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九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5

五九六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5


  “哪里走!”

  血妖怎料到堂堂合道境的无相魔头竟然会这般胆小,方才交手一合,便自化身亿万遁逃?!当即就大喝一声,羊脂玉壶喷吐的灰光往来席卷,九转叱魂大咒四散而出,血灵幡也化作滔天血海隆隆奔腾倾泻!袖中那黄鸟更是飞出,振翅直入虚空,现了七八万丈的真身,刮起烈烈风沙!

  焦璐三人虽然看不见那无相魔头,但也明显觉出有无数细碎的东西正自往四面八方奔逃!焦璐将那流风扇祭起,闪出一道道五色神风,安期扬则妖身变作千丈大小,尽力将太乙神雷塔催动,祭出千百条紫色雷霆四下扫荡!

  吴霏虹也以紫薇星曜钦天四化白玉柱布下阵势,笼罩方圆数百里,虽然对那老魔分化的念头并无多少阻挡之能,却也多少起了些迟滞的作用。

  如此半晌,四人才各自收了诸般手段。

  “可将那老魔斩杀了?”

  焦璐口中虽然如此询问,但只看血妖的面色,便已猜到了几分。果不其然,血妖颇为懊恼地沉声道:“那老魔忒也奸猾,我等手段齐出,顶多只留下他五成的念头!这等魔头最是记仇,定然会在巨人界周围徘徊不去,也不知会惹出多少祸患!都怪我太过儿戏,方才动手,就该施以雷霆手段!”

  焦璐三人面面相觑,被一头合道境的无相天魔记恨上,委实不是一件好事!

  血妖又拍了拍手中羊脂玉壶:“此壶中盛有那老魔不少念头,我便花费些功夫,将之尽数炼成鸣魂珠,布置在巨人界夸父族领地和太清别院各处,但凡这老魔接近,便能自行示警。吴家妹也带一些在身上,以备不测!”

  此言一出,焦璐和安期扬都送了口气,只安期扬忍不住抱怨道:“你这小有话就径直说完,害得你家师叔一惊一乍的!”这汉见吴霏虹面有忧色,便又说道:“小虹无须担忧,无相天魔只合侵袭修道人的心神,旁的本事却稀松平常,只须有了防范,便不易被其所趁……你若实在不放心,不妨暂且在巨人界住下,待得许师侄将那老魔斩杀了,再回凤凰界去!”

  焦璐也出声劝慰道:“安期师弟说得是,凤凰界如今乱成什么似的,何不就在巨人界开创术数一脉?”

  血妖也不甘寂寞,丝毫没有羞愧之色地出声附和。

  吴霏虹很是犹豫了一阵,才对焦璐柔柔一笑:“如此多谢姐姐了!”

  “好妹,巨人界天地大变不久,修行界尚不繁盛,正是有大作为之时。”见吴霏虹答应,焦璐也放了心,出声勉励了一句。

  安期扬却是不乐意了:“小虹,怎的只顾着你焦家姐姐,不来谢安期大哥?”

  吴霏虹轻笑一声:“大哥常说大恩不言谢,小妹就想您定然不会计较的。”

  “这算得什么大恩?还是听你柔柔软软地谢一声,浑身才来得舒坦!”

  焦璐顿时横眉叱喝:“有你这么做长辈的么?没个正行!”

  吴霏虹早已红了双颊,见安期扬诺诺的模样,又是好笑,又有些不忍,劝了焦璐几句,才对正儿八经地这汉裣衽一礼:“多谢大哥!”

  “多谢许道兄!”

  血妖正自看笑话,却没料到竟然还有自己的份儿。慌不迭地拱手还礼,心头却在品味,这吴家妹声音又甜又糯,听来果真十分舒心。而后念头一转,想到这位小妹的大致年岁,又不禁满腔古怪……

  焦璐等哪里知晓这小心头的弯弯绕绕?已在说起回归太清别院的事情。血妖听了一阵,忽然接口:“两位师叔,吴家妹,我正要前往那逸仙洲查探一番,不如一同前往……”

  既然提起了这事儿,他索性将自己的行程打算都说了。

  焦璐听后,叹息道:“太清门已非往日之太清门,本来师叔还对你自立门户颇有不满,如今看来,却是一大善举。邵师叔从来不喜争斗,如今都已投入钧天上院之中,你这做法也算众望所归。”

  血妖干笑一声,当初决定自立一派的时候,多是为自家打算,可没料到这般光景。

  “门中似邵师叔一般喜好清静的长辈同门为数不少,师侄尽可将之请来,此事两厢为善,想来不会有多少人拒绝。”

  钧天上院正是人手奇缺,血妖心头大动,但想想自家在长辈同门心头的印象,又有些信心不足:“师侄纵然有心,只怕也没多少人愿来。太清别院虽然也不免受本门牵连,但也算一方清静之地,正是好去处。”

  焦璐却道:“你有仙府在手,钧天上院未尝不是个好归宿!”

  血妖闻言,顿时嗤笑一声:“若是奔着仙府来,师侄只好关门谢客了!”

  “你这小!”

  焦璐轻斥一声,也并未多说,她知晓这位师侄直把仙府当做血海老妖一方的传承,最反感旁人前来惦记谋算。

  “师侄今日怎的恁多废话,快快动身去那逸仙洲吧!这域外虚空如此荒凉,有什么值得留恋?”

  安期扬连声催促,血妖呵呵笑道:“正是这般道理!”当下把血灵幡一催,依旧架起一道千丈血芒,携了三人遁入罡风层之中……

  “那鞠扶后来去了何处?”

  一路飞遁最是无聊,几人就互相说起这几年的经历,相比之下,血妖虽然大半时日都在闭关,但短短一年之内经历的事情,要比焦璐三人精彩得多。方才血妖就说起在前来俱芦洲的路上见到那儿孙众多的玄武鞠扶,引得安期扬兴趣大增。

  “这老龟喜欢伪装成小岛随波逐流,师侄怎知他漂去了哪里?”

  安期扬大失所望!

  “可惜了!若能遇上,定要与他切磋一回!若虞奁贺师弟得知玄武的踪迹,还不知要高兴成什么模样!”

  “对呀!”血妖满面恍然地一拍玉案,“虞师叔和月师兄都修炼玄龟引水诀,定与玄武有莫大干系!我身上玄冥真水颇多,找个机会给他们送去些!”

  “你这小怎的如此不开窍?”安期扬恨铁不成钢,“与其惦记这两位,还不如先讨好眼前你家焦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