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零三 一梦千年轮回苦,铅华洗净终归玄 8

四零三 一梦千年轮回苦,铅华洗净终归玄 8


  许听潮往回飞遁,不过须臾,就又来到那高台上空。再次见到台上的漩涡,还是禁不住心中微凛,也不撤去身旁防护,飞身投入其中。

  视线所及,依旧白骨满地,神魔怒目,并无半点不同,但在这等凶险之地,还是小心为妙,许听潮只稍稍往中心处靠近了些。

  五条纤细所锁链缠的地方,一团阴魔二气混杂的黑雾正自翻腾不休。

  按理说,那怪物已被斩杀,身躯溃散后残留的阴气魔气,不该似这般被束缚在原地。许听潮心下暗自戒备,取出方才炼化的混元同心羊脂玉壶,注入真气催动,壶嘴中顿时喷出一道灰蒙蒙的烟霞,往那团阴魔混杂的黑雾卷去!

  这灰霞果然不是一般的神通,只一裹,进把那黑雾尽数摄住,带挈而回,吞入壶腹!许听潮赶紧催动炼化,一时三刻,便将之化作一缕混沌灵气!如此,就算那怪物残留的物事还有什么古怪,也该烟消云散了!幸好这玉壶也是以古法炼制,只要通晓御使法门就能驱动,否则还不知要耗费多少精力,才能将那黑雾料理干净。

  心头掠过这般念头,许听潮已把目光一转,落在五尊神魔雕像手中拉扯的纤细锁链上。

  此物能将那狰狞怪物束住,定然也是一件至宝,却不好放过了。

  许听潮诚然很是心动,却眉头紧皱,那怪物修为也不知多高,手中又有混元之宝,依旧脱不开此物束缚,怕不是那么好拿的。但无论如何,总该试上一试。

  思及之前那怪物展现的神通都是神魂灵体幻化魅惑一类,许听潮便选中这几年参悟望海族祖灵中诸般功法得来的法门,挥手打出一道五彩清光,摄住右方那尊神魔雕像手中的细索。

  嗡——

  许听潮骇然变色,抽身便退!

  原来是那锁链受了触动,自行震颤起来,不知多少透明音刃生出,往他攒射而来!

  这等宝物的攻势,许听潮怎敢硬接?

  噗噗噗——

  沉闷的利刃入肉声传来,那一簇音刃射到这处小乾坤的边缘之上,将之割裂得血肉模糊!

  许听潮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白如纸!这哪里是什么小乾坤?分明就在一头血肉生灵的体内!心惊胆战之余,这小脚下云头清光五彩大作,瞬间冲天而起,从那旋涡中遁出,停在万丈高空!

  神念怒海狂涛般地倾泻而出,往地下深处探去,循着高台往下不过百丈,就发现一颗小山般地美人头颅,面目与之前那怪物一般无二!再往下,赫然正是那怪物蚂蚁一般的胸膛和蜘蛛肚腹!

  不用多作查探,许听潮已然知晓这座废城之下埋藏的究竟是什么货色!

  地上那高台,正是建在这怪物头顶天灵之上!

  先前来到此处,虽然也用神念搜索过,但探入地下不深,又不曾料到城下居然封禁了一头如此可怖的怪物,加之那怪物刻意掩藏,因此并不曾发现其中端倪!

  此刻想来,许听潮只觉好似身处极地寒冬,森冷彻骨!

  若非这怪物早被禁锢,自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藏镜阁果然不愧是仙府废墟,仅仅一座残存的镜阵中,就有这般凶险!此处也只是自己看到的,阵内镜中界万万千千,还有多少可怖的物事?

  许听潮本来已觉得自己足够谨慎小心,此刻看来,却是远远不够!他已有些后悔闯将进来,那藏玄镜再是玄妙,也要有命享用才成!这一瞬,他已断了让敖珊也进来历练的心思!等到出去,说不得也要劝夏静白放弃。这等地方,不是区区元神境修为就能进来的!

  说来话长,其实许听潮平复诸般情绪,也不过一瞬之间。

  这小正站在云头之上,目视下方废城,两眼森冷!眉心泉中,真气流转如虹,要把地下情形看个通透!

  似这般天眼一类的神通,能破种种虚妄,但许听潮只觉视线所及,一片朦胧,还不如神念探寻来得有效!

  这依眉心泉而生的灵眼神通,全因那望海族夏氏祖灵附体冲撞,于探查魂魄元神一类的灵体十分有效,此刻受挫也是难免。想来这废城之下,定是被布置了高明的遮掩禁制!

  若摩陀老道再次,定然欢喜不尽,许听潮却没那份心思参悟其中玄妙,好寻得其中薄弱处,好寻隙而为。既然取巧无路,不妨硬来!

  仗着体内仙府支撑,不虞真气不济,许听潮便肆意凝练起符文剑气来!只片刻,万丈高空上已然凝成一道五百余丈的清光巨剑,剑身周围,虚空被撕裂出无数纤细的裂缝,色彩缤纷,煞是好看!

  这小打定主意要将地下那怪物身躯毁掉,倘若再增强符剑术的威能,怕是这方世界的虚空支撑不住,便停了灌注真气,把手往下一指!

  清光巨剑轰隆隆降下,从城中心那高台旁边坠入地底,留下个数十丈长的狭窄缝隙!片刻间,这缝隙中就汩汩涌起粘稠的绿血,散发出阵阵奇特的馨香!

  那怪物的身躯如此柔弱,大出许听潮意料!甫一闻到这芬芳,却生出飘飘然之感,吓得他赶紧施展法术,把自家身躯团团裹住!

  接下来的事情,异常简单,把那巨型剑气在地下一阵搅动,怪物身躯就化作了肉泥!

  怪物身死,也不知触动了什么,方圆数千里顿时天崩地裂!

  百忙中,许听潮见那高台急剧变小,赶紧使出玄门一气大擒拿摄到手中!方才将之收好,就一阵天旋地转!

  片刻之后,虚空才逐渐宁定,许听潮还来不及查探这回又到了何处,就感觉周身有无可匹敌地巨力涌来!玄元癸水旗只与之一触,便哀鸣一声缩回体内!喀喇喇脆响声中,附身的和元玉傀儡也裂成几块!

  这片刻,许听潮已然知晓自身所在,却是不知多深的地底!周围尽是土石,土行元气汹涌澎湃,好不惊人!玄元癸水旗五行属水,正好被克制,也难怪会如此不济!情势紧迫,顾不得心疼宝物,慌忙使出戊己土潜行遁法,周身压力才消散无踪!

  这门遁法,还是当年芍药不知从何处弄来,交给他修炼的,本就十分玄妙,在这等土行元气充沛至极的地方,更是妙用无穷!许听潮只觉得,尽管身在地底,自己却好似那大海中的游鱼,上下四方皆可肆意而动!收起破碎的傀儡,稍微试了试,速度竟然不慢!虽说及不上全力驾驭摩云翅飞遁,也相差不太远!

  把神念放出,四下打探,眉心泉也是大开,将方圆数十万里看得清清楚楚。这地方甚是荒凉,除了泥土还是泥土,半个生灵也不曾见着,还不知该如何辨识上下,委实奇怪!许听潮忽然有种又回到浩渺无依的域外虚空的感觉。

  莫非这方镜中界,就是如此模样?

  心头怀了这般疑惑,许听潮随意选个方向,风驰电掣地遁走!如此数日,除了偶尔寻到几块品质极高的土行灵矿,依旧什么也不曾发现。

  一路上,这小见无甚凶险,就把那缩小的高台取出来参悟了一番,尽管大概知晓它的功用,但该如何催动,却没有半点头绪,只得重新妥善收起。其间,他心中倒是闪过几个念头,但思及内莽苍中那大荒玄蛇的可怖身躯,便一阵没底。

  暗自嘲弄了一番贪心不足,许听潮索性借了这地方宁静,一面飞遁,一面用那混元同心羊脂玉壶洗炼自身修为!足足六七年,方才大功告成!

  此刻的许听潮,周身都透出一股清灵之气,正是修为大进,英华四溢,收敛不及的征兆!他自身也是这般感觉,经此一事,只觉前路迷尘尽去,尽管心境依旧跟不上修为,颇有隐患,但只须多经历些事情,便可无虞!功成那一霎那,他甚至隐约触摸到元神和炼虚之间的那层屏障!

  百多年来,这小从未如此畅快过,就连当初历经磨难凝成元神也远远不及,一时间忍不住放声长啸!

  心中多少积郁,都在这一啸中散逸而出,消失无踪!

  半晌之后,许听潮收声,挥手劈出一道千余丈长的青碧符文剑气,在浓稠的土行元气中生生破开一条漆黑不见底的万丈裂缝!

  不愧是土行镜中界,比之前经历的几界都来得稳固!如今的许听潮,只凭法术,就能与虚境老怪斗个旗鼓相当,这一手剑气,看来轻松,其实也几乎凝聚了他全身真气,且刻意转化为木行,完全克制周围土行,却依旧只斩出这般大一条裂缝,还不及在那阴司般的界面中全力斩出裂缝的小半!

  然而此刻,许听潮的心思却不曾在这上面,而是两眼定定注视裂缝那一面!

  裂缝之中,黑霞吞吐,往往两缕环抱,呈太极状!望之如此熟悉,不正是元磁精气?在巨木岛夏氏禁地中见到的,是地心元磁,此处却极为不同,分明是另外一类,应该唤作阴阳两仪元磁!

  元磁之力本就克制天下五行,这两仪元磁,更是其中上品!那琼华大长老左暝,修得一手太阴两仪元磁,就能称尊一方,足见其威能!但那老儿的法术与眼前相比,怕是连亿万分之一都及不上!

  许听潮知晓自家情形,寄身的和元玉傀儡已经损毁,若凭了魅灵之躯进入其中,就是自寻死路!

  眼睁睁看着这裂缝重又合拢,许听潮只好施展遁法,往别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