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六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6

五六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6


  再次将这门功法好生参悟了一番,许听潮愈发按捺不住,心念微动,便将浑身真气分作五百三十七道,探入仙府之中,摄住较小那一套星力灵晶,施展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中的法门,开始吸纳其中星力。

  这回用力过猛,吸入体内的星力数量极大,且精纯异常,许听潮始料不及,眨眼功夫,就有五百三十七枚针尖大小的星力结晶在体内凝成!

  似这般,就相当于径直从仙府中那整套星核上各自剜下一小块纳入自家身躯,除了将之分作大小两份,半点差别也无。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确实厉害,但也不是如此简单就能练成,就好似摄取五行灵气炼成真气一样,纳入体内的星力须得先行炼化一番,方能如臂使指地驱使,演化出种种妙用来。

  正是因此,许听潮立时停止了吸纳,将真气收回,裹住体内五百三十七枚星力结晶缓缓祭炼。

  足足半天功夫,方才将之尽数化为己用。

  功成那一刻,这小满面抑制不住的兴奋,一伸手,掌中就有一团迷蒙星光浮现,其内五百三十七枚针尖大小的星辰清晰可见!

  用星核灵晶来修炼这门大(蟹)法,果真十分迅速!

  若非一次吸纳了太多的星力,炼化起来十分费劲,这速度还要更快些!许听潮估计,若能不吃不喝整日里修行,每天大约能够凝炼芝麻大小的星力结晶,这般修行速度骇人听闻,足足是功法中记载的百倍还多!若下些苦功,数十年就能小有成就!

  许听潮不会为了修炼这般法门就将自家修为撇下数十年,但就算每日分出四分之一的时间来修炼,也能用两百余年就将此法修成。似这般,足以让人振奋!那玄煞勾武千年后再来,就算当真成了尸仙,许听潮也不见得怕了他!

  心头有了念想,许听潮便趁着兴致,从仙府中那套星核内吸来纯净的星力,尝试了数个时辰,最终找到最佳的吸纳炼化速度。到得此时,他才将事情告知仙府中的敖珊敖凤。两女得了这般好消息,自是欢喜不尽……

  数日之后,江应龙、皇甫睿等方才领了十余人赶来,双方见礼寒暄,不需多提,这些人中,许听潮却认得一个鸡皮鹤发、手拄虬曲老木制成的拐杖的元神境老翁。此老名唤鲁竺,乃李栢垣的授业恩师,在门中声名不显,正是闲散隐逸一流。

  许听潮根本不曾想到这位长辈会来相投,见面之时不免惊讶,而后便是欢喜,对这位鲁师叔也十分恭敬。

  将众人引入仙府之中,许听潮只略作盘桓便退了出来,让敖珊敖凤和细柳元上招呼。这般做,并非刻意怠慢,而是身处太清门中,随时都可能有人找上门来,不得不准备一二。

  许听潮出了仙府,便将遮掩禁制收起,散去云头,复又架了那灰暗的十丈遁光,朝碧秀峰缓缓而行。尽管峰上葛骊、庄璐两人对他十分不友善,但在太清门中,他的居所也只此峰上那阁楼一处。

  这小一面遁行,一面抽取星核星力修炼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足足数个时辰,方才远远见到青翠灵动的碧秀峰。

  放出神念一探,许听潮面色就微微一动,原来自家住所之中,已有两个虚境等候。

  “可是许师侄回来了?师叔与你师叔祖等好苦,还不快快过来相见!”

  “虞师叔和邵师叔祖稍待,弟这就回来!”

  许听潮笑着回了一句,便使出挪移虚空的神通,倏忽出现在自家阁楼之前,整整衣袍,方才迈步走入。

  原来在阁楼中等待的,乃是月半的师傅虞奁贺和那做老农装扮的二代长老邵元修。邵元修早就和许听潮通过气,有意加入钧天上院,但虞奁贺为何在此,许听潮就不明所以,不过既然是这位师叔前来,他也不会冷脸相向。

  进得楼中,许听潮还没有开口,虞奁贺便笑嘻嘻道:“你这些天都跑到哪里去了?不知多少人在到处找你,却是遍寻不到。”

  许听潮先是一怔,继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弟就在门中,若他们当真有心,怎会找不到?”

  “自然是‘找不到’的。”虞奁贺呵呵而笑,“就这几日功夫,他们已然商定了一道颇为利索的章程。”

  “我太清门坐拥天罡地煞封魔大阵,有天罡峰三十六座,地煞峰七十二座,皆世间罕有的灵地,这次却被贡献出来,充作了公产,以换得联盟诸般大权。”

  “这一百零八座灵秀山峰,名义上还是归属于我太清门,但在峰上修行的弟,旁的门派至少要占去三分之一……”

  虞奁贺噼里啪啦地说了半天,与许听潮有关的事情却甚少,只碧秀峰也须得接纳其余门派弟,不复之前清静一点让他皱了皱眉头。

  “这事儿与师侄大有干系。”虞奁贺忽然对许听潮叹了口气,“数日前师侄答应每甲登仙门时,允许门中弟前往巨人界闯荡仙府,如今,这弟人数已然定下了……每次前往的,共是一百四十四人!地煞峰每峰有一个名额,天罡峰则是两个!”

  许听潮闻言,已是面现怒色,继而冷笑道:“来便来吧!了不得弟将清虚两仪坤元化生大阵改上一改,威能提升个数倍,看有多少人能闯了过去!”

  “有此计较便好!”虞奁贺嘿嘿一笑,又道,“师侄还需早做准备,最迟一月,盟内就要借助你那飞梭前往肆契洲了。”

  这些人倒选得精准!

  许听潮心中念头转动,诸多老怪偏偏选中了肆契洲来发发利市,想来是从祁尧师叔,褚逸清和褚逸楠兄弟等人处探得消息,知晓幻行宗一次最少折了两个虚境,且魔玄宗幻日老魔也已身陨。这些个能跨越重洋前来灯承洲图谋仙府的,往往是一洲最顶尖的人物,如今死伤了一半还多,肆契洲已是元气大伤,成了可以揉捏的软柿。似这般,不先打他打谁?

  按照盟内诸多老怪的意思,是要趁各洲上的厉害人物尽数跨海赶来灯承洲的途中,乘坐许听潮的飞梭先一步赶到各洲,先联合洲上愿意入盟的门派,将敌对宗门的老巢毁了,再以逸待劳,把回转来救援的老怪物拿下,如此,一洲方能平定。但这回径直前往攻打肆契洲,却有些不一样。

  肆契洲幻行宗、碧磷崖、魔玄宗的五个老怪与许听潮在海域遭遇,一战之后,三死一伤,苗骷髅虽从容离去,但这老怪与幻行宗仇怨极大,回转之后,八成会趁幻行宗虚弱之时弄出些事端来。若当真如此,肆契洲上该是乱作一团,此时前往,正可做那啄吃捕蝉螳螂的黄雀!此去虽有争斗,但定会轻易得多,还能一劳永逸地将此洲平定,攫取诸般灵物灵地供养自身。如此,既可立威以增士气威望,还可获得偌大好处,何乐而不为?

  把此事想得通透,许听潮才对虞奁贺拱手施礼:“多谢虞师叔相告!”继而语气一转:“师叔此来,该不是就为了提点弟?”

  虞奁贺神色忽然微微一黯,颇有些兴味索然地摆摆手:“师侄这般修为本事,再多的阴谋诡计,也大可当做拂面清风,说与不说,差别不大。师叔此来,却是为了向师侄求取一截万载空青。”

  许听潮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可是月师兄出了事情?”

  “不是那小兔崽还有谁?”虞奁贺怒气冲冲,满面恨铁不成钢,“当年门中派他前往北极忘情宫公干,这小王八蛋在北方胡乱闯荡,认识了一头胖乎乎的炼气境小金凰,两人立时就王八对绿豆,互相看上了眼,从此只顾谈情说爱,再不管修行!师叔去信训斥,他反倒说什么‘只羡鸳鸯不羡仙’,真真气死个人!你师兄年岁也不小了,寿元只剩百余年,若不早作图谋,只怕,只怕……唉!”

  许听潮一时间哭笑不得,想想那位不靠谱的师兄,这等事情肯定干得出来!他也不好让虞奁贺久等,脑中念头转了几转,便说道:“若月师兄服食了万载空青,此生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弟知晓一物,有万载空青的效用,却无那般遗患……”

  “此话当真?!”虞奁贺大喜过望,不由自主地跳将起来,扯住许听潮的手,“师侄竟有这等宝贝,千万舍给师叔,师叔给你做牛做马都成!”

  许听潮使劲将手抽回,阻住满脸渴盼的虞奁贺:“师叔找错人了也,那东西唤作‘青枝彩葩’陶师伯和焦师叔手中都有。”

  “原来是他们两个!”虞奁贺一喜之后,就又头疼道,“师叔与他们没甚交情,这般巴巴赶去相求,也不见得能成……师侄能否从中撮合撮合,就说虞胖愿舍了这百八十斤,给太清别院做白工去!”

  果真不愧是月半师兄的师傅,连说话都这般特别!许听潮暗暗嘀咕了一句,才笑道:“师叔若能前去,陶师伯和焦师叔定然十分欢喜,立时就会将青枝彩葩双手奉上。”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虞奁贺老怀大慰,接连感叹了两声,才急急问道,“师侄打算何时返回巨人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