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二零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7

四二零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7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让俺找到了短缺千字的借口……免费奉上)

  许听潮本待解决了眼前事情,再来细细盘问,不想这美妇先就自行说了些东西。

  且不提那冥河鱼竿,照梵紫芸的说法,此地为极西,该是冥海西方极远处,离鬼仙门驻地,当在亿里之外!

  偏得当真够远!

  许听潮有些心惊,从藏镜阁出来,被那火魑老鬼一番捣乱,虽然重新在虚空中寻得方向,依旧落在接引阵法数亿里之外,若当时畏惧那老鬼自爆犄角的威能而不前行,还不知要被甩到哪个旮旯去!

  不过此刻却是正好,如此远的距离,自己大可放开手脚,就算鬼仙门中的积年老怪察觉门中弟出事,一时半刻也来不及赶到!

  梵紫芸见许听潮沉思,便住了口,待这位“主上”面露笃定,之前追逐的五人已然遥遥在望。

  最前方那黯淡的碧光正是翟瞑老怪的元神,受了重创,依旧遁行如飞,竟能与几个同门的遁速不相上下,梵紫芸见得这般情形,不禁骇然!她和四位师兄都是奉命前来劫杀那残害门中弟的魔头,尽管早知这老魔不比旁的同阶,修为手段都十分厉害,哪里料到竟会强横至斯!若不是方才莫名其妙地受创,就算追上,也不知是谁劫杀谁!

  “你这几个师兄,谁的修为最高?”

  梵紫芸正自后怕不已,许听潮忽然散了身旁阵法和四色屏障,淡然发问。这美妇神色复杂,但也不曾怠慢,恭敬说道:“周宸师兄在小婢五人中排行第一,修为最是深厚,使一柄玄阴乌金剑;二师兄鲁宜鹤最善斗法,法宝是那吸魂链;三师兄解复斌,四师兄石种峦,两位兄长的法宝都是势大力沉的种类,唤作三阴玺和神锋鬼头槌。”

  如此倒是好认,许听潮点点头,不再说话,将四人在脑中过了一遍,加上这美妇梵紫芸,五个鬼仙门老怪加起来,正好互相配合。

  飞剑善杀伐,那吸魂链的神通挡在束缚限制,三阴玺和神锋鬼头槌不够灵便,但胜在一板一眼,威能极大,还有飞针诡异莫测,等闲虚境与五人放对,怕是连反抗都不能!

  自己此刻元气大损,即便去了一个梵紫芸,四个老怪联合起来,也不好拾掇。幸好这美妇愿意配合,先将那“二师兄”诳来擒了,再设法拿下老大,剩余两个,便不足为惧了。

  计议已定,许听潮便向梵紫芸使了个眼色。

  这美妇会意,待得双方接近十余里,便咯咯笑了起来:“四位哥哥,你们看小妹把谁带来了?”

  漆黑遁光中,那使飞剑的“大师兄”回过头来,目光先是落在梵紫芸身上,其中多了些异彩,继而掠到许听潮身上,一愣之后,便哈哈大笑:“这后生一表人才,修为也是不凡,小师妹当真好福气!”

  听得此话,梵紫芸越发笑得越发娇媚,一阵花枝乱颤,胸前挺拔更是摄人眼球!

  周宸也是呵呵而笑,有意无意地落在后面,不片刻,就几乎与许听潮云头平齐,散了遁光,径直一个挪移,来到云头之上。一双眼睛,片刻不离梵紫芸窈窕凹凸的身。

  对这老怪的到来,许听潮好似半点不曾察觉,手中持了个四寸高下的小木人儿,用手指轻轻叩击。笃笃声中,小人周身五色光芒越发明亮。

  周宸无意间一瞥,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无他,这小人的面目,赫然就是自己兄妹五人追杀了大半天的老魔!

  这老怪有些惊疑不定,看向梵紫芸,目中尽是疑惑。

  “大师兄勿急,且听小妹慢慢道来……”

  梵紫芸捂嘴吃吃一笑,向周宸迈出一步。

  许听潮食指已然点在手中傀儡的眉心之上!

  “啊!”

  不是翟瞑老怪的惨叫,而是其余三个鬼仙门虚境见前方逃窜的黯淡碧光忽然自行溃散,惊得呼出声来!

  周宸和梵紫芸都被这般变故吸引了注意力,纷纷抬头观看。忽然,周宸怪叫一声,抽身就从云头上遁走,临走时袖袍一甩,漆黑的飞剑从袖中窜出,直射许听潮!方才行出千余丈,眉心顿时浮现一朵金灿灿的莲花,身形顿止!他那飞剑破去不知多少玄黑水莲,“铿”地一声撞在许听潮体表忽然浮现的四色光幕上,好似斩中精钢,之后就被一道白色光芒射中,一时间重若太古神山,不受控制地跌落半空!

  “师妹?!”

  周宸惊怒交集,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无可奈何!

  梵紫芸满面羞愧,不敢与他对视,只小声道:“大师兄莫要责怪,若非如此,诸位兄长只怕性命不保……”

  “就凭这小辈?”

  鲁宜鹤,解复斌,石种峦三人已然围了上来,说话之人正是那鲁宜鹤!

  “这小乃本门通缉要犯,你竟敢与他同流合污,谋算门中兄长!此刻回头,还来得及!”

  周宸闻言,满面抽搐。

  “来不及了。”

  梵紫芸喃喃低语,蓦然出手!两道黑气从手中蜿蜒而出,直往鲁宜鹤缠去!

  “哼!”

  这位“二师兄”大怒,此法还是他传授给这位师妹的,不想她此刻竟用来对付自己!一挥手,吸魂链激射而出,眨眼就将梵紫芸缠了个结实!

  解复斌和石种峦的法宝笨重,此刻方才祭出,就面色大变地惊呼起来!

  “大师兄,你这是作甚?”

  “小心!”

  原来是周宸忽然掐动剑诀,本已灵性大失,跌向海面的飞剑破空激射,正正对准鲁宜鹤!

  鲁宜鹤早已觉出锋刃刺骨生寒,慌忙使出挪移之术,从原地遁走!

  正当此时,虚空中拇指粗的五色雷霆连绵降下!解复斌石种峦骇然,祭出的法宝不及攻敌,先行护住周身!

  噼啪连响,两件宝物只挨了一两道雷霆,便已光芒黯淡,哀鸣不已!

  气机感应之下,两人先后口喷鲜血!

  许听潮从容弹出三朵金灿灿的莲花,两朵飞向这两人,剩下一朵激射向后。原来钧天仙雷大阵铺陈开来,就将虚空封禁,鲁宜鹤挪移之术失效,从中踉跄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