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二一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8

四二一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8


  二更要在零点之后,字数不多,依旧免费奉上!)

  事已至此,鲁宜鹤三人的下场已然注定。

  许听潮这方,有他自己,加上心有不甘的周宸和全然臣服的梵紫芸,说是三个虚境也不为过!即便其中两人元气大损,另一人还有些阳奉阴违应付了事,但在钧天仙雷大阵笼罩之下,这点劣势,早被补齐,甚至超过!

  反观鲁宜鹤解复斌和石种峦,且不说被各色雷霆劈得躲避不迭,面对兄长和幼妹,如何下得去狠手?若非许听潮刻意留手,早就身死道消了!

  三人挣扎一阵,就被金色莲花遁入泥丸宫中,印在元神深处!即便如此,也还是个个喘气如牛,怒目而视!

  许听潮心中主意已定,也不在意五人的想法,念头一动,便将周宸四人收入体内歪嘴小葫芦中。

  “将那女放了。”

  尽管声音面色都十分平淡,梵紫芸依旧不敢半点违拗,元神化作一道黑气,从这女修天灵遁出。

  霎时间,这女修一身气势有如峰峦崩塌般,眨眼就从虚境跌落到炼气!片刻后悠悠醒转,陡然见到周围环境迥异,疑惑之后,忽然面色煞白!这女慌慌张张地四下观看,却哪里见到半个人影?

  许听潮已收起诸般手段,携了梵紫芸遁至数万里外。这美妇或许察觉了什么,许听潮不说话,她也不敢胡乱插言。

  “在鬼仙门中,许某究竟是个什么印象?”

  梵紫芸一惊,继而恭敬道:“小婢所知不多,只是有一日门中忽然发出恶鬼令,说主上乃致使赤焰师兄陨落的罪魁祸首,门下弟但凡见到,立时擒杀。小婢暗中听得消息,此事出自何复,李寺凭两位师侄之口。”

  果然是这两人!许听潮暗自一笑,便不再理会。鬼仙门始终只将自己当做一个元神小辈,如此甚好,说明并不会有特别棘手的老怪专程来劫杀。这回遇上梵紫芸五人,当为巧合。

  想到此处,许听潮又问:“你们怎会追赶那老怪?”

  尽管许听潮面色淡然依旧,梵紫芸还是从他眼中看出那一丝古怪,这美妇暗自苦笑,主上这是在讥讽自己兄妹五人自不量力。尽管已知翟瞑老魔非同寻常,心头还是有些不服气,将如此想法压下,美妇恭敬地道出缘由。

  “这老魔唤作翟瞑,也不知是何来路,大约七年前忽然出现在冥海,四处袭杀门中弟。几番查证,得知但凡殒身的门人,竟都有域外天魔骨骼炼制的宝物!”

  说到此处,梵紫芸面上多少有些不自然。许听潮还不知道当年域外虚空一战,翟瞑老怪为保住性命悍然舍弃了一身骨肉的事情,见得这美妇的神情,不明所以,心头胡乱猜测了一番,下意识就想到翟瞑老怪修为大损的事情,且这老怪见面时还讨要自己的“东西”……若是所料不错,事情差不多接近了真相,但他并非好奇心极重的人,况且看着美妇的语气,她也不知个中详情,也就没有询问,而是静静倾听。

  “门中持有这般宝物的弟为数不少,甚至与奴婢同辈的师兄弟也有好几个。老祖们也是下了劫杀令,遣出小婢等五十多人行事。”

  许听潮一惊,这鬼仙门好大的手笔,恐怕今后不得不多加小心!

  “主上暂时不必担忧,极西之地本就偏僻,也只奴婢与四位师兄资质平庸,才会被打发到这等贫瘠的所在,不想却正好撞见了那老魔。”

  被这美妇看穿了心思,许听潮倒也不觉得窘迫,轻轻一点头,再次问道:“你们相遇时,这老怪可是负了伤,身边还有个十来岁的女娃?”

  “小婢并不曾见到什么女娃,但这老魔伤势颇重倒是真的。”梵紫芸明眸流转,心中暗暗猜测,主上知晓得这般清楚,莫非那老魔是被他打伤的?自己兄妹五人折在这等人物手中,倒也不算冤枉。

  许听潮却逐渐沉了脸色,梵紫芸还以为自己胡乱揣测,犯了主上忌讳,面露恐惧,慌不迭地施礼请罪!

  “我且问你,你等五人在哪个方位撞见这老怪的?”

  “禀主上,是西南方,之后追逐,也不曾变幻过方向!”

  许听潮闻言,面色骤然变得难看至极!自己追逐那老怪,分明一直在向西逃遁!勉强将心中焦躁按下,许听潮冷声问道:“你等可是追逐了那老怪大半日?”

  “正是!”

  这美妇惊慌失措,声音都有些颤抖!

  许听潮心头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掐灭,想想之前那老怪傻乎乎地回转,自行往刀口上撞,哪里还不确定杀错了人?只是两个老怪无论形貌气息,都几乎一模一样,委实叫人分辨不出。莫非两个老怪都是那翟瞑老儿的分神?还是似血海老妖那般,落难后元神四散,各自保留了一份传承?

  不论那一种,都不是什么好事儿,相比之下,许听潮更希望是后一种,至少应付起来容易些。

  当年在域外虚空,自己将仙府藏在那诸天星辰银河飞梭的一枚残片星辰之中,被大道宗合道老怪柏暹罗带走时,几个合道老怪正自大战,此事未尝不可能。

  许听潮忽然嘲弄一笑,如此先臆测了结果,再来找原因,如何当得准?况且就算两个老怪都是翟瞑遣来的分神,自己便不活了么?

  当务之急,还是想想该如何行事,才能保得自身周全。

  一念至此,许听潮将云头收拢,化作数丈方圆,翻手取出那便宜姐姐栾凌真炼制的玄冥阴风杖,聚来黑色雾气,将两人身形和云头尽数隐去。此杖乃当年决意接引阮清转世之身,为了能在连通鬼车、凤凰两界的融灵道中隐匿身形而特制,正合在这等阴司一般的环境中使用。似这般,也不一定能瞒过那老怪的感应,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许听潮阴着一张脸驾云飞遁,梵紫芸也是忐忑不安,自己有虚境修为不假,奈何小命捏在这小辈手中,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由不得不担心。

  半晌之后,许听潮才沉声道:“可想听听这老魔的来头?”

  梵紫芸哪有不肯的?她之前就担忧这小祖宗一个不顺心,将自己师兄妹五人杀了泄愤!女人总是心思细腻,从不多的蛛丝马迹,她早猜测这小煞星不打算给自己留活路,如今主上愿意告知隐秘,怕是改了心思,慌不迭地应声。

  许听潮也不去管她心里的弯弯绕绕,只淡然道:“这翟瞑老儿,与许某颇有仇怨。他本是一头合道境域外天魔……”

  “什么?!”

  梵紫芸瞬间就面无人色!自己兄妹五人竟然追了一头合道天魔大半日,想来都让人脚后跟打颤!她倒是怀疑这位年轻的主上诓骗自己,区区元神小辈,如何能与合道境的魔头生出仇怨?也不怕被人家一指头摁死!但偏偏许听潮神色认真,半点不似说谎!

  “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许听潮看出这美妇的迟疑,淡然说了一句,便又道,“你五人身上可有这老怪想要抢夺的宝物?”

  “有的,就在大师兄身上。携带这等东西,也是为了引诱那老魔上钩。”说到此处,梵紫芸面色又白了白,幸好那老魔并未先行找上自己五人!

  这美妇,到底是有几分相信许听潮的话。

  愣神间,云头上五色清光闪动,已多了个吹胡瞪眼的卧蚕眉黑袍老者,正是那周宸。

  这老头见到两人,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别开了头去。

  “大,大师兄,还请将那乌骨箭取出,给,给主上一观。”

  梵紫芸自觉无颜面对昔日兄长,说话颇为结巴。好在周宸也知形势比人强,并未为难于她,袖袍一挥,一支乌幽幽的小箭便从袖中跌出,一个盘旋,停在许听潮面前。

  许听潮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乌骨箭,嘴角不自禁地抽搐了几下!此箭上的气息,排除祭炼之后混杂的东西,赫然与那翟瞑一模一样!如此看来,这老怪冒险潜入天道界中,怕就是为了夺取自家遗落的骨骼!也不知当年域外虚空发生了什么事,逼得这老怪出此下策!

  不过仅凭此物,也还是不能断定之前遇见的两个老怪到底是翟瞑老儿的分神,亦或是残魂。

  “这般宝物,鬼仙门中有多少?”

  觉出许听潮语气中阴翳,梵紫芸越发恭敬小心,轻声答道:“零零总总,大约五六千件吧。”

  许听潮顿时神色一松,如此说来,翟瞑老怪受创不轻!

  “这些都是从大道宗夺来,除了宝物,尚有未曾祭炼的碎骨数千。其余流落在我鬼仙门之外的,大致也有千余。”这回说话的却是那周宸,此老说完,便面露冷笑,“莫非你也打算出手抢夺?老夫倒是可以代为指引一二!”

  不愧是五人中修为最深厚的,即便中了妙品莲华咒,小半个时辰过去,依旧能保得几分清明。但一俟时日长久,终究也会变得和梵紫芸一般恭顺。

  许听潮知晓此节,便不与他计较,只淡然问道:“你可知这东西的来历?”

  “你当老夫又聋又瞎么?这些骨头,八成与那翟瞑老魔有关!”

  许听潮嘴角一扯:“何止有关,分明就是从他身上抽出来的!”

  周宸闻言,不禁面色一变!梵紫芸更是惊得捂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