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一九 玄丹虎视玉灵宫,戈戟森寒若阳堂 11

六一九 玄丹虎视玉灵宫,戈戟森寒若阳堂 11


  “嘿!”

  唐季甫猛将培元鼎和玉丹葫芦催动,两宝喷出的彤红光芒陡然粗壮了三分,齐齐卷向那太阳精气最浓烈的金乌灵丹!

  三粒灵丹都已是强弩之末,唐季甫只一击就得手,两道红光将那丹丸摄住,瞬息就拉入培元鼎中!

  这主心骨一去,另外两粒便再也支撑不住,轻易就被玉丹葫芦摄走!

  身上负担尽去,许听潮立时收了诸般法术火焰,取出一粒生生造化丹服下,飞身就往那正自在龙象二相之间变幻不定的两道金光扑下!

  这两道金光自然也是两粒丹药,许听潮正好认得,知其唤作金刚龙象丹!此丹于佛门修士有莫大好处,尤其是修炼金身神通的佛修,只须取得一粒服下炼化,便可炼成龙象巨力!

  许听潮在那藏经阁中得了广佛界老僧传授的三昧金刚本性清净不坏不灭经,塑成金身,且最近方才将一合道竟老僧遗下的舍利炼入金身之中,正须这等灵丹来巩固修为,增益神通!

  唐季甫也并未停留片刻,方才将三粒金乌灵丹收取,便架了遁光在阵中往来奔走,每一举手,都能收取数粒以本相乱窜的灵丹!他之前选中那百味丹,因储藏的玉殿被熔毁,想来也是无幸,索性不再理会,先将这些看得见,且容易收取的灵丹纳入囊中再说。()

  血妖和血府老人看中却是那偏僻黑玉殿中冒出的森寒黄水、以及黄水中通体血焰熊熊的怪异丹药!

  血府老人久在幽冥血海修行,又不通血妖通天大(蟹)法(蟹)正本,因此数十万年累积下来,浑身阴煞之气极重,须得获取那能够收摄太阳精气补益自身的血焰灵丹来调和阴阳!

  血妖继承了血海老妖衣钵,并无这等遗患,之所以看中那阴森黄水,却是因为看出了几分这东西来历。

  在妖域之上,鬼车界幽冥殿一脉几乎被他一网打尽,之后还遣了花花儿押着幽冥真君前往幽冥殿老巢搜刮宝物,该派的传承功法自然也落到他手中。

  幽冥殿安身立命的根本,乃是一部唤作“黄泉升窍诀”的鬼道秘典。此法自然比不得冥府玉册这等鬼道圣典,但也仅仅比太虚秘录、太虚衍光录之类的法门稍差。得了如此一部功法,血妖自然高兴非常,钧天上院设立八殿九房,其中就有冥房,专司鬼道修行的事情,这黄泉升窍诀,正好用来充实了库藏。而此功法中记载了一种“黄泉升窍丹”,修行的黄泉升窍诀的鬼修服之,便可铸就浑厚至极的根基,且即使过了筑基最合适的时光,也能以此丹弥补!

  有那生死金桥在,钧天上院弟修行鬼道方便得很,只须往那桥上走一遭,便可将自身化作正儿八经的鬼物!虽说愿意这么干的弟绝少,但总会有几个思维特异之辈。如今这黑玉殿中有阴森黄水汩汩流淌,正是那黄泉升窍丹生出的异象,血妖自然不会放过这等为宗门培养一个绝佳弟的机会!

  且不说他二人如何收取看中的丹丸,鞠扶早看中那化作自家“同类”,喷吐玄阴癸水的灵丹,大阵一落,就片刻不停地扑将过去,凝聚玄冥真水就是一阵猛攻!

  而太虚也一个挪移就到了那十一道模糊的清光人影之前!这些灵丹显然并非易与,见到太虚靠近,便抢先出手,合力凝出一道数丈粗的清光,迎面就打!

  太虚右手一拂,懁虚刃先自大修中激射而出,几个穿插,便将那清光切割破碎,而后一阵狂风吹来,清光立时消散无踪!不等这些丹药再做应对,根根晶莹玉丝已从虚空中传出,将其身躯贯穿!

  啪啪连声脆响,十一道人影先后溃散,现出十一粒拇指大小滴溜溜直转的无色琉璃一般丹丸!

  “化虚神丹!”

  太虚出手的时候,李渺就跟了过来,打算助这位师兄一臂之力,哪知堪堪赶到,十一粒丹药已被打得现了本相!他也是太清门的天才人物,如何认不得这虚境中人视若性命的灵丹?

  “化虚”二字,道尽此丹玄妙!

  修士晋阶虚境之后,想要修为更进一步,只靠打磨锤炼真气,几乎没有效果,正经修行途径,是时时以元神勾连虚空,体悟天地玄妙。这事儿说着容易,做起来却万分困难,虚境之人都能以元神勾连虚空,但能够感应的范围,比之天地,不过沧海一粟!似这般,即便有所感悟,也只是管中窥豹,见不得全貌!

  天地大道何其浩渺?如此每次修行只毫末收获,要多长时日方能拼凑出其本来面目?能够窥一斑而见全貌的天纵之才毕竟只是极少数,是以便有了这化虚神丹!

  此丹的效用,便是在一定时日之内,让虚境修士感应之力放大数十上百倍,乃至数百上千倍,如此,非只一次参悟到的东西多了,更紧要的却是能构筑框架,即便丹药作用期间不能领会,今后也可按图索骥,逐一将框架补全,最终能把自家元神与天地大道相合,晋阶合道!

  再者,虽说天行有常,但每个人体悟的道却截然不同,纵有前辈高人指点,其言其行也只可借鉴,全然模仿,到头来或许连虚境圆满都修不到!虚境修行,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个中玄妙,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来“悟”!

  正是因此,这化虚神丹在虚境修士眼中,便是那更上层楼的一线希望,如何不让人眼红?

  李渺方才呼喊出声,阵中虚境无不猛然回头,目光灼灼地往这边看来!

  不需多言,众人都加快了手脚,把阵中其余丹药清扫一空,而后赶至太虚身旁。只血府老人收起那血焰灵丹,远远站定冷眼观看,冯粱赫站在阁楼废墟中那三足九孔鼎炉之旁,面上颇多踟躇。

  太虚并未将十一粒化虚神丹收起,任其虚虚悬浮在星空之中,好让众人看见。

  许听潮和血妖注视一阵,却都是面露笑容,别开了头去。

  许听潮得太虚传下太上空灵火,此灵焰效用纵然不及化虚神丹,却胜在持久长存,而血妖与许听潮本为一人,修行感悟自可互通有无,就算血妖通天大(蟹)法与道门功法迥异,也大可将那太上空灵火把来祭炼后使用。亲近之人若有需求,也可依法行事,或者干脆似对细柳那般,直接赠与一朵,有混元同心羊脂玉壶在手,这些事情根本无甚碍难。因此,两人惊诧过后,便对这化虚神丹兴致缺缺。

  除他们之外,吴霏虹也能在这等神丹面前保持灵台清醒。她修行路数全然不同,指控终身都是凡人之躯,要来也是无用,还不如多分些益寿延年、强身健体、养颜祛毒的普通丹药来得实在。

  再次,便是冯粱赫、太虚和血府老人三个合道境老怪,他们修为已过,也再用不着这等丹药。

  “请冯道友、血府道友过来一叙。”

  太虚相邀,冯粱赫和血府老人自不会怠慢,各自一迈步,倏忽挪移到太虚身旁。

  “这化虚神丹该如何分配,两位道友可又章法?”

  血府老人自忖修为不济,辈分也低,便不做声,冯粱赫笑道:“此丹乃道友寻得,合该道友处置。”

  太虚也不推辞,稽首道:“僭越了!”

  施礼毕,这老道直起身来,目光在众虚境面上掠过,苍朴的声音响起:“诸位有何话说?”

  旁人不言,血妖抢先道:“师伯明鉴,弟不要这化虚神丹,只留方才收取的两粒金刚龙象丹和那疑似黄泉升窍丹的寒丹便可。”

  这事儿太虚却不好一个人做主,因此向冯粱赫看了一眼,见这老道点头,方才应下。

  吴霏虹也裣衽施礼道:“启禀前辈,这丹药于菲虹无用,便也不要了吧。”

  太虚微微颔首,道:“容后自有补偿。”而后随手一划,十一粒化虚神丹飞出八粒,分别落在李渺、涵虚老祖、缪净空、贲艺卓、唐季甫、摩陀老道和血府老人面前。

  李渺等虚境自是振奋异常,珍而重之地将面前丹药收起。

  血府老人却很是意外,他根本就不曾想到自家竟然也会分得一粒。不过这老怪也并未推辞,而是默默收下,他固然用不着,但此丹在手,门下弟便有一人十有**能晋阶合道!且他也看得出来,这玉灵宫中的丹药多是玄门路数,他血府一脉用得着的极少,太虚如此分配,怕也存了补偿的心思,毕竟只这一粒化虚神丹,便比得上旁人其余收获了。

  此事方了,那唐季甫就上前将之前收取的三粒金乌灵丹,以及千余粒各类丹药取出,让太虚和冯粱赫分配。

  这些丹药中,最珍贵的莫过于那三粒金乌灵丹,本来两个合道老怪的打算是许听潮、唐季甫和李渺一人一粒,但许听潮自觉之前吸纳了足数的太阳精气,便也将这金乌灵丹推掉,而是在其余丹药中选了十几粒至木仙丹和同数的及明丹、古郦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