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玄门妖修 > 六三三 崇明殿内孕魔种,碧渊峡中斗枯藤 4

六三三 崇明殿内孕魔种,碧渊峡中斗枯藤 4


  西神都并非善地,前来寻宝自然要做好直面诸般凶险的准备。***

  这事儿在出发之前就已说得清楚,而此次举动乃是出自冯粱赫的提议,所以按理说许听潮不需要如何担心这些寻宝修士的死活。但冯粱赫已答应了来钧天上院做个太上长老,他就不得不多留一分心思,以免众修死伤太过惨重,到头来记恨到钧天上院头上。

  他这般担心显然有些多余了。

  巨人界诸多宗门怎能不理会自家门中弟?早在那若阳堂中爆发出冲天凶煞气息时,各派留下调度两座大阵运转的元神,甚至虚境长老就已留了心思,指挥布阵修士将阵法稍作调整,远离那凶险之处。因此那无极七杀碑破禁冲霄而去的时候,数万布阵弟仗了阵法禁制护持,竟然并无一人身死!只是无极七杀碑散发的凶煞之气太过骇人,身遭重创的不在少数!

  许听潮见到混元河洛大阵和幻日神禁安然无恙,才把悬起的心放下。他不知布阵的炼气修士多有损伤,不过就算知道了,也并不会太过紧张。这般损失,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次事件乃是因为冯粱赫和太虚觊觎太昊无极钟和无极七杀碑而起,钧天上院和太清门免不得要给众修一个交待。钧天上院方才创立,断然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补偿,只好多应下些各派弟前来仙府修行的名额,想来会有很多人乐意。至于太清门要如何处理,就不关他的事了。

  心神甫一松懈,许听潮身上便血光一闪,血妖重新分离出来,看着狼籍不堪的西神都啧啧有声。

  无极七杀碑逃离之前引动那灰光,将方圆七千里之内禁制阵法亭台楼阁席卷一空,而后威能渐减,便多有阁楼留存下来,扩展至两万左右,灰光威能已然极弱,就连炼气境修士中的佼佼者都能勉强防下冲击。

  正是因此,七千里之外,灰光肆虐过的地方,但只有阁楼兀自矗立,立时就成了众修哄抢的对象!

  能在灰光冲击下保持完好,足见其不凡之处,而这等地方,往往都藏有好东西!

  血妖站在半空俯视,满脸跃跃欲试,不过终究未曾付诸行动,而是把神念放出,扭动脑袋四下张望。

  不等他寻到什么,许听潮浑身星光忽然敛去,而后白色云霞一起,往右前方遁去。却是将元磁极空梭上的周天星核尽数替换,同时发现鞠扶的踪迹。

  血妖见状,身上亦是血光一闪,紧跟而去。

  不片刻,两人便双双来到鞠扶跟前。

  这老怪气色不大好,浑身更是伤痕累累,仿佛方才被从血海中打捞起来。

  “鞠师兄,你伤势如何?”

  血妖见这老龟身上气息衰微,不禁吃了一惊!许听潮最是直接,把手一扬,就有一道漆黑的真气打入鞠扶体内!

  修行之辈,每人的真气都带了各自的印记,可说是彼此间格格不入,贸然混合一起,弊端极多。是以修士一旦受创,等闲不会让旁人将真气渡入自家体内施以救助,但许听潮却是不同。

  其一,他打出这道真气,与鞠扶所修行的同为水行,冲突极小;其二,他已将真气反转先天,比之寻常多了许多妙用,治疗伤势十分有效;其三,他浑身真气都有了灵性,固然与鞠扶颇多不同,但这老龟大可先行圈住了,缓缓打磨得与自家气息相和,再以此为引,将自家真气锤炼,好处极大;其四,他曾将十数滴先天元水之精炼入体内,真气中自然带了几分玄妙,这等先天灵物,便是对玄武神兽,也有莫大作用。

  鞠扶本还暗怪许听潮莽撞,但真气甫一入体,立时就感受到诸般好处,大喜之下,催动真气将之引导,瞬间在体内搬运了几个大周天,一身伤势不见得立时好转,却也被稳住,不至于再次恶化!这老龟活了不知多少年月,自然不肯把这道真气就如此浪费了,立时就将其放在自家妖丹周围,当做一粒种,宁可留下一身创伤缓缓恢复!

  血妖将装,把嘴一瞥,也就不去理会这老龟,又抬起头来东张西望。

  鞠扶安然脱险,那便宜师侄血府老人还下落不明,做师叔的也不得不忧心一二。

  不过片刻之后,血妖面上就露出几分喜色,侧头看向西方。

  眨眼功夫,一道血光就从西方天际激射而来,在三人面前现了身形,正是血府老人!

  这老怪身上并无半点伤势,不过面色却难看至极,手中紧紧攥住一片破破烂烂的黑布,布上兀自残留了浓烈的阴煞气息。

  血妖和许听潮都认出来,此物正是太虚舍给他的幽冥引!堂堂仙府奇珍,如今却只剩下几片残骸,也着实让人心痛。

  血妖满面惋惜,宽慰道:“师侄无须如此,不过区区外物,有得便有失,切不可因此扰了自家修行。”

  血府老人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最终还是哭丧道:“师侄如何不知这般道理,只是,只是……唉!”

  血妖不解,追问之下,方才知晓这老怪损失之惨重。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师侄也无须太过在意,好歹此行也还有些收获。”

  这般说话,委实太没恻隐之心,血妖口中道来,反倒颇有几分长辈说教的气势。血府老人先是哭笑不得,但片刻之后便转悲为喜,原来血妖递给他一枚血色玉简,简中记载了血妖通天大(蟹)法(蟹)正本虚境法诀的开头三分之一!

  之前还在苦闷,该付出何等代价方才能打动这位小师叔,让他传下法门,此刻血府老人却是再清楚不过。一时间,这老怪又是欢喜又是愁苦,他身上哪里有这般多的仙府奇珍用来消耗?

  “许师侄,你朱师伯祖和殷师叔祖被困在西神都中,性命危在旦夕,快快赶去救援!”

  血府老人还在“柔肠百结”的时候,傅传清的声音便从天际滚滚传来!

  许听潮和血妖齐齐回头,眉头都不自禁地一皱!

  这般表情正好被血府老人看到,这老怪见得两人这一刻的形貌神韵好似一个模中刻出来,不禁暗道:“不愧是同一人修行而来的。”

  “血府,你既为许师侄晚辈,也该当出些力气!”

  就这片刻,傅传清已然来到四人跟前,看了看鞠扶的凄惨模样,眉头一皱之后,便对血府老人毫不客气地吩咐起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

  血府老人生在幽冥血海那等地方,怎会是什么善类?认血妖做师叔,乃是自有传承在,且自家修行要着落在这小师叔身上!但自从前来钧天上院,这老怪便处处遭受众修白眼,早就憋了一肚火气,如今更是到手的宝物还不曾焐热,就几乎损耗一空,哪里还有什么好心情?一句话便把傅传清呛得面色铁青!

  “瘗胔污血,也敢放……”

  傅传清猛然住口,最后那“肆”字再也说不出来!

  一柄血焰缭绕的鲜红飞叉不知何时已抵在他额头,只须稍稍向前,便是颅碎脑裂的下场!

  这飞叉气息强横已极,分明就是一件仙府奇珍级数的血道宝物!

  傅传清浑身冷汗淋漓,额头青筋暴跳!

  这老道又是羞愤又是害怕,面前老怪虽为异类,但好歹也是合道境,并不是那般好招惹的!

  许听潮已不知该如何说这位师叔祖了。

  门中传言,此人喜好游历红尘,悬壶济世,也不知一大把年纪都活到什么地方去了,竟然如此目中无人,受辱也是活该!

  傅传清向来看不惯许听潮,许听潮也对太清门没多少归属之感,见他吃瘪,心中之时暗爽,但这老道毕竟还是师叔祖一辈,不好太过分。血妖与他心意相通,过了片刻,方才板着脸呵斥道:“还不收手?”

  血府老人冷哼一声,大袖一招,血焰飞叉倒射而回,窜入他袖中。

  “好好好!好得很!”

  傅传清颜面扫地,扔下一连串的“好”,扭头便走!

  行不出一里,便又停住,头也不回地道:“朱师兄和殷师弟被困在东北一万五千里之外,救是不救,你且好生斟酌!”

  言罢,浑身清光大盛,倏忽消失在天际!

  “请师叔责罚!”

  血府老人这才整肃衣冠,对血妖深施一礼。

  血妖把手一挥:“罢了!你我自是血海老妖一脉传承,关他何事?再有下次,也是一般应对!”

  “师叔英明!”

  血府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闻言大感畅快,两眼中血光闪闪,恨不能再有个不长眼的找上门来,让他好生折辱一番!

  “殷师叔祖待我不薄,如今他身处险地,却是不得不救!”血妖嘿嘿一笑,又交待道:“你且好生在此照看鞠师兄,若有人胆敢肆意争斗,只管出手擒拿!”

  看顾鞠扶这事儿简单,但要与千多虚境为敌,血府老人便有许多犹豫,但终究是出声应承下来。

  血妖见状,颇有几分不喜,但也知晓这便宜师侄虽为合道,本事却算不得多厉害,因此便将存留的虚境血煞妖尽数派给他,而后与许听潮一道,架了遁光往东北方而去……