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五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65

五五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65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大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反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许听潮念了两段文章,才道:“前一句出自《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后者乃《黄帝内经·四气调神大论》中所述,我觉得十分不错。”

  “门中那几位坐不住了么?竟来怂恿夫君你做这等先发制人的事情?”

  敖珊眉头紧蹙,心中念头急速转动。

  “有总比没有好。”许听潮伸手摸了摸下巴,“如此看来,须得先行回转凤凰界一次。”

  “可莫要着了那些老儿的道!”

  敖凤十分不放心,连忙出声招呼。

  “没那般可怕!”

  许听潮嘴角笑容愈盛,太清门通过孟言与自己联络,本就是意料之中。当初离去前丢下百年约定到期后,在巨人界“恭候大驾”的话,却是难煞了太清门一干虚境——自己等人以及盟友,尚能乘坐那自接引仙阵简化而来的大挪移阵法赶往巨人界,但其余虚境又该如何?就算太清门愿意开放挪移阵法,借他们通过,也不见得有人有这个胆!

  欲求不满,必然少不得一番争斗,若不设法化解,介时就算太清门有太虚这合道境之人坐镇,又联合了众多盟友,也不见得能挡住十倍于己的对头!一个不好,便是毁家灭派的结局!

  没有愿意承担这般大的风险,所以一干虚境通过太清别院,来与许听潮谈条件了。

  先发制人这法,并非他们一时脑热想出来的敷衍之法,而是确实可行,能在诸多对头实力分散,又尚未聚集的时间内,将之逐一击败或者铲除!

  要施行此策,须得有诸多便利。其一,远比对手迅捷得多的行路手段;其二,局部压倒性的优势,免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三,自然就是要知晓对手虚境老怪的位置。

  此三项,太清门都已具备。

  许听潮元磁极空梭遁速惊人,门中诸多虚境十分轻易就能从他往返两界的时间中推算出来。譬如要从太清门出发,攻打闾墨洲天机门,若乘坐这位弟的飞梭,一刻功夫不要,便能到达!

  照太清门诸多虚境的盘算,许听潮两道元神就顶得上两个合道老怪,只须随意一个回到凤凰界,不需太虚出手,便能碾压一切对手!时至今日,凤凰界除了太虚,还不曾出现第二个合道老怪!就算当真如此巧合,忽然有哪个虚境将元神寄托天地,成就了合道,也大可让许听潮两道元神和太虚联手,将之打杀!

  前面已经提到乘坐许听潮的元磁极空梭突袭他派驻地,也应了第三桩便利。殷老道曾说,许听潮身怀仙府的消息扩散,凤凰界各洲上的虚境闻风而动,纷纷动身赶来太清门所在的灯承洲,尚需数十年的功夫方能尽数到达。巴巴赶来这些老怪漂洋过海,不大好找寻,但他们所在门派却不会挪动了地方,乘坐元磁极空梭将其本宗夷平,这些老怪还会有心情继续前来争夺仙府么?

  有这般多的便利,自然要趁图谋仙府的对头尚未聚集起来形成气候之前一一击破,避免只身面对天下英雄那般窘境!

  这事儿不仅符合太清门诸多虚境所想,也是许听潮血妖之愿。他纵然再是厉害,面对那等天下虚境云集,跑到自家门前凌迫的场面,也要头疼万分!若当真任由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也并非不能获胜,且获胜之后声望,怕是要让诸界修士都觉得正午大日一般绚烂刺目,但其中须得付出的代价,恐怕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如今太清门诸多长辈发来这般讯息,正合了他心意,只是他不曾想到门中反应会如此之快。预计中,少说也须得几年的功夫。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一句话,许听潮便应下了此事,剩下的,就是回转凤凰界太清门,与诸位长辈讨价还价了。

  接下来几天,摩陀老道一直不曾回来。许听潮先安排扶风入了仙灵录,又御使炼魔仙剑,将兀自困在元磁极空梭周天星辰大阵中那铁牙老怪当做靶,好生磨练了一番剑术。及至摩陀老道满脸满足地珊珊来迟,铁牙老怪身上的气息已然又衰弱了一两分。

  许听潮不理会眉飞色舞的摩陀老道的攀谈**,挥手将他收进仙府之中,这才架了云头,载起自家姐姐、敖珊敖凤等,径往苍玄祖龙大阵而去。

  此刻的龙族,可谓是欢欣鼓舞。

  许听潮等远远就瞧见一头万丈老龙浑身赤焰熊熊,在海面之上的高空中夭矫腾挪,搅得罡风凌乱,虚空破碎,厉害非常!

  一行人寻到敖瑚,提出告辞,这龙太也不挽留,只道时时回来玩耍,又假意吓唬敖萝,让她赶紧下了云头。

  敖萝却是不肯,一手拉着许听潮,一手拉着敖珊,大声宣称姐夫和姐姐邀她到仙府中作客。

  其实敖瑚这般呼喊,也不过走个过场,根本没有让敖萝真个留下的意思,因此便开玩笑说“女大不中留”,惹得敖珊敖凤和敖萝尽皆大怒!

  这龙太抵挡不住姐姐妹妹的怒火,立即脚底板抹油,败退当场。

  许听潮也不理会他,架了云头,往东方夸父族驻地赶去。

  数日功夫,已到了五行灵坛附近,自有夸父族长老接住不提。

  许听潮将云头上众人留下,独自去了血妖闭关之所,不一刻便满面欢欣地回转。

  “夫君这般模样,定是血妖伤势大有气色。”

  敖珊迎上,笑盈盈地问了一句。

  许听潮略一点头:“他修成巫道法门,与神魔之躯甚是相得,又正从地底引来此界真血,只须三四年的功夫,便能将伤势养好!到得那时,他也打算来个‘先发制人’,将这巨人界牢牢掌控在手中!”

  敖珊与众人都大感讶然:“你不是说只想乐道逍遥,不愿做这等争权夺利的事情么?”

  许听潮淡然道:“我固然不愿,血妖却还是夸父族一族之长,不得不为部族谋划。且这等事情,就算不刻意去做,也会有人驱赶着你,断不如主动一些,也好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