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五六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6

四五六 渡星宝槎何须寻,元磁极空胜银河 6


  “……老弟打算用什么东西来换?”

  摩陀老道目光灼灼,还略有几丝得意,许听潮怎不知他的想法?如此,似乎已被拿捏住了痛处,但许听潮依旧神色淡然,半晌不言。直至摩陀老道显出几分焦急,才开了口:“道友手中有何灵物,不妨取出来让许某一观。”

  “你这奸猾小!”

  摩陀老道恨恨,却也无法,只好取出那脏兮兮的总阵旗一挥。

  此刻正是大日当空的好时节,许听潮却觉得眼前星光璀璨,不由自主地将真气灌注双目,顿时看清楚面前的物事,赫然是五百三十七粒拇指大小的圆珠!

  这些圆珠颜色各异,表面好似套了一层水膜,其实是虚空被扭曲闭合,形成单独的小乾坤!许听潮将神念入,发觉其中至少有数百丈大小,正中央一小山般巨大“星辰”熠熠生辉!

  曾经乘坐过诸天星辰银河飞梭,许听潮如何不知这些圆珠的根脚?其数五百三十七,正合此存身的百灵大界周天之数!且每粒都隐隐与天上星辰一一对应,用来布置周天星辰大阵,再合适不过!

  许听潮满心欢喜,这老道却是有几分诚意!

  面上神色柔和了几分,许听潮问道:“如此珍贵的物事,道友当真舍得?”

  摩陀老道秋菊般的老脸微微抽搐了几下——老道说不舍得,难不成你这小还会放过?幸好老道早已炼化了一套……想到此处,摩陀老道心中不免有几分得意,这等宝物,落在极大宗门手中,就是一艘诸天星辰银河飞梭,不过对自己来说,委实算不得什么。

  “既然拿出来,老道自是诚心交换。怎样,可还能多换些时间?”

  摩陀老道满面希冀,许听潮这回倒没有扫了他的兴致,当下略一点头,趁这老怪欢喜不尽的时候,又问:“就不知道友从何处寻来这等灵物?”

  有了这五百三十七小星辰,就等于一座周天星辰大阵,似摩陀老道这等阵痴,不留下自用,反倒拿出来交换,由不得许听潮不心生怀疑。

  这一问,倒还真的问出些东西。

  摩陀老道嗫嚅半晌,还是说了实话。

  “许小,可曾听过混元旧地?”

  这老道,忽然又得意起来。

  许听潮心中一动,怕也只有那种地方,才能产出如此宝物!心中升起这般念头,面上神色变化却不大:“可是那曾出过数位大罗金仙的混元派?”

  “咦?你小倒也不算孤陋寡闻!”许听潮如此反应,摩陀老道多少有些挫败感,不软不硬地讽刺了一句,便继续炫耀道,“混元派宗门所在,实乃我等修士的福地,老道有幸去过几次,寻到一座观星大殿,这些星辰精英,便是从其中的观星台上得来!”

  “前辈好本事!这等宝地,旁人怕是见着了也进不去吧?”

  “嘿嘿!”摩陀老道一指面前熠熠星辰,好一阵挤眉弄眼,“否则此物怎会落在老道手中?”

  “如此说来,这星辰精英产出不少?”

  “也不算多,等个千儿八百年,便能收取如此大的一套。”摩陀老道斜眼一瞥,“我说许家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那混元旧地,可不是那般好进的!混元派的老儿们忒也不爽利,走就走了,偏生要留下一座上古禁断大阵,除非你手中有混沌灵气,否则休想进入!恃强硬闯,与取死无异!”

  当年在内莽苍,许听潮就从老龙敖瑞口中听得一些相关的事情,此刻兴致大增,忍不住问道:“以道友之能,也奈何不得那阵法?”

  摩陀老道正自得意,闻言大感扫兴,翻个白眼,鼻孔朝天:“那阵法倒没有多复杂,只胜在威能奇大,若老道哪天修成了天仙,自可挥手破之!”

  言下之意,就是说那阵法以力压人,算不得真本事,其根脚玄妙,早被他摩陀大仙参悟得一清二楚!

  许听潮笑笑,一翻手,掌中一团灰蒙蒙的灵气,好似生机勃勃,偏生又森冷死寂,气息十分古怪!

  摩陀老道察觉这气息,却忽然低头,见到实物,两眼瞪得溜圆!

  “这东西,可抵得过一套星辰精英?”

  “够得!够得!”

  摩陀老道咻咻穿着粗气,一把将混沌灵气抢到手中,双手捧住,两眼片刻不离,宝贝得不得了!

  许听潮伸手摸了摸下巴,原本以为拿出此物,会让这老道吃瘪,哪知全然不是这么回事。混沌灵气在他心头的宝贵程度,似乎还在仙阵之上……莫非那混元旧地中,这般阵法为数不少?

  足足半个时辰,摩陀老道才算恢复了正常,挥手将掌中混沌灵气收起,嘴中却如此说:“许家小,这般好物舍给老道,你不后悔?”

  后悔能让你把东西还回来么?

  这混沌灵气,许听潮还当真不稀奇,有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和钧天仙府在,得之并不为难,只须持此壶往阴阳五行池中摄取一壶灵液,催动彻底炼化,便能将之返本归元,成了混沌灵气。他此刻在想的,却是另一件事,用混沌灵气搪塞,并未将摩陀老道胃口吊起,反倒让他十分满意,请他出手在元磁极空梭上铭印周天星辰大阵,也不知是否会尽力。

  “道友,你若将许某这飞梭好生整治一番,自然有另一道混沌灵气奉上!”许听潮也只想出这么个办法,在这天道界,混沌灵气价值极大,为了取信于人,他又重新炼了一道,将之化作一道灰索,在右手五指间穿梭盘绕。

  “一言为定!”

  摩陀老道两眼发直,不知耗费了多大力气,才把视线收回,手中小旗一挥,五百三十七璀璨星辰齐齐颤动,争先恐后地没入梭体之中!瞬息之间,便按周天方位排列齐整!黝黑的梭体上,多了一层柔和的星光。

  “小,还不快快将东西拿来?”

  摩陀老道大大咧咧一伸手,枯瘦的巴掌摆在许听潮面前。

  许听潮面色微沉:“道友莫不是戏耍许某?”

  也难怪他如此想,周天星辰大阵何等玄妙?在藏镜阁中得了太阴太阳两面星幡,他已觉福缘匪浅,如今这老道竟然只是随意摆弄了两下,就声称已将大阵布置完成,如何能让人相信?

  摩陀老道却面露不屑:“你当周天星辰大阵有何为难?只要有十来枚星辰精英,便会循着冥冥中的感应,自行布成阵法!你若不信,大可催动此梭试上一试!”

  许听潮将信将疑,飞身遁入梭中,片刻之后,梭体上元磁精气、土行元力、星辰光辉便交替闪动起来。

  摩陀老道见状,气不打一处来:“你个背时小,不是有那坤德元火么?这般便利的宝贝不用,偏生要凭借蛮力催使!”

  在藏镜阁中,许听潮也只得了这飞梭的炼制之法,如何驱使,还当真未曾仔细想过。在他看来,此梭乃是那坤元为了摆脱坤元镜束缚特意炼制,在隐匿和坚固上十分出色,速度却非其所长!正是因此,从藏镜阁中出来,他就将此梭束之高阁,也不用来当做代步之物,此刻听闻摩陀老道叱喝,不异于醍醐灌顶!

  右手翻手,掌中多出顿时腾起一朵黄蒙蒙的火焰,厚重,雄浑,偏生有无限生机孕育其中!许听潮神色微微激动,缓缓将此火按在面前一座五角法台之上!

  嗡——

  元磁极空梭一声畅快的颤鸣,梭体前端的虚空,立时荡起一环环涟漪!下一刻,飞梭倏然而动,瞬息便没入环纹正中!

  许听潮只觉当初驾驭此梭的滞涩笨拙之感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通畅灵巧,仿佛梭体已成了自家身躯的延伸,催动起来,随心如意,哪里还有半点窒碍?

  如此接连穿破虚空,瞬息就遁出亿万里!方才梭体前端正好朝向南方,而那山头又在天道界极南,许听潮此刻,已然身处域外虚空之中!

  没了罡风大气阻碍,浩瀚的星辰精气汩汩灌入梭体,眨眼之间,整艘飞梭已被璀璨星光覆盖!这般磅礴的星力,光是用来驱动飞梭挪移虚空,其消耗不过九牛一毛!更多的,还是在缓缓滋润梭体!

  这元磁极空梭,果然远比诸天星辰银河飞梭好使数倍!

  许听潮亲身体验过,如此判断,不存半点偏颇。他不知经过星力洗炼,元磁极空梭的品质会变得如何,但想来定是好事。就这一小会儿,此梭于星力的传导聚敛,似乎微微流畅了些。

  再次催动,飞梭便从域外虚空消失,转瞬回到了那处山巅。

  摩陀老道正满面羡慕地站在当地。

  许听潮遁出梭体,挥手将之收起,也不忘取出之前许下那混沌灵气,交到他手中。

  这一回,许听潮神色却是诚恳了太多。

  摩陀老道也不客气,接过来收好,面上倒没了之前那般欢喜。

  “许家小,你们可是要走了?”

  一句话,就让心怀感激的许听潮气势大变!

  心头警兆频生,摩陀老道却似乎毫不介意,只咂咂嘴道:“你也莫要这般,其实老道早就怀疑,你小不是这一界的人物。再听说你们图谋那诸天星辰银河飞梭,便知此事十有**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