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七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86

五七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86


  太素真人自忖必死,正自后悔出言顶撞这小煞星,哪知浑身伤势忽然就痊愈了这老怪来不及多想,一时间喜出望外太玄丈人等却个个如坠冰窟,心头最后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

  “诸位前辈,小子这手法术可还使得?”

  众老怪战栗不敢答,血妖心头鄙夷愈盛了几分

  左右不过一死而已,了不得魂魄投入轮回,重来过就是……唔,虽然转世重修这等事情不大靠谱,但也总还有一丝机会

  这巨人界天地剧变之前,灵气稀薄得很,此界修士为了争抢有限的灵物助长自家修为,个个都化身凶狠残毒的魔头,一旦身死,就是个魂飞魄散的结局

  若老子生在这等环境中,只怕也和他们一样

  血妖很是“体贴”地如此想到,但却并不打算真个轻饶了,于是大声喝道:“如今给尔等一个机会,做得好了无事,但有差池,便自己去喂了哼哈老祖”

  “主上但有吩咐,老奴等莫不鞠躬尽瘁,倾力而为”

  一众老怪顿时紧紧捉住救命稻草,纷纷上前表示忠心

  血妖见不得这般谄媚的嘴脸,心头越发腻歪,随手一挥,九团血光就被甩出,打入九个老怪眉心

  “照着这般章程做,好生将门派打理成清静之地这事儿做好了,再前往世俗找寻心性上佳,资质优异的弟子,但有发现,便即送来这梧桐峰上,自有人前来接引每派送来一百个,可从自家门中选出一人,只须通过考验,便能在仙府中修行百年”

  血妖拟出的条款十分之多,洋洋洒洒十余万字,几乎将方方面面都规定限制死了,之所以还要如此说,不过提纲挈领,也好让众老怪心头有个准备

  这些老怪也甚是上道,听闻竟然还能将门中弟子遣入仙府中修行,顿时提起了些精神,各自盘算该将哪个与自身亲近的后人送了去

  这狠毒小子定下的条文虽然苛刻,但也并非没有空自可钻……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些个老怪所活的年月,大半都是巨人界灵气匮乏的时候,能修到这般境地,哪个不是狠辣果决之辈?但如今天地灵气大增,再不需似之前那般苦苦挣扎,彼此算计争夺,便开始顾及之前忽略的种种,亲情即是重中之重

  血妖才懒得理会几个老怪心中的盘算,立时就问起他们四派最近的情形来九个老怪屈服在大大棒的淫威之下,又得了小甜枣引诱,也并未隐瞒,竹筒倒豆一般将诸多隐秘都说了其中血妖感兴趣的,还是那哼哈老祖在域外或有仇敌一事,以及四派联合汤阳等虚境散修炼制的酆都锁神环

  哼哈老祖有仇敌,血妖非但不惧怕,反倒十分高兴,他不介意都天血灵幡中再添一头或者几头合道境的血煞妖不过这事儿毕竟牵扯到域外合道境魔头,须得小心行事,血妖打算等将巨人界扫平了,才前往域外,把已被炼成了血煞妖的哼哈老祖放出做诱饵,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而那酆都锁神环竟能禁制合道境老怪的元神,也算一件厉害宝物,把来两相对照一番,说不定能大有收获,有助于对用在黄鸟头上那御兽台的参悟

  不拘是血妖还是许听潮,都肯定御兽台和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并非出自此界,所以血妖对御兽台的期待,不仅仅只是用来收束一头合道境的黄鸟若有可能,便用那酆都锁神环将御兽台换下

  血妖来了兴致,便让九个老怪带路,前往炼制酆都锁神环的地方

  此宝名称中带了“酆都”二字,定然与玄阴鬼物牵扯一起,因此众老怪一路往北,遁行得越远,四下景致越显阴森,血妖也不觉着奇怪

  半日之后,一行十人遁出数千万里,来到一处方圆万余里,处处尸骨累累的古战场血妖本还以为这些老怪丧心病狂,用世俗各国阵亡的将士英魂来炼宝,仔细看了尸骸,方才觉出不对

  原来累累人族白骨之中,尚有许多说不出什么来头的奇异骨头,且根根都散发出浓烈的阴气,生前该是什么凶戾鬼物且战场之上诸般残破的禁制随处可见,有扭曲破碎得不像话的虚空,发出妖艳的绚丽彩光而战场偏北,有数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正有气无力地冒出森寒阴气

  “启禀主上,此处唤作鬼啸原,乃是七十万年前人间界与九幽鬼界大战的所在,这表面还只是一小部分,往地下数万里,越是深入,惨烈之状越是触目惊心其中禁制多不胜数,且威能都大得不可思议,甚至还有大能古修和九幽恶鬼存活,堪称本界一大绝地”

  太玄丈人在血妖身旁低声解说,也不知是此处压抑的气氛让他心绪不佳,还是陡然从高高在上的一派之主沦为仆役,正自心情低落

  血妖闻言,很是吃了一惊:“原来巨人界竟还有这等凶险所在我回转不久,不知也就罢了,怎的孟言师弟等也都丝毫不曾提起?”

  太玄丈人大感尴尬,小心道:“这鬼啸原远离人烟,十分隐蔽,便是本界修士,九成九都不会知晓,老奴等也是因为门中有典籍记载,方能略窥一二太清别院……来本界才不到百年,在幽云洲上盘踞的时间是短暂,只十余年,虽有所结交,也不过散修和撮尔小派,如何能够知晓?”

  “你这老儿心眼忒也多了”血妖乜斜着眼看了太玄丈人一眼,把这老道吓得低眉顺眼,“太清别院是太清别院,你想要从中挑拨,小心自家性命”

  “老奴一时糊涂,请主上赎罪”

  太玄老道确实有那么点说坏话的心思,但也是照实陈述,根本算不得什么,因此根本想不到血妖会如此呵斥,当即就浑身冷汗淋漓而下这老怪心中惊惧,径直凌空拜倒,匍匐颤抖不休其余老怪神色各异,或恐惧,或暗喜,或面无表情,或眼露快意……不一而足,当真令人目不暇接

  这些老怪,也并非铁板一块

  血妖看得有趣,嘿嘿笑道:“你这老儿倒也贪生怕死,怎的不请我‘降罪’,却只求‘赎罪’?”他对这几个老怪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期待,只是随口调笑,因此说完之后,也不管太玄丈人如何反应,就径直道:“如今就有个赎罪的机会,不知前辈肯是不肯?”

  “老奴万死不辞”

  太玄丈人正被血妖弄得张皇失措,哪里还有不肯的?不需血妖多说,这老怪便知晓该做什么事儿

  “只请主上派遣八位道友辅助,老奴定能,定能……”

  太玄丈人情急之下想说“手到擒来”,但汤阳等散修又不是泥雕木塑,任由拿捏,话到口边,心头猛地一个激灵,便知自家没那般本事,顿时语塞

  “嘿嘿,牛皮吹破了不是?”

  血妖一挥手,锦羽花鸨花花儿和哼哈老祖便在一旁现了身形哼哈老祖也还罢了,花花儿的出现却把九个老怪吓得心头砰砰直跳这老怪他们是见过的,不正是数月前攻打夸父族领地的四个老怪中那骚蟹媚女魔头?

  “你一人把他们带去,该能成事”

  太玄丈人心头苦涩,这两位前辈修为是高了,但就这般接近,未免太过明目张胆了些炼制酆都锁神环那地方,早已被布下了极厉害的禁制,只怕还不等接近,就要被汤阳等人察觉,催动阵法禁制把自家给轰杀了

  这老怪丝毫不担心哼哈老祖和花花儿,他亲手参与布置的禁制威能如何,心头自然有数,对虚境修士来说,必定能够一击必杀,但却肯定不能伤了合道老怪的性命若血凤玉镯不被夺,他还有几分保命的把握,如今么……这带路的勾当,分明就是一份黄泉路引嘛

  其余八个老怪心头所想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却是庆幸被选中的不是自己好些个都在暗中嘲笑太玄丈人邀宠不成,反倒揽上一桩凶险差事,真个活该

  血妖可不打算让太玄丈人去送死,他还要倚仗这老怪调理太玄殿,暗自将之纳入掌控因此这老怪战战兢兢愁眉苦脸地一求情,便随手一抓,从原性和尚与那妙云尼姑身上摄来两道精气,打入哼哈老祖和花花儿体内

  两头血光吞吐的血煞妖顿时气息大变,顷刻化作原性和妙云的模样,就连神情举动都惟妙惟肖,教人分不出真假

  “多谢主上”太玄丈人大喜过望,“老奴这就随同两位前辈深入那地煞阴井,请主上静候佳音”

  这老怪是高兴了,其余八人心头情绪却又转为不爽太玄老儿当真好远,绕来绕去,虽说其中颇多凶险,终究是让他成功了不过自家也不是没有收获,这小煞星主上似乎脾性颇好,虽然喜欢开玩笑,但也不轻易杀人……

  血妖又不会妙品莲华咒那般诡奇法术,哪里知道这些老怪心头的想法?心念动处,那变作妙云模样的花花儿便开口对太玄丈人道:“休得啰噪,快快前面带路我这般变化之术,非本尊亲自施展,并不如何玄妙,你最好小心些,以免露出马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