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八八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97

五八八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97


  回来了,童鞋们抱歉抱歉!)

  有道是魔由心生,这里的魔指的乃是内魔,与修士晋阶时前来侵袭的域外魔头全然不同,所以才有“心无所念,则内魔不生”的说法。

  修士晋阶那一阵,身心与天地十分契合,思维极其敏锐,平日里不曾察觉、潜藏深处诸多念头一齐迸发,若与本身秉持的道德观念冲突,则会让心神紊乱,继而造成浑身真气动荡。此时,修士体内的真气正自接受心神和天地引导,促使修为向更高深玄妙的层次急剧蜕变,若有差池,遗患极大!

  且不说一个把持不住,就此走火入魔,身死道消,就算侥幸度过,也会对修为造成极大的妨害,虽然这等祸患能用漫长的岁月来弥补磨平,但终究比不上心念通达之辈一蹴而就。

  譬如血妖,由灵狐宫胡绮刃养到二十多岁,之后拜入太清门,身上便有人、妖两族的种种观念道德束缚。两族根行不同,但也都讲一个“信”字。血妖立下心魔大誓,得了好处,就要放过玄阴老祖的徒儿花太岁,倘若此刻前去追赶擒拿,固然大有机会得到玄阴一脉的传承法门,也能用种种借口来让自家行为显得合理,但心中终究是埋下了疙瘩,平日里看不出来,一俟晋阶的紧要关头,便会出来作祟。

  似这般,区区一册玄阴经,在血妖眼中固然珍贵,但既然已学了血妖通天大(蟹)法,又如何能比自家修为紧要?

  两相权衡,终是放任那花太岁逃走了。

  ……

  说来话长,其实血妖脑中这般念头不过一瞬,闪过之后,又思忖起来该如何让幽冥真君等三个虚境前往鬼车界的宗门,将修复幽冥殿需要的材料取来。

  就如同驱使平常血煞妖一般,让三个老怪驾驭幽冥殿回去,血妖断然不会放心。这三个老怪纵然被炼成了血煞妖,却保留了灵智,如果放任其自行行动,指不定就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心中如此思虑,血妖已然收起那翟瞑遗蜕炼制的血煞妖,架了遁光,往西北方遁去,须臾,就见到正自追赶一鬼车界虚境的花花儿。

  挥手将那虚境擒下,抽出魂魄送入轮回,而后将其身躯元神炼成一头血煞妖,送入血灵幡中,血妖才定睛看了看这头花鸨。

  片刻之后,血妖眉头不禁一皱,这老怪身上伤势颇重。不假思索地将手中血灵幡一晃,一道浓烈的血光从幡面射出,注入花花儿体内。眨眼工夫,花花儿便即痊愈!

  血妖把残破的幽冥殿祭出,再把血灵幡中幽冥真君唤来,不须吩咐,花花儿便合身遁入幽冥真君眉心之中!

  幽冥真君先是面色极其难看,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嘿嘿一笑,神色竟然与血妖十分相似!

  血煞妖就相当于血妖的一缕分神,如今幽冥真君被花花儿侵占了元神,有此变化,也属正常。

  只见它嘿嘿一笑后,便严肃了表情,满脸难看至极,似乎转瞬间就变作了正品幽冥真君!这“幽冥真君”挥手打出一道黑光,将幽冥殿摄住,往东北疾驰遁走!

  血妖目送其远去,也自咧嘴嘿嘿一笑,化作一道血芒挪移而走……

  追上哼哈老祖时,这老怪已然吞下了四名鬼车界虚境。血妖朝它一招手,这老怪便张嘴将四人喷出。

  这四个老怪本就在冲出五色玄光和漫天风沙时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如今又在哼哈老祖腹中受尽摧残!哼哈老祖的肠胃城一方天地,饶是四人身为虚境中人,也得不到半点补益,几乎耗尽了真气!故而甫一出现,就不管不顾地破开虚空,摄来九幽阴气炼化!

  血妖却不会给他们机会,屈指弹出四道血色符文剑气,射进四人眉心,而后把血灵幡一挥,四人连同那哼哈老祖一齐被卷进幡中。

  又片刻,黄鸟飞回。

  这庞然巨禽见得血妖,把身躯化作拳头大小,盘旋俯冲飞下,两爪中紧紧扣住一座金灿灿的小巧,一方漆黑的狰狞面具。

  这两件宝物,血妖都认得,乃是那附魂的生死金桥和幽冥鬼面,只不见了这老怪的遗蜕。

  黄鸟虽然被血妖以御兽台和一缕分神控制了驱使,但毕竟保留了本能,比不得血煞妖能够随心所欲地操控,它去追赶附魂,一个不小心,就把这老怪打得身死道消,除了两件宝物品质上佳保留下来,什么也不曾剩下。

  血妖暗叫一声可惜,却是无法,只得挥手将两件宝物摄到手中,掌心灰气一闪,便即祭炼完全。

  “咦?!”

  血妖本还不大在意,只想将两件宝物把来充数,哪知甫一祭炼完全,便知其中不俗。幽冥鬼面也就罢了,类似通幽指环,虽说只能将五行灵气转化为九幽阴气,但效用却强出十余倍,那生死金桥就十分奇特,似乎是一件造化之宝!

  此桥两端分掌生死,若将凡界生灵摄到主生一端,而后将其赶到另外一面,就会从血肉之躯变作阴魂鬼物,反之,鬼物就能变成有血有肉的生灵!

  “好宝贝!”血妖赞叹一声,而后神色一垮,“可惜于我无用!”

  话虽如此,血妖还是把神念放出,在山泽阴湿处捉了一头野鬼,摄上生死金桥,再运转真气一催,这野鬼便化作一头褐鳞利齿的丈许大蜥蜴!再将这蜥蜴倒腾至主死一方,又变成了鬼物。

  尽管早知此宝效用,及至亲眼见得,血妖还是大感有趣,来回数次,把那蜥蜴折腾得晕头转向。

  血妖哈哈大笑:“我且问你,可还要做鬼?”

  一头蜥蜴能有什么灵智?许是做鬼时间太久了,这蜥蜴正在金桥上迈动爪,别扭地爬动。

  “不说就当你要做回血肉生灵了!”

  血妖兴致勃勃地替它决定了前程,而后自语道:“看你这般笨拙,骇得有些保命的本事才好!”

  这小屈指一弹,一道漆黑阴森的光芒从指尖射出,没入那蜥蜴眉心!霎那间,一道微弱的玄阴真气在蜥蜴经脉中流动起来!

  血妖传下的,乃是自天道界得来的一部鬼道炼气法门,只算得二流货色。他也不管那蜥蜴十分不习惯体内有东西钻来钻去,一抖金桥,将其抛到地上,化作一道血芒挪移遁走。

  ……

  “师叔请看,幸不辱命!”

  血府老人率领数千血府弟,将鬼车界在东方立下的驻地围了,其中修士尽数成擒,之前大战时逃跑的虚境,也被捉来五个,如今正被血色锁链捆缚在半空,动弹不得!

  这五个老怪,或是满面愤恨,或是脸若死灰,或是两眼无神,血妖看了看,不置可否,目光一转,落在血狂和他身边另两人身上。

  这两人都有虚境修为,其中一个是身材娇小的女,瓜脸,柳叶眉,琼鼻瑶齿,十分美貌。另一人则通体上下一团血红,看不清楚面目,煞气极重。

  “血灵与血嗜也是师侄不成器的徒儿。”血府老人赶紧把两人引见给血妖,而后对两人喝道,“还不快快前来拜见师叔祖?!”

  “弟血灵(血嗜),恭祝师叔祖鸿运通天,大道早成!”

  一同行礼的,还有那血狂。不同于血狂亲身见识过血妖的本事,血灵和血嗜对这位突然蹦出来的同阶师叔祖有些不大服气。那血灵瞪了一双妙目,肆无忌惮地打量,因血妖和许听潮一般模样,都生得十分俊美,她眼中还颇有光彩;血嗜的语气就显得十分可怖,不愧名字中有个“嗜”字!

  血府老人不防两个徒儿如此大胆,当即就变了脸色,大声喝道:“混帐东西,长辈面前,岂容你等放肆?!”

  这老儿口中呼喝,手上也闪动起血色光芒,就要出手惩戒!

  血灵花容变色,血嗜则身上血光微微闪动!

  “不知者不罪,莫要动怒。”

  血妖笑嘻嘻地捉住血府老人的手腕劝说,血府老人赶紧拜倒赔罪——自家徒儿,心疼还来不及,他哪里当真舍得责罚了?先前那般作态,不过是害怕血妖动怒,悍然出手罢了,他可没那本事抵挡!

  “师侄请起。”血妖虚扶一记,也不等血府老人如何,就把目光移向半空那五个鬼车界虚境,笑道,“你却是好造化,竟捉得这许多!”

  血府老人听见血妖称呼自己为“师侄”,已是心花怒放!后面的话,倒未曾听得太清楚,只含糊应了一句,他满脑里想的,是如何才能求得眼前这位年轻的“师叔”传下血妖通天大(蟹)法(蟹)正本!

  血妖似笑非笑地看了这红光满面的便宜师侄一眼,取出都天血灵幡,对准半空五个老怪一挥,五道嫣红的血光激射而出,将五个老怪包裹,片刻之后,五头通体血红的血煞妖便祭炼完全!

  抖手将其中两头收起,血妖才嘿嘿一笑:“这三头血煞妖,就当是送给师侄的见面礼吧!”

  血府老人早目光灼灼地盯住五头血煞妖,见血妖竟然留下了三头,已是满脸不可思议!此刻闻言,半晌方才反应过来,拜谢道:“多谢师叔厚爱!”

  这话诚然发自内心,血府老人却颇有些不甘,收下了这等厉害的宝物,又该如何开口讨要功法?双方关系,他又不能主导,只好徒呼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