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三九 玄阴池上青莲开,鬼道先达笑弹冠 5

四三九 玄阴池上青莲开,鬼道先达笑弹冠 5


  犬牙交错,横斜狰狞。

  许听潮和敖珊都有种错觉,仿佛置身深海巨兽的口中。

  四周环境看来可怖,实际并无多少凶险,下方不时窜来的鬼物,根本没有与两人“攀交情”的意思,都是一晃即过,行止匆匆。

  许听潮和敖珊本来还以为入得这风眼,少不了要一路清理,这般情形,却是大出所料。本来在风眼入口,两人就觉得十分奇怪,此刻疑惑更甚,照鬼物的性,万万不该如此!

  莫非这风眼有其特别之处,让鬼物不敢多作停留?

  从周辰几个老怪口中听来的东西,却不是这样,即便在风眼之中,鬼物依旧会时不时地争斗,互相吞噬。

  事出反常必有妖,尽管周围似乎半点凶险也无,许听潮和敖珊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敢分毫懈怠!

  如此缓缓下降,也不知多久,下方已隐隐现出一点明光。这点光芒十分黯淡,若非风眼中伸手不见五指,定然看之不见!

  这明光,想来就是风眼在阴司的出口了。许听潮和敖珊精神一振,降落之势却又缓了三分。这一路上遇见的鬼物个个安分得很,他们却并未发现周围有何异常,根源十有**就在下面。

  果然,下降不多久,那点明光已大如圆月,亮若星辰。

  一声呼啸忽然在耳边响起!片刻后,一道冻彻心肺的阴风刮来!

  敖珊早早使出罡气护身,她修炼的乃是寒冰真气,依旧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许听潮却是面色发白,此处已十分接近阴司,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并未祭出惯用的宝物护身,只使了一门“冥府玄阴罡煞”,在体表布下一层尺来厚的真气护盾,被这阴风一吹,竟是神魂飘荡,似乎立时就要散去!

  “散魂阴风!”

  冥府玉册元神境以下的部分,早被许听潮参悟得七七八八,此刻吃了大亏,一眼就认出这阴风的根脚!

  顾名思义,此风对元神灵体一类的生灵伤害极大!敖珊有躯壳保护,只是觉得阴寒彻骨,许听潮魅灵之躯却是正好被其克制,大意之下,已受了不轻的伤势!

  两人总算知道这风眼中的鬼物为何行色匆匆了。

  这一阵阴风刮过之后,就再无半点动静,但许听潮哪里还敢大意?体内真气滚滚流动,穿过那通幽指环,化作玄阴真气,再丝丝缕缕分散,顷刻就构筑成一座繁复玄奇的诡异阵法!

  许听潮形象也随之大变,成了血眼利爪白脸的鬼物!

  “你这样当真难看!”

  敖珊上下打量许听潮,先是眉头大皱,继而嘻嘻笑了起来。

  许听潮看了她一眼,心念一动,双手食指利爪缩回,眼中血色也逐渐褪去,除了面色过于苍白,浑身鬼气也强盛了数倍,倒也和之前一模一样。

  做完此事,也不等敖珊出声,挥手就把那乌云障祭起,一团乌压压的云气瞬间扩散开来,将两人身形遮掩!

  风眼出口处,那散魂阴风不知还有多少,仅靠这点手段,许听潮并无把握挡住,心念一动,鲁宜鹤、解复斌、石种峦和梵紫芸四个老怪已然出现在周围。

  “公,可是要到阴司了?”

  几个老怪也察觉此地异常,看了下方那皎月一般的亮点,就开口询问。

  许听潮微微点头,径直道:“下方应该就是阴司。几位前辈可有办法防住散魂阴风?”

  “散魂阴风?”

  几个老怪大惊!此风在鬼道中也算大名鼎鼎,却并非什么好名声,只因其太过歹毒,陨落其中的鬼修,均要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他们知晓许听潮的根脚,自然明白这年轻公不好抵挡。

  “竟然遇上这东西……公稍待!”

  片刻之后,鲁宜鹤就翻出一顶暗红的冠冕,梵紫芸则取出一袭碧绿纱衣。

  “这两件法器,唤作九幽玄火冠和绿云衣,算不得多宝贵的东西,于抵御散魂阴风倒有些效果,还请公和小姐收下!”

  许听潮和敖珊却是不信,既然不算珍贵,你们两个老怪怎会随身收藏?这帽和衣服,虽说只是法器,定然有其不凡之处。

  “多谢两位前辈了!”许听潮挥手将两物收起,“此间事了,必定归还。”

  两个老怪自是谦逊,连说不用,许听潮怎肯答应?劝说几句,便觉不耐,索性道:“诸位前辈暂请回避,小这就要动身前往阴司了。这散魂阴风也是鬼道之宝,小设法收取一些,诸位前辈只管等着承接,能以之炼出几件宝物,也是好的。”

  言罢,不等几人说话,挥手就将他们收进体内歪嘴小葫芦中。

  敖珊轻笑不已,就算在藏镜阁中“轮回千年”,这潮哥哥也还是呆一个。

  许听潮见她如此发笑,一瞪眼,伸手拉到怀中,拦住了纤腰!

  敖珊猝不及防,一呆之下,立时把两只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纤指在他胸前画起圈儿来。

  许听潮只觉一身骨头都轻了三两,随手把那暗红冠冕扣到头顶,抖开绿色纱衣,披在怀中人儿身上。

  敖珊一见,又笑话许听潮黑衣红帽,不伦不类……

  这对小鸳鸯温存了片刻,才想起进入的阴司的事情来。

  许听潮把真气往头上冠冕灌去,霎时间,帽中窜出朵朵暗红色的火苗,瀑布一般垂下,顷刻就将浑身护得严严实实!不用刻意试探,许听潮就知这些火苗,每一朵都有不俗的威能,心中十分满意,念头一动,周身火苗立时贴到身上来,彼此相连,结成一件火焰长衫。

  这回总不难看了吧?抬眼看去,只见敖珊身上的绿云衣已是模样大变,绿光莹莹中,有清淡的烟霭浮动,果真不愧“绿云”二字!就是那阴森森的气息,让人觉着不太舒服。敖珊也并不是很满意。

  尽管如此,这龙女身穿这件衣衫,依旧呈现出另外一番美态来,把许听潮看得两眼直愣。

  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便该是这般了。

  准备妥当,两人双双施展敛息之术,许听潮催动乌云障,又用玄冥阴风杖招来一道黑风,环绕在乌云障之外,才向下方那明光亮点遁去。

  呼——

  刚刚靠近了十余里,一道散魂阴风又忽然吹来!

  乌云和其外的黑风,都是半点不曾紊乱,许听潮和敖珊却都觉得身躯一冷!

  这散魂阴风,果真十分诡异!

  这阵阴风,风势更大,持续时间也更长,许听潮心中一动,把手中玄冥阴风杖一挥,莫大的吸摄之力凭空生出,将从身旁刮过的阴风吸扯过来,尽数注入杖中!

  玄冥阴风杖顿时变得阴冷彻骨,杖体更是传出连绵不绝地咔咔脆响声!

  此物乃是栾凌真所炼,也不知用了何种灵材,竟对散魂阴风有反应!许听潮正愁没有合适的手段收取此风,见状大喜,赶紧注入真气祭炼起来!杖中的脆响声这才逐渐稀疏,终至湮灭不闻。

  散魂阴风不知何时已渺然无踪,许听潮稍稍催使重新炼过的玄冥阴风杖,顿觉其刮出的黑风阴冷了几分。

  此杖原本只有在阴冥之地遮掩行迹的效果,如今被散魂阴风洗炼一番,怕也会成为一件难得的宝物!

  许听潮却是动了趁机祭炼宝物的念头,当下不再迟疑,略微加快了些遁速。

  这风眼之中,但凡有鬼物侥幸闯入,都是匆匆而走,根本不敢多作停留,除了那散魂阴风,说起来无甚凶险,敖珊却不敢大意,见许听潮借助阴风炼宝,便凝神戒备起来。

  越是往下,遇上阴风便越是频繁,顿饭功夫,两人已从那出口一穿而过,乌云障之外的黑风,颜色变淡了许多,阴冷气息也更是浓烈!

  眼前豁然开朗,许听潮和敖珊放眼望去,入眼只见嶙峋乱石散落遍地,高低起伏的山丘上,不见半点草木,生灵更是踪迹全无!

  两人所处,却是一处望不到边际的庞大溶洞,那风眼入口,正嵌在头顶上方的岩石中!

  四面八方刮来的无形阴风呼呼作响,争先恐后地灌入头顶风眼!两人只觉通体森冷,身形和乌云障却半点不觉得承受了风力,倒是乌云之外的黑风,辗转翻卷,似要离体而去!

  “珊妹,可还撑得住?”

  许听潮很想留在此地将玄冥阴风杖祭炼一番,却担心敖珊承受不住阴风吹拂。

  敖珊面色有些苍白,却还是倔强道:“梵前辈这绿云衣甚是好使,除了有些冷,倒没有大碍。”

  许听潮看着却是心疼,柔声道:“回仙府中避一避,等炼好了宝物,再叫你出来。”

  敖珊还在踟躇,许听潮把脸一板:“就这么定了!”

  被这般呵斥,敖珊有些不高兴,小嘴微微嘟起,终究拗不过许听潮,只好道:“小心些。”

  言罢,不舍地看了几眼,才折身化作一道黑光,遁入许听潮体内。

  此处已是阴司,若许听潮自行动用仙府,不免会弄出些灵气动荡,敖珊先遁入他体内,落在仙府之前,再进入仙府大门,便可将一切动静都掩藏在身躯中,不虞被阴司鬼物或者修士察觉了。

  把敖珊安置妥当,许听潮才在风眼站定,催使玄冥阴风杖,摄来散魂阴风,缓缓祭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