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一九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6

四一九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6


  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龙年了,祝童鞋们在新的一年龙遇风云,扶摇万里!)

  羲和童鞋,怎能让俺不激动!一章先奉上,零点左右出第二章!)

  战战兢兢地飞遁,许听潮只觉度日如年,也不知过了多久,玉盒中那巫蛊傀儡上的光芒忽然微微一盛。

  似这般,正是示警其对应的仇敌接近!

  许听潮先是一喜,继而凛然,先前翟瞑老怪跑路都来不及,此刻怎会逆向迎来,莫非伤势不重,已然痊愈?

  想到此处,哪里还敢怠慢,化作衣袍披在身上的钧天仙雷大阵瞬间席卷开来,罩住方圆数里,身旁也浮起一层尺许厚的四色光幕,同时一挥手,甩出一道轻风,将那鱼竿托住,送到大阵之外!

  若非顾忌这鱼竿不是凡物,许听潮都要用先前那般粗暴的手段!大战在即,他断然不会放任这东西留在旁边!

  那鱼竿似乎觉得许听潮是在和它玩耍,等到清风散去,才颤鸣一声,又向云头飞去,哪知甫一进入大阵,就被一白一红两道雷霆劈在附近,吓得赶紧掉头奔出阵外,哀鸣不止!

  许听潮已顾不得理会这鱼竿,就这片刻,玉盒中巫蛊傀儡上,五色霞光已亮得刺目,水天交接处,恰好露出一道惨碧的遁光,不是那翟瞑老怪是谁?!

  尽管先前损耗的元气尚未补益回来,许听潮还是张嘴喷出一口五色精血,眨眼之间,玉盒中那傀儡就将精血吸得干干净净!

  许听潮立时伸指点出,眼看指尖就要落在傀儡眉心,却忽然抬头,惊疑不定地注视视线极处!

  惨碧遁光已然折而向左,海天相接处,又接连现出四五道颜色各异的遁光,道道气势不凡,阴森森的渗人骨髓,赫然都是虚境老怪!

  许听潮眼皮一跳,这些个老怪,身上气息与那死在钧天仙雷大阵中的赤焰十分相似,都是鬼仙门中人!

  心神在关注这些事情,右手食指却不曾停顿片刻,已然正正点在傀儡眉心!

  只听那惨碧遁光中传出一声惨呼,顷刻光芒溃散,翟瞑老怪面色苍白地跌落半空,双手抱住头颅,痛楚得满脸青筋跳动!

  后方追赶的鬼仙门虚境,明显就是冲着这老怪来的,见状哈哈大笑,漆黑飞剑,锁链,印玺,鬼头槌四面击来,眨眼就将之困在正中!一枚几不可见的飞针先一步射到近前,没入翟瞑胸膛!四件法宝接踵而至,轻轻一旋,便将这老怪绞成一团惨碧的血雾!

  忽然,惨碧雾气中遁出一道黯淡的绿光,几个闪烁,便消失在左侧天际!

  四道遁光立时追了上去!

  剩下一道却停在许听潮前方十里,恰好挡在遁走的四个人身后!内中老怪现了身形,却是个烟视媚行的三十多白裙美妇!

  这美妇挥手收回飞针,目光在许听潮和那枯黄竹竿之间徘徊,面上露出抑制不住的惊色!

  许听潮心急翟瞑元神的下场,尽管不愿与鬼仙门之人朝向,也只好硬着头皮一拱手,脚下云头清光五彩大盛,绕开美妇,就循着另外四个老怪遁走的方向追去!

  “小兄弟且慢!”

  美妇身形一晃,没入虚空,再次现身时,又挡在许听潮身前。

  许听潮哪里肯听?遁光片刻不停,也是使出挪移虚空之法,越过她径直往前飞遁!那竹竿毫不费力就追来上来,亦步亦趋片刻不离!

  美妇眼中浮起一丝怒色,纤纤玉指一弹,那漆黑小针悄然激射而出,直取许听潮后背!

  许听潮勃然大怒,钧天仙雷大阵和体外四色光幕都被这些个老怪看在眼里,为确保自己身怀仙府的消息不至走漏,他早已动了杀心,拼着再次元气大伤,也要将这五个老怪留下!此刻急急往前追赶,只是打算先将翟瞑这曾为合道境的心腹大患除去,哪知这美妇屡屡阻拦不说,还出手偷袭!自己可不是刚才被重创的翟瞑老怪,岂能由你拿捏?

  当下猛地回身,浑身金光大作,挥手祭出八道金光灿灿的符文剑气!

  美妇骇然失色,慌不迭地施展挪移之法,堪堪在剑气临体前遁走!她那漆黑飞针却没这般好的运道,射入钧天仙雷大阵当中,行不出百丈,就被一道拇指粗的明黄雷霆劈中,瞬间就光芒溃散!另一道白色雷电接连劈下,小针咔嚓一声断成四节!

  本命法宝损毁,美妇立时受创,自虚空之中跌出,面色苍白,嘴角还挂着一缕血痕!

  许听潮眉心泉大开,早觑得她的动向!美妇(蟹)方才现出身形,八道金色符文剑气就已射至,按照阵势围住,往内绞杀,将她祭出地一方红丝绣纹的黑色锦帕劈碎,再毫不停留地将她身躯斩碎!

  这美妇也是硬气,元神失了遮蔽,暴露在剑气之下,陨落之危就在眼前,却并不出声求饶,只狠狠瞪着许听潮!

  许听潮冷笑,八道剑气上符文收敛,化作八道金线钻入她身躯,片刻之后,一朵金灿灿的莲花在其眉心闪现,继而隐没!

  美妇元神顿时面若死灰!

  许听潮脚下云头一起,继续往前飞遁,顺手将她摄到身前!

  不待吩咐,美妇便恭恭敬敬地裣衽一礼:“妾身梵紫芸,见过主上!”

  许听潮神色淡漠,本不想搭理她,中了妙品莲华咒,休说她此刻仅仅只是一道元神,修为十不存一,就算肉身尚存,修为尽复,还不是得任由自己为所欲为!不过感受到这佛咒隐隐传来的东西,把脸一沉,冷哼一声道:“许某知你心中不服,只当自家大意之下坏了本命法宝,才被擒下!”

  梵紫芸一听,面露骇然,她确实是如此想的,但早将这般想法藏在心底深处,哪知也被窥探了去,那佛咒当真歹毒!想到此处,猛然醒转,既如此,自家的诸般心思,怕是都瞒不过面前这小辈,当下赶紧收敛思绪,诚惶诚恐地请罪:“主上开恩!”

  许听潮虽然面色阴冷,却也不曾生气,只淡然道:“你一个虚境虚境中人,如今却落在妖邪小辈手中,难免心生怨怼。不过在许某眼里,似你这般修为,稍微花费些时间,也可轻易战而胜之!”

  “奴婢惶恐!”

  方才那八道佛门剑气的威能,至今还在脑中萦绕不去,梵紫芸余悸未消,知晓许听潮所说不假,忙不迭地放低身段。

  许听潮却面露古怪,暗惊妙品莲华咒的厉害!这美妇初初中招成擒,心中犹自愤愤,就这片刻,却已有些臣服的架势。当初得了这佛咒的时候,他和敖珊都还嫌弃济厄和尚小气,使用几次,方知其中玄妙!梵紫芸也有所察觉,方才那番话才出口,就不自禁地呆了一呆,但对自己的沉沦,却并不觉得害怕,反倒有些解脱期待的意思。

  “罢了,可知该如何行事?”

  “奴婢省得!”梵紫芸应了一声,又面露不忍,出声恳求,“主上可否饶过小婢几个师兄的性命,也擒来种下佛咒,好在门下效力?”

  堂堂虚境高人,中咒才多久,就这般为我这“主上”打算了?可惜此女性命断然不能留下,许听潮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异样,面上神色转为柔和,道:“许某倒是想,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小婢愿全力相助!”

  梵紫芸眼眸儿忽然往前方一瞥,许听潮看去,只见黑海之上波涛涌动,放出神念一探,才知正前方数万里外有座小岛,岛上修士颇多,男女都有,顿时知晓这美妇的想法,便微微点头应允:“可借个晚辈的身躯来用,不得强行夺舍!”

  “奴婢遵命!”

  说话间,云头已到了那小岛上空。梵紫芸失了肉身,修为大损,但眼界还在,轻易就从岛上摄来一个清秀的炼气境白衣女修!

  这女修早已晕厥,梵紫芸也不客气,化作一道黑光,从她眉心遁入,仅仅片刻,此女的形貌就变得和梵紫芸一般无二!

  略微活动了下手脚,梵紫芸妩媚一笑:“却是便宜了这小辈!”

  这美妇服下几粒阴气森森的丹药,略一运转真气,身上气势便看得见地增长起来,许听潮心中惊异,暗赞鬼仙门功法玄妙,脸上也随之露出些异色,嘴里却不置可否。

  “主上可是要借助此物的威能?”

  梵紫芸闲不住,待得一身修为恢复了五六成,便指着在云头之外徘徊不去的鱼竿说道。

  许听潮一点头,侧头看着她。

  “这东西乃是一件冥宝,主上若要使用,千万当心。”梵紫芸顿了顿,见许听潮丝毫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知晓这年轻的“主上”不喜言辞,便自顾自的说道,“小婢出身鬼仙门,修行之法虽说也是鬼道,但也还脱不出一个‘仙’字,此界修行的及至,也是举霞飞升。冥宝却全然不同,乃是真正来自九地之下的幽冥界,与我等人妖修士截然不同,强行驱使,若修为不够,只会逐渐被其侵蚀,最后反倒成了它的傀儡!”

  许听潮这才面露惊诧。

  梵紫芸嘲弄一笑,又道:“千万年来,多少修士贪图此宝威能,不惜以身犯险,最终都落得个心神俱灭的下场,其中不乏合道境的老祖!这东西在冥海之中游荡,害人不浅,小婢门中老祖们数次欲将之困住击毁,都被它逃脱,近年来遍寻不到,不想却是到了这极西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