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九一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0

五九一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0


  足足数个时辰,血妖才事无巨细地将之前经历说完。

  比起在天道界和域外虚空中的经历,这些事情委实不够惊险,甚而有些琐碎,许恋碟等习惯了他招惹是非的本事,一时间都颇有些索然无味,只对血海老妖竟在巨人界留有传承一事感到意外和好奇。

  “贤侄忒也小心了些,那九地血府既然有意相投,何不径直认下了?纵然不让此派并入钧天上院,也可引为下属门派,好处当是极多。似这般,既能暂且经营妖域,又可当做沟通幽冥血海的眼睛喉舌,岂不妙哉?”

  说话的是个二十余岁,身着劲装的青年侠客,正是齐艳一半元神与郑沱转世的生身父亲皇甫睿。

  血妖闻言,呵呵一笑:“小侄却比不得师叔能够剖理断事,当时只觉得那九地血府作风有些不堪,便不急于认下……今后诸多杂事,还要多多仰仗师叔才成!诸位前辈也莫要想着置身事外,小这钧天上院之主的名头,也仅仅是挂着而已,可并无那般多的精力来打理琐事!”

  “你这娃娃当真奸猾!”黎元禾捋须而笑,“你要忙于自家修行,诸位长辈就不需了么?打理门派这事儿,早已有了人选,倒不须你来操心!”

  皇甫睿等皆是笑而不语,血妖大奇:“伯父说话当真急死个人,究竟有什么好事儿,也不说来给侄儿听!”

  黎元禾没好气地瞪了血妖一眼,似是怪他信口胡来、没大没小,但还是耐起性问道:“可还记得那元阳宗?”

  血妖一怔,思索了半晌,方才想起当年初初进入巨人界,从那雷霆绝域中脱身后,在东极之上见到的张文博、李越尨带领的一干修士,其中那卜青如今还在许听潮随身携带的钧天仙府中做杂役。

  “原来是他们!”血妖做恍然状,“当年侄儿在东极之上首先见到的便是此派修士,看他们品质尚可,便赠送了几部功法,作为问路的答谢。”

  当年做这事儿的是许听潮,赠送的功法算不得多好,但也属一流,数量为五部,分别对应天地五行,乃是金玄内甲功、小长春诀、春风化雨诀、离火策和坤壤诀。

  “就不知这百余年过去,元阳宗究竟发展得如何。”血妖面上浮起笑意,向黎元禾道,“时隔八十余年,此派竟然能找上门来,倒也难得。”

  “可不是么?你小张口就把钧天上院创下,实在事情却半点不管,这些年来,把你皇甫师叔和江师叔着实劳累了一番,直到数月前元阳宗举派来投,那张文博和李越尨担下执事弟的差事,你两位师叔方才得些空闲!”

  血妖颇为尴尬,起身向皇甫睿和另一位温文尔雅的三十余岁书生恭敬一礼:“有劳两位师叔了!”

  皇甫睿不需多说,那三十余岁的书生是个谦谦君,乃齐艳另一半元神和裴疏桐转世的生父江半落,见血妖如此模样,淡笑虚扶一记。

  “贤侄切莫如此,你家江师叔早年颇有几分怀才不遇,如今竟有机会打理这般大一家仙派,委实乐在其中!”江半落谦逊了几句,才向那老农模样的邵元修一礼,“这般要紧的职位,本来该当邵师伯来做,只是他老人家生性淡薄,志在田园,才让师叔一逞胸中之志。”

  邵元修见江半落提到自己,只是淡淡一笑。依旧似之前那般,不发一言。

  血妖也道:“亏得师叔有这般志向,否则钧天上院还不知要乱成什么样!”而后对其余从太清门来的长辈和师兄师姐,以及青鸾一族的细柳元上,苍山剑派钟离晚秋,天尸门栾凌真,夸父族五位长老,以及黎元禾等嬉笑:“小生性跳脱,没有打理门派的本事和耐心,门中诸事,还需诸位长辈和同门多多费心!”

  众人纷纷谦逊一阵,方才说起了正事。

  “幽云洲太玄殿、昭华宫、净火宗和木仙庵四派已然集齐了一千六百名资质上佳的弟,前些日,细柳、元上两位道友与栾门主同邵师伯亲自走了一趟,将众弟接到别院之中。奈何门中人手奇缺,只得设下传法长老,囫囵教导,还须得时时从太清别院和龙宫请来交好的同门和道友,为众弟讲经布道。”

  血妖一听,大感头痛,他哪里想到这四派竟然如此卖力?一下就寻来这许多弟,也不知它们往常怎生传承的,民间有这般多的英才,也不知晓搜刮了收入门中。这四派如此积极,只怕是为了那百换一的仙府修行名额。但无论如何,这也是好事儿,教导弟的事情,也不需血妖亲自来操心,因此心头烦恼仅仅一闪即过。而江半落如此说,断然不会是仅仅只为了告诉收纳弟的情形,还在问血妖该如何处置那十六名来自四派的弟。

  “许听潮近期该会寻个时机回来一次。”

  江半落和皇甫睿等闻言,均是颔首,而后又说道:“贤侄与九地血府和南荒部族都定下五年之约,想是打算在五年之后举行一场开派典礼?”

  “正是如此!该如何筹备,还要劳累两位师叔和诸位长辈。”

  “贤侄放心便是。只有一事,贤侄须得好生斟酌。既然我钧天上院打算籍此开派,就须得广邀天下英豪,地下宗门暂且不提,那勾冕洲上的门派,也应送去请帖。”

  “该当这般!”血妖立时就应下了,而后抖手将哼哈老祖放出,又将生死金桥和幽冥鬼面让这老怪拿了,方才说道“前去此洲投递帖,难免遇到诸多凶险,这头血煞妖,正好带在身边权当护卫。”

  “这如何使得?”江半落和皇甫睿等都吃了一惊,“贤侄还需前往俱芦、逸仙二洲,也不知会遇到何等凶险,正用得着它!”

  “诸位无需担忧,且不说小侄身上还有一头黄鸟,便是独身一人,也能与两三个合道老怪纠缠一二。俱芦、逸仙两洲再如何凶险,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合道境的人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