!夏静白也已注意到这般异状,不过尽管心中生疑,如何又会想到许听潮体内当真有一座仙府?因此只是奇怪地看了看许听潮,就凝神听摩陀老道讲解起来。

  “再者,那藏镜阁中也非善地,数百万年来,不知多少修士入得其中,敌不过镜中界引动的心魔,陨落其间,成了无知无识的镜魔!若然碰上,能将之斩杀,便可获取其身上的财货,否则便只好做了镜中界的一堆枯骨!”

  夏静白面上有些变色,问道:“前辈,莫非您去过藏镜阁,怎的这般清楚?”

  摩陀老道傲然一笑:“这是自然!老道去过不止一次,可惜至今未能尽数参透那镜阵,实乃生平憾事,亏得这小大方,奉上一枚镜引!”

  夏静白暗翻白眼,尽管知晓八成是要不回藏镜引了,却还是做出一副出处可怜的样,看着摩陀老道:“前辈此话差……”

  这老道干咳一声,偏过一颗灰白的脑袋,只作不见。

  夏静白强作笑颜,只好改口:“前辈可否说说,那镜中界中的镜魔实力如何?”

  摩陀老道已失了兴致,闻言没好气地道:“但凡能进藏镜阁的修士,都能变作镜魔,你说实力如何?”

  夏静白顿时变了脸色!此事早该想到!

  许听潮却双目坚定:“为兄欲往那藏镜阁中走上一遭,不知妹意下如何?”

  夏静白面色一喜,继而嗫嚅道:“怎好再让许大哥破费?”

  许听潮眉头微皱,翻手取出一枚漆黑的镜引,抛向夏静白:“拿着便是!再和为兄说说,此物该如何使用。”

  ……

  三人一路难行,穿过数千万里的怒海,便来到这处宁静的所在。

  夏静白一指远处那隐约露出墨色轮廓的硕大岛屿,面露兴奋,又有些忐忑:“前方就是巨木岛了!”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我巨木岛?!”

  一声大喝自侧面远处传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许听潮定睛看去,却是个豹头环眼的壮硕汉,架了黯淡的遁光向这便缓缓而来。休看他满面愤怒威风凛凛,其实修为不过炼气,只数十年修为,低劣得很。

  夏静白看看许听潮,见他面上并无异色,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才对那汉轻声道:“前面是哪位弟?”声音不大,却足足传出十余里,那汉一听,两只眼睛忽然瞪成鹅蛋:“可是大小姐回来了?小的夏晖,给大小姐见礼!小的方才见到偌大一团彩云飞来,疑是那心怀不轨的费家前来窥视,这才出声喝止,多有冲撞之处,还请大小姐降罪!”

  夏静白眉头一皱:“你职责在身,何罪之有?快快巡海去吧!”

  那汉恭恭敬敬地应了声是,才掉转遁光,往别处去了。行不出数里,就掏出一枚木符,把所见说了,注入真气激发。木符顿时化作一道不起眼的青碧光芒,望远处那巨岛上去了。

  一举一动,都在许听潮眼中,夏静白生怕他不悦,又赶紧解释道:“族人无礼,还请许大哥不要计较!”

  许听潮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是如何说道?”

  夏静白不禁面现晕红,知晓自己有些患得患失了。

  一旁的摩陀老道,似乎也发出几声怪笑,夏静白面上红霞更甚。

  正当这时,远处巨岛上腾起三道白黑青三道遁光,往这边激射而来,倏忽便到了面前。

  “爹爹!”

  夏静白面露欢喜,上前几步,走到云头边缘处。许听潮见状,也只好悄然跟上。

  “你这丫头,怎能这般无礼?”

  为首那遁光,色作纯白,隐约还夹杂了些黑色,内中修士现出身形,却是个形容憔悴的玄衣中年人,略带宠溺地斥责了夏静白一声,该赶紧对摩陀老道行礼:“晚辈夏期,见过前辈,不曾远迎,还望前辈赎罪!”目光落在这老道周围劈啪作响的雷霆之上,不自禁闪过一丝骇然!

  这夏期左右,是两个年轻的元神修士,一人木讷,一人俊朗,此刻也赶紧一同行礼。

  摩陀老怪正自思索某处碍难,却是头也不抬,分明不欲理会。

  夏期正自尴尬,许听潮抢在夏静白之前施礼:“晚辈许听潮,见过夏前辈!见过两位道友!”

  夏静白也赶紧说道:“摩陀前辈平日里就是这般,若是贸然打扰,反倒惹他老人家不快。”

  这番说话,不过是给自家老父找个台阶下。夏期自是明白女儿的用心,不过却不敢托大怠慢,又恭恭敬敬地向摩陀老道施了一礼,才直起身来,看着许听潮,面露笑容:“贤侄无须这般客套,若蒙不弃,就称老夫一声伯父,如何?”

  夏静白又羞又喜,红脸低头不语,许听潮却有些不大自在,初次见面,这位前辈有些过分亲热了,但也不好冷落,便重新施礼道:“小侄见过伯父!”

  “好!好!”夏期开怀大笑,伸手一指身旁两个修士,“这是伯父族中两个后辈,夏桓,夏君豪,贤侄可好生亲近亲近!”

  那名唤夏桓的,木讷得很,是个冷漠性,听了夏期说话,向许听潮拱拱手,不疾不徐地道:“见过许道友!”许听潮也自还礼。

  夏君豪是个俊朗公,身上自有一番出尘的气质,不过自打见面,一双眼睛就频频往夏静白身上瞟去,此刻举止更大不自然,强颜欢笑地略略拱手:“见过道友!”

  夏期面上有些挂不住,淡淡看了夏君豪一眼,便收敛心神,为难地看了正自皱眉苦思地摩陀老道一眼,才笑道:“岛上已备下酒宴,贤侄快快载了摩陀前辈,随伯父一同登岛!”

  “伯父请!”

  夏期哈哈一笑,遁光一折,带了两个后辈就往远处巨岛遁去。许听潮云头一动,便缓缓跟上。

  这中年汉,很快便和缓了心态,有说有笑,大都是感激许听潮在外照顾自家女儿。夏静白被他说得娇嗔连连,把许听潮看得满面古怪。夏桓是个闷葫芦,很少开口,夏君豪倒是健谈,但言语中若有若无的敌意,让许听潮颇为不喜,偶尔搭讪夏静白,也只赢得几个冷眼。

  许听潮说话也不多,每逢夸赞,都只是略略谦逊几句,又不愿搭理那夏君豪,因此尽管有夏期父女活跃气氛,一路还是有些沉闷。正说话间,许听潮忽然插口:“敢问伯父,可是有伤在身?”

  此言一出,夏氏四人尽皆面色一黯。

  夏期很快便重拾心情,朗笑道:“积年沉疴,不说也罢!贤侄和前辈一礼风尘,想也是累了,饮宴歇息过后,还有大事相求!”

  “爹爹!”夏静白却是不依,“此事……”

  “莫要再言,免得败了兴致!”

  夏期一口否决,夏静白只好闭口不说。

  片刻,一行人已来带岛上。

  宴席却是布置在一处广场之上,想来夏期早已知晓许听潮身边的阵法时时开启,无奈之下才选了这般地方。

  许听潮不喜应酬,摩陀老道更是自顾自地摆弄阵法,席间十分怪异,酒过三巡,就匆匆散了。

  只因情形特别,许听潮和摩陀老道被安排在一间临时搭建的宽敞大殿中。

  这般招待,夏期大不好意思,连连致歉,许听潮却是觉得无所谓,知晓他在忌惮摩陀老道,便说了些安慰的话。

  来巨木岛的第一日,便这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