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六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8

五六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78


  朱衍架了遁光从碧秀峰上冲天而起,行出数里,心头窝火再也按捺不住,不自禁地冷哼出声!

  纵使盟内长辈有千般不是,自己这师伯祖的前来安抚补偿,也该是够分量了吧?那小辈竟然还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真真气死个人!

  在这老道看来,许听潮身为太清门弟,便该听从门中长辈驱使,任劳任怨,少计较个人得失。(_他却不曾想到,许听潮压根儿就不怎么将太清门当回事儿,如今羽翼已丰,想要他无偿为太清门做事,还会可能么?

  送走了朱衍,许听潮也不回仙府,就在自家阁楼上盘膝而坐,或是打磨自家真气,或是修炼周天星辰玄宿大(蟹)法,或是习练法术,或是御使炼魔仙剑,把困在周天星辰大阵中那铁牙老怪当做练习剑术的靶。

  如此两日之后,有个四代弟前来通知,要许听潮前去西方山门之外,与众位虚境汇合。

  许听潮知晓该是盟内那些个老怪要出发前往肆契洲了。

  他站起身来,走出阁楼,一挥手,五色清光从掌心汩汩流出,将这阁楼罩住,倏忽收进元磁极空梭中。

  那前来的传讯的弟见得这般情形,不禁面色微变!

  这位师弟如此做法,怕是真个不把太清门当做归属了!

  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装作没看见,邀请许听潮上路。

  许听潮谢过之后,身上白色云霞一起,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太清门西方山门之外,许听潮在三十多个虚境老怪跟前现出身形,二话不说,挥手将元磁极空梭祭出,化作一片绵延数里的璀璨星河。

  “诸位前辈,请吧!”

  许听潮伸手肃客,一干老怪却面面相觑,眼见着缓缓流动的星光,就是没哪个敢先行迈步,遁入其中。许听潮暗自冷笑,自己又不会吃人,有什么好怕的?也不知那无良之人对这些个老怪说了怎样的好话,事到临头,竟然个个犹豫畏缩。

  “哼!”

  这出声冷哼之人,竟是那方面阔额的何烁。自从在巨人界太清别院图谋仙府不成受了些折辱,这老儿便与许听潮十分不对付。

  许听潮还以为他要找些话来说,哪知这老怪昂首阔步,好似一只刚战胜了对手的斗鸡,径直架了遁光撞入漫天星光之中。

  此举一出,三十来个老怪面色为之一松,稍稍等待了片刻,身上都是光芒大作,化作各色遁光,纷纷没入星光之中。

  许听潮这才不慌不忙地不入元磁极空梭,催动此梭内部的坤德元火,往肆契洲挪移而去。

  方才挪移了两次,行出千余万里,许听潮就面现怒色,心念动处,已经出现在飞梭所化大地上空。

  前方不远,一大一笑两个老怪正自围堵一头丈许大的青色鸾鸟。他们倒是言笑晏晏,那小青鸾却满眼惊慌,哀鸣阵阵,奈何本身才不过区区炼气境修为,连化形都不能,如何逃得出两个虚境的掌心?

  “小宝贝莫跑!乖乖跟了你家老祖,随便传你一道法门,不须数年,便教你化身成人,快活不尽!”

  说话的是个好似白面馒头的白皮胖老儿,只见他生了两道八字眉,嘴唇也微微向上勾起,看来倒甚是和善。

  小青鸾这时已看见许听潮现身,哪里还理会这贼眉鼠眼的老头,两眼中露出欢喜的神色,双翅一振,便朝这边飞来!

  白胖老头呵呵而笑,随手打出一道青白光芒,往青鸾摄来。

  眼看就要被这光芒洒到身上,小青鸾被吓得叽喳乱叫。

  许听潮一挥手,凭空凝出一只五色清光大手,横着一捞,便将那青白光捏得溃散开来!

  四周围观的虚境不在少数,这白胖老头不曾料到会有人出手干预,八字眉一撇,扭头看来,见是许听潮,面上不禁讪讪。在人家飞梭上,就是客人,如今却追逐梭中放养的灵禽,委实大为失礼!

  在晚辈面前,这老儿拉不下面皮道歉,便打算蒙混过去,讪讪一挥袖,转身就走。他旁边那身躯胖大,肚腹鼓胀的胖,也一言不发地随着去了。

  只是他显然又料错了形势。

  许听潮轻轻拍了拍落在云头上那惊魂未定的小青鸾,才冷声道:“这位前辈,出手捉拿我钧天上院的弟,就没个说法么?”

  此言一出,两个胖老头颜面大失,其余围观的老怪也是轰然喧哗出声!

  “什么钧天上院,根本就没听说过!竟还收了些披毛戴角的畜生作弟,当真滑天下之大稽!”

  “人家一院之主就是妖族,收些妖族弟,也属正常!”

  “果真是人面兽心!”

  ……

  众老怪你一言我一句,引得其余老怪纷纷挪移而来,何烁赶到之后,随便找了个老怪问清楚缘由,便幸灾乐祸地抱臂旁观。

  许听潮冷笑连连,见飞梭中的老怪来得齐全了,就要催动大阵给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些苦头吃吃。哪知不及动手,就有人大声喊道;“侄孙且慢!”

  许听潮抬眼一看,只见是那满面森冷的二代掌刑长老倪君狂,以及手拄藜杖,腰挎葫芦,慈眉善目的二代长老傅传清。倪君狂生性阴冷,说话不多,此时说话的,也正是那傅传清。

  “不知两位师叔祖有何赐教?”

  许听潮心头不爽,却还是做足了礼数。

  傅传清呵呵一笑:“正所谓不知者不罪,兜道友也是无心之失,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师叔祖此言差矣!握着飞梭中有青鸾族道友和弟数百,若每一位长辈见了都要试图擒捉,事后一句不知者不罪便轻描淡写地揭过,从此之后,可还有片刻安宁?”

  许听潮如此强词夺理,不给情面,傅传清已是变了脸色!那白胖老者和身旁更家旁的同伴双双回头,眯眼注视许听潮:“许家小,你待如何?莫不是要将在场三十余长辈都好生玩弄一番?”

  白胖老者在太清门演武场见过许听潮一剑重创恨水门恨水老怪,心下甚是忌惮,不过要就此服软,却也不能。听了他的话,周围三十多老怪也是面露不善,身上真气滚滚流动,大有一言不合,立时就出手的意思!

  许听潮哪里会怕了这个!

  三十多个虚境老怪合在一处,瞬间一同出手的威能,比合道老怪更厉害数倍,但此地乃是元磁极空梭!

  不等傅传清和倪君狂阻拦,许听潮已将周天星辰大阵催动,诸多老怪只觉面前星光璀璨纵横,霎那间,已是变幻了天地!四下看去,只见星力长河磅礴奔流,其余人却均都不见了踪影!

  这时候,众老怪才是慌了,纷纷祭出宝物,施展神通,往四面星力乱砸乱打!只可惜他们没哪个能使出堪比玄煞勾武或者黄鸟那等厉害的手段,诸般攻势落在星力长河之上,只溅起些许波澜。见得如此情形,众老怪更是心头生寒,大都架了遁光在星力长河之间穿梭,希冀能够寻得阵法破绽……

  许听潮本就不打算真个将这些老怪一锅脍了,也就不去管他们如何惊慌失措,只携了那小青鸾挪移到两个胖老怪跟前。

  这两人知晓许听潮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倒也光棍得很,除了之前出手试探星力长河的强弱,便静静等在原地。此刻见得许听潮出现,那白胖老者面上勉强挤出个笑容:“贤侄,你看师叔不知这小青鸾乃是你钧天上院的弟,方才做下如此错事,能否看在师叔年事已高的份上,揭过了这一遭?”

  许听潮淡然一笑,看似随意地伸手往后方轻轻一挥:“小侄倒愿意化干戈为玉帛,奈何两位前辈心思歹毒,只好得罪了!”

  见到许听潮向背后挥手,两个庞老怪就面色微变!白胖老者挥手祭出一柄碧色钩刃,望许听潮脖颈切来!另一个挺胸腆腹的,则两手一掐诀,浑身紫黑光芒大作,许听潮背后数丈处蓦然浮现出四枚紫黑飞针,对准许听潮背脊嗤嗤激射!

  四枚飞针射出不到半丈,便被一只五色清光大手握住!

  此时,那碧色钩刃却已到了许听潮面前十余丈!

  许听潮张嘴喷出一道金灿灿的火焰符文剑气,正正迎向那碧钩,一路将虚空割裂出道道七彩缤纷的裂纹!

  白胖老道大骇,慌不迭将碧钩召回!

  许听潮却不打算放过,金色剑气一路追赶,迫得两个老怪分散而逃!

  正当这时,面前丈许处的虚空中陡然钻出两枚紫黑飞针,对准两眼射来!

  许听潮好似早有预料,似笑非笑地看着那挺胸腆肚的老者,漫不经心一挥袖,一股青蒙蒙的旋风从袖中吹出,就把两枚飞针卷走!

  那老怪见得许听潮的表情,双目中光芒闪动,两手笼在袖中,悄然一掐诀!

  许听潮额前数寸,又有一枚紫黑飞针从虚空中射出,直奔他眉心!

  几乎是这飞针出现的同时,许听潮浑身便金光大作,梵唱隐隐,已是使出了佛门金身!眉心处更有一朵晶莹剔透的莲花,一枚青碧色鳞片生出,挡在飞针之前!

  却是他催动玄元癸水旗防备,仙府中敖珊不放心,也将青龙逆鳞祭出,前来帮助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