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六、四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8

四六、四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8


  “原来是你们!”

  宓奼花容失色,许听潮却一脸漠然:“道别来无恙!”

  这魔女心头抽搐,原来是无恙的,被你这小贼种下佛咒,可就大恙特恙了。念头转了几转,瞬间七八个主意生成,都与当年见过那钧天仙府有关,宓奼已把面惊容换做笑脸,霎时间,媚态尽显:“主将奴家擒来,不知有何吩咐?”

  声音软糯,酥麻入骨。敖珊敖凤恨她淫蟹邪,俱都怒目而视;细柳也是一脸不屑;许听潮面色不改,身一层淡淡的金色佛光流淌而出,将乔痴一家护住,眼中神色却逐渐冰冷!

  妙品莲华咒入体,这魔女如何想法,怎逃得过他的感应?这般情形之下。竟还敢图谋仙府,当真不知死活!

  见得许听潮眼中的杀意,宓奼心头急跳,慌不迭地拜倒,伏在地瑟瑟抖,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将秀濡蟹湿,丝丝缕缕地贴在脸,哪里还有方才的妩媚动人?

  “有些非分之想,最好莫要生出!”

  许听潮语气淡漠依旧,宓奼听在耳中,却如坠冰窟,慌不迭地连连应是!

  “我等欲横渡域外虚空,除了你,识得路途的魔头不在少数,好自为之!”

  “奴婢省得,再也不敢了!主但有吩咐,必当竭尽全力完成!”

  宓奼听闻此言,心头紧绷的那根弦陡然松弛,只要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便暂时安全了。片刻之后,又赶紧绷直,全神贯注地等待许听潮询问……

  “不想见见她?”

  太阳星,血妖如此对汝嫣翃说。

  “见了能如何,不见又如何?”血妖满脸笑意,汝嫣翃却兴致缺缺,刚要化光遁走,又忽然停下,双目直视血妖,“你既有这般厉害的咒法,何不早用在妾身身?”

  “你和她不同。”

  汝嫣翃侧头一瞥,似乎看见正伏在许听潮面前摇尾乞怜的宓奼。尽管如此,心中亦生不出半点优越之感,甚至隐隐在想,或许像宓奼那般服软,也就不用再受这幽禁的苦楚。如此念头只在脑中一闪,就被逐走,汝嫣翃身化血芒,遁入血灵幡中……

  “……如此这般,空瓿奇夙沙奿两位前辈整合了方圆数万亿里之内的各族。可惜各族当年掺和人族和妖族的争斗,受损都极重,人手不足,两位前辈又时常闭关修行,并不能将诸事尽数掌握。休说奴婢出身的天蝎族僻处边缘,便是核心腹地,各族也多有阳奉阴违,并不当真尽力。主若不绕行,也有四五成的把握安然通过。”

  “四五成……算不得多安稳。”许听潮与敖珊敖凤和细柳三女商议,“如此绕行一圈,也不冤枉。”

  “你且说说此处往北而行,都会遇到哪些凶险?”

  听闻细柳问话,宓奼恭敬中更带了三分惧意。她是九尾烈阳蝎成道,乃虫豸之属,对妖禽的恐惧与生俱来,早已融入骨子里,更何况面对的还是一头青鸾神禽!当下慌不迭地答道:“初时大约亿里,都在天蝎族境内,主已擒得老祖,可召唤妾身族人遮护,通行无虞。”

  “之后便是长庚族占据的太仓域。此族族众十分稀少,虽说个个修为不凡,但等闲不会遇,百亿里之内,不会有多少凶险。”

  “再往前……”宓奼看了看敖珊,又赶紧垂下头,“……可从七龙域和冥王域中间的狭缝穿过,之后就是天地元气逆乱之地。奴婢不曾深入,但听旁人传言,其中多有古凶兽,合道不能敌,天仙亦戒惧,乃是,乃是一处绝域!”

  “既为绝域,何故还要说与我听?”

  许听潮淡然一句,宓奼亡魂皆冒,慌忙俯身叩拜道:“奴婢绝无相害之意,还请主明察!主修为精深,神通广大,又有这等飞梭在手,大可择七龙、冥王任意一域横渡,便能寻得归途!”

  如此说话,也不过是想要吓吓她,许听潮便顺着这魔女的话问:“依你之见,该走哪边?”

  “窃以为当徇冥王域向东!”宓奼声音稍显急促,“七龙域乃是空瓿奇夙沙奿两位前辈治下第一大域,有合道境真龙十一人坐镇,虽说域中天龙、虬龙、鼍龙、神龙、螭龙、虺龙、应龙七类真龙争斗不休,但若有旁人侵入,定会搁置争端,一致对外!还有一桩坏处,若潜入此域,只好一路向西,离那两位前辈越近了。”

  许听潮和敖珊敖凤对视一眼,此言倒是深合龙族脾性。

  “相比之下,冥王域就衰弱了许多,虽说也有一头合道境的金翅飞天夜叉,却不怎样理事。域中百鬼自相蚕食,异常混乱,正好潜行通过,就算万一泄露了踪迹,也有一战之力。”

  “这天蝎域中,可还有虚境?”

  等这魔女说完,许听潮才不咸不淡地询问。

  宓奼神色微微一黯,惨然道:“尚有三人,都远游未归。”

  许听潮顿时有了计较,一个念头传给血妖,飞梭顿时化作一道百丈长的璀璨星光,破开虚空挪移而走!

  既然无有虚境,如何还需客套?域外广大,便是这般肆无忌惮地挪移飞奔,也不虞被有心人记下,招来厉害魔头阻截。

  那天蝎一族的始祖宓不瘟,此刻正躺在敖凤的青丝笼中,已现了原形,却是一美玉般的白蝎。他身套了好几十粉色圆环,此刻正举了双螯,耷拉着钩尾睡得口角流涎,也不知做了多少旖旎绮梦……

  亿里路程,数日即过,许听潮一行已到了那太仓域中。

  此域果真如同宓奼所说那般,地广人稀,之前在天蝎域中,还能时不时见到成群结队的魔蝎,这阵子却十天半月不见半个生灵的影子,倒是虚空中飘荡的五金灵气浓重了数倍。细柳眼疾手快,采到好几块种类不一的天外奇金矿石,把敖珊敖凤看得十分眼热。她们只元神修为,飞梭遁奇快,便是见着中意的灵矿,也没有细柳这般手段眼力收取。许听潮只顾着参悟坤德元火在飞梭中的变化,这青鸾遂将手来的灵金矿一人分了一块。

  “快看,白马!”

  敖珊忽然惊呼一声,众皆举目远望,便是许听潮也站起身来。定睛看去,只见一头浑身毛色白金的马驹状域外天魔一闪而逝!

  这便是长庚了。

  宓奼早已说得明白,长庚形似马,色白,吟声如龙虎,喜吞噬五金。

  当年内莽苍一战,便有一头几乎一模一样的合道境长庚来与老龙敖瑞相斗,许听潮还得了从它身取来的金行灵火,因不知其名,暗地里被他唤作“白马金焰”,如今却可改名为“长庚金焰”了。

  “许大哥,何不将它捉了来充当代步的坐骑?”

  敖珊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看着许听潮,面神色十分期盼。

  “赶路要紧,莫要多事。”

  许听潮如此说了一声,就盘膝坐地,继续闭目参悟那坤德元火去了。

  敖珊有些闷闷不乐,却也没有多说,只面带失望地坐下。敖凤目光游离,不知在想些什么。许听潮好似知晓她的打算一般,眼睛未睁,却张嘴道:“凤儿你乘早息了心思。长庚一族委实不好招惹,我等不知安全道路,似这般摸索前行,还不知需要多长时日,出手擒捉人家后辈,定要惹来争斗,若处处这般惹是生非,错过了期限,该如何是好?”

  敖凤这才凛然,息了出手擒捉一匹“马驹”的念头。

  几人不欲多事,奈何麻烦自行找了门来。

  数日后,一大一小两头长庚浑身金焰熊熊,拦住了飞梭去路。大者为合道,小的也有虚境!

  许听潮不欲纠缠,心念一动,飞梭所化星光一个转折,便从旁掠过,顷刻没入虚空之中!

  “兀那贼子,交出梭中灵火!”

  那成年长庚仰头出一声悠长的龙吟,四蹄踢踏,虚空中陡然生出数十百道数丈粗金色锁链,缠到飞梭之!五行之中,金行可作为元磁精气的载体,因此尽管飞梭周围两仪元磁所成的太极急旋转搅动,急切间也不能将这粗壮的锁链绞断!锁链却传来万钧巨力,生生将飞梭从虚空中拉出!

  两头长庚早已紧随追至,围绕飞梭放蹄奔跑,身金色灵焰四下散播,往飞梭飘来!

  危机临身,不待吩咐,夸父族人便各自催动立足的星辰!浩瀚星力汹涌而出,九成冲刷缠在梭体的金铁锁链,一成四散,将飘来的金焰阻住!

  许听潮面有些不好看,冷哼一声,挥手祭出透明、青紫、炽白、皎洁、星碎、赤金、明黄、五彩八道火焰符文剑气,布成太一八门剑阵,往那大长庚绞去!这八道用来凝聚剑气的火焰,正是他手中威能最大的八种,依次是太空灵火、紫青兜率火、太阳真火、太阴真火、星辰真火、长庚金焰、坤德元火和九霄纯阳仙火!

  那长庚识得厉害,一时间大惊失色,扭头将虚空撞开一道数十丈宽的裂缝,就要遁走!哪知裂缝中一道血色大网兜头盖下,这白马猝不及防,被捆了个正着!

  它身的金焰委实厉害,血妖血行真气奇诡难测,所化的血网亦支持不了一时三刻,便被灼烧一空!

  许听潮剑阵又至,虚空被切成细碎塌陷,这长庚再不能躲避,龙吟一声,身火焰陡然凝固,化作一层金灿灿的铠甲!剑阵绞杀,只把它身金甲切割得嘎吱作响,星火四溅,却未能立时破开!

  这般耽搁,夸父族人已将周天星辰大阵尽数催动,眨眼之间,方圆数千里化作一方小型的浩渺星空!

  那长庚置身剑阵,本已支持不了多久,此刻更是惊骇欲绝,正要拼命,许听潮却忽然抽走剑阵!

  不等它稍作喘息,一道赤色星力便斜刺里来刷,瞬息将之淹没!耗费偌大力气勉强挣脱,又被一道湛蓝的星光卷入……

  许听潮撤了剑阵,却并未收回,而是破开虚空,将正与敖珊敖凤和细柳相斗那小一号的长庚圈住,也不下杀手,只慢慢消磨它身金焰!

  这小马驹知晓许听潮的打算,在剑阵中左冲右突,却半晌不得脱身,反倒撞得头破血流,浑身伤痕累累!

  五行之中,火能克金,长庚五行属金,许听潮用火焰祭炼而来的剑气,如何是它能抵挡?

  又三五合之后,这小长庚便奄奄一息地跌倒,被剑气近身,化作八道符文没入体内!

  浑身真气被封住,它已没了搏命的本钱!许听潮屈指弹出一朵金莲,没入它额头之中,只片刻,金莲便即淡去。这长庚满目桀骜暴虐亦是收敛,化作恭顺和哀凄。

  敖凤才不管它如何想法,把青丝笼祭起,眨眼将之擒到太阴星!原本笼中那白蝎,早被扔在一旁,酣睡不醒。

  这边,许听潮拿下了小白驹,周天星斗大阵亦是建了奇功!漫天星辰收敛,聚在飞梭周围,那成年长庚却静静飘在虚空之中,通体各色星力流转不息,仔细观看,其身却早没了声息!

  周天星辰大阵之威一至于斯!

  堂堂合道境的域外天魔,这片刻就陨落身亡!即便这长庚生于域外,不似人族妖族那般,祭炼有威能强横的宝物防身,之前又被许听潮和血妖联手所伤,如此结局,依旧让人震惊!

  一众夸父族汉子面面相觑!当年内莽苍一战,他们中很多人亲自见过一头差不多模样的白马与老龙相斗而不分下。敖瑞老龙何等本事,数十万年相处,他们再是清楚不过,如今同样厉害的一头长庚被自己等合力击杀,由不得他们不惊诧欣喜!

  片刻之后,五百三十七周天小星辰,猛地爆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大阵之中,地水火风凭空生出,涌动激荡不休!

  摩陀老道兀自沉浸在阵法中,似乎早已料到这般结局。

  许听潮和血妖稍好,敖珊敖凤和细柳、宓奼,以及乔痴一家等人,都是看着飘在虚空中那长庚遗蜕,满脸不可置信!青丝笼中,那变作巴掌大的小白驹,嗒嗒地掉了好几滴眼泪。

  “此地不宜久留,走。”

  许听潮将目光从青丝笼收回,使出玄门一气大擒拿,将那长庚遗蜕抓回,让敖珊用歪嘴小葫芦收起,便启动了飞梭,没入虚空遁走。

  片刻之后,元气依旧暴乱的战场,五头浑身金焰熊熊的合道境长庚齐齐从虚空奔出,见到这般情形,个个惊怒!待得辨明飞梭遁走的方向,其中那金焰颜色最浓郁的嘶吼一声,率先破开虚空来追,另外四头亦是怒吼连连,接踵跟……

  元磁极空梭何等神妙的宝物,纵使五头长庚暴怒欲狂,使劲使尽浑身解数,也只堪堪追了十多亿里,便失了飞梭踪迹。五个魔头纵金焰肆虐,把周围虚空搅得一团糟,才算稍稍泄了胸中怒火,在虚空乱流中商议起来。许是五个老魔意见不合,说了半晌,也只闹个脸红脖子粗,不欢而散!

  此刻,许听潮已然架了飞梭来到长庚、七龙、冥王三域的交汇处。试出了周天星辰大阵的威能,这小子复又信心大增,也不按宓奼的建议,循着七龙冥王两域的交界处往前,而是径直折向东北方,深入冥王域。

  宓奼的意思,是如此前行到尽头那元气绝域处,好从冥王域的边缘潜踪而行,此刻却没有半点意见,反倒极力支持许听潮的做法。

  这魔女如此卖力,只为博得一线生机,却不知在许听潮心里,早将她化为无仁无义的软骨头一类,可强行驱使而不能信任。似周辰师兄妹五人那般,待得天长日久,心中归属感深厚,还能重获自由,宓奼却是已被定下了永世为奴前程……

  尽管决定高调行事,径直从冥王域中心穿过,许听潮亦不曾当真耀武扬威地招摇过市,而是通过血妖向摩陀老道讨了一座隐匿阵法,把飞梭星光隐藏得若有若无,更将那玄冥阴风杖祭出,在环绕飞梭的周天星辰大阵之外布下一层淡黑的阴风。

  行不出百万里,就遇到一头浑身阴气森森的元神境魔头领了百来个炼气境的鬼物缓缓遁行。

  飞梭恰好从虚空中遁出,再次挪移,须得片刻时间准备,而以飞梭的度,这短短瞬间就要遁出数千里之遥!许听潮不欲改换方向,便任由飞梭从这队鬼物魔头旁边掠过。淡黑色的阴风吹拂,百多鬼物,连同那元神境的头领,都悄无声息地形体崩散,化作一团翻滚交缠的阴煞!

  这般变故,让许听潮一呆。

  在冥海之底的阴司,这小子颇耗费了一番力气,收敛散魂阴风将玄冥阴风杖重新炼过。恰逢与一元神鬼修争斗,祭出此宝攻敌,本来多有寄望,哪知人家半点不惧,反过来将他嘲笑了一番。从那之后,他就下意识地觉得此宝对鬼修,不怎么好使,加之之后闭关苦修,甚少争斗,此宝就被束之高阁。

  不想如今使来,竟是见了奇效!

  方才的元神魔头,修为与阴司那元神鬼修相差仿佛,且体内宝光隐隐,并非等闲之辈,在阴风中却没有半点抵御之力!

  这玄冥阴风杖,根本不是预料的那般没用!就是歹毒了些,被它出的阴风吹中,倘若身死,只魂飞魄散一个下场!

  宇内有五仙,妖魔人神鬼。即便域外鬼物,也是天地生养的生灵,许听潮不欲滥造杀孽,便将阴风收敛,紧紧贴在周天星辰大阵表面。

  似这般从虚空中遁出就刚好碰到生灵的情形,本不多见,如此处置,该是十分稳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