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三零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17

四三零 两强相争虚空碎,冥海浪急多诡谲 17


  一开始,许听潮并不如何相信那老者的话,及至循着地图遁行一阵,才知这老儿的“指点”委实半分不错。

  玉简中那地图标注的地方,尽是些阴气灵气稀薄的荒僻之地,休说通幽盟之人,就是海中妖兽,天上妖禽,也几乎不会在这等地方安家落户,只偶尔能在些孤岛上见到三两个凡人村落。

  许听潮御使玄冥阴风杖,裹在云头之外,远远从这些岛屿旁边掠过,竟引得岛上凡人惶恐叩拜不已。

  周宸等五个老怪倒是习以为常,好久不曾见到这般景象,许听潮却多少觉得有些古怪。他如今看来,其实凡人与修士,差别根本不大。似这等凡人,整日里为生计奔波,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要操心忧虑,修士又如何,还不是须得为如何提升自家修为,以求得正儿八经的长生不死殚精竭虑,苦苦修持?凡人眼中的满天神佛妖魔,其实不过茫茫天道下苦苦挣扎的可怜虫而已!

  目前看来,那通幽盟老者交待事情还算老实,许听潮却兀自有些不放心。除去玉简中的地图,尚有身上两枚通幽指环。若论起天资,修为,斗法手段,他自问可胜过九成的虚境,但这等揣摩人心的事情,实非所长,更何况逼问的对象还是个修为晋入虚境的积年老怪?又遁行了一阵,心想与其如此担忧,索性求诸“先达”,便开口问道:“五位前辈,你们说那老儿的话可信么?”

  五个老怪一听,很是诧异。之前这年轻的主上行事,无不给人智珠在握之感,如今问出这话,岂非暴露了自家心虚?

  到底是个年轻人!

  五个老怪好笑只之余,又是一阵轻松愉快,遇上个这般模样的主上,倒也并非预料中那么糟糕。

  主上相询,本就不得不答,如今更有了心肠,五个老怪对视一眼,还是有最年长的周宸说话。

  “主上,若老朽等看得不错,方才四个通幽盟长老,当是余山阳,董良,钟珲和窦岚。其余三人死则死矣,这余山阳却不得不说。此人正是那领头老者,精擅炼器之术,他那法宝,可通阴司,随时唤来虚境鬼物助战,加之本身亦是不弱,才能在通幽盟中据得高位。只是此人素来有些胆小怕死,以性命相挟,料来他定然不会暗中做下手脚!不过为稳妥起见,我等也不得不防备一二!”

  许听潮这才有了底气。

  五个老怪知晓这些事情,本就不奇怪。鬼仙门作为天道界有数的顶尖大派之一,称雄冥海不知多少年月,冥海中的虚境修士,自然要都备录了根底。方才与通幽盟四人一番斗法,五人多少能根据其功法宝物猜测出些许线索。前次遇到雷悦和和杨育杰,这五个老怪定也猜出了身份,只是心中怨气甚重,不愿意告知。如今周宸能说出这番话来,却也是委婉地表达了善意。为何如此,只怕正因为自己方才所问……

  如此沉吟一阵,许听潮才道:“诸位前辈若是有心,便称一声‘公’吧!从今而后,主上这说法,再也休提!”

  五个老怪大喜,这年轻主上当真易于相处!之所以如此卖力,不就是等的此刻么?

  “老朽妾身见过公!”

  许听潮也是高兴,这五个老怪能稍微积极些做事,他就很满意了,不过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只淡淡施了一礼。

  双方相处的时间不长,周宸等却已然将他的脾性了解了七七八八,因此也不介意,只你一言我一句,说些冥海之上的风俗轶事,诸般怪异。

  许听潮一面含笑倾听,一面刻意将得自那儒生的通幽指环取出来套在手指上,试探究竟有何反应。

  半晌之后,五个老怪才发现此事,不禁面色有些古怪。这小公,未免太过草木皆兵。周宸稍稍上前几步,目光在通幽指环上瞥了一瞥:“公可是担忧此物被那通幽盟做了手脚?”

  这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许听潮便点头道:“正是。不知前辈有何见教?”

  周宸呵呵一笑:“若公信得过,不妨让老朽稍作查探。”

  许听潮伸手一抹,便将指环褪下,随手递到这老怪面前。

  周宸伸手取过,仔细查探起来,足足一炷香功夫,才将指环还给许听潮,笑道:“公却是多虑了,此物与老朽所知,并无半分初出入,只是炼制手法高超,远非老朽能及,若所料不错,当时出自那余山阳之手!公请看!”

  这老怪说完,一挥手,就有豆粒大一团黝黑的光粒从袖中飞出,飘到许听潮面前。

  许听潮伸出两根手指将之捏住,脑中顿时涌现一篇数万言的漆黑篆文光字,正是那通幽指环的炼制法门!

  此宝能将五行灵气和阴气互相转化,许听潮得之,便能脱去桎梏,修习冥府玉册中的诸般法术神通,自然大感兴趣,因此便仔细查看起来,半晌之后,已将通篇文字参悟透彻,不禁暗赞一声,此宝不知何人创出,果真玄妙异常!

  正如周宸说的那样,这通幽指环,与雷悦赠送那一枚的炼制法门半点不差,品质却要好上许多,显然出自炼器大家之手。除此之外,许听潮对此宝已由知其然变为知其所以然,如何御使以尽量发挥威能,更有心得。

  此后一路无话,许听潮最终放下悬着的心,云头十分轻快。

  在这等荒僻之地,他有仙府支撑,根本没有灵气匮乏之虞,反倒是若当真有人前来拦截,必要受此困扰,即便是虚境老怪能破开虚空摄拿灵气阴气补益自身,也多少有些掣肘。

  许听潮已找出这般“好”地方的优点所在……

  月夜。

  桀——

  冷不防一声尖利的鬼啸,让云头上六人都激灵灵一个寒战!

  啸声一起,便连绵不绝!

  飞遁了数日,半个修士的影都不曾见到,六人说是谨慎,其实都不曾一直将神念放出,突然撞上这等事情,不免又惊又怒!

  莫非那余阳当真心存不良,拼着魂飞魄散的危险,利用地图将自己等人诱至某处凶地?

  六人已来不及多作思考,尽管方才那鬼啸声从数千里之外远远传来,以许听潮云头的遁速,也不过愣神即至!

  几队数万只形貌各异的鬼物从岛上那几座喷吐黑色阴气的深井中源源不绝涌出,互相厮杀,极尽惨烈!光是入眼这瞬间,就有千余鬼物陨落,被同伴或者对手撕裂吞吃,半缕不存!那般凄厉的鬼啸,便是发自这些鬼物临死的惨叫!

  见到这般场景,许听潮反倒松了口气,周宸五人却是面色齐变!

  “公,这几口乃是鬼仙门中不传之秘‘太上正一右灵鬼箓井’!”

  这老怪语气严肃,许听潮本已放下的心又自悬起:“前辈的意思是……”

  “老朽亦是不知。”周宸兀自惊疑不定,“只是此井乃鬼仙门中培育鬼奴的器物,能召集千万里之内的诸般恶鬼,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许听潮心中一凛,问道:“莫非是鬼仙门中哪个老怪前来此地布下?”

  “此事绝无可能!”周宸摇头,“似这般鬼道利器,建造不易,鬼仙门中也不过二三十口,怎能轻易示人?且就算要安置,也只会寻条上佳的阴脉……公请看!”

  周宸顿了顿,指着几座阴井道:“鬼仙门中的鬼箓井,井口上都有天干地支排号,各自对应一类鬼物,这几口,却并无这般标记!”

  “难道是另外的人物布置?”

  许听潮一面询问,一面将神念尽力探出,同时眉心泉大开,四处扫视。

  “这鬼箓井,乃是鬼仙门从巫族炼蛊之术中得了启发,前后花费十余万年,数代老祖的精力创出,旁人怎能学了去?且老朽在鬼仙门中修行数万年,并未听说门中有哪位习得此井建造之法的真传弟叛逃。”

  周宸的意思在明显不过,这些鬼箓井,必是鬼仙门所为!

  许听潮面色有些难看,既如此,岂非是说有鬼仙门门人在附近?若是虚境也还罢了,来个合道老怪,自己就算能逃掉,也不免要脱去几层皮!更可怕的是为了保住性命,说不得要借助体内钧天仙府!合道老怪见了这等仙家至宝,如何会放手?

  “不过,此事里外透着古怪。”

  周宸只当许听潮惧怕被鬼仙门察觉了行踪,并未往深处想,自顾自地沉吟道:“以鬼箓井炼制鬼奴,就好似培育蛊虫,让几类鬼物互相厮杀,最后存活下来那一头,必为其中王者!但炼制过程中,须得全程看护,时时以自身精血喂养祭炼,否则鬼王一成,灵智大开,必定远遁而走!”

  “看岛上的痕迹,这几口鬼箓井建造的时间已然不短……”

  五个老怪和许听潮,都是满腔疑惑,这般手笔,必定出自鬼仙门之手,但为何如此做,却让人云里雾里……莫非是为了依靠源源不绝诞生的鬼王,搅乱这极西之地?

  思索无果,许听潮索性不再去想,这冥海,果真够乱,悄然遁走躲避风头才是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