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四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55

五四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55


  许听潮一笑,心情亦是不错,抖手将元磁极空梭收起,周身云霞大作,往西南方急驰而去。()

  小半个时辰,就远远见到两座相对而立的高耸山峰。山巅之上,各自坐了一人。

  左边是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者,颌下稀稀拉拉几根黄胡须,一身衣服破破烂烂,教人看不出本来颜色,唯独一双眼睛明净澄澈。左边则是一手拄木杖,满头银发的瘪嘴老婆婆,口中牙齿想来早已掉光了。

  这两人自然就是那自南荒赶来的巫师巫婆,头顶百汇都是灵光闪闪,冲上半空二三十丈高!

  许听潮见得他们这般模样,满肚说辞竟是搬不出口,只在两座山峰之前现了身形,凌空站定。他也知说不定这两位老人家的年纪还没有自己大,但面上依旧保持相当的恭敬。

  “小伙不错,有什么要问老婆的,尽管说来。”

  那老婆婆咧嘴一笑,慈祥得一塌糊涂,声音亦是温和,听来不大,却好似就在面前一桌之远处响起。另一边的老者也笑盈盈地往这便看来,并无半点恶意的样。

  许听潮暗叹一声“罢了”,只看容貌,这两人足够做自己的祖爷祖婆,如今有求于人,便吃些亏,以晚辈自居吧!

  “小许听潮,见过两位前辈!”分别恭敬施了一礼,许听潮才站起身来,“小此番前来,却是有事相求!”

  “你这娃娃忒不爽快!不是有事儿,年轻人还会来找我们两个老朽唠叨闲话不成?”

  那老婆婆略微不悦,许听潮不禁颇为汗颜。不等他说话,老婆婆就指着那骨瘦如柴的两眼老者道:“娃娃,你可知我家老头原来不是这般模样的?”

  莫非老人家当真喜欢唠叨闲话?许听潮暗暗嘀咕了一声,便笑道:“请前辈赐教!”

  老婆婆饶有兴味地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只继续方才的话题:“这老儿两月前还胖墩墩圆滚滚的很是讨喜,只因你那巨人族弄出偌大异象,施展祈福攘灾之术后,就生生被抽成一根瘦竹竿。”

  许听潮闻言,不自禁地扭头去看那亮眼老头,嘴角都在微微抽搐。

  老者还无所谓,老婆婆却道:“娃娃你说,该如何补偿我家老头?”

  “前辈所为,似乎不能怪到小头上。”

  这事儿就像爬到树上看热闹,结果摔下来断了几根肋骨,跑去问弄出热闹的人要说法一样。许听潮只暗想,如今天地元气稀薄,这两个老人能修成上古巫道术法,是因为魂魄都极其强健,而这等人物,通常远较常人聪慧。聪慧的人,总有些特别的想法,久而久之,多有精神失常,成了疯的……

  好在这老婆婆距离这般境界尚有不短的距离,闻言只是笑道:“年轻人就是没耐性……娃娃若能答应给些好处,老婆夫妇大可应下你一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许听潮也就不再矫情,径直道:“小欲求得两位前辈请仙扶鸾、祈福攘灾之术,不知可否?”

  老婆婆和老者对视一眼,面上并无异色,只问:“就为此事?”

  许听潮应下,又施礼道:“请两位前辈成全!”

  “我二人所修之道,早已衰微,而今更几乎找不到能够传承绝技的弟,你愿学,便学了吧!”

  老婆婆此刻看向许听潮的目光已是不一样。

  “既如此,娃娃不可不知我二人名讳。老身姓郑,名字早已忘却,你若愿意,便称一声‘郑婆婆’吧!”也不等许听潮答应,便用木杖一指对面山峰上的老者,“我家老头姓王,名字就叫做王郑!”

  事情如此轻易就办成,许听潮心中欢喜,赶紧恭敬施礼,心中却暗暗揣测道,这两位老人家当真恩爱!你看名字,王郑,郑婆婆……就不知老者为何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你且听好了!”

  两位老人坦然受了许听潮大礼,郑婆婆招呼一声,口中就吟出一段曲折起伏的古怪曲调。就好似巫族咒文一般,晦涩古朴,如同自远古洪荒中传来,却多了一分祥和安适,听来似乎让人整个都要融入天地。

  如此不知不觉地沉醉其中,半晌之后,许听潮才猛然惊醒,一脸骇然地看着兀自随意吟诵的老婆婆!他自认修为不俗,定力也算极佳,之前却被这老婆婆的吟诵声引入那般意境,想来当真让人惊骇!需知这老婆婆如今不过凡人一个,居然能轻易撼动了虚境中人的心神,其厉害之处,可想而知!

  许听潮警醒,郑婆婆也很快停了吟诵,满面赞赏的看着许听潮,连连颔首:“娃娃当真好资质!可惜了,你已有传承,断然不会拜入老婆门下。”

  许听潮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自己已然学会了人家法门,但细细思索,却似乎有什么都不曾得到,但心头确实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上古巫道当真古怪,便是传法也与仙门十分不同。

  事已至此,许听潮只得恭声逊谢。

  郑婆婆乐呵呵直笑,受了许听潮一礼,才肃容道:“我家老头精修祈福攘灾之术,许是数千年来泄露天机太多,受了天罚,而今变得又聋又哑……娃娃,你可愿学老头这法门?”

  许听潮一怔,原来这两位老人家果真年岁极大!祈福攘灾之术竟还有这等贻害,然他颇有些犹豫,但想到体内那如意金卦,还是斩钉截铁地道:“愿!”

  此言一出,郑婆婆和老者王郑都齐齐笑起来。

  “老头,你道统不绝矣!”

  郑婆婆看了看自家老老伴,才回头正视许听潮,口中吟诵起另外一段调,不同于之前那般苍凉古朴,此音里外都透露出看破玄机的超脱,还有一种身处苦寒绝顶之上的寂寥与凄凉。

  有过一回经验,许听潮已知该如何去做,并不刻意抵触或者屈就,任由自家心神随这曲调辗转起伏……

  良久之后,许听潮醒转,郑婆婆和王郑两人却不见了踪影。

  “娃娃,若有劫难时,还望护得南荒巫道一脉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