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五九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8

五九九 钧天上院草创立,小后生御极八方 108


  .器:无广告、全文字、更冯粱赫与血妖并不如何急着赶路,足足huā费三个多时辰,方才来到那西神都废墟之旁_)

  血妖定睛看去,只见与之前经过那绵延数千万里的废城不同,这西神都纵然破败不堪,也依旧是金光灿灿,煞气森森,不知有多少厉害禁制残存其中

  “好一座金城”血妖赞叹一声,方才侧头向东北方一缁衣比丘道,“妙薏道友功候大进,当真可喜可贺”

  两人接近西神都废墟的时候,妙薏就远远感应到了,因此架起遁光往这边赶来,听闻血妖说话,合什垂首道“多谢主上关怀老尼有这般成就,实是拜主上所赐”

  “你自家顿悟,关我何事?”

  血妖不在意地挥挥手,冯粱赫面sè却早已变得有些尴尬,片刻之后,这道人就展颜一笑“数月前老夫方才从鬼啸原之下脱困,就遇见这小尼姑,正好带在身边询问些事情,如今正好jiāo还小友”

  “冯前辈何须客气?妙薏能得前辈指点,乃是天大的福分”

  冯粱赫哈哈笑着谦逊几句,就领了血妖围绕西神都边缘缓缓游走,不时往废墟显眼处指点,将其中情形说给血妖听

  妙薏就跟在两人身后,也是用心记忆这尼姑脑中却在翻覆不停,冯前辈与那位佛mén长辈一同前往,如今却只他和血妖携手回转……个中含义,让她兔死狐悲的同时,又自胆战心惊

  这尼姑显然没有血妖的本事,未能看出那老僧身上的奥妙,冯粱赫又hun不把她当回事儿,因此也不提及老僧的根脚去向实际上,虽然血妖颇为看重她的资质悟xing,却也不觉得有向她说明的必要……

  “这yu简中乃是老夫记下的紧要之处,除了这西神都,还包含其余几千座有价值的废城,就不知七十余万年过去,还有几分能用得上,小友不妨收下,也好当做参照”

  领着血妖围绕西神都转了一圈,冯粱赫才取出一座拇指大小的暖yu阁楼,用真气托了,轻轻推向血妖

  “前辈盛情,小子愧领了”

  血妖将这暖yu楼阁抓在手中,稍稍把玩了两下,才道“小子请来人手,所需时日颇长,五年之后,请前辈往东极洲夸父族一行”

  “介时小友钧天上院行开派大典,老夫定然前往道贺”

  冯粱赫如此说话,血妖反倒觉得惊诧了五年后邀约众修会盟这事儿,他也才告知众人不过数月,这老道是如何知晓的?

  “老夫赶来这逸仙洲尚不到一月,之前便曾往东极洲一行,虽不曾上mén拜访,但这等大事,还是颇有耳闻”冯粱赫捻须微笑,“小友事务繁忙,老夫也便不再行叨扰,正好趁这几年功夫将两头石麒麟好生祭炼一番,再多跑几处遗迹,也好寻些拿得出手的贺礼小友保重,老夫告辞了”

  这老道说完,身形径自淡去,血妖四下一看,隐约见他往北方去了

  血妖一笑,翻手将血灵幡祭出,对妙薏道“这逸仙洲并非善地,你且进来”

  妙薏应了一声,血妖就把手中黯沉小幡一抖,顿时将这尼姑收了进去

  “佛ménnv弟子也来血海中看看风景,嘿嘿”

  扔下这么一句,就架了遁光,往东方而去

  这逸仙洲处处残破,但毕竟不似俱芦洲那般,被那无相天魔祸害得万分凄惨,血妖还是要查探一番的,再选几处凶险不是太大的废墟闯dàng一番,看看冯粱赫那老道留下的yu简中记载的东西是否属实……

  “这老儿忒也jiān猾,有个七十万年的借口,就让人难辨真假”

  某处残垣断壁上空,血妖与焦璐、安期扬和吴霏虹凌空站立血妖手中拿着一莲huā状的白yu碗,面上神sè十分不满

  这遗迹便是冯粱赫赠与那yu简内记载的最容易探索的一处,血妖四人进来闯dàng一番,虽说遇上的凶险果然微不足道,就连焦璐和安期扬两个元神大圆满修士都能轻松应付,但与yu简中所述诧异颇大而收获的几件宝物,几人却都不大看得上眼似血妖手中这yu碗,就是一件专mén用来收摄凝聚各类灵液的辅助之宝,于斗法并无半点作用,且品阶也不甚高

  “吴家妹子,这东西不用真气也能催动,就送与你”血妖发完牢sāo,顺手就将yu碗递到吴霏虹面前

  安期扬暗自撇嘴,吴霏虹却浅浅笑道“小妹已得了两件趁手的宝物,怎还能接受许道兄馈赠?钧天上院如今正广收弟子,许道兄还是自行留下”

  “钧天上院的弟子,倘若想要宝物,还需自家去炼制或者夺取,只靠长辈赐予,算得什么本事?”

  话虽如此,血妖还是翻手将yu碗收了,索然道“这逸仙洲也走得差不多了,正该回去筹备四年后的‘开派大典’”

  焦璐白了他一眼“冯前辈乃百万年前的古修,襟自然远我等,你这小子又何必这般挖苦?”

  这nv子言下之意,就是相信冯粱赫所说为真,且是真心实意打算与血妖合作

  血妖却有些不以为然“这些个古修把各界灵物都搜刮得干干净净,见过的好东西多了,自然襟怀广阔”

  这小子从来都相信修行界一直在进步,今人未必就不如古修,排除外部环境,当今修士修炼的诸般功法,必然较古修为jing细周全

  焦璐也不与他争论,只道“天下间就只你有理还不快走?”

  血妖嘿嘿一笑,把血灵幡祭起,将三人裹挟,往南方挪移而走

  ……

  忽忽便是四年时光

  这一天,烈日当空,白云如絮,东极洲夸父族领地上空,周天星辰大阵铺陈开来,熠熠星光弥漫方圆数万里,有无数星光构筑的亭台楼阁清晰可见

  东方苍龙演化天罡地煞,共幻化出一百零八处按照天罡地煞排布的殿宇群及五百余座单独的大殿

  各处宫殿格局几乎一致,譬如天魁位上,乃是数十座小一圈的殿宇环绕一座主殿,主殿悬挂匾额,其上以仙家灵文写就“太清mén”三字,说明此处殿宇乃是用来安置太清mén来客的所在

  主殿匾额上写有“太清mén”三字的,还有天罡、天机和地魁、地煞、地勇三处星位有些星位的主殿却有多座,匾额上也各自写明了不同的mén派名称,却是与太清mén会盟的mén派中、势力弱小的须得几家合起来才能站到天罡地煞之一如此,接待的星位之上自然须得多幻化几座主殿,不过主殿规格倒是与太清mén这等一家独占几个星位的并无二致

  其余五百多座单独的大殿,也是一般,准备用来接待凤凰界散修,不曾与太清mén会盟的mén派,以及妖族等诸方势力

  西方白虎七宿,也幻化了数十处一般无二的殿宇群,其中七处尤为广大,正是为勾冕洲上七方最顶尖的势力准备至于其余地方,则是留给此洲上剩余的中小mén派及诸多散修

  南方朱雀则有四处较大的殿宇群,以及数百零星小殿,却是用来应付幽云洲太玄殿、昭华宫、木仙庵、净火宗以及众多小mén派

  北方玄武则简单得多,最北方从东到西依次排列了五处百余座殿宇最东方,主殿上书“太清别院”,其次是“东海龙宫”,再次是“钧天仙府”,然后为“天尸mén”,最后一处则没有名目,只三百六十五道刺目星光直shè高空,下方隐约有两幅莫名的巨大团在缓缓变动这处地方自然是留给吴霏虹背后的术数一脉

  这四家的南面,依次是元阳宗、凤凰界五翎洲青鸾北支和那九地血府

  本来血妖打算将青鸾北支也排在最北方,元上和细柳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只肯占了第二排,以下属自居血妖无奈,只得从了他们

  这三方的南面,还有一排数千大大小小的殿宇,却是为东极洲上的散修妖修预备

  这般布局,意思再是明显不过在这巨人界,但凡凤凰界来人皆为客,因此尊以左位巨人界本界,只有勾冕洲上修行界异常繁荣,纵然争斗不断,也能占据右方高位至于幽云洲,因为与太清别院剧烈冲突,又被血妖控制了几乎全部虚境,只合面北而朝

  北方自然就是此间主人而太清别院,龙宫,天尸mén,以及术数一脉能与钧天仙府并列,乃是出于血妖的尊重元阳宗、青鸾北支和九地血府,乃是投入钧天上院麾下,却保持了一定独立xing的下属mén派至于第三排数千殿宇,其实是因为钧天上院人手匮乏,不得不摆出一副虚位以待、愿者上钩的架势,以此来招揽东极洲上的散修当然,其余大洲行的修士若是有意,也大可前来相投

  算来算去,周天星辰大阵中竟没有夸父族一席之地原来该族不反对血妖去做钧天上院之主,但要他们也举族并入,却是不能尽管如此,大阵之中却不曾少了他们的身影

  南方朱雀七宿诸多星辰的幻化的殿宇中间,一条星光璀璨的星河大道绵延一万四千余里,连接到中央那各sè星力jiāo织编成的广场之上大道两旁,每隔九十九里,便有一身高千几百丈、身着星光长袍的巨汉昂扬ting立……

  阅读最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