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一一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20

五一一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20


  这弩箭乌蒙蒙地毫不起眼,速度也不甚快,许听潮却早早避开。

  与千羽道人斗法几合,他已觉出自家六感好似忽然变得迟钝,竟连连被一些小手段偷袭得手!这等异常,断然不会是太虚师伯冲击合道,蒙蔽了天机,否则之前与幽冥血海诸多老怪争斗,便不会那般顺畅,那么根源应当就出在千羽老道身上!

  许听潮方才避开,那乌黑箭矢就猛然加速,眨眼功夫,已然消失在东方稍稍偏北的天际!

  果然有古怪!

  许听潮方才暗自松了口气,身旁四色光幕就微微动荡,一团白光闯将进来,径直往他胸膛扑来!

  这四色光幕,乃是许听潮仿照仙府那护府阵法创出,以体内五粒金丹为根基,借来仙府威能布下,坚固异常,虽说使用的次数不多,但每一回都是在极关键的时刻,从来都不曾被攻破过!此刻纵使因为体内真气被转换,这神通威能大降,也不容小视,而今却忽然出了这般纰漏,许听潮如何不惊?

  只见这小浑身上下黑气滚滚,瞬间变作血眼利爪的阴鬼真身!那白光被玄阴罡煞一冲,立时就现了原形,却是个常人高下的玉质人偶!

  这人偶似乎也和千羽道人背上那黑木匣一般,只对五行之属有奇效,力量也极小,只被许听潮身上溢出的阴煞吹中,就摇摇摆摆地站立不定!

  见得这般便宜,许听潮哪里还会客气?右手一挥,五指上深黑色的利刃往这人偶抓去!

  人偶却是不惧,也抬起右手来迎!羊脂玉一般的手掌,半途变作烂银也似的剑刃,与许听潮利爪撞在一起!

  一声脆响,好似琉璃迸溅,剑刃和利爪各自断裂!

  许听潮手上利爪乃真气所化,随断随长,倒是不惧损毁,只见他断爪处黑光吞吐,只霎那功夫,五根漆黑的爪便长回了原状!

  千羽道人则是满面肉痛,不待许听潮再次出手,就慌不迭地将那玉质人偶召回。

  “小辈,毁我宝物,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那人偶变作尺许大,千羽道人将之捉到手中,低头看时,只见右掌齐腕而断,面上肌肉顿时抽成一团,而后暴怒地呼喝出声!

  许听潮冷笑,随手一抓,身旁翻腾的玄阴煞气凝成一头鳞甲宛然的狰狞恶龙,呼啸盘旋,往千羽道人扑去!

  千羽抽身就退,挥手放出一头黄蒙蒙的九首玄龟傀儡!

  漆黑恶龙堪堪扑到近前,就被其中一金一褐两个脑袋喷吐金光褐芒,炸得粉碎!

  这玄龟傀儡甚是凶悍,其余七个脑袋也片刻不做停息,张嘴就喷出风雷雨雾,金刀冰雹诸般法术,铺天盖地地打来!非同修士掐诀念咒使出来的法术,道道威能都大得吓人,竟让虚空都颤动撕裂!

  许听潮见状,却是不如何惧怕,双手十指轻弹,也有铺天盖地的玄阴法术凝成,往对面打去!似这般,法术威能纵使比不上那九首玄龟,也能仗了数量众多抵住!

  天空中各色光芒交替闪烁,晃得人睁不开双眼!这等场景看来宏大,却不过开头,斗法两人都有了动作!

  许听潮把身躯一抖,背后顿时凝成数十头恶鬼,常见的有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怪异的双头四臂,或者干脆就是奇形怪状的模样,半点不似人身!

  千羽道人也满面慎重地取出一枚灰扑扑的箭矢,装到手中那重弩之上,对准许听潮!

  弩箭离弦的霎那,许听潮背后的鬼物亦是嘶声利啸,争先恐后地往前方涌去,便是箭矢当胸,也不曾半点迟疑耽搁!

  瞬息之间,数十恶鬼就被那箭矢射得溃灭无踪!

  许听潮身躯一晃,遁入虚空,那箭矢接踵而至,也是没入虚空,紧追不舍!

  片刻之后,千羽道人被一簇自虚空中喷涌而出的星光淹没!

  这点星光只是开头,几个眨眼的功夫,星光已然弥散至数百里方圆,内中数百星辰纵横穿梭,瞬息间就轮回了数十万年!如此威能,远远就让人心悸不已!

  殷老道等早看得目眩神驰,见得这突然爆发的星光,也不知如何是好,只紧守大阵,生怕一个不小心,漫天星芒就会破阵而入,酿成不可挽回的灾祸!

  几个老怪正自担心,星光中忽然传出一声怒吼,漫天星光蓦地收成一束,望东方偏北而去,瞬息便在天际隐没,不见了踪影!

  “好个欺师灭祖的混账,竟敢舍弃玄门大(蟹)法,去修那妖鬼邪术!”

  说话之人,是个满头华发,长髯及胸,满面慷慨豪迈的老道,他两只大袖,内中似有狂风搅动,鼓荡不休!

  此人名唤林闲,乃太清门二代执事,此刻义愤填膺,目眦欲裂,恨不能将某个犯事的小辈捉来挫骨扬灰!

  殷老道冷然:“林师兄何必如此?这娃娃有一枚通幽指环,可将玄门真气化作玄阴罡煞,此事找陶万淳师侄一问便知!”

  林闲拂袖冷哼:“林某必定查证清楚,我太清门断然容不得这等叛逆!”

  “若不是这叛逆,太清门此刻怕是烟消云散了吧?”

  林闲面色一滞,扭头不语。

  “太虚师侄要成了!”

  殷老道不欲与他争执,也是侧过了头,阴沉的面上,却忽然浮现喜色!

  原来天地之间的异象,已悄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阵阵轰鸣震动。这般声响,凡人听之不见,只修成元神之辈方能清晰感应,乃修士将元神融入大道引起的天地共鸣,玄之又玄,莫可名状。

  “此当真我太清门之幸也!”

  林闲顾不得与殷老道计较,满面欢喜地击掌大笑!

  “太虚师侄乃顺天成道,今后修行,已是百般顺畅!”

  殷老道亦是满面激跃,紧紧握住双拳!

  邵元修,以及留在此地守护的北极忘情宫列山鹿月和韩清两人,各自动容!

  从今而后,凤凰界当以太清门为尊,再无哪个门派能与之相提并论!

  “哈哈哈……”

  东南方传来一阵畅快的大笑。

  “恭喜太虚道友修成大道!不枉老龙一番辛劳!”

  来者正是龙族太上长老敖宏!这老龙已是现了千丈真身,身后数位虚境大妖紧追不舍!天地震动轰鸣的霎那,几位大妖纷纷停住遁光,互相对视一眼,面色都很难看,片刻后,就齐齐扭头往南海而去!

  “敖道友请了!妖族几位也够爽利,倒不用我等为道友解围。”

  殷老道笑呵呵地迎出大阵,拱手一礼……

  此刻,许听潮施展那学自牧云赋的遁法,望千羽道人逃离的方向急赶。

  天地震动那一瞬,他心中最后一点担忧也消散无踪,阴沉的面容上,浮现几许笑容。

  他左胸之上,有一茶杯大小的贯穿创口,内中灰气萦绕,与四面围拢来的五色清光和金芒争斗不休。身旁飘着那混元同心羊脂玉壶,一道灰光连在壶嘴和伤口之上,丝丝缕缕的诡异灰气被缓缓摄入壶中储藏。

  这伤口,自然是被千羽射出那灰色箭矢所伤!

  方才许听潮怒吼,便是中箭的霎那!

  他已挪移虚空,甚至祭出元磁极空梭,催动周天星辰大阵护身,依旧被那箭矢余威追至,穿胸而过!

  也幸好是只是些许余威,配合混元同心羊脂玉壶,使尽浑身解数才堪堪压制住,否则难免落个身躯崩散的下场!若当真如此,陨落倒是不至于,元气大伤,损及根基,却是免不了的!

  吃了这般大一个亏,许听潮焉能不怒?

  此番赶来,就是要将那千羽斩杀!

  周天星辰大阵困住的,只是这道人的化身,以及那九首玄龟傀儡。

  许听潮盛怒之下,当场就操纵星力,将那化身搅成了飞灰!玄龟傀儡亦是被星力肆虐得千疮百孔,不堪使用!

  许听潮收起傀儡,摄来千羽道人的部分真气和神念烙印,顺手炼成一具巫蛊傀儡,并指成刀,一斩两段!

  似这般,让千羽受些小伤还在其次,主要是为了探出他遁逃的方向!

  无巧不巧,这道人正是循着初时射出那乌黑箭矢去了。

  许听潮自是紧追不舍!

  他有牧云遁法傍身,全力驱使,甚至还要快过敖珊那度月神舟,自信就算有伤在身,遁法不能发挥十成十的威能,千羽道人也逃脱不得!

  事情也正是如此。

  许听潮一面飞遁,一面摄取玄龟中的真气和神念烙印,炼成巫蛊傀儡,每次都能找准千羽道人遁逃的方向,且感应越来越清晰!

  如此追逐了小半个时辰,千羽道人已在前方数千里之外,许听潮神念紧紧缠在他身旁,清晰见得他面上的惊惶!

  胸前贯穿伤口中,那诡异灰气已只剩筷粗细,许听潮正想加把劲,一鼓作气追将上去,神念便探到虚空中忽然伸出一只清光大手,将千羽道人拍落当地!

  天地震动戛然而止!

  太虚已是合道境中人!

  阻人成道乃生死大仇!

  方才出手,正是太虚借助元神合道最后的便利,将千羽道人击落当空!

  此事终究是成了!

  许听潮心中欢喜,遁速加快三分,瞬息便来到千羽道人上空,二话不说,几道玄阴剑气先行弹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