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四七三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19

四七三 星海浮沉前路漫,艰难险阻只等闲 19


  许听潮一面尽力驾驭飞梭遁行,一面把真气探入摄回来那甲骨魔身躯之内,希冀找到残存的元神,从中得知后方那东西的根脚。但遍搜全身,依旧不见踪影,想来是被剑气斩得破碎。

  这甲骨魔前来抢夺那灵骨也忒不是时候,许听潮又要驾驭飞梭,又要留意后方,还得与它争斗,偏偏它还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符文剑气何等威能,一个收不住手,就成了这般结果。

  此魔大概是魂飞魄散了。

  许听潮心中冒出这么个念头,暗叹一声,请长老寮询问赤毛巨猴无所得,又挥手将那宓不瘟唤来。

  “你可知后方这水藻究竟何物?”

  宓不瘟弓腰驼背,满脸谦卑地说不知。

  以这老蝎的性子,若是知晓,早该跑到面前献宝了。许听潮如此一问,也是存了侥幸的心思,见他一副恭顺的模样,心头烦躁,便挥手打发了,又对一旁静立那白色马驹样的长庚魔说:“道可知?”

  长庚转过头来,不咸不淡地道:“我心底生出什么念头,还能瞒得过了你?”

  此话颇不客气,讥讽的意味十足,却真是冤枉了人。虽然给它种下妙品莲华咒,许听潮却从来不曾主动窥探过它内心所想,打定主意要像对待周辰五个老怪一般,好收入门中,做自家臂助。

  这魔头的叔父死在周天星辰大阵之下,被擒后又不曾被施给一星半点的恩惠,它心中芥蒂极深,不是区区一道佛咒就能消弭的。

  许听潮此时也无心理会,问了一句,得不到结果,便不再勉强,屈指弹出一道剑气,往那珠帘一般的水藻射去!

  这小子一身真气早已反转先天,此时更晋阶虚境,便是这般随意的试探,剑气威能也十分不俗,汹涌澎湃的元气潮汐,竟似不能对其造成多少影响!

  那水藻更是不凡,剑气破空而至,尚未及身,枝节尽头的晶莹膨蟹大便弹射而出,径往前迎来!

  许听潮定睛看去,只见这些透亮的晶莹在元气潮汐中凹凸变形,彼此黏连。原来不是珠子,而是些粘稠的液滴!

  须臾,百余液滴就纷纷黏在剑气之,锋锐的剑气逐渐黯淡,顷刻便湮灭无踪!

  这东西,竟似那噬灵魔一般,有吸噬真气的奇效!

  “固元灵胶?!”

  太阳星,摩陀老道大喜过望,抖手放出一呆头呆脑,动作僵硬的机关大鸟,哪知方才出得飞梭,就被汹涌的元气潮汐扯得粉碎!

  许听潮却不似这老道那般欢喜,固元灵胶何物,他从来不曾听闻,只知这珠帘一般的水藻植株大得吓人,下左右蔓延,早已超出了神念探查的极限,若飞梭被它赶,任是有多玄妙的阵法守护,也要被吸干了灵气!

  “老弟,莫要只顾着跑,快快设法收取些!”

  摩陀老道损失了一头机关鸟,却并不放在心,反倒朝这边大声喊叫!

  许听潮只做不知,这老道当真被宝物迷了心窍,连命都不要了!修行之人,若浑身真气被吸干,也只相当于一个厉害的凡人,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域外虚空,几乎就只能等死!且许听潮乃五行魅灵之躯,若被那劳什子固元灵胶围,怕不被吸得身躯溃散而亡?

  其实有五行坛之灵在,了不得就收了飞梭避入仙府之中,也不一定真会出什么事儿,但被困住是肯定的。许听潮归心似箭,自然不愿落入这般境地。

  见许听潮毫无动静,摩陀老道已是急得跳脚,又喊道:“好老弟,这固元灵胶连天仙也不一定求得来,你当真打算就这般白白放过?”

  这话入耳,敖珊敖凤,细柳,乔痴一家,还有赤色巨猴,宓不瘟和那白毛长庚,甚至飞梭之听得懂的魔头,都是心中大动!

  许听潮不是清心寡欲的圣人君子,这般宝贝当前,怎会不动心?当下沉声询问:“那固元灵胶善能吸纳真气,老哥可有法子收取?”

  摩陀老道大喜,忙道:“自然是有的!此宝虽然能吸噬元气,但只须好生祭炼一番,便可操控自如!”

  这话当真十分多余,若非如此,那珠帘水藻身处元气潮汐中,生出的固元灵胶再是玄妙,也该早被元气填饱了!关键不在于固元灵胶有何玄妙,而是怎样才能将之取到手中!

  “我传你一道法门,把神念凝合,当做法术前去收取!”

  摩陀老道言罢,挥手在星空中洒出一篇数万言的篆文!这般做法,并非只结好许听潮一人,飞梭之众人和魔头,但凡识得篆字的,都可记在心中,参悟修行。

  “老弟,你若炼成,便将飞梭遁速稍稍减慢些,也好方便行事!”

  摩陀老道眉开眼笑,如此这般,看你小子还怎生说出个“不”字!

  许听潮目光一扫,便将这法门记住,稍稍参悟,已明了其中玄妙,心念动处,神念四散而出,在体外数尺凝成一道五彩缤纷的剑气!

  这般变化,把摩陀老道看得目瞪口呆!这法门固然算不得多高深,但好歹也是虚境才能真正参悟的东西,绝不会轻易就能练成!他把这法门公示,只为裹挟众人意志,料定几个虚境想要稍稍有些成就,少说也要耗费月余功夫,哪知许听潮如此吓人!

  许听潮此刻正看着面前的五彩剑气若有所思,忽然,剑气之忽然生出芝麻般大小的符文!

  符剑术果真能用在这神念剑气之!

  全副身心陡然愉悦起来,许听潮迫不及待地将这剑气射出,一路劈波斩浪,瞬息就到了那珠帘水藻之前!似这般,速度依旧比单纯的神念慢了数百倍!

  剑气锋锐,往来穿梭,毫无窒碍地割下数百晶珠状固元灵胶,裹住往飞梭而来!

  摩陀老道不甘示弱,也把自家神念凝成实质般地一条白线,往水藻卷去!

  正当这时,水藻植株忽然被一道巨力撕扯得粉碎,残枝随元气潮汐到处乱窜!

  许听潮骇然失色,哪里还顾得什么宝物,慌忙收回神念,把全副心神都用来操控飞梭!摩陀老道却极是贪心,这般凶险的情形,还将神念白索一折,往许听潮丢弃的数百团固元灵胶缠去!

  剧烈的力道把虚空扯出纵横交错的裂缝,摩陀老道神念白索不及卷住固元灵胶,就被割裂成数十段!饶是这老道收拢极快,依旧有大半被虚空乱流卷走,不知落往何处!

  霎时间,摩陀老道面色惨白如纸,颤颤巍巍地坐倒,闭目凝神将养起来!

  这等风暴之中,飞梭也受了波及。许听潮使出十二分力气催动,才堪堪稳住,不致在迷失在虚空乱流之中!周天星辰之,大大小小的夸父族人也知凶险,不息喷吐精血,将坐下星辰催动到极限!

  众人这般用命,飞梭之外的星光,照样被元气潮汐和动荡的虚空扯得剧烈闪动!眼看就要破开,血妖忽然睁开双眼,一道粘稠的嫣红血水自天灵中冲出,把身躯一裹,遁入下方大地!片刻之后,一层四色光幕在龙吟虎啸凤鸣猿啼声中四散而出,挡在星光之外!

  光幕凝实,其厚足有数里,内中四灵神兽各自两头,往来飞旋,生生将周围数里的暴乱元气定住!如此,元气潮汐的冲击陡然减轻大半,虚空撕扯巨力却依然如故,凝厚的光幕看得见地薄弱起来!

  夸父族人见得这般景象,索性不再理会坐下星辰,各自大喝,挥手打出白黑青红黄各色洪流,注入四色屏障之中!一时间,屏障之内地水火风生灭,八头四灵神兽几乎凝成实体,威能所及,方圆数百里潮汐退去,波澜平定,便是动荡的虚空,也安稳了小半!

  许听潮却不敢遁入虚空,只架了飞梭,循着鱼王的指引,往远处没命飞遁!

  赤毛巨猴早被吓得一屁股做到地,反倒是太阴星的宓不瘟和长庚各自使力,似敖珊敖凤和乔痴一家那般,把自家真气汩汩注入星辰之中!

  虽然周天星辰大阵没了夸父族人催动,威能十不存一,但此刻为了自家性命着想,能多贡献一分力气,就绝不会留下半分!

  百忙之中,许听潮心惊胆战地回头看去,只见扭曲破碎的虚空之中,隐约可见一堵下左右不见边际的深褐色“墙壁”!其绽开的朵朵血花,分明在说此乃一头庞然大物的身躯!

  许听潮骇然,到底何等模样的生灵,才能长到这般大的个头?

  此番陡然生出的元气潮汐,怕就是这魔头发起了性子,搅乱元气长河和虚空激荡而起!

  尽管猜到了这番可能,许听潮却毫无办法!这魔头,比不得之前那元气绝域中闻其声不见其形的可怖生灵,但也不是自己能应付的!为今之计,只得尽力远遁,以免靠得太近,再遭受那池鱼之殃!

  许听潮已经尽力驾驭飞梭,奈何这般天地倾覆的景象,如何能全然正确地把握方向?一阵颠簸,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许听潮手中有星图,但此刻虚空动荡,往外面看去,星斗移位,早已找不到能作为参考的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