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零七 阴云漠漠聚冷雨,大日煌煌熔金城 5

六零七 阴云漠漠聚冷雨,大日煌煌熔金城 5


  巨人界经历了十余万年的贫瘠,界中修士对一切能增进自家修为的东西,比之凤凰界修士更多了几分热切!好比涵虚老祖、贲艺卓和缪净空三人,之所以能在天地大变前晋阶虚境,便是得了不少机缘,寻到古修留下的诸般灵丹。

  正是因此,听到冯粱赫表态,他们三人早已心动不已!虽说兀自担心到时候冯粱赫来个恃强凌弱,但从这老道平素的德行,以及典籍中记载的古修风度行径,加之如今巨人界天地灵气丰沛至极,丹药的作用便不再那般要紧,三人还是下定决心,要走上这一遭!

  富贵险中求,数万年的修行,他们早已看得通透,想要或许偌大好处,便不该害怕冒些风险!

  凤凰界太虚等亦是极为心动。与涵虚老祖等人不同,他们看上的并非是丹药增进修为的这一效用,而是其余诸如疗伤、静心凝神、改换体质等等妙用。

  如此,众修倒是很快商定了大致的分配原则。涵虚老道三人着重需求增进修为的,许听潮血妖等则偏重其余品类,当然,在这之前,须得让冯粱赫和太虚两位合道境高人先行挑选。

  事情议定,冯粱赫很是高兴,又在那图上一点。

  “老夫飞升,不仅要备些灵丹,还需趁手的宝物护身,选这玉灵宫,着实费了些心思。诸位且看,从玉灵宫出来,顺东直街再往西方越四百里,便有一家名气规模都不相上下的器道大宗——若阳堂!”

  “其中多少宝物,不须老夫多说,只是凶险也更甚数分!介时在玉灵宫中得了好处,诸位若觉着尚可一搏,便随老夫一同前往,否则便请自行顺着来路退出!若阳堂中诸般物事,老夫还是那句话,只取些有助于飞升的,余者尽数留给诸位自行分配!”

  有了之前商议,这事儿便没什么碍难,殿中众修稍稍犹豫,便都答应下来。除了那唐季甫,便没人打算在玉灵宫中得了好处就退出,毕竟这等有合道老怪带头一同前往探险的机会少得紧,更何况还是这等心性醇厚之辈!

  见得众修几乎都再次答应下来,冯粱赫面上喜色更甚,口中却道:“西神都中凶险极多,今次就暂且如此吧!”

  众修心头有了计较,大都急着回去布置,因此便打算告辞。正当这时,那鞠扶却皱眉沉声开口:“鞠某方才暗卜一卦,此行怕是不会顺畅,若想些暂时削弱西神都禁制的法,便能少去一成半的凶险。”

  鞠扶乃正儿八经的玄武神兽,生来就河图洛书傍身,这等阴阳卜算之术,比吴霏虹不知高出几筹,因此他这一说话,众修无不凛然。

  “鞠兄既然如此说,想来定是有了妙法!”

  血妖与这老龟最是熟悉,眼见众人目光都聚集到自家身上,只好如此说道。

  鞠扶却不似旁人那般胸中极多城府,当即就沉声道:“我有一座混元河洛大阵,此界灵气稀薄,品质也不高,做不到反转混元,但威能亦是不可小觑。那西神都乃锐金之城,此阵一成,大可抽取其中庚辛二金元气,转化作玄冥真水!如此,西神都诸般禁制之威能必定削弱不少。只可惜鞠某并无充足的人手布置。”

  “鞠道友何必担心,我等宗门没这般玄妙的大阵,人手却是不缺,此事做成,大家都能受益,想来诸位道友亦是愿意派遣些弟给道友驱使!”

  说话的是那涵虚老道,旁人都是点头应和。血妖和许听潮却古怪地看了鞠扶两眼。这老龟看来忠厚,其实算盘亦打得叮当响,之所以那般卖力地繁衍这许多孙,说不定就是为了那劳什混元河洛大阵!此番借用诸派人布下阵势,炼化的玄冥真水岂非都要便宜了他那些主阵的儿孙们?

  被血妖和许听潮盯着看,鞠扶面上却并无多少异色,只淡然侧头与两人对视。

  莫非这老龟当真心性纯良,没有为自己牟取私利的打算?许听潮和血妖都暗自失笑,这些年成日里算计来算计来去的,连自家都成小人了……

  涵虚老道等已在商议从门中调集修行水行功法弟前来,许听潮突然开口:“前些年我在凤凰界得了一部幻日大(蟹)法,其中有一种法器唤作‘幻日魔幡’,炼制起来并不费事,消耗灵材也只是些普通物事,但若有个数千上万面,只须些炼气弟催动,便能组成一道幻日神禁,威能非小,也能将西神都中金行禁制几分!只可惜我钧天上院草创,门中积蓄的物资极少,因此只能仰仗各位了!”

  他倒是不客气,微笑着朝涵虚老祖三人及太虚一拱手。

  尽管涉及西神都一行,这等割肉放血的事情,还是没有几个人乐意。那涵虚老道不动生涩,淡然问道:“不知许道友这幻日神禁威能几何,炼制幻日魔幡又要消耗那些物事?”

  这老道却说出了众修的心思,若那幻日神禁威能太小,需要投入的灵材又多,这买卖就决计不能做。

  许听潮早有准备,右手平伸,张开手掌,掌心蓦地就腾起拳头大一朵刺目的炽白色火焰!

  “此乃幻日焚劫焰,便是那幻日神禁催生而出的魔火,只须个炼气十余年的、修行火行或者木行的弟以运使幻日魔幡,便能催生丈许大的一团,威能与我手中这朵不相上下!”

  殿中众修能清晰感应到那幻日焚劫焰中蕴含的狂暴炽烈气息,闻言均都悚然动容!若当真有数万炼气弟手持幻日魔幡,催生出的魔焰,焚山煮海不过等闲!

  鞠扶适时说道:“若如此,幻日神禁威能只比混元河洛大阵稍逊,算上对金行克制之能,大约能降下西神都中禁制两成威能。”

  “不知每一面魔幡消耗几何?”

  涵虚老道等都已动心了,这番问话,若有若无地带上了几分欣喜,甚至是急切!

  许听潮怎会不知这些个老怪心中的打算?面上微笑不变,说道:“只须些数十上百年的火行灵木,一般品质的火行妖兽血液,加上丝、毛、棉、翎羽、或者赤荨麻之类东西,其中火性越暴虐越好!以万面魔幡来算,每种灵材大概需要四千斤。”

  “诸位只须将东西运来,我钧天上院自然会将魔幡炼制妥当。当然人手恐怕也还得仰仗诸位。只有一条,事后所有魔幡均归我门所有,不过这事儿也不会让诸位吃亏了,钧天上院虽然穷困,但总有些拿得出手的东西,但凡出了灵材的门派,均可派遣相应数目的弟来仙府中修行十年,本门将以亲传弟待之……”

  钧天仙府中什么光景,涵虚老道三人此刻就在含晖殿中,最是清楚不过。其中灵气之浓郁纯净,连他们这等虚境中人都要觊觎,若自家门下弟能到仙府中修行,好处自然不言而喻,更何况姓许的还承诺以亲传弟的标准相待!

  哪家哪派没个看中的弟、后人?这等绝好的机会,断然不可放过了!姓许的方才说那些东西,根本就是不值钱的货色,虽说数量大了些,于各家的积累来说,却不过九牛一毛!只可惜这小要自炼魔幡,看他钧天上院也没多少人手,若是能俟机承接些活计,得了幻日魔幡的炼制法门,此事便更见完美!不过就算他把持了魔幡炼制,总也还需要自家门中弟来驱使,介时让门中精擅炼器的长老弟留个心眼,就算钧天上院炼制之时做了手脚,也不愁不能窥到其中一二奥妙……

  只瞬息间,涵虚老祖等心头就转了这般多的念头,而后便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一干老道争论半晌,终于定下了规制。每种灵材贡献千斤,便能换得一名弟在仙府中修行十年的机会,钧天上院必须以亲传弟相待。若是两千斤,便是两个弟十年修行,或者一人修行二十年,以此类推。当然,每种灵材都有限额,总数不得超过十万斤,先到先得,一旦达到数目,钧天上院便不收了。

  总算涵虚老祖等心头还算清醒,并没有用派遣弟一事来博取好处。

  商议既定,众修便一同出了仙府,招来各洲上的大派,将事情一说,顿时群情沸腾,纷纷要求贡献灵材!

  这等场面,涵虚老道等早已料到,如何分配其中好处,许听潮便不去管了,由得涵虚老道三人与众修协调。

  幽云洲太玄殿四派,知晓断然争不过勾冕洲修士,也就不去掺和,反正他们有为钧天上院选拔弟换取名额的途径,因此只冷眼旁观。各洲散修却是动了心思,虽说顶了个散修的名头,但总有些亲友弟后辈什么的,听说此事,便悄然离开大阵。

  涵虚老道等固然执掌一方大派,但势力仅仅也就在勾冕洲上,约束不得这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逍遥散人,虽然心中焦急,也并无多少办法,只得一面商议,一面派遣弟四散而出,在就近东极洲上搜集诸般灵材,甚至还将主意打到钧天上院那坊市之上,或者通过隐秘途径,从门中紧急调集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