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四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58

五四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58


  这老龙,怕是一门心思都在那太古炎龙龙珠之上,想要早点将之放置在南方海底火山那阵法之中。***

  尽管觉得七叔祖未免太过急切了些,敖瑚还是只有点头应允。

  许听潮只好将元磁极空梭祭出,化成一道百丈星光,等待龙宫诸人赶来登入。跟随敖泽从仙府中出来的一干真龙最是苦闷,本来就被关在殿中做了好长时间的苦力,很是疲惫,而今方才出来放风,就被要求再次进入飞梭之中,个个都不如何愿意,奈何长辈有言,也不能真个耽搁了。

  正是因此,一行人拖拖拉拉地尽数进入元磁极空梭时,已过去将近一个时辰,敖泽的面色早就变得十分不好看!踏浪墨鲤与许听潮和敖珊敖凤说话都小声了好多。

  最后一人在敖泽骇人的目光中急匆匆遁入飞梭后,这老龙便冷哼一声,也遁入梭中,对一干晚辈训话去了。

  敖瑚敖萝和踏浪墨鲤都不愿巴巴赶去承受这位长辈高人的口水,因此都与许听潮敖珊敖凤一同入了仙府。一番见礼过后,众人在阴阳五行池边坐定,通过池上的摄影法术,将飞梭中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巨人界龙宫弟,以及这回方才随敖泽前来的真龙,加起来也不过三四百人,此刻正垂头丧气地聆听敖泽训诫。两般人马,一方因为来了虚境长辈,自觉腰板都挺直了许多,一方则认为能够随同虚静长辈前来巨人界公干,十分有搞头,但此刻都对这位长辈颇多怨念。

  个中不满,都只是小节,倒没有哪个愣头青跳出来学许听潮在太清门那般跳腾。

  敖泽训话的时间不长,因为栾凌真带了自家孩儿、两个徒弟前来找龙族交际。

  大家同为虚境,敖泽也不好做得太过,挥手驱散了一干族人,与栾凌真攀谈起来……

  阴阳五行池边,敖瑚和敖萝齐齐松了口气。这龙龙女二人,也不愿面对成天板着一张脸的长辈。许听潮就无所谓,反正他寻思着,等到了地头,顶多出力帮些小忙,便可告辞离去,寻找合适的地方安置天尸门了。

  “踏浪,墨鲤,入了钧天上院如何?”

  “就等你这句话了!”踏浪立时就出声应下,“仙府中这般多的好处,哪个经得住诱惑?”

  这踏浪兽大嘴巴开阖,引得墨鲤斜眼一瞥。墨鲤正与敖珊说话,闻言也不曾反对。

  “妹妹能来,当真太好了!”

  敖珊出声欢迎,敖萝却撅嘴道:“姐夫忒不厚道,方才见面,就将墨鲤姐姐和踏浪哥哥挖了墙角,日后再来,岂非要被当做小贼一般防备?哥哥,你说是也不是?”

  这丫头一说话,又引得众人开怀大大笑,敖瑚故作严肃地斥道:“萝儿不得胡说!”

  这龙太如此做派,未免有些煞风景,好在并无人应和他。敖凤拉着敖萝促狭道:“丫头,你也来仙府中玩耍些时候,怎样?”

  敖萝立时两眼发亮,嚷道:“好啊好啊!”

  这丫头如此模样,把方才面露笑容的敖瑚噎得半死。

  “哥哥,要不你也来玩玩嘛……”

  敖瑚没好气地瞪了做柔弱可爱状的敖萝:“你哥哥要是有这般悠闲,还用你来说?”

  “瑚弟何必如此?”许听潮笑着劝道,“大阵布成,龙宫庶几无忧矣,大可前来盘桓小住。”

  敖瑚苦笑:“兄长却是不知,自从龙宫在西海中落脚,便没个安宁的时候。四方水族十分排斥,时时都会纠结了前来攻打,小弟断然走不开的。”

  “休得在此叫苦!”敖凤一瞪眼,“龙宫行事是个什么德行,我还不知?恐怕是你们想要拓地千里,见一个水中王国,训练了水军四处攻打,方才招来的敌手吧!”

  敖瑚讪讪,犹自辩解道:“龙宫向来有豢养水军的传统……”

  毕竟是人家龙族内部的事情,姐弟两个吵架,许听潮也不好插嘴。

  幸好元磁极空梭挪移虚空的本事十分厉害,许听潮只动用了些许心神催动,数次小小的挪移,便到了一处热气腾腾云蒸霞蔚的海上。

  许听潮早察觉前方海底有一个方圆数百里之广的巨大水泡,水泡倒扣在地上,其中不知多少浑身赤红鳞片的蛟龙乱糟糟地飞舞,搬运建材,平整土地,挖掘沟渠,建造宫室……好一派热火朝天的场景!

  之所以远远就停下,不曾径直遁至那水泡上方,是因为好几支蔫不啦叽的鱼虾蟹贝龟鳖诸般水鲜精怪构成的军队正自巡逻,海面之上,也有成群结队的飞禽盘旋。

  许听潮将飞梭变作千余丈大小,传音通知敖泽,已然到了地头。

  敖泽大喜,匆匆与栾凌真道别,招呼一干真龙遁出飞梭。

  有眼尖的龙族领队小将远远看见,带队前来查看,见得敖泽和如此多的同族,顿时大喜过望,一面上前拜见,一面分派了人手前去报讯。

  海中这般情形,十分稀奇,仙府中众人都走了出来,站在许听潮云头之上,好奇地观望,想要弄清楚龙宫就竟是如何建造。栾凌真也带了自家孩儿和两个徒弟赶来,却似嗔似怨地白了许听潮一眼。

  许听潮也不理会这便宜姐姐,只陪着伯父黎元禾,高婶和高小七一家说话。

  须臾,一黄一赤两道遁光从海中升起,往这边激射而来。片刻到得近前,遁光散去,现出敖皎月敖明月姐妹的身形。

  两个龙女娉娉袅袅地向敖泽行礼:“侄女儿见过七叔,迎接来迟,万望赎罪!族中其余弟和火蛟王一族,都有职责在身,不便前来相迎,侄女在此代为赔罪。”

  敖泽把手一挥:“哪有这般多虚礼,快些带我入阵,早早将龙珠安置了。宫室庭园,大可缓上一缓!”

  “七叔请随侄女来!”

  两个龙女向许听潮敖珊敖凤投来个歉意的目光,架起遁光点头往来路去了。

  敖泽命身后一干弟跟上,方才对许听潮道:“贤孙婿,此番布置大阵,少不得要弄出些动静,还请多停留些时日,以为护持。”

  “七叔祖但请放心,小义不容辞!”

  敖泽这才满意离去。

  敖瑚乃此界龙宫之主,也不能耽搁,与许听潮和敖珊敖凤告辞,便也架了遁光追赶敖泽去了。

  待得一干真龙去得远了,那龙族小将方才拱手作别,自带了属下前去巡逻。

  一时间,许听潮等竟被晾在当场。

  敖珊执住许听潮的手,柔声道:“龙族总有许多隐秘,夫君莫要往心里去。”

  表面在安慰许听潮,其实是说给云头上众人听。

  许听潮知晓自家妻的意思,便笑道:“珊儿你如今已是真龙之身,只因嫁与为夫,便不得与闻诸多族中秘事,这等小节,如何值得生气?我们且去南方,正好趁此机会游玩一番。”

  众人纷纷叫好,许听潮收了飞梭,架起云头往绕过这片海域,来到南方偏西处停住,自仙府中取了佳酿果品,就云头上设下桌案,面对大海小酌起来。

  众人随意而坐,踏浪墨鲤与许听潮近百年不曾相见,自有许多话说。一番叙述,许听潮才知两人在三十多年前先后修成元神,墨鲤更结合师门功法、太虚衍光录和龙族炼气术,最终创出一适合鲤鱼一族修炼的崭新法门,唤作“墨鲤奔波化龙诀”,她便是这法门第一个受益的,早在修成元神之前二十余年,就脱去鱼身,成了一头墨龙。

  这等事情,总是让人钦佩,众人纷纷恭贺。师徒多年夙愿得偿,如今更得了众人认同,墨鲤也甚是高兴,酒到杯干,不一会儿就满面酡红,骄艳无双。

  敖珊又问起这些年来龙宫在此界的事情,踏浪墨鲤一一作答。两人也追问许听潮在那天道界的经历,许听潮与敖珊敖凤捡些要紧的说了,直把敖萝听得惊呼连连,缠住了不放,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小姨,许听潮才将目光转向高小七夫妇。

  黎元禾、高婶,以及高小七一家,自从随同迁移,所见尽是仙道中人,二老和高小宝也就罢了,老的豁达,小的懵懂,高小七夫妇却十分欣羡,因此总有许多心事。

  许听潮早就看在眼里,只因先前诸事繁杂,腾不出空隙来,此刻见到夫妇两人面上又微现异色,便道:“小七,弟妹,愚兄观你二人修为已颇有火候,不过想要凭借本身法门修炼元神,却是不成。愚兄手中颇有几部上好的功法,你们可愿修习?”

  两人哪里有不肯的?当即就喜形于色,惹得黎元禾和高婶接连呵斥,两老虽然责怪小两口失礼,但面上欢喜,却是再明显不过。

  许听潮一笑,挥手在面前凝出七个颜色各异的光团,从左往右一指:“这七门功法,分别是五行灵火真经全本、太虚衍光录、离火归元剑诀、凤凰真形诀、大道通天剑诀、冥府玉册、庚辛金元磁剑煞……”

  将各门功法的优劣尽数说了,才问:“可曾想好,要修炼哪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