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六二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01

五六二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01


  巨浪滔天,咆哮碎空!

  许听潮不屑一笑,若这老怪使用旁的手段,或许还要多耗费些手段,水行法术却正好是自家强项。

  只见他伸出左手遥遥一抓,掌中有地水火风激荡变幻,涛涛黑水之中,陡然现出一道宽阔的空隙来,任由恨水老怪如何催动,也不能弥合!

  许听潮右手再动,一道紫蒙蒙的百丈剑光激射而出,循着黑水中空出的通道一路向前,顷刻射至恨水老怪面前,径直斩在他身边那碧蓝罡气护盾之上!

  呲啦一声裂帛般的脆响,碧蓝护盾应声破碎!

  紫色剑光长驱直入,抵在恨水老怪脖颈之上!

  恨水老怪如何会想到仅仅一合,就被许听潮突破了诸般法术和防护手段?一时间怔在当地,不知躲闪。

  漫天黑水消散,剑光消散,恨水老怪心若死灰,一眼不发扭头便走,身上气息看得见地衰弱下来,行不出百里,便已摇摇欲坠。

  众老怪看着他踉跄的身影,个个心头发寒!如此情形之下,姓许的小辈只用了一剑便将碧海真符破去,简直匪夷所思!这小煞星使用的到底是什么飞剑,竟有如斯威能?

  太虚面上却露出几分笑意,随手一挥,又是一阵天地变幻,众人再次出现在执事大殿中,那恨水老怪也出现在殿门附近。

  尽管已经经历了一次,众老怪还是禁不住惊骇。太清门有这一老一小两个怪物,再加上个得了合道境役兽可堪驱使的李笑春,听说远在巨人界的焦璐还得了一件仙宝,如此这般,相当于五个合道老怪在门中坐镇,力压众多大派,却是半点不过。

  他们心头如此想,恨水老怪却再无面目耽搁,勉强架起遁光,往殿门之外遁去。

  “虞师弟,且去送恨水道友一程。”

  太虚开口,虞奁贺领命而出,临走时,还对许听潮和善一笑。见到这位胖乎乎的师叔,许听潮便想起当年登仙门时的月半师兄,不禁也是莞尔。

  他这番不经意地微笑,殿中众老怪只觉心头大石也松动了几分。

  “诸位道友,可还有异议?”

  出头鸟恨水老怪落得这般下场,众人哪里还会有什么异议?太清门中,一向与许听潮不对付的何烁、东陵晟等老怪,也识趣地闭了嘴,没在招惹许听潮这凶残的晚辈。

  “既如此,诸位道友暂且散去,三日后再来详议。”

  太虚说话,众老怪无不凛然遵从,纷纷起身施礼告辞,只是面上输无喜意。

  “许师侄,且随师伯来。”

  待得殿中只剩下太清门一干虚境太上长老,太虚才对许听潮如此说道,也不知他动用了何种神通,老少二人同时消失在只是大殿中。

  殷老道,罗老道,朱衍,何烁,东陵晟等面面相觑。罗老道目光与何烁对上,齐齐冷哼。朱衍神色间甚是欢愉:“我太清门有太虚、李笑春两位师侄,四代弟有许听潮,两道元神堪比两位合道,焦璐师侄,安期扬师侄,孟言侄孙,将来成就也不会差了,庶几有当年天地玄门之盛乎?”

  这老道与傅传清、林闲、倪君狂等相视而笑,眉宇间激跃之情隐然可见。殷老道等也无不欢欣鼓舞,振奋非常。

  “有是有,可惜连天地玄门分裂的祸患也早早埋下了!”

  能说出这等话的,只有那何烁。尽管早知此人草包,众老怪也还是大为扫兴,思及许听潮与门中纠葛,不禁都皱起眉头。

  何烁见得众人表情,自以为得计,又道:“那许……”

  “住口!”朱衍再也按捺不住,径直出口呵斥,“许听潮这孩儿脾性是偏激了些,老道确也看之不惯,却也比你这混账好上百倍千倍!”

  何烁被骂得心头不爽,抗声道:“那小贼哪里比得上我了?”

  此言一出,连东陵晟都转过了头去。

  朱衍心头怒火愈炽,冷哼一声道:“我且问你,你可曾为门中寻得一部太虚衍光录来?”

  何烁顿时讪讪,嘀咕道:“那等无上法门又不是大白菜,哪有那般容易捡到?况且也是因为太虚师兄在他体内留下了一道真气,才让那小撞了大运。”

  “五蕴譬喻经呢?这等佛门典籍比之太虚衍光录差了几筹,该不是那般珍惜,你可曾为门中贡献过一部?”

  “这事儿还不是因为阮清师侄……”

  “够了!”朱衍大怒,“是不是前往巨人界开辟别院,也是太虚师侄的功劳,许听潮只占了小头?前番护法,也是太虚师侄自家修为通天,径直将那血煞真君吓走?!送与李师侄的绿箭毒蟾也是这魔头心甘情愿臣服在他脚下,任凭驱使?”

  何烁再不敢开口。

  朱衍恨恨戟指道:“你这不成器的东西!”

  ……

  此刻,许听潮已随太虚走在一座奇长无比的石桥之上。

  这石桥架在虚空之中,上下左右尽是变幻不定的斑斓彩色,也不知勾连了何处虚空。

  “许师侄,你此刻所见,才是我太清门根基所在。”

  许听潮早已猜到了几分,因此并无如何惊讶,只问道:“可是那天地玄门所留?”

  太虚微微点头:“本派祖师与天地玄门渊源极深,正是在这清虚灵阙中得了偌大好处,方能力压其余门派,占据天罡地煞封魔大阵,以为山门。”

  “原来如此!”

  次知晓这般秘闻,许听潮很是惊异,片刻之后,就释然了,若非如此,开派祖师为何能进入这清虚灵阙?

  “师侄为门中贡献极多,师伯也及不上半分。”

  许听潮面色古怪:“只怕师伯还要怪我常给门中添乱。”

  太虚微微一笑:“师伯倒愿意门中尽是师侄这般弟。”

  许听潮讪讪,自己什么脾性,自己再是清楚不过,一时不禁摸了摸鼻:“若如此,门中只怕天天都要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太虚摇头叹息,问道:“师侄脾性确是不好,但可曾主动算计过他人?”

  许听潮暗自嘀咕,以前没有,现在可就说不定了。

  “修行之人,本不该有那许多妄念,可惜世人多愚昧,不明白这般浅显的道理。成日里算来算去,没得耽搁了修行,还容易生出心魔,如何能成就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