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一八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5

四一八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5


  一到过年就忙,今天看到羲和童鞋帖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所以,所以加更不成,明天也不会清闲,尽力,后天初一,绝对木有问题!见谅见谅)

  强敌遁逃,许听潮却不肯罢休,又张嘴喷出一口五彩精血在玉盒中那小人儿身上!

  这一回,不待催动,精血就自行渗透了进去,前后不过片刻!许听潮缩回的食指飞速点出,正中小人儿眉心!

  如此四次,许听潮已成了冰人!

  并非俗世中给人牵姻缘红线那般职司,而是通体半透明,好似坚冰雕成一般。)金身尚未散去,他身躯中更是丝丝赤金光芒流转,好似一尊华美的琉璃雕像!

  许听潮颤颤巍巍地取出一粒生生造化丹服下,又吞了几种补益精血元气的灵丹,将诸般宝物一收,脚下云头五色清光大作,冲破海面,循着玉盒中那小人儿的指引急速遁去!

  这般拼命,是想将那翟瞑老怪留下!有这样个知晓自身拥有仙府的大敌,许听潮睡不安枕,食不下咽,必欲除之而后快!他也知晓,这老儿虽然修为跌落只虚境,但毕竟曾经是合道中人,且不说旁的法术手段,单只挪移虚空一项,就远非旁的虚境能比,如此飞遁追赶,八成是追不上的,只盼方才拼着元气大伤施展的巫门咒杀之术能起些作用,将那老怪重创,也好拖延些他遁逃的行程!

  当年在凤凰界铜石诸岛,老巫人传下的天地大殇咒,虽说残缺不全,依旧包罗万象,这咒术就是其中十分鸡肋的一门。此法威能极大,且诡异非常,但想要施展,就须得取得仇敌的气息,炼成巫蛊傀儡,傀儡上附着的气息越是纯正浓烈,能发挥的效用越是强大!

  平常敌人,凭借了诸般法术宝物,轻易就能战而胜之,哪里还用得着如此麻烦?若是仇敌修为强横,想要得到人家的气息,千难万难,就算交手之际偶然收敛了些许,以之炼制出来傀儡,就算耗费再多的精血催动,于仇敌来说,不过好似蚊虫叮咬一般!

  许听潮得了翟瞑老怪一只爪,本打算带回凤凰界,请陶万淳师伯炼制一件宝物,哪晓得竟然会在这冥海之中遇到正主儿?一番交手,落尽下风,为求自保,只好将这爪炼成巫蛊傀儡!

  这傀儡本就是翟瞑老怪身上长出来的东西,又恰逢这老怪修为大损,一击之下,便将他打伤,看似厉害至极,实则也是一件鸡肋!且不说每次动用此宝,都要大损精血元气,除了对付翟瞑老怪,此宝更是毫无用处!

  合道境域外天魔的爪,炼制出来的宝物该有多高的品阶?以陶万淳师伯的手段,定然是一件仙府奇珍!仙府奇珍在手,可纵横同阶无敌手,越阶挑战,也家常便饭一般,就算不能胜,护得自身周全也十分容易!

  许听潮却半点不觉得痛惜,若能凭借此宝将翟瞑老怪斩杀,比什么都强!

  心中主意笃定,许听潮一面驾云飞遁,一面运转真气,炼化体内丹丸,丝丝缕缕或炽热,或清凉,或温润,或辛辣的药力散开,那般无力漂浮感正一点点散去,原本透明似冰晶的身躯,也在一点点变得凝实。

  一路上,偶尔能遇到冥海修士,修为高低不一,见到许听潮的云头,或惊异或骇然,却都不曾前来阻拦。

  如此飞遁了数十万里,依旧不见翟瞑老怪的身影,许听潮面色不禁阴沉下来。若非盒中巫蛊傀儡一直都指着这个方向,他都要以为追错了人。

  不自禁的,五色云头遁速又加快了几分,显出云上人心中的焦急。

  忽然,云头上虚空微微颤动,一根枯黄的竹竿从中穿出!

  许听潮大骇,想也不想就凝出金灿灿的佛光大手,一巴掌往它拍去!

  这竹竿压根儿就不知晓躲避,被赤金大手拍了个正着,瞬间跌飞数百丈!

  如此轻易就得手,许听潮有些惊疑不定,此物正是先前那诡异灰衣老者手中的鱼竿,按理说应该被翟瞑夺了去,怎会出现在此处?若说是那老怪驱使了来暗算偷袭,哪有这般弱不经风的道理?

  正自思量,那鱼竿又稳住了身形,自行飞至云头上,悬浮许听潮身旁,微微颤鸣不止。

  许听潮面露古怪,看这意思,似乎是要跟了自己?

  这鱼竿上死气沉沉,让人不喜,又闹不清楚它的根脚,尽管似乎威能不俗,许听潮也断然不会收纳,袖袍一拂,凭空卷起一阵狂风,把它吹得老远!

  不想这鱼竿面皮甚厚,转眼又自行飞了回来,浮在一侧颤动鸣叫,好似那被抛弃的小兽。

  许听潮顿时面现不耐烦,屈指连弹,不知多少金色符文生出,瞬间就将它裹了个严严实实!而后又是一挥袖,狂风起处,将它吹飞数里!

  依旧似之前一般,这鱼竿携了一身明灭不定的金色符文,眨眼飞回。

  许听潮满面抽搐,仔细看了看玉盒中的巫蛊傀儡,翟瞑老怪尚在前方不知多远,也就不再费劲驱赶,但心中警惕却不曾放松半点!那老怪不敢靠近,他身边的女娃却不一定,说不定正是携了这鱼竿前来图谋,正藏身附近虚空之中!钧天仙雷大阵悄然展开,化作一件五彩长袍,穿在外衣之下,体内玄元癸水旗旗面上黑莲绽放升腾,随时都能唤出来应敌。有这两道手段,防备那女娃该是足够了,更何况符文剑气迅捷异常,随手可发!布置妥当,许听潮便放出神念四下扫荡,眉心泉更是片刻不停,注意周围动静。

  “兀那小,快快束手就擒,与老道做个看门洒扫的童!”

  正凝神监视云头及附近的虚空,斜刺里忽然冲出来个须发飘飘的黑衣老道!这老儿是个虚境,驾一阵黑风,遁速奇快,见许听潮不类人族,还一副元气大损的模样,修为也只不过元神,顿时跳将过来,挡在前路,脸上堆满厉色!

  许听潮本就心情奇差,被如此呼喝,心头火气顿生,抬手就是一道金灿灿的剑气!虽说并未动用符剑术,但这剑气乃佛门真气凝成,正好克制老道一身阴司真气!

  其实远远见到,这老道心中就生出警兆,知晓许听潮不好招惹,但仗了修为高出一个境界,便有些不将许听潮放在眼里,打算擒来做个灵宠。此刻见得迎面劈来的金色剑气引得虚空微微颤动,不禁微微失色,慌不迭地抽身闪避!

  许听潮急着追赶翟瞑老怪,见他躲避,也不纠缠,架了云头径直往前遁走。

  这老怪却不肯罢休,怒喝一声,架起黑风追将上来,两手连挥,黑风中冲出两条爪牙狰狞的漆黑怒蛟,好似一把巨剪,朝许听潮拦腰剪来!如此一头厉害的魅灵,就算冒些风险,也要擒了下来!

  许听潮不料自己这番出手,竟不能让老道知难而退,也是沉了脸色。哪知不待他动手,身旁那鱼竿变作震碎周身金色符文,竿头一颤,对准甩出一道漆黑的丝线!

  “冥河钓叟?!”

  老道见得鱼竿,瞬间心胆俱丧,前冲的遁光瞬息掉了个个儿,没命地往远处奔逃,口中还凄声大叫:“小老儿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老,还请钓叟大人大量,不要与小老儿计……”

  求饶声戛然而止,竿头鱼线是非迅捷,顷刻就追上黑风,从他头顶天灵没入,扯出元神和一条短杖!

  鱼竿钩回两物,放到许听潮面前献宝。

  许听潮却已眉头直跳,感情自己的封禁,根本就起不到半点作用,若它忽然对自己出手……见到这鱼竿点头哈腰的模样,觉着不大可能,才稍稍放心了些。

  连虚境老怪都能轻易拿捏,这鱼竿定然是一件无上至宝!惊惧过后,许听潮已是怦然心动!

  为谨慎起见,他把目光移到面前虚浮的两件物事上。那短杖就是由两头漆黑的狰狞恶蛟互相盘曲而成,阴气森森,十分凶戾,乃是一件不俗的鬼道宝物。

  此宝与他不合,勉强祭炼驱使,也发挥不了多大的威能,许听潮仅仅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

  另外那团蠕蠕而动的黑气,正是先前那老道的元神,许听潮查探了一阵,面露恻然,如此模样,好似被搅匀了的鸡蛋,老道已然陨落,还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许听潮看着身旁小兽般撒娇的鱼竿,忍不住头顶一阵阵发凉!收取的心思,无形中淡去大半,这等凶物找上自己,未必是什么好事儿!不曾弄清楚这鱼竿的根脚前,若是贸然动手,保不住也会落得跟老道一个下场!

  经过此事,许听潮已知这鱼竿怕当真是从翟瞑老怪手中逃脱的,它前一任主人,十有**已经陨落。

  尽管不放心这等东西跟在一旁,许听潮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弹出太阳真火将老道混杂成一团的元神焚烧干净,再将那短杖收起,自顾自的驾云飞遁。

  被这般冷淡地对待,鱼竿却半点不气馁,反倒活泼了好多,在许听潮身边飘来飘去,孰不知这番举动,已把自己看中的人选吓得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