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五三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3

四五三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3


  不可计数的低阶法术从许听潮手中涌出,首尾相接,恍如一头五彩长龙!

  龙尾攥在他手中,龙嘴自是咬在裹着总阵旗的摩陀老道身上!

  许听潮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就不知摩陀老道是何感受。***

  老龙敖瑞定定看了五彩法术洪流半晌,忽然对身边的尤寒梅说:“冰凤凰,你可有把握做到此事?”

  “这孩法术厉害,小妹自叹弗如。”尤寒梅侧过头,嘴角翘起,“莫非龙老哥做得?”

  老龙打个哈哈,也不正面回答,只道:“许家娃娃禀五行灵气而生,似这般以法术成就大道,方是正途。你看他,只是些粗浅的道法,威能也比同阶厉害数十倍,难为摩陀道友竟能抵挡得住……血妖小,若与你这弟弟对上,有几分胜算?”

  血妖暗道这老龙死要面皮,脸上却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咧嘴道:“前辈过虑了,小不会与舍弟斗法。”

  老龙闻言,好生无趣,佯作愤怒,拂袖回头,不再理会血妖。

  尤寒梅不禁莞尔,似乎这老龙碰了软钉,十分让人开心……

  许听潮倾泻法术半晌,摩陀老道才有了反应,只见裹在他身上的总阵旗一展,一道刺目的五色光柱从旗面射出!

  旁观三人凝神看去,只见这光柱赫然是由无数低阶法术凝合而成!也不知摩陀老道用了何等挪移乾坤的法门,将许听潮之前打出的法术尽数收敛,此刻突然反转射来,瞬间就击溃正自迎面奔涌而来的法术洪流!

  许听潮面色微变!自己打出了多少道法术,他心里有数,自然知晓这五色光柱的威能,不过想要破解,却也不难!下意识地,他就想使用自夸父族传承神文中悟出的法门!这般念头方才生出,心中就是一紧,敖瑞和尤寒梅还在一边观战,万万不可泄露了去!

  这般迟疑,不过一瞬,许听潮体内已响起阵阵龙吟凤鸣,虎啸猿啼!只见白黑青红四色光芒一闪,他身旁蓦然浮现一层凝厚的四色光幕,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灵神兽的虚影在光幕上流转不息!

  下一刻,许听潮的身形就被五色光柱吞没!

  预想中的爆裂声并未传来,那光柱激射向前,仿佛许听潮并不存在,前路没有半点阻碍!忽然,僵硬的光柱活转过来,化为一头鳞甲宛然的五彩蛟龙,一个盘旋,回身往摩陀老道扑去!

  如此精妙的法术御法手段,看得敖瑞和尤寒梅几乎要叫起好来!

  原来那五色光柱本就是许听潮打出的法术汇聚而成,而许听潮的真气又非同寻常,早已生出了灵性,此番晋阶,虽说真气灵性并未增长多少,但他对于真气运用,天地感悟,陡然提升了数倍,做到此事,并不算难!先前之所以使出那四色光幕,一是为了防止反馈回来的法术中被做下手脚,也因为重新将法术纳入掌控,需要一段时间!若能等个十年八载,许听潮感悟更深,这等事情,几乎一挥而就!

  如此一来,许听潮倒是舒坦了,摩陀老道却面色愁苦,眼中些许得色也消失不见,手中脏兮兮的小旗挥动,虚空轰隆作响,八根数十丈高的合抱粗白玉巨柱破空而出,排成八卦方位,腰身上各自射出一道黑沉沉的锁链,将五彩蛟龙四肢头尾缠住!

  先前还活灵活现的蛟龙,立时就被抽走了精气神,僵在八卦柱之中!

  “八卦锁灵阵!”

  尤寒梅顾不得矜持,蓦地惊呼出声,一双凤目在八根白玉柱上徘徊,忽然一笑:“原来摩陀道友的宝物还有这般玄妙!”

  老龙敖瑞也是大吃一惊,半空中那八根柱,与之前布下的阵法不同,并非五行灵气幻化而成,而是真切的实物!听得尤寒梅说话,老龙已然明了个中究竟,摩陀老道那总阵旗,怕是一件乾坤之宝!旗中固然炼入了不少阵法,但似白玉柱这般一整套的布阵器物,怕也收藏颇多!

  摩陀老道却只是嘿嘿一笑,似乎对尤寒梅的话很不以为然,但也不曾多说什么,全副心神,几乎都落在许听潮身上。

  此刻,许听潮已然舍了那五色蛟龙,两手结印,凭空唤来一条数里宽的大河,蜿蜒咆哮,要将摩陀老道上下左右前后尽数拦住!

  头顶数百丈就是罡风层,风声呼啸刺耳,此刻已夹杂了波涛奔涌的轰响,忽然之间,阵阵雷鸣异军突起,瞬息就盖过前两者!

  摩陀老道身旁蜿蜒盘曲的大河中,不知多少玄黑雷球飘飘荡荡地浮起,团团大如磨盘!

  许听潮初入太清门时,因冒险传讯之故,蒙吕乾阳传下雷法心得,后来又得了钧天仙府,钧天仙雷大阵更是时常催动,因此他在雷法上的造诣,只比御火之术稍逊,如今借助水行灵气幻化的大河凝聚玄水阴雷,比之前驱使铺天盖地的低阶法术轰击,威能远胜!且这般法门,乃是他参悟得自大道宗戴德那乾清上元太乙神雷网悟出,内中自有玄妙,非同一般雷球蜂拥而上!

  摩陀老道识得厉害,慌忙擎住手中丈许高下的总阵旗,用力一挥,千余里内的土行灵气奔腾汇聚,在他身旁凝成一座数千丈之巨的橙黄山峰!

  玄水阴雷网覆盖而上,把这山峰炸得土石横飞,晃动不止,几个眨眼的功夫,山体已然纤细了数圈!方圆千里内的土行灵气兀自滚滚而来,兀自弥补不上这般消耗!

  老龙敖瑞和尤寒梅屏住呼吸,都为摩陀老道捏了一把汗!被如此厉害的雷网罩住,便是他们也只能暂避锋芒!

  摩陀老道到底并非等闲,只见那晃动的山峰猛然一滞,继而隆隆作响,其声雄浑,山体上下,蓦地浮出数千到明黄雷霆,灵蛇一般舞动不休,与连绵不绝撞来的水雷网斗在一起!

  天地五行土克水,更何况这些土行雷霆依附山体,隐隐布成阵势,纵然玄水阴雷网前赴后继,威势更甚,却奈何不得山体那稀稀拉拉弹跳不止的明黄雷网!缩小了数圈的山峰也在土行灵气的补益下缓缓涨大!

  这般厉害的攻势,却被生生挡住!

  敖瑞老龙和尤寒梅对视一眼,这疯癫老道,不愧是天下阵法第一人,凭借一杆总阵旗,竟能做到自己两人都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依这身本事,足以同合道境中人正面相斗,纵使不能胜,自保却不成问题!人族那些个合道老怪将他视作同阶,果真半点不错!

  这老道尚且如此难缠,与他相斗,还能占据上风的血妖和许听潮兄弟两人又如何?

  两个老怪陡然发现,以前却是看走了眼!

  且不谈这他们作何想法,许听潮见摩陀老道已然稳住了阵脚,挥手祭出八道颜色各异的火焰剑气!晋阶之后,这符剑术威能亦是大增,虽说比不上普通法术的增幅,却也厉害了数倍!剑气所过之处,虚空尽数破碎!

  八道剑气布下太一八门剑阵,齐头并进,轰隆一声将水雷网中岿然不动的橙黄山峰轰出一个数百丈的大洞!

  片刻之后,数千丈的高峰轰然崩解,摩陀老道面色煞白地持旗而立,身旁层层叠叠的光幕屏障源源生出,与外面剑阵一触,好似泡沫一般轻易破碎!他不敢挪移虚空遁走,此刻身陷剑阵,虚空早被那骇人的剑气切割充斥,贸然遁走,无异于自投罗网!

  剑阵早已停了绞杀,摩陀老道却不得不唤出阵法勉强防护,结局如何,不问自知!

  若许许家小早将剑阵祭出,这老道定然落败多时了!敖瑞和尤寒梅都这般感叹。

  看到这老道的狼狈模样,许听潮却是胸中闷气尽出,一挥手,剑气化作八团火焰飞回体内,漫天的异象尽皆消散!

  摩陀老道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站在原地,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许听潮。经此一战,他已知不可能四当初那般凭借强硬手段迫使许听潮妥协了。

  许听潮却不理他,飞身遁至敖瑞和尤寒梅身边,躬身一礼:“两位师伯,敖珊敖凤远行在外,小心中挂念,这便要去找寻了!这些年承蒙庇护,小没齿难忘!”

  “两个丫头心思野了,你此去却是正好!”尤寒梅满脸温婉的笑容,“快去快回,一路小心!”

  “去吧!”

  老龙也是捋须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许听潮直起身,脚下云头一起,倏忽远去!

  摩陀老道却是急了,一面挥旗布阵,一面焦急地大声呼喊:“许道友,许老弟,慢些走,等等老道……”

  声音还在半空中回荡,人却已踏入布下的阵法中,挪移至十余万里外!

  尤寒梅面现错愕,老龙敖瑞看着手中的青玉简,哭笑不得。

  “咳,两位前辈,小也告辞了!此次晋阶,还来不及好生巩固一番。”

  “慢来!”老龙一伸手,身躯不动,不知怎的就抓住数丈外血妖的手腕,“你们两个小双双晋入虚境,说不得要庆贺一番!”尤寒梅也是笑道:“贤侄无须着急,我和你敖师伯好歹也活了数十万年,有些心得,正好说与你听……”

  既然知晓了血妖和许听潮的厉害,两个老怪自然不会放过这般攀交情的机会。

  血妖也知他们的想法,立时就答应下来。

  一行三人说说笑笑,驾云往内莽苍而去,半路正好遇见匆匆赶来的钱处苍,饶筱疏,周辰师兄妹五人,以及夸父族十余位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