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五八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2

四五八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2


  “道友若还有疑虑,可在此稍作等候,许某自去,将珊儿唤来。”

  也不等回话,许听潮身形便化作点点荧光溃散。

  细柳先是愕然,继而面露笑容,似这般,姓许的倒不像是在耍弄诡计。想到此节,这青鸾又摇摇头,此处乃仙府内部,姓许的为仙府之主,要对付自己,似乎不用这般拐弯抹角的麻烦。也不知他如何修炼的,数十年才过,就成了和自己同阶的修士。莫非也和自己一样,将收敛来的接引仙光炼化了?

  ……

  山巅,正自闭目养神的许听潮忽然睁开双眼,往东方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道友暂且忍耐,有外人来了。”

  摩陀老道正在兴头上,闻言大恼,放出神念外东方一探,顿知其中究竟,不禁抱怨道:“那小貂儿多伶俐一个丫头,怎会如此不知好歹?”

  原来敖珊敖凤接到许听潮传音符,就匆匆赶了过来,金衣女徐娘也跟在一旁。

  许听潮并未接话,而是将体表四色光幕、钧天仙雷大阵和元磁极空梭尽数收起。

  须臾,三女赶至。

  敖珊敖凤见到随意站立的摩陀老道和许听潮,强压住心头喜悦。

  敖凤故作疑惑地出声寻问:“许大哥,你叫我们回来,所为何事?”

  敖珊向许听潮一笑之后,就对摩陀老道盈盈一礼:“见过摩托前辈!”

  摩陀老道再不好板着老脸,连连摆手:“弟妹切莫如此,老道方才已和许小结为异性兄弟,若蒙不弃,就称一声老哥哥吧!”

  “啊?!”

  敖珊敖凤惊诧莫名,双双把目光投向许听潮,那徐娘也是面现古怪,好奇地往这便看来。

  许听潮嘴角一扯,略略点头道:“这老道小人一个,也不须称他老哥哥,便是唤做老牛鼻也无妨。”

  三女神色怪异,摩陀老道却丝毫不觉欠妥,笑嘻嘻地站立一旁,甚至颇有几分得意。

  敖凤颇不客气,当场就喊了一声“老道士”,仅比“老牛鼻”稍逊一筹;敖珊却没这般放肆,柔柔唤了声“老哥哥”。

  见礼已毕,许听潮才向金衣女徐娘一拱手:“徐道友,这些年来,珊儿凤儿承蒙照料,许某谢过!”

  “许师兄言重了。妾身与两位妹妹同为万妖谷弟,理应相互护持。且这二十多年朝夕相处,妾身也受益颇多。”

  “便是如此,许某也当感谢!”许听潮取出一口淡金色飞剑,用真气托了,推到徐娘面前:“此剑名为‘金狼’,天外奇金所铸,也算剑中佼佼者,还请道友务必收下!”

  尽管已有了那乾清上元太乙神雷盘,徐娘依旧极为心动,只神色间颇为踌躇。

  “徐姐姐,即是这呆送出的,你也莫要客套!”敖凤见许听潮这般说话,如何还不知个中意思,想到就要远行,眼圈儿不由自主地红了,“此番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这方锦帕,就留下做个念想吧!”

  徐娘也满脸黯然,眼中尽是不舍,她知这冰凰云锦帕,乃敖凤耗费偌大苦功炼制,如进却拿来送给自己,足见情谊。这般礼物,便是贵重,也不能推辞,徐娘泪眼迷蒙的接下,取出一青草编织的小巧笼,放到敖凤手中。

  “妹妹也万勿推辞。”

  敖凤含泪接住。

  敖珊泫然欲泣,走上前来,解下腰间寒螭配:“徐姐姐……”

  “好妹妹……”徐娘已然哽咽,伸手入怀,取出一枚青翠欲滴的令牌,“这枚古竹令,留着防身,莫要让人欺负了!”

  三女依依惜别,作小儿女态,把摩陀老道看得十分不耐烦,悻悻然别开头去。

  许听潮见三女交换礼物完毕,脚下云头一起,将敖珊敖凤摄到身边,对徐娘一点头,道声“保重”,便驾云破空而去。

  摩陀老道自是跟上,厚着脸皮凑到云头上。

  青山碧林中,只剩下金衣女凝眸远望……

  “哼!”

  许听潮忽然来这一出,敖凤十分不满,先是不理不睬,及至云头遁出老远,才怒目而视,鼻中发出一声冷哼。

  敖珊倒是很快收拾了心情,此刻满怀雀跃,一双明眸时不时瞟过云头之上的摩陀老道,欲言又止。

  “珊儿有话,不妨直说,这老道算不得外人。”

  “我们当真能回去了么?”

  许听潮展颜一笑:“自然!”

  白玉般光洁的面颊瞬间激动得晕红,敖珊手足无措地在云头上转了几个圈。

  “太好了!爹爹,娘亲,姐姐,弟弟,还有墨鲤姐姐……”

  许听潮见她如此,眼中不自禁地闪过一丝柔和宠溺。

  敖凤看在眼里,却是微微撅嘴,心头泛起阵阵酸意。这冰凤凰到底是敖珊在此界斩出的化身,虽说记忆情感几乎全然一样,脾性却大为不同,且不曾亲眼见过敖珊口中念叨的诸人,并无那般迫切的思念。

  等敖珊平静了些,许听潮才道:“珊儿凤儿,细柳道友已经脱困,正在府中等待……”

  “细柳姐姐!”两女同时惊喜地呼出声来,“快些送我们进去!”

  许听潮笑笑,一挥手,五色清光闪过,两女不见了踪影。

  摩陀老道目瞪口呆,右手食中二指并拢,哆哆嗦嗦地指着许听潮:“你你……你这背时小,当真有仙府?”

  一旦到了凤凰界,此事根本瞒不住,摩陀老道之前自行暴露了不少隐秘,算是表明诚意,许听潮也不介意稍稍给他透露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以作引诱。况且这老道早就心中生疑,否则也不会在藏镜阁中做出那等事情。

  “老弟,让老哥哥前往一观,如何?”

  摩陀老道垂涎欲滴,许听潮却只是不理,淡然道:“你这老道胡乱猜测,许某何时说过有仙府了?”

  “你当老道三岁娃娃?”摩陀老道心痒难搔,见许听潮一副油盐不进的样,知晓自家功夫并未下足,只得作罢,不过也不打算就这般放手,嚷道,“总该将那钧天仙雷大阵放出,让老道过过瘾!”

  许听潮手足不动,身旁却忽然五色光芒闪动,钧天仙雷大阵瞬息铺成开来,将清云笼罩……

  前番赶来这极南之地,总共用去数月时光。许听潮心虑敖珊敖凤安危,根本不曾想到如此快就得了一艘能横渡星河的飞梭,是以不曾细细思量回归一事,如今却是不得不好生考虑。

  六十年前,被大道宗沈今宵挟持至天道界,一路乘坐那诸天星辰银河飞梭,遭遇的其余凶险也就罢了,关键是半途遇见那许多合道老怪。翟瞑老儿出手遮蔽了虚空,飞梭就不能吸纳周天星辰星力,只能依靠仙府阴阳五行池供给灵力维持,加之被他领着几个虚境域外天魔攻打,险些被攻破禁制!

  此事几乎算得许听潮修行途中最大一回凶险,怎不让他戒惧甚深?况且域外虚空之中,最凶险的并非遭遇域外天魔,即便那能将合道老怪撵得鸡飞狗跳的烂泥一般怪物狡翏也不算,而是无处不在的灵力风暴!若不小心卷入其中,合道老怪也九死一生!

  正是因此,许听潮此时虽说已修为大增,却依旧谨小慎微,打算多寻些上佳的五行灵脉,移入仙府阴阳五行池中,以防不测。

  正自思量,血妖忽然传来一道讯息,许听潮顿时大喜过望!

  原来夸父族那五座祭坛深合五行,亿万载以来,但凡逝去的族人,身躯都在祭坛之上回归天地,早已祭炼得连通天道一界之祖脉,举族催动,威能远胜天仙!

  此为夸父族安身立命之根本!

  五座祭坛有灵,若将之请出,居于体内,可增五行法术威能百倍,更能源源不绝地抽取祖脉灵气补益宿体。如此,便是深入绝灵之地,也不虞真气受限。

  而要做到此事,非得身具纯正的洪荒血脉!血妖夺舍那神魔躯壳,勉强也算混沌神魔,血脉自是不凡,早在加入夸父族,修行上古神文之初,便引得五坛之灵来投!

  简而言之,血妖可将自身当做一条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地灵脉,休说再遇到一个合道老怪率众攻打,便是人数多上几倍,也足够供给仙府消耗!

  血妖做了夸父族之主,不打算于此事之上对族中做半点隐瞒,甚至还想趁机举族迁往巨人界。天道界独钟人族,异族在此修行生存,委实不易。巨人界却不同,早将血妖视作亲,且本为混沌巨人殒身所化,夸父族与其大有渊源,在其中修行,必能繁茂兴盛!

  其实血妖还有一份私心,无论是在巨人界,还是凤凰界,虽说他与许听潮都算太清门弟,却委实不受待见,门中亲厚之人寥寥。此番回归,必然势单力孤,若夸父族答应迁徙,也是一道极大的助力!夸父族成年之人万余,这数十年来,人人苦修得自望海族的上古神文,魂魄渐渐强壮,再不似之前那般,看来堪比合道老怪,却不善驾驭真气,御空飞遁都难,连普通人族虚境也斗之不过。如此短的时间便有这般成就,天长日久,也不知会成长到何等程度!

  然而这般大事,若只靠夸父族,断然做不成。旁的暂且不提,族中五座五行祭坛,早已和此界祖脉相连,除非有天仙出手,否则根本不能迁移。此为夸父一族圣物,如何能够舍弃?血妖也还打算靠它为仙府提供灵气,便是有迁移的本事,也不会移动。

  如此这般,解决之法就要着落在摩陀老道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