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零八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7

五零八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7


  那老农装扮的邵元修,根本不曾抬头看一眼大阵之外吵吵嚷嚷的血河怪物,只弓着腰,一锄头一锄头地凌空挖掘,活脱脱一副“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养天下”的模样。然而他每一锄挖下,虚空总会微微动荡,大阵之外,更是有一片血河怪物莫名其妙地消失无踪!

  都说此人名不见经传,这般来看,却是个了不得的硬手!

  朱衍祭出一柄与太虚和孟言那懁虚刃一模一样的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能在虚空挪移,神出鬼没,厉害非凡!而在血河怪物中穿梭,根本不需使出这般神通,时刻都能斩杀无数!

  而冷面罗老道和那一般表情的倪君狂,则催动无形剑气,在密密麻麻的血河生灵中掀起一阵阵血雨,单独一人的杀戮速度,就比朱衍快数倍!

  再就是虞奁贺,这老怪把自家法宝变作一头硕大的玄龟,通体漆黑的癸水雷珠滴溜溜滚动,只在血河生灵中乱撞!这老龟身躯极大,每时每刻,都不知有多少生灵撞在它身,被雷珠炸得粉身碎骨!

  何烁自然御使他那曜阳城,发出无尽烈焰来灼烧。

  东陵晟新炼了一口清波鱼刃,化作一尾硕大的青鲢,也在血河生灵中乱搅。

  其余长老各有手段,只是对付这等修为低劣的血河怪物,分不出多少高下来。引人注目的,却是那不时闪现的青光太极,这法术,该是那玉虚的独门手段!

  此外,便是北极忘情宫四个虚境。对付这等不成气候的血河怪物,他们都不曾动用自己法宝,而是抬手弹出一道道晶莹剔透的光束,将无数怪物冻结。正是北极忘情宫的冰魄寒光!

  有一众虚境出手,护派大阵稳固异常,其射出的烁烁清光扶摇直,竟自照到血河之,将血河水逐渐侵蚀!

  “哼!”

  正当众人以为稳操胜券的时候,血河中又传出一声冷哼,河面之,陡然弹出无数血色电弧,几次弹跳,便将清光涤荡一空!太清门好几位虚境不及收回法宝,吃了个大亏!最心痛者莫过那李笑春,就这一瞬,他幸苦收集的役兽折损了八成还多!

  “我道是谁,原来是血煞真君当面!”朱衍神色微变,“真君何不现身一见?”

  “小道士有些眼力!五十年前,可不曾有人认出本尊!”

  血河忽然蟒蛇般抬起,前端幻化成一伟岸男子的半身,恍若人身蛇尾的太古巨人!

  血煞真君满面狂傲,双手抱在胸前:“本尊也不为难你等。让那太虚小儿自废修为,本尊返身就走,否则,便教你太清门鸡犬不留!”

  “真君好大口气,若您当真有这般本事,我太清门五十年前就该灰飞烟灭!”

  朱衍面色又难看几分,却不肯半分示弱,语气也变得冰寒!

  五十年前,这老怪物根本不能不及出手,太虚师侄便动用了那乾坤锁元之术,借来天地之力,击退众多虚境。这回却是算准了时候!

  “不见棺材不掉泪!”

  血煞真君面色一沉,抡起右拳,就往太清门砸下!他只身躯就有数百里粗,一只拳头,也是数十里之巨的庞然大物!这般打将下来,真个好似流星飞坠!拳未至,虚空已被撕扯出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

  朱衍等老怪,一时面色难看!

  尽管如此,还是各自提起浑身真气,或祭出法宝,或催使神通,往那血色巨拳打去!

  太清门弟子,亦是拼了老命地催动护派大阵,大阵之,清光竟腾起数十里之高!

  轰隆隆——

  众老怪先和那血色拳头硬拼了一击!

  血色拳头溃散成漫天血水,众老怪也是几乎人人吐血!

  “哈哈哈——”

  血煞真君癫狂大笑,崩散的拳头又自凝聚,再次砸将下来!

  众老怪顾不得身伤势,凝聚真气奋力一击!

  又是一身震天价的巨响,血色巨拳崩散,朱衍等个个面色煞白,口鼻溢血!

  “朱师兄,这老怪究竟是何来头,怎的这般厉害?!看修为不过虚境圆满,一身真气却胜过我等数百倍!莫非整个一条血河,都是他炼出的真气?”

  眼见血煞真君又将血水凝成拳头来打,那拄藜杖挎葫芦的慈眉善目老者傅传清忍不住骇然问道。其余老怪凝神应敌,也不禁竖起耳朵!他们实在是怕了,从来不知这世竟有人能将真气修到这般浑厚的程度!

  轰隆隆——

  再次接了一击,众老怪七窍流血,身形踉跄,几乎要站立不住!朱衍声音微弱,却还是坚持说道:“愚兄也是偶然听得传闻,幽冥血海最深处,有这么一个老怪,不知存活了多少年月,诞生时间,甚至比天地玄门还要久远。原本不知真假,如今……”

  朱衍满面苦意。

  “他有这般修为,也不稀奇!”

  “这可如何是好?”

  众老怪都面露惊惧,再接一击,他们肉身怕就要支撑不住,径直崩碎!

  朱衍神色却还沉静,虚弱道:“护派大阵可抵挡一阵,许师侄片刻就能过来。他有仙府在手,大约能支撑到太虚师侄晋阶合道。”

  众老怪面有异色,抬头看去,正好见到许听潮将血鳞修罗赫那罗斩做几块,收了那钩镰刀,而后便将剑阵一转,射入那红绿毒炎中,卷出一朵碧叶赤莲!

  就这片刻,护派大阵已接连轰响了两次,清光黯淡至极,甚至隐隐现出三十六座飘渺的参天巨峰来!甚至地下深处,也传来阵阵晃动!

  朱衍等面色再变!

  他们不曾料到血煞真君忽然发狠,用双手来砸大阵,而地下传来震动,必定是虚灵、融灵、飞灵三道出了状况!鬼车,魔獍等九界,竟然也寻到这般巧合的时机,前来攻打!

  天地之间,天花地莲都有几分不稳的迹象!

  血煞真君笑声愈发张狂,这回将双手提起,手臂肌肉贲张,对准之前两拳砸中的地方,狠狠挥下!

  一干老怪面若死灰!

  便在这时,八道数千丈长的火焰符文剑气相互绞缠,往血煞真君头颈斩去!虚空承受不住剑阵威能,接连崩毁!

  血煞真君大骇,哪里还顾得去砸大阵,两只拳头一左一右,往剑阵打来!

  只听嘭嘭两声闷响,山脉一般大小的两只巨拳斜刺里砸来,也承受不住剑阵威能,瞬息崩散成漫天血水,而后被虚空乱流吞噬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