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零六 一梦千年轮回苦,铅华洗净终归玄 11

四零六 一梦千年轮回苦,铅华洗净终归玄 11


  虽说坤德元火重在造化,威能不算太强,但许听潮使出法术收摄,只觉好似拿住了亘古山川,乾坤大地!千丈高的火焰依旧熊熊燃烧,半点不曾晃动,自身却被法术带得往前一个踉跄!

  心头骇然之余,只好改了方法,把法术摄拿的火焰减小到一缕,即便如此,也依旧好似捏住一枚嵌入精钢之中的铁钉,纹丝不动!

  这坤德元火,远比想象的厉害!

  侧目一看,那坤元正自盘膝闭幕,参悟金磁破罡剑的炼制之法。许听潮回过头来,把手一挥,掌中顿时飘出一朵透明得清水一般的火焰,正是得自太虚的太上空灵火!

  此火颇具威能,仅次于太阴、太阳、星辰三种真火和紫青兜率火、九霄纯阳仙火,还可在修行之时保持心境空灵,且神通多在操(蟹)弄虚空之上!许听潮之前不过元神修为,未曾真正体悟到此火的妙处,炼化之后,也只当成普通火焰来驱使,及至月前修为大进,触摸到虚境的门槛,才逐渐有所体会,顿知当年太虚师伯赠下此火,到底蕴含了何等深意!

  虚境之后,打坐炼气,增进自身真气,已经变得不再重要,此时意欲更进一步,就须得把元神寄托虚空,体悟天地大道!此即为炼神返虚的真意所在!归根结底,晋升虚境,也是要对这天地大道有了几分感悟!天下修士多矣,然而九成九的元神都被卡在这一关口,不得寸进!

  知晓了太上空灵火的真正妙用,只须将之重新祭炼一番,再凭了它以元神遨游虚空,比之其余元神,不知占了多大的便宜!许听潮修为尚低时,一直把太虚的爱护当做别有用心,及至修为大进,堪可与虚境抗衡,这番心思才逐渐淡去,此刻更是心中触动,愧疚之余,早日回归凤凰界的决心,更坚定了几分!

  闲话休提,只见那清水一般的火焰飘飘荡荡,触到坤德元火,轻易就融入进去!许听潮大喜,知晓尽管自己也才掌控了此火的些许妙用,但要摄来一缕坤德元火,半点不成问题!果不其然,把太上空灵火召回时,内中已裹挟了半寸来长的黄焰,细弱发丝!

  看来很是稀少,许听潮却已极为满足,以此火的威能估计,就算能带回来更多,一时三刻,自己也炼化不得!

  太上空灵火甫一没入身躯,就被五色氤氲的真气缠住!

  许听潮却不忙着祭炼,只暗中催动体内那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喷出一股灰蒙蒙的烟霞,裹住那丝黄焰翻滚一阵,才重新缩回。

  此时再看,火焰的气息已然大为不同,除了生涩怠惰,几乎就和炼化的其余火焰一般模样,都沾上了自家的气息!

  稍稍探查了一下同心玉壶中收摄的气息,许听潮心头掠过几丝疑惑。这回却不曾再往坤元看上一眼,静下心神,用真气把那似坤德元火缓缓炼化。与此同时,体内玉壶一颤,壶嘴中喷出一缕发丝般纤细的灰线,散发的气息,竟与之前摄入那坤德元火一模一样!

  如此,两人一蝶各有各的事情,一个收焰,一个炼剑,一个巩固修为,倏忽就过了三四个月。

  这一日,许听潮照例用太上空灵火摄取坤德元火,与往常不同的是,太上空灵火方才侵入其中,就引得一阵微微颤动!

  许听潮一凛,这般至宝,怕是早就有了自身的灵性,如此反应,只说明它已然不愿再作施舍!他心中始终都存了敬畏,赶紧将太上空灵火收回,起身向面前这千丈灵焰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

  坤元此刻正自将那祭炼得大成的金磁破罡剑浮在面前,对其吞吐精元,悉心培炼,见到许听潮的举动,眼中异色一闪而逝,旋即面露笑容:“恭喜老弟大功告成!”

  许听潮一笑:“小弟有此机缘,还多亏了老哥哥提携。”

  “哪里的话,这等天地至宝,有德者居之。为兄也只将老弟带至此处,并不曾出手相助半分,皆是老弟福缘深厚。”

  “大哥谬赞了。”许听潮目光一转,注视熊熊黄焰,“还请大哥将此梭取出,小弟好将之炼化完全。”

  虽然此事早在意料当中,坤元还是大喜,道声“老弟稍等”,就踏罡布斗,掐诀念咒,耗费偌大力气,直把自己折腾得气息奄奄,才总算将元磁极空梭从坤德元火中摄出。

  这飞梭却不似元磁精气那般,乌压压黑沉沉,反倒通体土黄,看来雄浑稳固,颇有几分坤德元火的神韵。许听潮把神念往其上一探,却分明察觉有元磁之力环绕,且十分精纯强横,远非自己破开虚空摄来的两仪元磁可比。

  不等询问,坤元却有气无力地开口了。

  “愚兄来时,可不似老弟一般,身上正好带着元磁精金,察觉被困此处,只好用些笨办法,将就此界的土行元气,引来两仪元磁与之混合,花费两万六千余年,培育出些似是而非的元磁灵金,用来炼制此梭。”

  “哥哥苦心孤诣,小弟佩服之至!”

  许听潮此话倒是说得诚恳,只看这飞梭的表象,就知坤元所言半点不假!不管如何,这份执着耐性,都值得钦佩。

  坤元一笑,似是不在意,只虚弱道:“老弟安心炼制,为兄却要好生修养一阵了。”

  “哥哥但请放心!”

  数月之后,许听潮将一件手臂粗丈许长的乌黑铁锥嵌入面前百丈飞梭之中,霎时间,飞梭表面浮现出数之不尽的纹路符文,元磁精气吞吐,把土黄色尽数掩去!

  “好!也只老弟这般高明的手段,才能如此快就炼制完成!”

  坤元精神奕奕地站在一旁赞叹,但自家的事情自家清楚,自己哪里精擅炼器术,但许听潮却不否认,随手招来青玉剑蝶逗弄几下,才笑道:“可惜手段再是高超,到头来也不过帮他人做了嫁衣。”

  坤元顿时变了脸色!

  “老弟这是何意?”

  “老哥哥还不清楚么?”许听潮面上笑容转为戏谑,“小弟是该称您为坤元呢,还是呼一声……镜灵?”

  坤元一怔,继而爆出一阵大笑,随手指点:“不想为兄还是小看了老弟你!且说来听听,老弟如何觉出不妥的?”

  许听潮眼中闪过一丝古怪,淡然道:“其实小弟那灵虫凝结元神时,聚来的土行元气竟然生不出妖灵,小弟就有所怀疑。之后大哥现身,虽说夺舍了一具人族虚境的身躯,奈何小弟恰好通晓观魂之术,一眼就看出端倪。”

  “我辈修行中人,哪个不是头顶清光,胸藏五气,脚下更是阴浊尽去,不见半分窒碍!老哥哥却不同,髓海所藏,竟和胸中元气一般,都是黄蒙蒙一片,脚下更有黄光吞吐,怎会是普通族类?”

  “最关键的,便是大哥一身气息,与此界联系极为紧密,小弟甚至隐隐觉得,有不分彼此的趋势!及至见到这坤德元火,小弟才万分肯定,大哥就是这一界化生的精灵!”

  许听潮蓦然住口,坤元面上笑容早已化作满腔感叹:“为兄以为掩饰得尽善尽美,哪知在老弟眼中,竟有这般多的破绽!”沉默一阵,才又道:“这坤德元火,正是老哥哥的生身之母。老弟可知,哥哥为何要让你炼化一些?”

  “小弟不知!其实就算大哥不说,小弟也照样会对这般至宝动心。”

  “如此看来,为兄之前推波助澜,却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倒也不算。”

  坤元却不打算再啰嗦下去,面上笑容又起:“老弟倒是镇定,也罢,为兄这便告知你缘由!咄!”

  霎时间,许听潮只觉无穷巨力加身,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身后千丈高的坤德元火撞去,百忙中,兀自不忘将青玉剑蝶收回御灵环中!

  坤元忽然出手,本来还打算将青玉剑蝶也夺下,见状只好作罢,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法门,整个人气息一变,瞬间就变得与这方世界格格不入!

  许听潮却只觉有一股无形气息悄然遁至,不住往身躯之内钻,哪里还不知晓坤元打的什么主意?

  这老儿,却是硬生生将自身气息剥离,意欲转嫁到自己身上,代他来做幻化此界这宝镜的镜灵!

  天地之间,如何会有这般法术?听来不可思议,但坤元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

  许听潮只来得及驱动体内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就毫无阻碍地没入坤德元火之中!

  眼见许听潮身形被淹没,坤元才面色复杂地说道:“老弟,为兄如此做,也是迫于无奈。你尽管放心,等为兄得了自由身,定然重新寻个灵物来替你。你就好生在这修行吧!”

  言罢,回头看向元磁精气环抱吞吐的百丈飞梭,眼中露出抑制不住地激动:“老弟既然不曾上得此梭,哥哥也不算的违背了誓言!”

  身上黄芒一闪,就往飞梭扑去!

  嘭!

  坤元被撞得跌飞数十丈,一时间惊怒交集!

  正当这时,坤德元火中飞出个一身玄黑,背生宽大蝶翼的人影,也往元磁极空梭扑去!

  坤元大叫一声,顾不得体内真气沸腾,合身撞来!人未至,数不清的土行法术已然铺天盖地轰出!

  这人影,自然就是附身在青玉剑蝶身躯中的许听潮!

  这小,对身旁打来的法术视而不见,只顾往前飞遁!

  诸般法术激射而至,只要碰到他身躯,顿时就溃散成纯正的土行元气,半点作用没有!

  坤元这才醒悟,此时此刻,自己这老弟才是坤元镜镜灵,在这方世界中,土行法术如何能伤得了他!尽管如此,还是不能让他夺得元磁极空梭!

  一念至此,身形更快了三分,堪堪在许听潮触到飞梭的时候赶上,想也不想,伸手往他肩膀抓下!

  许听潮却回头一笑,坤元只觉一阵无匹巨力袭来,身躯往后跌飞,几丝熟悉的气息,更悄然侵入身躯之中,顿时面色变得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