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一二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21

五一二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21


  “哈哈哈……苍天无眼啊!”

  千羽道人躺在地上,浑身骨骼尽碎,口鼻中有黑色血块和着内脏汩汩流出!重伤至此,依旧狂笑不止!

  许听潮可不会因此就心生怜悯,剑气激射,瞬息便将他肉身斩杀!而后以玄阴真气使出玄门一气大擒拿,将这道人背后那黑木匣摄住,收进仙府之中!

  这宝物到手,许听潮却是不急了。)没了这东西削弱五行法术,他一身本事,便能十成十地发挥,再不俱这道人摆弄诸般花巧!

  千羽兀自惨笑,也不将元神遁出坏死的身躯。

  许听潮用神念一探,顿知这老怪已被太虚方才一击封禁了浑身真气和元神,再无半分动弹的力气!

  如此,许听潮更是放心,径直将他元神摄出,托在掌心。

  “许某有事相询,还望前辈不吝赐教,也能求个真灵转世的好下场!”

  这话说得半点不客气,千羽却是止了笑声:“当真?”

  “前辈可还有讨价还价的本钱?”

  千羽面色阴晴不定,片刻后才长叹道:“老道做了这许多,也算对得起门派,小友尽管问来!”

  许听潮抛出半截灰扑扑的箭矢,冷声道:“此箭有何玄妙?”

  千羽道人目光在许听潮左胸那灰气萦绕的麻线粗伤口上一瞥,面上有异色闪过:“此箭与小友收起那固灵匣,皆是老道在一处上古遗迹中寻得。固灵匣善能收摄天下五行,老道还曾以之为参照,炼成一具‘勾玉郎’;这灰箭有何讲究,老道却是不甚清楚,只知其威能极大,一箭射出,神鬼辟易……”

  “哼!”

  “你身上还有几枚?”

  千羽道人苦笑:“这等至宝,能有多少?老道前后不过得了四枚,小友手上这半截,已是最后一枚的残骸了。”

  “前辈莫不是哄我,天下怎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许听潮冷笑连连,千羽只矢口否认。

  “前辈方才射出那乌黑箭矢,似乎也别有妙用,不知现在何处?”

  千羽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许听潮眼色又冷了几分:“是前辈自行说出,还是许某自己来取?”

  不等说完,掌中就有阴森煞气翻腾!

  “搜魂大(蟹)法?!”

  千羽再不复方才无辜,满面惊怒交集!

  许听潮冷冷注视。

  千羽面色逐渐煞白,最终敌不过心中恐惧,跌足道:“罢了!此地往回八千里,有一处瘴厉大泽,那乌神箭,便在泽中深处一头地青毒蟒的巢穴中!”

  许听潮眼睛眯起,多少猜到这所谓的乌神箭有几分根脚,戏谑道:“前辈当真好算计!”

  千羽讪讪:“心机城府再如何了得,也敌不住你那太虚师伯一巴掌!”

  “嘿!”

  这老怪,死到临头,竟还这般嘴硬,对落在自己手中十分不甘!

  许听潮懒得与他计较,一把将他握住,屈指弹出一朵太阳真火,将他糜烂的身躯焚烧殆尽,架起遁光,往来路行去。

  须臾,就来到一处厉瘴横行的大泽之上。

  往下方打量了几眼,许听潮就将右手展开,露出千羽道人的元神来。

  “前辈可否告知许某,那乌神箭有何妙用?”

  千羽被捏了半晌,心中怒气早生,又不敢真个发作,只没好气道:“你追了老道这许久,也知老道遁速不甚快,难道还猜不出来?这乌神箭中炼有一座挪移法阵,只须争斗时远远射出,便能随时借以远遁!”

  “原来如此!”

  许听潮点点头,面上并无多少惊讶,又问:“前辈又是用何种手段,让许某六感迟钝,察觉不出近在咫尺的凶险?”

  千羽嘿嘿而笑:“老道还当你真个托大,这就要潜入泽中,去寻那毒蟒晦气!”

  许听潮满面淡然,只定定看着这老道。

  千羽别开视线:“事已至此,隐瞒也是无用!老道传你一门法术,若能学会,便可从老道元神中摄出一枚如意金卦来!”

  这老道将法术口诀说了,许听潮稍稍参悟,便即学会,伸手一招,果真从千羽元神中摄出一数寸大的暗金色八卦。

  许听潮将八卦持在手中,目光微微闪动。这东西不似寻常宝物,反倒与的那个年送与吴霏虹那紫薇星曜钦天四化白玉柱有些想象,气息玄秘得很。

  千羽道人能将此物炼入元神,定然通晓祭炼法门,此刻却是不做声,只等许听潮开口。

  许听潮左胸上创口已然完全愈合,并不理会这老道,而是不紧不慢地将身旁的混元同心羊脂玉壶收起,左手捏住那暗金八卦,有灰色气息在指尖若有若无地闪动。

  千羽只当许听潮是在沉思,然而片刻之后,他面色就变了!

  如意金卦乃闾墨洲天机门传承至宝之一,这回因为他身负绝大重任前来灯承洲,才有机会祭炼。且祭炼法门更非得依靠天机门独传心法,否则根本不能成事儿,但此刻,千羽却觉得如意金卦中,自家的烙印气息正被飞速转化!

  “前辈好狠的手段!”

  许听潮用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将这金卦中诸般气息烙印替换成自己的,顿时知晓其用处!

  这如意金卦,善能蒙昧旁人六感,这般妙用也只其次,最大的神通,还是搅乱天地大道!尽管这般神通极其微弱,能影响的大道不过些许一丝,但用在关键处,却能起到奇效!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太虚冲击合道境,正是以元神和天地大道的紧要关头,千羽道人这时候赶到太清门附近,催动这金卦,正是要将天地大道稍稍扭曲,让太虚功败垂成!

  可惜他不曾算到太虚五十年前便曾经冲击过合道,虽然因外力搅扰,半途而废,却以乾坤锁元之术停留在那般身合天地的玄妙境况五十年!

  五十年的感悟岂是易于?此刻再次晋阶,些许扭曲,怎瞒得过太虚法眼?

  千羽事情不曾做成,反倒被许听潮瞧出了形迹,便故作狂态,引得许听潮与他争斗,再趁机射出乌神箭,关键时刻使出金蝉脱壳之计,挪移而走!

  其实千羽道人留下的化身玄妙异常,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无论气息神态,都与本体一模一样,奈何许听潮身负望海族秘术,诸般表象再是惟妙惟肖,也掩饰不住神魂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