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五一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1

四五一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1


  眼看玉简就要得手,冷不防出了这档子事,摩陀老道面色一垮,继而喜笑颜开,眨眼之后,满脸笑容又尽数敛去,变作尴尬担忧。

  这老道脸色变得欢实,许听潮已从虚空中走出,向敖瑞和尤寒梅深施一礼:“见过两位师伯!”

  老龙敖瑞哈哈大笑,捋须赞道:“不坏!不坏!”

  尤寒梅也是满脸赞赏:“如此人物,方才配得珊儿凤儿!”

  这边二老一少寒暄,似乎都将摩陀老道忘了。

  这邋遢老道心中有鬼,正如许听潮猜测的那般,在藏镜阁中,他确实是做了些手脚。一来,可以借机试探许听潮的根脚;这二嘛,就是若许听潮本事足够大,能顺利闯过了险关,自有无穷好处,也算卖了个情面,当然若是闯不过,就此身死道消,身宝物自然便宜了自身……摩陀老道身为极大顶尖宗门的客卿长老,见过的仙人后辈多了去,一番试探,他已看出许听潮并非当初猜测的什么仙人子弟,但这小子几种神通厉害至极,且有至宝傍身,就算真正的仙人子弟落在他手中,也讨不了好去!

  修为尚且元神的时候,就这般厉害,何况如今已是虚境?摩陀老道念头急转,思量该如何修复两人的关系,因此也不急着前答话。

  老道想清静,血妖却不给这机会!既然许听潮都已能将元神寄托虚空,他自然也不会止步于元神!

  血妖只比许听潮慢一步赶到,人尚在虚空中,就已大喝出声:“兀那老儿,竟敢算计欺凌吾弟,某家今日就好生与你说道说道!”

  话不曾说完,一道滔天血水已从虚空中轰出,往摩陀老道头顶浇下!血妖自虚空跨步而出,手中也持了一杆色泽黯沉的黑红小幡!那涛涛血水,便是从幡中流出,直似无穷无尽!

  血河横空,并无半分腥臭,反倒有一股奇特的馨香!

  摩陀老道闻到这般气味,只觉浑身精血沸腾,竟似要透体飞出一般,面色顿时一变!这般异象,正是血道大蟹法修炼到极深处的征兆!且但凡修行这等法门的修士,无不诡异狠辣!当下哪里还敢怠慢?

  只见他把手中总阵旗一挥,旗面晃晃悠悠地飞出个白蒙蒙的拳头大圆环!这圆环迎风就长,瞬息长大千余倍,中间一个幽深阴森的大口,直似无间地狱!

  血河水从天而降,被这大口一吸,尽数灌入其中,也不知被引导到了何处!

  这般动静,早将两个老怪和许听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三人回身,正好见到这般景象!敖瑞和尤寒梅面色微变,许听潮却气定神闲,半点不担心!

  果然,血妖一声狂笑,摩陀老道身旁数十丈之内的虚空,仿佛漏勺一般,无数拇指粗细的血水飙射而出,眨眼就连成一片!

  摩陀老道不妨血妖还有如此手段,瞬间就陷入血水包围!这等时候哪里还顾得驱使那圆环吞噬血水,手中总阵旗一晃,身躯立时就隐去!

  一道七彩光芒从血妖手中小幡内射出,正正罩住摩陀老道方才站立的地方!这老道一声闷哼,从虚空中跌出,重新落入血水中,好在身旁早已布下层层叠叠十余道光幕,倒不曾被血水侵蚀了身躯!

  “好你个毒辣小子,莫非真当老道好欺负不成?”

  摩陀老道一时大意,落得如今这般处境,心头也是生出了火气,挥手将总阵旗抛出!

  敖瑞、尤寒梅和许听潮只觉眼前金光一闪,涛涛血水不见了踪影,只余九尊百丈高下的金身佛陀环绕而立,各自展开十余丈宽大的手掌,往圆圈中心倾泻金灿灿的佛光!

  这老道果真好本事,竟连佛门的阵法都炼入了本命法宝中!

  敖瑞尤寒梅两个老怪忍不住面露惊异,血妖那一身真气,正好被佛家法门克制,也不知它会如何应对!

  正惊疑间,猛然见到九尊佛陀中间站起个千丈巨人,正是血妖的模样!这巨人看来不甚强壮,甚至偏于瘦弱,举手投足间,却有地水火风生灭,九尊金身佛陀好似泥捏的一般,三拳两脚就被打得溃散!

  血妖所驱使的,正是那得自巨人界雷霆绝域的神魔躯壳!如今他已是虚境,运使起来自然远非元神境时能比,摧枯拉朽就破开了一座佛门大阵!其身躯那蛮荒苍莽的气息,直似太古神魔重生,十分骇人!

  “老头儿,还有何手段,不妨都使出来,且看我接不接得下!”

  血妖得了便宜,却不乘势而攻,双手叉腰站立半空,俯视脚边蚂蚁般大小的摩陀老道!

  摩陀老道已知这虚空中蹦出来的血妖小子并不打算与死磕,奈何胸中一口闷气咽不下,大喝一声:“小辈休得猖狂!”

  那脏抹布一般的小旗不知何时已回到他手中,此刻已是彩光大作,瞬息之间,数十座阵法便相互叠加,把千丈高的血妖围得严严实实!

  敖瑞和尤寒梅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那丝骇然!这摩陀老道当真名不虚传,如此手段,换了自身,应对起来也十分棘手!

  身处阵法围困中央,血妖却半点慌乱的神色没有,大口一张,嬉笑道:“老头怎在我面前玩弄天地五行?”

  只见他大手一伸,掌心中地水火风激荡,五色玄光闪烁,身旁数十座大阵中,立时就腾起白黑青红黄五色彩光,争先恐后地投入巨掌之中!眨眼功夫,一座座大阵便相继溃灭,半点气息不存!

  “你!你你……”

  摩陀老道想要拘来天地灵气补益,却全然赶不消耗,一张皱巴巴的老脸已涨成猪肝色,哆嗦着指住许听潮,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早已看出血妖这神魔躯体的不凡,哪知竟连天地五行都能强行掌控?自家阵法九成九都是已五行灵气作为根本,落在这小子手里,简直就是耗子撞猫,被死死克制!这般牛嚼牡丹地一气乱抽,再是玄妙的阵法也挥不出多少威能!

  血妖嘿嘿而笑,把手中那正午大日一般的五色光球抛了抛,作势要往摩陀老道抛来!

  摩陀老道好似中箭的兔子一般跳起,顾不得哆嗦,返身就遁入虚空!

  “去!”

  血妖方才只是吓吓他而已,手中这光球威能有多大,他一清二楚,当真扔出,怕不把方圆千里尽数毁了!不过血妖也不打算放手,口中呵斥,一条浑身细鳞的七彩巨蛇已从背后腾起!

  这巨蛇瞪大一双阴冷的眼珠,死死盯住左侧某处虚空,忽然张嘴喷出一道数十丈粗的七彩光柱!

  这一回,摩陀老道自行遁出虚空,手中小旗往地一指,就有一条黄蒙蒙的数千丈土龙腾空而起,往七彩细鳞巨蛇蜿蜒扑去!他身下也是有一道百丈粗的橙黄光柱射将来,凝成一头形貌古朴的厚甲玄龟!

  这老道,竟施展神通抽取大地精气,布下防护阵法!

  血妖见那玄龟看得见地凝实起来,也是惊疑一声,心念动处,背后七彩巨蛇飞扑而出,径直将那数千丈长的土龙撞成,漫天尘土,对准玄龟撞去!

  轰隆隆——

  天崩地裂一声震响,七彩巨蛇大头已撞在玄龟背!玄龟背甲顿时裂出七八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摩陀老道就在玄龟腹中,撞击的瞬间,身形踉跄!七彩巨蛇也不好过,方才一击,好似迎头撞了土地,便是血妖幻化了神魔真身,也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这座阵法,已和大地联为一体,想要破去,十分不易!

  血妖不打算再次蛮干,一个念头传去,七彩巨蛇晃了晃脑袋,便将尾巴甩出,却是对准玄龟身下那橙黄光柱!

  摩陀老道见状大急,手中小旗向下一挥,玄龟立时挪动沉重的身躯,缓缓往下降落!

  蛇尾抽来,度何等之快,如此断然挡之不住!摩陀老道也并非是要依靠玄龟来抵挡,向下挥动时,小旗顺势脱手而出,已然没入光柱之中!

  几乎是同时,光柱忽然凝固成一根金铁巨柱,周围更有尖锐的狗刺弹出,根根寒光闪烁,尽显狰狞!

  七彩巨蛇却不知害怕,巨尾依旧抽下!

  只听一阵让人牙齿酸的金铁交鸣,金铁巨柱凹陷弯曲,巨蛇蛇尾也鳞片脱落,露出内中鲜红的血肉!

  一击过后,金铁巨柱立时就恢复成橙黄光柱,顶玄龟依旧在缓缓降下。几人已看得明白,摩陀老道却是打算让其落在地,好掩住薄弱处!

  巨蛇并非真正的生灵,而是大荒玄蛇体内虚境血魔修出的魔像,因此尽管尾伤势骇人,也只血色光芒一闪,便恢复如初!

  这时候,血妖也赶至近前,抡起小山一般的拳头,嘭嘭嘭砸在玄龟背!每一拳打下,摩陀老道身躯就不自禁地抖动,七彩也在一旁虎视眈眈,防止他从虚空遁走!

  血妖放任玄龟身下的光柱不顾,也不使用那吸摄五行的神通,就只挥拳猛砸!手中那五色光球也不知被他藏到哪里去,此刻正双拳起落,打得不亦乐乎!

  遇个如此粗鲁的莽汉,摩陀老道一口浴血憋在胸中,无论如何也吐不出,说不出地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