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一七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4

四一七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4


  这老儿唤作翟瞑,本体是一头碧影乌骨兽。当年在域外虚空与空瓿奇夙沙奿夫妇争斗不敌,为逃脱性命,早将自家真身爆开,全身骨骼尽数化作骨剑激射一空!

  这些骨剑,大都被当时在场的大道宗谭恭和沈长河收取,带回来给门下弟炼制宝物。

  翟瞑被使用秘法合二为一的空瓿奇夫妇追杀,倚仗分身化影的神通,侥幸逃出了几缕元神,眼前这碧发老者,便是其中最强横的一道所化!身旁那女娃,却是当时被他索要肉身破敌的汝嫣翃!此女本体为一头问心魔蝶,就不知此刻这副身躯,是转世投生,还是夺舍而来。

  两个老怪物冒险潜入天道界,却是冲着大道宗弟手中那些用翟瞑的骨骼炼制的宝物!碧影乌骨兽身躯算不得坚韧,但却是天生的不灭之体,翟瞑失了肉躯,仅余残破的元神得脱,尽管已经重塑了身躯,却没有那般天赋。本体乃是他成道的根本,怎能不设法找回?

  十多年前内莽苍域外虚空一战,大道宗几乎烟消云散,门下弟手中持有的宝物,自然流散开来。算起来,碧影乌骨兽近似阴司怪物,用它的骨骼炼制的宝物,大半都落入冥海鬼修之手,翟瞑追踪到此处,既能寻得遗骨,恢复本体神通,又便于修炼,何乐而不为?

  此番见到许听潮,他自然感觉到自家身躯一部分的气息。只是此时夺得的遗骨足够多,不灭之身也恢复了一两成,即便不抢夺到手,也能花费时光修至全盛,此事也算不得太过紧要,但驱山铃被那古怪修士用鱼竿钩走,却万万不可容忍!

  翟瞑自然知晓此宝是那大道宗合道老怪柏暹罗的本命宝物,当年大战,这老儿用此铃挡下自家妖邪镜多少手段?端的不凡!此刻正烦恼没有合适的宝物御使,不想竟然见到个虚境晚辈持了此铃招摇过市,如何能忍,三下五除二,便将那晚辈打杀,夺了此铃!哪知尚未焐热,就再度易手!

  侥幸那出手抢夺的小辈修为不高,稍微费了些手段,便将之打杀,夺回了宝物,顺路来追另一个仓皇逃窜的小辈!拦下之后,他还有些漫不经心,十分后悔未曾将先前那小辈的鱼竿留下。能从自己手中逃掉的宝物,岂是等闲?

  不过见到自己稍稍威逼,眼前小辈就狗急跳墙使出的手段,那些许心疼,瞬间当然无存!这小,可不就是那持有钧天仙府的娃娃?与堂堂仙家府邸相比,那鱼竿再是神妙,又济得甚事?

  翟瞑欣喜若狂,眼见那雷霆仙阵和那灰色光束袭来,也还是赶紧带了汝嫣翃挪移避让,但迎面刺来的符文剑气,炽白皎洁太极,还有铺天盖地的紫色雷霆,却不大放在眼里。只见这老怪把手轻轻一挥,虚空中就有成百上千的碧色爪影探出,片刻不停地往前抓下!

  震天价的轰鸣连绵不绝,那太极挨了几下,便不支溃散!漫天雷霆看来声势骇人,却比那太极还不如,一爪之下,溃灭无数!倒是那符文剑气十分锋锐,接连破去数十道爪影,斩至近前!

  翟瞑随意一个挪移,就躲了开去,两肩一震,便有数不尽的惨碧的兽影从身躯中窜出!这些兽影形似豹,十分灵巧迅速,几乎眨眼之间,就窜至那小辈近前!

  且说许听潮存心拼命,使出的诸般手段与那老怪撞在一起,虽说几乎尽数不敌,比之在域外虚空,却好了不知多少倍!一时间,他有些惊疑不定,就算自身修为大增,与合道老怪斗法,也定然不能占到如此便宜!莫非是这老儿遭了什么祸事,修为降至虚境?

  除了如此解释,还能有其余说法?见到翟瞑面上神色,许听潮就知自己身怀仙府的事情已经暴露,仙家重宝当前,这老怪难道还会客气?本已生出的死志,瞬间消散无踪,心念动处,钧天仙雷大阵气势陡增十数倍,漫天碧绿爪影被白黑青红黄各色雷霆劈中,都是一击而灭!那老怪放出的兽影窜入阵中,也挨不得一下!

  这一回斗法,许听潮心中大定,一面驱策和光同尘术和符文剑气驱赶翟瞑老怪,一面将大阵催动到极致,更以佛门真气凝出玄门一气大擒拿,金灿灿的巨手掌心暗藏伏魔大手印和金刚伏魔咒,对准突破仙阵窜至身前的兽影猛烈拍击!

  不愧是佛门法术,正好克制翟瞑这域外老魔头!但凡被金光大手拍中的惨碧兽影,均都顷刻化作一缕绿烟飘散!

  如此僵持,许听潮倒是劫后余生,欢喜不尽,翟瞑却恼羞成怒,自己堂堂合道境中人,竟然拾掇不下一个元神小辈,当真岂有此理!尽管此时自家修为只有虚境,但就算遇上合道老怪也不怕,若是修为孱弱的,说不定还能战而胜之!

  此事非战之罪也!符文剑气也就罢了,稍微用些力气,当能破去,那混元法术却太过让人忌惮,自己并非全盛之时,一旦被其摄住,可没有好法摆脱!如此投鼠忌器,好些厉害手段都使不出来,实在憋屈!怀中驱山铃也刚刚到手不过数个时辰,未曾祭炼,十成威能顶多就能发挥两三成!

  但那仙府万万不可放弃,翟瞑把心一横,取出驱山铃左右摇晃,虚空中陡然凝出数座黄蒙蒙的千丈高山,对准那小辈砸下!

  这老怪,却是打定主意要与许听潮慢慢消磨!

  他身旁那女娃也不再旁观,两眼一凝,陡然变得幽深四海,散发出慑人心魄的吸扯之力!

  当年在域外虚空中吃过汝嫣翃大亏,一见那女娃的手段,许听潮不禁一个激灵,体内两道真气瞬间便飞腾流转,通体上下更是佛光灿灿,梵唱萦绕!如此应对,被那女娃的目光落在身上,还是禁不住一阵发寒,只觉自己好似成了那晶莹玄冰,从内到外被看了个通透!

  那女娃修为极浅,双目异象只维持了一瞬,便自行散去,面上露出极度疲累的神色!

  许听潮也顷刻就恢复了常态,但这般耽搁,翟瞑老怪凝出的几座千丈高山已轰然砸至!

  躲避已是不及,许听潮慌忙往上击出数十拳,将一座高山打得溃散开来!正自追赶翟瞑老儿的符文剑气也激射而至,将另一座劈成翻卷的黄气!

  剩余几座却是结结实实地砸在阵势之上,一时间轰鸣震耳欲聋!许听潮体内真气一阵紊乱,虚立半空的身躯,硬是利箭般地坠入海水之中!

  翟瞑这才哈哈大笑,毕竟是个小辈,纵使有些厉害的手段,也经不住自己法术硬砸!当下把手中驱山铃摇得叮当连响,黄蒙蒙的千丈大山好似下饺般落入海水之中,激起数千丈高的浪头无数!他不担心海中那小辈逃离,周围虚空,早被自己用大神通锁住!美中不足的,是那灰蒙蒙的光束好似附骨之蛆,尽管有些迟钝,却依旧紧追不舍。

  正自得意,相互碾压的山峰中忽然窜出一道万丈青碧剑气!漫天山峰同时粉碎不说,就连方圆数里内的虚空,都被剑气巨力撕裂出无数斑驳的缝隙!

  尽管早在域外虚空就见过许听潮这般本事,翟瞑还是忍不住暗暗心惊!才过了多久,这小辈的剑气就有如此威能,当真骇人听闻!如此成就,定是得了仙府益处!想到此节,这老儿更是心痒难搔!手足连动,周围虚空裂缝尽数弥合,无尽惨碧兽影,漫天千丈山峰,不要钱一般往海中涌去砸落!如此威能的剑气,他不相信那小辈能接连施展!

  许听潮身陷海底,虽然能在这般凶猛的法术中支撑,却也苦不堪言,尽管不需考虑真气枯竭,但心神消耗却有些支持不住!当下散了玄门一气大擒拿,只以一柄千丈长的青碧符文剑气在头顶盘旋,将落下的山峰逐一搅碎,再由钧天仙雷大阵和体外四色屏障抵挡偶然近身的兽影,翻手取出一贴满符箓的玉盒!

  屈指一弹,盒上符箓尽数散去,盒盖自行打开,露出一只数寸大的兽爪!这兽爪正是那翟瞑老怪当年舍弃以躲避和光同尘术的爪,本有数丈之巨,此刻被盛于玉盒,通体针尖大的符文闪烁不停,已被施了禁法!

  许听潮片刻不曾迟疑,盒盖才开,便张嘴吐出一口五色精血,也不顾面色陡然白了三分,掌中忽然多出一条骨杖,一面挥舞,一面念动晦涩沧桑的咒文。

  咒文声中,原本在兽爪表面流转的五色精血,逐渐渗入其中,兽爪的形状也随之改变,小半个时辰,就变得和来袭的兽影一般模样,又数个时辰后,竟然化作人形,眉目神情,与翟瞑老怪一般无二!

  许听潮见状,大喜过望,嘴里念动的咒文陡然高亢,收起右手骨杖,拇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屈曲,只伸出食指,对准玉盒中小人的眉心点去!

  海面之上,正自催动法术来攻的翟瞑老怪没来由心头惊悸,却舍不得仙府,兀自咬牙坚持,忽然眉心一痛,泥丸宫中元神被莫名的东西刺中,瞬间就损伤小半!

  这老怪大叫一声,再也顾不得许听潮,裹挟了女娃仓惶挪移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