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八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96

五八七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96


  玄阴老祖狂笑不止,缚魂索一挥,又摄住另外一头血煞妖,拉到斩灵台上斩杀!

  如此数次,把花太岁看得心惊胆战!

  “师傅,如此行事……不妥!”

  “你却看不出来,这些血煞妖忽然变得颇为呆滞,那小怪物定是被什么厉害的对手缠住,一时半刻脱不开身追来!既如此,为何不趁这般好的机会,将这二十来头血煞妖尽数斩杀来炼宝?及至将其爪牙剪除,为师这斩灵台还不知会被祭炼到何种程度,到时就算与他正面相斗,也不见得怕了!”

  “师傅圣明!”

  花太岁听得这般言语,才算是放下了担心,转为满腔狂喜,毕竟斩杀血煞妖来炼宝,于他祭炼斩灵台也有极大的好处!他却不知,玄阴老祖狂笑不止来行此事,实为掩饰心头隐隐的悸动!

  这老怪总觉得如此贪心,十分不智,但常言说得好,富贵险中求,虽然这般做法未免十分凶险,但若能把这二十来头血煞妖尽数化作自家宝物的滋补,个中好处,稍稍思之,便让人心头砰砰直跳!

  这番拼搏,却是值得!

  玄阴老祖心念愈发坚定了几分,忽然一道法诀打在身下斩灵台上,一股浓郁馨香的精血便从台中溢出,注入花太岁那斩灵台中!

  “师傅?!”

  花太岁本还十分兴奋,见状哪里还不知道其中奥妙,顿时失声惊呼!

  “此事颇有行险,为师也只六七成把握!方今天下大变,太清门势大,不出千年,定会祸及鬼车界,为师不得不早做绸缪!然我玄阴一脉却不可因此断绝了传承!”

  玄阴老祖几道法诀打进花太岁那斩灵台,将其上充溢的精血气息掩盖,又挥手抛出一枚漆黑的玉质葫芦,沉声喝道:“去吧!”

  这墨玉葫芦,其实是一枚记载了玄阴一脉诸般法门的玉简,花太岁将之捉在手中,不禁红了双眼!他也是个果决的人物,凌空向玄阴老祖拜了九拜,便狠心一扭头,架了遁光破空而去!

  玄阴老祖目光炯炯,也不看自家徒儿,只把全副心神都用来监视周围血煞妖的动静。***

  或许是被他猜对了,那小撞见了棘手的人物,无暇再来操控这些血煞妖,因此十多头血煞妖竟然对自家徒儿视而不见,任由其离去!

  玄阴老祖心头大石落下,畅快呼喝,把一条缚魂索使得好似狂龙复生,顷刻就又擒来一头血煞妖,让两头恶鬼一刀斩杀!

  察觉斩灵台品质威能都在急速提升,这老怪精神大振,诸般法门运使愈发顺畅,甚至连台上其中一头恶鬼都派了出去,四下追逐周围血煞妖!

  如此片刻,又有两头血煞妖躲避不及,被他用缚魂索捉住,拖回斩灵台上做了刀下亡魂!

  此刻,斩灵台通体几乎变成了血色,连两头恶鬼都是黑中带红,形貌大变!

  剩余血煞妖也好似真个成了没有智识的木偶,尽管见得诸多同伴身死,也不见半分惧怕或者退让,依旧卖力地攻打不休!

  玄阴老祖愈发放心,只恨那头血气旺盛的十分溜滑,无论如何都擒之不住!这老怪思忖或是自家逼迫太甚,索性不再对它穷追猛打,缚魂索神出鬼没,看准哪个便狠狠攻打几回,如此一来,反倒半天也没能擒杀一头。

  这老怪不惊反喜,以为血妖果真没有精力关注这边,这些血煞妖只会按照某种死板的套路行事!这一回,他随便挑中了一头血煞妖,似之前那般狠命攻打,引得旁的来救,而后再突然出手,果真又轻易得手!而血煞妖行止间似乎又僵硬了几分!

  似这般,只须盏茶功夫,便能将剩余血煞妖尽数擒杀,玄阴老祖终是心怀大畅,狂笑声不再为了掩饰心头惊悸,而是真个发自肺腑。

  从此之后,便是老夫青云直上的大好前程!

  正如这老怪预计,不出盏茶功夫,剩余血煞妖便只剩下一头,连之前看中那精血格外丰沛的,也都被斩杀,让斩灵台瞬间就提升了一成的威能!

  但剩下这头血煞妖十分不同,一举一动不仅丝毫没有余者那般僵硬,反倒进退从容,偶尔射出一道乌光剑气,威能也极为惊人,竟将斩灵台布下的防护罡气斩得连连晃动!需知斩灵台饱饮二十头虚境血煞妖的精血,虽然只炼化了小半,但其威能也非复之前可比,这等情形之下,依旧有些抵挡不住那乌光剑气,由不得玄阴老祖不心生警惕!

  况且这头血煞妖便是被缚魂索缠住,似乎也不甚在意,浑身血色乌光一闪,轻易便能挣脱!

  玄阴老祖却是不知,这头血煞妖乃是以那跌落到虚境圆满的碧影乌骨兽翟瞑老怪的遗蜕与另外得来的虚境元神一同祭炼,尽管比不上合道境的血煞妖,但也比寻常虚境厉害了十余倍。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区区一条缚魂索,还真就困不住它!但这血煞妖也没甚厉害手段,除了死命纠缠,并无其余办法。

  争斗了片刻,玄阴老祖心头去意渐浓,虚晃一招,架了斩灵台就走,在半空拉出一道数千丈长的血色光芒!

  “道友来去何匆匆?坏了血某如此多使唤的吓人,就每个交待么?”

  血色遁光前方,血妖忽然就现出身形,似笑非笑地拦住去路!

  玄阴老祖不知这小如何出现的,一时间眉头狂跳,想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顿时就大喝一声,缚魂索好似毒蛇吐信,索尖直指血妖眉心!两头通体血红的恶鬼,也齐齐一跺脚,持了鬼头刀就斩!

  嫣红的血色利芒后发先至,血妖却仅仅只一挥手,便将两道刀芒收了,而后凝出一只血色大手,一把将缚魂索捉住!

  轰隆隆——

  缚魂索忽然爆裂开来,把血色大手炸得溃散开来!一团漆黑阴森的幽冥阴气顿时充斥方圆数里范围!

  血妖不防这老怪竟然如此果决,竟舍得爆掉一件趁手的宝物,正自诧异,忽然面露心痛的神色,化作一道血光凭空消失!

  数千里之外,血妖重新将玄阴老祖拦下!

  “好你个老头,竟然把我家血煞妖的精血拿来这般浪费!”

  血妖声色俱厉地呵斥,玄阴老祖却面若死灰地看着两头忽然对自己挥刀相向的恶鬼!

  “哼,血某的东西是那般好贪的么?!”

  事到如今,血妖也不再掩饰,伸手一招,那浑身血光吞吐的斩灵台便晃晃悠悠地向他飞来!

  玄阴老祖更是面色大变,浑身黑光倏忽就腾起十余丈高,两手穿花蝴蝶一般地舞动,顷刻就打出不知道多少法诀!奈何道道法诀打入斩灵台中,只能使这见宝物去势减缓大半!

  血妖嘿嘿直笑:“莫要白费力气,舍了这么多血煞妖给你杀着玩儿,爽也爽过了,费用须得交付,血某看你身上也无甚值钱的东西,就用这件宝贝来抵价吧!”

  玄阴老祖惨然:“道友早早就在算计老夫,可对?”也不等血妖回答,这老怪便继续说道:“事到如今,老夫自知无幸,只一事相求,还请道友放小徒一条生路。”

  “你这老儿倒也识趣!”血妖饶有兴味地笑道,“你还有什么价码来打动血某?”

  “道友无非是看上了这斩灵台,只须立下心魔大誓,老夫便将此宝的祭炼操控法门尽数相告!”

  “好!”血妖抚掌大笑:“血某最喜道友这等爽快人!皇天后土(蟹)共鉴,今日血妖立下誓言,若得玄阴老祖相赠斩灵台全篇炼制之法与操控法诀,便不可伤害其徒花太岁分毫,若违此誓,天地共诛之!”

  “道友可还满意?”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血妖立誓也算公道,玄阴老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当下长叹一声,眨眼刻录了一枚阴气森森的漆黑玉简。方才将这玉简抛出,便自行遁出元神,随风飘散无踪!

  血妖将那玉简摄到手中,探入神念观看,面上甚是欢喜。

  “我却是小觑了天下人,斩灵台竟是如此厉害的宝物,当真有些匪夷所思!”

  挥手将斩灵台缩小摄到手中,掌心灰光腾起,将之裹住祭炼,又一指将玄阴老祖遗蜕点成一团精血,招来注入斩灵台中,须臾便将其祭炼完全。

  看着手中漆黑如墨玉一般,不见半点阴森可怖的拳头大四方小台,血妖心中欢喜至极!

  这方小台,无论品质威能,都不在暂时借予长老寮那宠兽土神猱的驱山铃。两件宝物各有所长,驱山铃善驱使土行元气,斩灵台号称斩尽天下灵体,但在血妖看来,斩灵台比驱山铃容易祭炼了许多。驱山铃须得日夜用真气培炼,斩灵台却仅仅只须供给元神精魄一类的东西,品质便能飞速提升!方才将幽冥殿抢到手中,血妖怎会发愁这些东西筹集起来棘手?

  玄阴老祖修炼的乃是一部鬼道无上法门玄阴经,这斩灵台便是依据其中记载炼制。斩灵台有如斯威能,血妖忍不住对玄阴经也生出了几分念想,但这般念头在心中转了急转,终是被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